第两千六百九十一章改制-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六百九十一章改制】

【第两千六百九十一章改制】

更何况婆罗门一直以来宣贯的婆罗门体系的正确性,早已愚弄的低种姓认为自己根本不可能伤害到高种姓,因为高种姓是天生的神眷,和他们这些普通牲口完全不同。

高种姓不沾污秽,高种姓不食不洁,高种姓为神所眷,不被低种姓所伤害,等等,各种近乎洗脑一样的东西,让一切变成了真实。

甚至最低等的达利特连意外踩到高种姓的影子都会被处置,上至直接打杀,下至被鞭子抽打,而且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应当,因为高种姓在这个体系之中是神眷之民,得到神之庇护。

然而这个时候,他们却见到了首陀罗弑杀刹帝利,这种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种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这种违背了婆罗门体系真理的事情,就这么发生在了他们的眼前。

“杀了他!”领头的刹帝利虽说被一枪穿胸,来了一个透心凉,但是并没有倒下,回头看到是自己麾下出现了叛徒,神色扭曲愤怒的对着其他的仆奴下令道。

自古以来敢于对刹帝利和婆罗门出手的低种姓,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被生生打死的不在少数,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丢人,自婆罗门体系建立,为低种姓所伤的高种姓,寥寥无几。

哪怕是战争的时候,低种姓也不敢对高种姓出手,这是婆罗门的准则,而现在他的仆奴之中居然出现了这样的家伙,让这名刹帝利深感耻辱,对,就是耻辱!

要知道就算是两个敌视的刹帝利,他们手下的仆役,也不敢去伤害另一个刹帝利,这是婆罗门体系的准则,而这个准则被动摇了。

“你在对神出手,你是罪孽!”背刺了刹帝利的首陀罗不为所动,反倒带着执拗而又疯狂的神情对着刹帝利怒吼道,“你是罪孽,神说诛杀罪孽,清除人间的罪孽,你不是刹帝利,你是罪孽。”

话说间,首陀罗怒吼着将长枪拔了出来,又是一枪捅了进去,当着一群低种姓的面将刹帝利捅死。

身侧其他的低种姓皆是发木的看着对方,皆是沉浸于之前的那位首陀罗怒吼的内容之中,婆罗门的绝对正确性让他们很快认同了这名首陀罗的怒吼,虽说他们并没有认知到关羽是伽蓝神。

不过这不重要,在婆罗门体系的正确性的引导下,以及战友的怒吼下让他们明白,他们只是不识神之真容,但神话之中,神每一次出现,都有人觉悟,而觉悟的那个人将超脱他自身的种姓。

而这时之前捅死了自己主人的首陀罗也紧跟着高吼道,“伽蓝神说了刀剑相向者皆是罪孽,而他刀剑相向,不敬神明,我杀了他,我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首陀罗,不可能伤到刹帝利,他是罪孽,所以伽蓝神认同了我将他击杀,否则我不可能伤到他的!”

这个世间从不缺乏有脑子的,也不缺乏忍辱负重之辈,而身处底层,尤其是在种姓制度这种钉死了上限的古印度,想要超拔而出,机缘比能力还重要,而现在对于技巧之辈来说,机缘出现了。

随着各种原因的背刺出现,贵霜大军一阵大乱,神的名号越传越响,关羽刀锋所向近乎所向披靡。

“撤退!”帕萨等人也不是蠢货,虽说不至于彻底理解郭嘉所谋划的一切,但是战场上的情况已经让他明白,失败就在眼前。

“公衡!”张任在发现形势逆转的第一时间怒吼道。

“好!”黄权大声的回禀道,旋转的云气在第一时间抽取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力量,凝滞的空气当场开始镇压和纪灵,张任交手的刹帝利武士,与此同时王累也怒吼着,绽放了益州特有的云气加持。

“凯拉什!”萨卡拉率领的刹帝利武士军团之前死死的压制住了张任和纪灵的本部,而现在张任和纪灵依靠着这段时间的积蓄,一举爆发死死的将他的本部咬住,大局已经开始逆转的刹帝利武士军团,逼得萨卡拉只能扭头求援。

“精准射击,箭雨压制!”萨卡拉率领的孔雀骑兵,不提其他原因,单就精准属性而言,已经是当今天下最优秀的几个弓箭手,加之凯拉什只是压制武安国的率领的本阵,倒还有余力。

一时间箭雨爆射而出,而在孔雀骑兵的掩护下,萨卡拉率领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凭借着自身时感的变化,轻易的在辅兵的掩护下和纪灵本部以及张任本部拉开距离。

“该死!”张任面色有些难看,对方脱离战线的速度,远远超乎了他们这边的估计,很明显在压制他们的时候,对方依旧保留着些许的余力,至少在撤退的时候他们还是有着足够的气力。

伴随着贵霜几支主力军团发现形势不妙,开始撤退之后,贵霜整体的局势可谓是急转直下,加之不断叛变的贵霜士卒,让撤退越发的混乱,到最后更是关羽一马当先,引着身后大军,围歼最后未能撤离的数万大军。

一时间贵霜十余万大军可谓是大溃,军团散乱,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只能随着大流逃窜,汉军则像是驱赶羊群的猛虎一样,轻易的将贵霜朝着恒河方向赶去,在那里,将会有一场终结的战争。

这一刻贵霜大军组织结构的问题全面的爆发了出来,不断的有溃军倒下,没有任何一个成建制的队伍站出来,为大军争取时间,去阻挡身后的汉军精锐。

这种混乱的局势下,更有不少的贵霜辅兵脑子一转,直接变节伪装自己是汉军的辅兵,可惜这个时候追随着伽蓝神已经获得胜利的信徒岂能容忍在他们获胜的时候,有人来占便宜。

但凡这个时候说自己得到伽蓝神感召的贵霜溃兵,基本都被当场赏了一刀干翻在地,直接砍死。

“本部保持阵型!”关羽冷漠的下令道,追击是必须要追击的,但是本部绝对不能乱,只要本部不乱,就算是遇到了伏击,关羽也有战过一场,再定胜负的自信。

与此同时从南边强行赶过来的孙观,则是已经听到了混乱的喊杀声,当即怒吼着催促盾卫加速行军,而后斥候紧急前来的通知,更是让孙观心中发寒,敌我双方怕是有近三十万的兵力。

“从北边绕行,袭击对方后路!”孙观也算是沙场宿将,很清楚这种局势正面打绝对不是对手,甚至如果可以的话,孙观根本不想和贵霜交手,三十万的兵力,他这点人,对方就是不还手,也杀不完啊!

可惜统帅关羽还在与对方交手,不管是出于哪种考虑,他也必须去救援,因而绕后背靠恒河袭击贵霜后军就成了上上之选,到时候袭击了后路,让正面的关羽和张任得以逃出,而对方一旦恼羞成怒追击自己,盾卫直接上恒河撤走就是。

全地形的盾卫,可是拥有其他兵种完全没有办法媲美的优势。

等到孙观绕行到恒河,袭击贵霜后路的时候,贵霜大军已经因为不断的叛乱,导致整体崩溃。

不过这么一来盾卫从恒河冲过来的时候,刚好就遇到拼命撤退的凯拉什和萨卡拉等人。

凯拉什和萨卡拉等人及其麾下是因为戮战一场,还被迫撤退,有些气力不济,而孙观则是因为一路奔袭,绕了不少的路,强行军过来,哪怕靖灵卫的实力都快能上天了,也明显出现了疲累。

双方在地平线上照面的第一时间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贵霜这边是惊讶于汉军居然还有军团绕到他们身后进行夹攻,而孙观则是惊奇于二十余万贵霜大军啊,关羽居然干翻了,这是要一鸣惊人的节奏啊。

“列阵,一字长蛇阵!”孙观不傻,贵霜这个节奏明显是被关羽击败了,那么他现在出现在这个位置,可就真有可能打出奇迹了。

只要守住这里一时三刻,和现在绝对已经上天了的关羽相配合,今天搞不好就能打出一个歼灭战,而有幸参与这等规格的歼灭战,还成功封锁了对方的退路,那么封侯拜相在今朝真就不是说笑了。

法孝直犯贱的时候说的那句,没有封国的侯算什么侯,至少要有个亭才算侯,虽说挺贱的,但是不得不承认,绝大多数能达到关内侯的将士,都希望有个亭,而现在孙观看到了希望。

“诸位,贵霜主力已经为关将军大破,我等只要守住一时三刻,便能和关将军全歼着二十余万大军,到时有功之人,我亲自请功,为尔等入爵!”孙观一边指挥大军列阵,一边下令道。

拨乱反正之后,陈曦等人又将爵位体系给拉出来的,准备在树立起国家信誉,废除了大量水货之后,将爵位的价值再次体现出来。

毕竟一开始的爵位本身就赋予等同于官职的意义,简单来说最早的爵位差不多就是公侯-卿-大夫-士这么一个概念。

甚至最早的时候爵位本身直接是和官职挂钩的,比方说代表士这个阶层的前五等爵位,每一等其实都有相对应的职责,当然这个太低级,算不上官员,进入比大夫,也就是六到九级爵位,就基本算是能和县官比比的爵位了。

再之后十级爵位算是分水岭,从这个爵位开始,其实每个爵位最早都是官位,左右庶长的意思是百姓之长,左中右更的意思管理更卒,少大上造的意思,统领上造爵位的士卒,再往上也都有各自的意思。

反倒是最高等的两个爵位,也就是关内侯和列侯,不等于官位,准确的说,第十八等爵位大庶长便是官位之中最高等的丞相。

其实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一开始的爵位到底有多贵,当然这里也足以说明,为什么非爵位不得入品。

因为一开始爵位是和官位直接挂钩的,侯位凌驾于所有的官位之上,不过那是以前,现在已经不至于那么夸张了。

准确的说,自从西汉将爵位玩烂了之后,除了关内侯和列侯还保持着应有的尊贵以外,其他的爵位早就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了。

等到汉末卖官鬻爵之后,关内侯都有那么些不值钱了,毕竟当年关内侯不过三千万钱。

好在等陈曦上台,确定了爵位制度之后,就不断的进行调理,而曹操那边同样也在修正爵位制度。

毕竟作为一个古典军事帝国来说,爵位这东西非常重要,这代表着一个稳定而又明确的晋升制度,而稳定又明确的晋升制度,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很有必要,这代表着国家最为明确的上升通道。

到现在虽说因为陈曦还没有进入长安,这等涉及整个国家政治体系变革的政策,必须在长公主的监管下,进行近月的讨论,勘定之后还要进行长达三个月的公示才能下发,但爵位制度重启已经注定了。

估摸着这么一刀下去,不少人的爵位都会被变更,不少继承下来的侯爵也会被降等,估摸着最后真正的侯位会被压制到两位数,而且各级爵位因为明确的荣誉和福利,也会大幅升值。

至少不会再出现三千万钱一个关内侯这种事情了,未来肯定要走的分封制度,按照古礼“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胙之土而命之氏,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不能五十里者,不合于天子,附于诸侯曰附庸”,侯的价格大概连四大豪商都买不起。

毕竟侯这个爵位在后面可真就代表着我有资格去攻占百里土地,然后胙土立庙,蹲里面当土皇帝啊,四大豪商再有钱,也买不起啊!

总之现在爵位又开始成为身份的象征了,靖灵卫这群人最少都有二三等的爵位,算是士这个阶层,孙观这波玩命表示打赢了自己亲自上书请功,那么这群人说不定能进入比大夫阶层。

对比当前的爵位制度,当真是一层爵位,一层天地,混到比大夫,见官拱拱手意思两下就行了,拜谒什么的,再努力两下,出入就有公家的马车了,对于这群人来说这可是非常重要的身份象征了。

凯拉什等人这个时候面色皆是无比的难看,心知在这里被拦住,一旦后面的汉军追上来,前后夹攻之下,就算是他们也凉了,更何况,对面那群汉军,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正卒,那一身包的严严实实的铠甲,配合上那面巨大的盾牌,拖住他们一时半会儿不是说笑啊。

“凯拉什,你带着孔雀骑兵从侧翼先走,我们的船还在恒河中央听者,你做好接应我们的准备,对面的汉军交给我来处理。”萨卡拉略有些狼狈的对着凯拉什说道。

“……”凯拉什面色有些难看,扭头就想质问萨卡拉,结果却看到萨卡拉那张坚定的面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当即点了点头,率领仅剩两千的孔雀骑兵从侧边,走灌木丛撤退。

说来因为灌木丛的原因,孔雀骑的速度并不算很快,如果盾卫要阻击的话,也能挡住,但是孙观,看了看那两千左右的规模,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贵霜大军的身上,那两千人就算全是将校,只要干掉了贵霜主力,在孙观看来也够贵霜动荡的了。

“卡纳克,组织精锐军团,做好突击后舍弃大量辅兵撤退的准备,我来断后。”萨卡拉冷漠的说道,作为一个天生的战士,他很清楚,现在的情况,至少有一半的贵霜辅兵是不可能登船撤退的。

“这……”卡纳克愣了一瞬间,倒不是因为舍弃贵霜辅兵对他有什么压力,纯粹是因为刹帝利武士军团军团留下断后让他有些担心。

不管是之前那个纯粹炼气成罡的刹帝利武士军团的,还是现在这个刹帝利武士军团,都是贵霜南部最顶级的精锐,要是折损在这里那可真就麻烦了。

光想想之前拉胡尔出征汉室,归来到白沙瓦述职的原因就知道,对于贵霜南部来说,死多少牲口都不是问题,问题只在于会死多少贵族,之前拉胡尔的折损,还有布拉赫的折损,要是放在中原,早就革职处死了。

可贵霜这边,布拉赫和拉胡尔只能说是被弄回去述职去了,而且述职的原因还不是因为战死了多少的普通士卒,只是因为,折损了大量的贵族,需要给刹帝利阶层一个交代。

卡纳克现在也是这么一个心态,这次败了没什么,折损了大量的牲口也没啥问题,最多是被斥责几句,后面还会有大量的牲口被组织起来,可要是代表着婆罗门体系之中刹帝利这个阶层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完蛋了,那阵就是要完蛋的节奏了。

虽说现在刹帝利已经不再是婆罗门体系最早建立起来时所认知的那样,但是刹帝利依旧承认自己为军事贵族,依旧承认自己武士的身份,而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依旧被刹帝利阶层认为是优秀的战士,要是这些人战死在这里,卡纳克简直不寒而栗。

“放心,我要走,没人能留住,我们可以在水面上行走,放心吧,到时候背靠恒河,不行我们就撤退到河面上,而箭雨对于我们的危险性并不大,只要小心一些,没什么问题的,你们先撤!”萨卡拉自信的说道,随后快速的将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阻止了起来。

“我们这边和你一起。”卡纳克思考了一下说道,“到恒河的时候,我们会直接撤上战船,现在的话,还是和你一起先打翻阻击我们的汉军,放心,我们不会不知轻重的。”

汉军所有的盾卫都默默地撑着大盾活动着自己的手脚,看着远方如同潮水一样汹涌过来的贵霜士卒,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如同面对巨浪的礁石一样默默地伫立在原地。

孙观并没有下令冲锋,只是默默地伫立在原地,铠甲和盾牌带来的强悍防御力,以及对方如同洪峰一样的冲锋,让他血管膨胀。

“举盾!”百步,八十步,六十步,孙观习惯性的下令,贵霜的箭雨如同飞蝗一样射杀了过来,所有的士卒拉下了面甲,然后举起了大盾,一阵叮铃叮当的声音过后,所有的士卒如同铁塔一样依旧伫立。

卡纳克等人这时心下一寒,但也知道此时已然退无可退,当即怒吼着率领着自己本部精锐朝着汉军的盾卫撞了过去,没有骑兵,甚至就算是有骑兵,在这种灌木丛也没办法拉高到可以突进的速度。

双方所能比拼的只有士卒,单手持盾的盾卫,操着短柄的手戟做好了迎敌的准备,精挑细选出来的壮汉,每一个都有着远超贵霜士卒平均水平的身高以及身材。

这等差距,让卡纳克等人接近汉军的第一时间就感到了沉重的压力,身强力不亏,就是这么简单。

“嘭!”已经确定自身到底有着什么样防御力的盾卫士卒,冷漠的用大盾挡住对面的攻击,然后像是杀鸡一样,用手戟滑过对方的脖颈,然后自然的跟着身边的士卒,朝着前方迈进一步。

坚实的大盾带来了近乎违规的防御力,每一次迈步更是挤压了对手的冲锋,强悍如刹帝利武士军团,具备那违规的时感混淆能力,以及神足通带来的堪称诡异的灵巧,但是对面盾卫这种以不变应万变,走一步,杀一人的状况,也是无有任何的办法。

“死!”盾卫的士卒,看着在两人配合之下,一刀逼迫自己招架,一刀朝着自己肩膀砍去,然后砍穿了护肩,砍中自身肩胛的刹帝利武士,面甲之下的双眼显得无比的冷漠,提着大盾的左手猛然发力,直接将百斤大盾甩在了对方的身上,然后一手戟将对方捅死。

“攻击对方的咽喉!”刹帝利武士军团的百夫怒吼道,“他们身上的铠甲用刀剑劈砍攻击斩开后,余力很难伤到,穿刺类攻击对于对方的大盾无效,十石强攻破甲箭近距离有极低概率射穿,但无法伤到对方,敌方要害只有脖颈!”(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这话可是真将徐庶吓到了,尤其是张氏表示可以兑换的时候,徐庶彻底明白陈曦所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概念了。就那么几秒钟填写几个郡一年的税收就出来了!既然事已至此,尤帕尔直接将所有灾难性的后果丢到脑后,全力应对当前,其他的事情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上麻烦了,既然打了,没有了挽回的余地,那么保全自己也是一个选择,反正安息七大贵族联手,不依赖任何人,同样可以拱卫他们自己。赵云近乎瞬间就和丁零王对面,那一瞬间丁零王近乎被冷汗浸湿了后背的衣衫铠甲。可就算是蛮不错,陈曦也完全不相信,就那群战五渣在和连这个智五渣的率领下能在没有吕布和曹操抵挡的情况下打到雍州,这距离一千多里好吧,加之并州那可是一个兵窝啊。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3658bq10564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