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三十章长兄如父】

【第二百三十章长兄如父】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皇帝陛下半晌无语,好半晌才喃喃道:“这是当年父皇决定的,你要有意见,你找他去!”

云侯暴怒而起,一只手啪啪的拍桌子:“玉沛泽!你说这话你亏心不亏心,那老货都死了多少年了,我到哪里找他去!我要真去找他了,我还能回得来么我?!”

兄弟两人如同斗鸡一般瞪着眼睛互相看着。

良久良久之后,皇帝陛下噗的笑了一声,道:“好了好了,我不和你吵了;也就你这家伙敢和朕这么吵架,你也就是我亲兄弟,要不脑袋早掉八回了!”

云侯悻悻然:“你他么的别拿着不是当理说,当我很乐意跟你吵似得,每隔一段时间,你不让我生一顿大气,你就不舒服是不是!你不挨我一顿大骂,你心里就缺点啥!”

皇帝陛下叹口气:“不说这个,还是赶紧帮我想想之后的立储问题,这事已经是迫在眉睫,必须尽速解决。”

“嗯,还有一件事,就是今天那个大荒仙人的事儿……”皇帝陛下道:“关于那个天意之说,我还真记得有相关记载来着……你帮我找找,然后顺便咱们说说话,商量商量,研究研究。”

云侯悻悻道:“这种活儿,你随便找个人就干了,非要拉着我来给你出苦力……自己还得陪着……”

皇帝陛下道:“这种事儿,还是朕和你两个人商量为好,其他人朕信不着。”

他叹了口气,道:“兄弟,咱们现在都不小了,当年父皇的话你就当过去了……该找个女人就找吧;朕现在是皇帝,完全可以给你免掉当年的那个托付。”

云侯怔了怔,默然半晌,才酸涩的说道:“还是算了吧……哎,这些年里,对我挺好的女子真是不老少,但是我都拒绝了……现在一个个的嫁人的嫁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你这话,晚说了十年啊,你早说啊……”

他抬起头,看着窗外的夜色,眼中似乎有无数的酸涩情感,一闪而过。

只余一声幽幽地叹息。

皇帝陛下看着云侯两鬓的星星点点,也是有些内愧的叹了口气。

“这些年……苦了你……”皇帝陛下轻轻叹息。

“说这些都没用。”云侯苦笑,摆摆手:“最大的错误,就是我投错了胎……都别说了,这都是命。”

“命啊……”

两人一起叹息。

……

足足折腾了整整一夜的皇帝陛下与云侯两个人全都累得半死,腰酸背疼,精疲力尽。

但就算有感觉到身体被掏空,却仍旧没有让任何人帮忙。

毕竟他们现在干的事,乃是不能被等闲人知道的机密大事,如果不是两人一边收拾古籍寻找线索的同时,还有说着话吵着嘴,这一夜只怕还要更加的难熬。

其实不光他们所要搜索的目标很紧要,他们的谈话内容也是不容被他们之外的第三人知悉的,因为他们的谈话内容,包括了许多的琐碎小事,这么多年以来的恩恩怨怨分分合合,还有许许多多的委屈憋闷抱怨……

各自有各自的苦水,各自有各自的委屈,各自都感觉自己累得慌!

不过最奇妙,最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彼此还都感觉自己的父皇不公平,对自己的要求太苛刻了,太不近人情了……

而亦是在这个话题引爆的同时,先是云侯雷霆爆发,声色俱厉的大发脾气,两人有如针尖对麦芒一般的大吵了一架;纵使皇帝陛下龙颜震怒,纵声咆哮,云侯亦是毫不示弱,寸步不让的与之对吵,蔚为奇观。

而两人吵完一大通之后,兀自气呼呼,却又各自干各自的活计,然后不知道从某一句话开始,又开始互相商量,互相挖苦,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然后又是一顿大吵。

吵到后来,皇帝陛下直接就不自称朕了,直接张口就是我,老子,怎么怎么地;风度仪态,那是半点都不存了。

云侯自然更加的不肯受气,原本还仅限于你丫的怎么怎么样,现在耳闻玉唐皇仪态不存,自然更无顾忌,也是一口一个老子的与之对喷,绝不落丝毫下风。

却哪里知道自己竟是即时落入了皇帝陛下的算计圈套之中!

可怜云侯常年行走江湖,虽然是修为高超,环顾整个玉唐境内罕有其匹,但修为绝不等同于心机,抛开武力值不论,只论起心机却又那里是皇帝这种混迹朝堂斗心眼儿斗了一辈子的老狐狸的对手?

连续几句老子说得酣畅淋漓,但对面的皇帝陛下却猛然间沉下了脸。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皇帝陛下两眼幽冷幽冷的。

云侯怒道:“老子说啥了?你让老子说老子就说,你以为你是谁啊!”

皇帝陛下直接长身而起,一脚就踹了过去:“你敢跟我称老子?你是谁的老子?”

云侯愣住,气急败坏的捂着被踢到的屁股:“刚才你岂非也自称老子了,你咋不说?我称不得老子,难道你就称的!”

皇帝陛下嘿嘿一笑道:“你这话还真就说对了,我自称老子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知道自古长兄如父这句话不?!我是你哥,你亲哥,我道声老子怎么了?但是你跟我自称老子?你是谁?你什么身份?真要翻了天了你么!还不能妨碍你做任何事,你再当着老子的面自称一句老子试试,看老子敢不敢家法伺候了你这目无尊长无法无天的混账?!”

云侯登时哑口无言,这个亏真是吃的瓷实!

而且还说不出半点不是,更加万万不敢再有半点的还手还口。

“你不是能耐吗?你不是有章程吗?可就算是民间百姓家里,也是长兄如父!更何况我不仅仅是你哥,我还是皇帝,我还是……”皇帝陛下一脸的愤怒沉重,冲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拳拳到肉,心中端的乐开了花,总算找到机会狂揍一顿这个天天游山玩水过得比朕潇洒一万倍的混蛋!

平常还不敢打他,万一若是还手真打不过啊,更别说现在其修为又有惊人增长,居然都叫嚣朕不能阻止他做任何事了,今天要是不趁着这个机会痛快痛快,只怕就真的机不再来了……

云侯感觉自己挨得这一顿揍真正的冤枉至极,而且貌似还要冤沉大海。

“你你……你故意给我下套!”云侯突然明白了。

他毕竟也是皇室出身,自幼耳薰目染许多帝王心术,本身更是个聪明人,心机纵使比不上皇帝这个老政治家,却也还是颇有斤两的。

皇帝仍旧再继续,打得更加用力:“给你下个套你就钻?你就这么傻?我这是给你长知识,这是给你多增添几分江湖阅历!亏你还跑三江过五湖的,你自己说,居然连这点心机都没有,你这几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啦?!”

砰砰砰一顿揍,皇帝陛下彻底的爽了。

云侯哀怨得要死要活,偏偏还要被皇帝陛下长久的抓住了小辫子,没命的使唤起来。

“那边那堆,去查查。”

“查完的这些搬出去啊,这还用我说?”

“你快些!没吃饭啊?这件事多重要,你慢腾腾的要找到什么时候去!你的任何事都能做到呢,不是光嘴巴说说吧?!”

在此期间,云侯无数次升起一拳打死他然后自己谋朝篡位的诱人想法,咬得牙齿咯吱咯吱的,一张脸由白变青,由青转蓝,又再彻底变黑,最终直接就是比锅底还要黑的黑。

皇帝陛下则是翘起二郎腿,坐在太师椅上一边喝茶一边指挥,悠哉悠哉。

直到好半响之后,才又开始下手帮忙,大抵是估摸出云侯的忍耐到了极限,再压迫下去估计就要极限反扑了,玉唐皇是什么人,那是最有眼光最有判断的狠角色,自然懂得收放自如,见好就收滴

也不知道啥时候两人的话题竟又开始说到了一起。

“之前突然冒出来的那个大荒仙人,来历不同小可,他出身的这个门派,尤其其立派宗旨,我确认是曾经看到过,还颇有印象的……那份资料记载于皇家密辛之中;但当日并没有多留意,总觉得那份记载过于违背常理,看过就随手搁置了。”皇帝陛下皱着眉头:“但现在想来,那大荒仙人在现在这个微妙时候突然出现,个中缘由必不寻常。”

云侯道:“近来发生的种种事情,又有哪一桩哪一件寻常了,之前四国冒大不讳撕毁了太平国书,同时来攻这件事,就已经极不寻常,你说会不会是……”

云侯的这句话是以完全不确定的疑问口气说的。

然而皇帝陛下乍听之下,身子突然间僵住。

太平国书,可非止是普通意义上的两国之间的契约,而是天道见证誓言。

谁敢撕毁?

撕毁便是违背天道誓言,必受天罚!

然而这一次,四个国家却是不约而同的撕毁了这一从来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任何国家敢于否定的天道契约。

为什么?

唯一理由就只有可能是他们有恃无恐!

那又为什么有恃无恐?

凭什么有恃无恐呢?!

难道是……(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3952bq10556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