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超级护花天王 > 【第4600章萨拉的肺活量和嗓门!】

【第4600章萨拉的肺活量和嗓门!】

  在黑暗世界行走了那么久,苏锐当然不是傻白甜。

  他被人坑的次数多了之后,在心底对某些事情也都自然而然地有了提防之心,不可能轻信任何不了解的人。

  所以,苏锐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萨拉,在他的心里面,对萨拉的定位更多的像是一个“工具人”,这一男一女之间更像是一种彼此互相利用的关系。

  说起来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冷酷,不过,这确实就是现实。

  当然,苏锐帮助萨拉做手术则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毕竟,事后,相关的治疗费用,苏锐都会一分不少的从萨拉的身上收回来的。

  况且,通过这次手术,对于必康在生命科学领域的能力,绝对是一个极好的检验机会。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这铁公鸡真的是毫不怜香惜玉,连像萨拉这么漂亮的妹子都想榨干。

  当然,如果不是萨拉最后脱下上衣,露出了后背的手术伤疤,那么双方的合作也不会如此顺利的走到现在这一步。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讲,赤裸相见……就代表着坦诚相见——这样才是双方顺利合作的基础嘛。

  “确实不是我做的。”萨拉并没有因为苏锐的“怀疑”而感觉到悲伤,她说道:“虽然我和格莉丝在某些领域上的竞争是有一些的,但是竞争归竞争,我可没有任何直接把竞争对手抹杀的想法……更不会,和她抢男人。”

  苏锐闻言,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连连咳嗽。

  随后,这姑娘笑了笑:“说实话,你能有这样的想法,我还挺开心的,因为,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

  苏锐摇了摇头,自嘲的笑道:“不,这或许正说明我的智商在女人的身上有点不太在线。”

  嘿,难得,终于有个清晰的自我认知了。

  这时候,有保镖敲门进来想要跟萨拉请示一些事情,一见到苏锐正在房间里,便感觉到很意外。

  不过,意外之后,便是顺理成章了。

  毕竟,苏锐就是萨拉的绯闻男主角。

  据说,萨拉小姐之所以做了这么多,全都是为了苏锐,为了得到爱情,甚至不惜把整个马歇尔家族都当成了礼物送了出去。

  不得不说,这保镖还是挺能脑补的,一整部横跨大洋的爱情故事便在他的脑海之中上演了。

  等到这个保镖退出去之后,苏锐无奈的摊了摊手:“看这保镖的眼神,我就知道,他把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想得稍稍有些复杂了。”

  “其实,所有了解马歇尔家族近况的人,都会产生这样的误会。”萨拉轻轻一笑:“自从我穿着你的衬衫,从你的房间里面走出来之后,类似的声音就是难免的了。”

  现在,“萨拉是苏锐的女人”这种观点更是已经泛滥了。

  “我有点不太喜欢类似的说法,但是已经没法澄清了。”苏锐耸了耸肩:“让这些流言蜚语飞一会儿吧。”

  “我倒是觉得这种流言没什么,反而能够给我们接下来的行为找到一些非常合理的解释方式,而且,我确实挺喜欢你这样的合作伙伴。”说到这儿,萨拉的目光开始逐渐升温,其中有些灼灼的味道了,她很直接地看着苏锐,说道:“不,确切的说,你已经不是我的合作伙伴了,而是……我的老板。”

  “老板?”

  苏锐笑了笑,随后站起身来:“好了,你快点休息吧,我该走了。”

  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一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苏锐就本能的有那么一点点的逃避,好像是不敢直视萨拉的眼光一样。

  “那你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该不会只是为了告诉我手术可以顺利进行的消息吧?”萨拉问道。

  这个姑娘本来就很聪明,再加上女人身上独有的一些敏锐意识,所以,苏锐的真正想法根本瞒不过她。

  苏锐没吭声,只是伸了个懒腰。

  “所以,你是来看看你在马歇尔家族的代言人能不能活着撑过这一关,如果撑不过去的话,就勉为其难地出手帮助她一下,对吗?”萨拉对苏锐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我可什么都没说。”苏锐笑着摇了摇头:“我也不认为你是我的代言人。”

  “我没资格成为你的代言人吗?”

  “有资格,但没必要。”苏锐很直截了当地说道。

  萨拉咀嚼着苏锐的话,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随后,她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脸上的神情开始变得轻松了起来,同时,还对苏锐竖了个大拇指:“我的老板果然是个大智慧的人。”

  苏锐可不知道萨拉究竟想到哪里去了,事实上是……他可不想沾染这么多的红尘因果。

  萨拉固然漂亮,而且聪明能干,可苏锐的心里面并没有因此而产生半点旖旎的涟漪。

  “对了,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失眠吗?”萨拉的话锋一转,忽然问道。

  她这两天殚精竭虑,谋划太多,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好,可哪怕她的精神和身体双双累到了极点,但也还是没有多少睡意,哪怕脑子昏沉,也无法进入梦乡,这样下去肯定会出问题的,甚至会加重心脏的病情。

  苏锐看了看萨拉的黑眼圈:“你这几天的压力确实太大了一点。”

  “是啊,食不甘味,夜不能寐。”萨拉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之中有些幽然的味道。

  她确实承受了太多压力,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挺轻松的,可换做任何一人,经受这么多的骂声,都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这样吧……”苏锐摇了摇头,说道:“你先去洗个澡,然后去床上,趴下。”

  去洗个澡,然后趴在床上?

  这句话可太让人遐想无限了啊!

  萨拉半开玩笑地问了一句:“我的老板,你要是这么喜欢开门见山,我应该也不会特别强烈的拒绝,毕竟也还是要报恩的,不过……”

  苏锐这才意识到了自己话语之中的问题,咳嗽了两声,说道:“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要治疗你失眠的毛病,按我说的做,保管你能进入梦乡。”

  萨拉的俏脸竟然红了一分。

  其实,如果苏锐真的对她用强了,萨拉的心中可能也不会有任何的排斥,毕竟,站在她的角度上来看,已经几乎不可能找得到比苏锐还要优秀的同龄人了。

  所以,对于接下来的事情,萨拉的心里面还真的抱有一丝期待。

  大家都是成年男女了,有些事情的确不需要太过于忸怩……尤其是从米国人的思维来看。

  洗了个澡之后,萨拉围着浴巾便走出来了,白皙的肩膀露在外面,锁骨非常明显,配上修长的脖颈,竟是流露出了一股专属于这个年纪的性感味道。

  而类似的性感,以往真的很少在她的身上出现,在平时的萨拉身上,清纯的味道居多一些。

  苏锐把目光从萨拉的两条大长腿上不着痕迹地收了回来,咳嗽了两声,随后说道:“你这浴巾稍稍有点短。”

  “我的老板,你能发现这些细节,真的让人很惊喜呢。”萨拉微笑着,随后,她光着脚走了过来,当着苏锐的面,趴在了床上。

  萨拉的动作有点慢,似乎做这些,让她的心里也有点压力。

  “对了,这浴巾要解开吗?”萨拉问道。

  苏锐尽量保持着平静的呼吸,声音平稳地说道:“解开吧,这样效果更好。”

  当然,说完这句话后,他又看似很淡定的来了一句:“反正又不是没看过。”

  扑哧一声,萨拉笑靥如花。

  “老板,这个时候的你好像有点可爱呢。”萨拉倒也没什么忸怩的意思,毕竟,经历过数次心脏手术之后,她对这方面的事情也看得比较淡了一些。

  手指在后背上轻轻一拽,那一件浴巾便被拉开了。

  后背上的可怕疤痕也随之而显现了出来。

  不过,随着疤痕一起出现的,还有那近乎完美的背臀曲线。

  很多男人在看到了这种起伏曲线之后,会本能的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把这曲线给……压平。

  此刻的萨拉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紧张。

  心跳的速度开始变得有点快了。

  毕竟,这种情况下,她几乎是可以任苏锐予取予求的,完全处于被动的状态之下,后者无论做什么,她都无法反抗。

  但是,两人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起,就是如此,在抛开了所谓的利益交换之后,那就是一种本能的信任感,驱使着萨拉做出了这样的行为。

  甚至,此时的萨拉都做好了让苏锐把自己腰部以下的那件衣服褪去的准备了。

  然而,苏小受就是苏小受,此时此刻根本不可能主动。

  坐怀不乱,心静如水,禽兽不如。

  “忍着点疼,马上就会让你痛并快乐着。”苏锐说着,伸出双手,放在了萨拉的后背上,随后……使劲一按。

  于是,萨拉便猝不及防地发出了一声轻吟,不,是痛哼,痛哼。

  “有点疼。”萨拉吸了一口冷气,说道。

  隐隐中所期待的那个场景并没有发生,这让萨拉的心里面还稍稍地有那么一点遗憾与失落。

  当然,这种感觉也只是一闪而逝,随后,接二连三的疼痛按压再度袭来,让萨拉根本来不及去想别的了!

  “真的很疼啊……又酸又疼……”萨拉疼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酸疼就对了,忍着点。”苏锐这种时候可绝对不会怜香惜玉,手头的力量继续施加着,萨拉不禁叫个不停,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嗓子。

  过了一分钟,苏锐停了下来。

  “好了吗?”萨拉再度吸了一口气,问道。

  不过,疼归疼,在经过了苏锐刚刚的按压之后,萨拉也觉得浑身上下似乎轻松了不少,好像那一股无形的压力似乎都从体内排出去了。

  “还没……是这样的……”苏锐无奈地说道:“你能不能……能不能别这样叫……”

  “什么叫?叫什么?”萨拉一时间有点没太明白苏锐的意思。

  “我就是说……我刚刚在按压的时候,你的叫声太宛转悠扬了……”苏锐艰难地找了一个不太恰当的形容词,随后咽了一口唾沫:“这让人很不淡定,都没法集中注意力了。”

  “为什么会不淡定啊?”

  听了这句话,萨拉想了一下,才明白苏锐所说的是什么,她的俏脸顿时通红,把脸埋在床上,哭笑不得的说道:“你继续吧,我绝对忍着不叫了……”

  “好。”苏锐深吸了一口气,继续专注的对付眼前的工具人。

  然而,事实证明……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萨拉在这方面根本没有半点的自控力,刚刚还答应地好好的呢,结果,一转脸,当苏锐的手按下去的时候,叫声立刻又响起来了。

  这丫头……看起来很不耐……呃,很不耐疼啊。

  苏锐忍着脑海里旖旎的想法,总算是把穴位按摩全部走了一遍。

  当然,这和司徒远空和刘和跃所传授的打穴并不一样,打穴是通过刺激穴位激发身体潜能,而苏锐现在这样,顶多是帮助萨拉调整身体状态,以他们两个的关系,应该还远没到打穴的程度。

  苏锐也没想到,萨拉这看起来柔弱的身体,竟然有着惊人的肺活量!

  苏锐知道,哪怕换做是自己,保持这么久这么高的喊声,估计也得累得不轻!

  终于,在十几分钟之后,嗓子都有点哑了的萨拉沉沉睡去了,苏小受同志则是面红耳赤地坐在旁边。

  疼痛过后,就是最极致的放松。

  由于之前苏锐在和萨拉谈事情的时候,门口的一个保镖进来汇报了一次工作,所以这些保镖们知道大小姐的房间里面有个男人,然而……萨拉叫声的声调实在是太高了,又如此宛转悠扬,哪怕酒店的隔音效果再好,那极具穿透性的也还是可以轻轻松松传进保镖们的耳朵里!

  他们没想到,自家的小姐还有如此狂野的一面!

  而且,都说自家大小姐和苏锐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这一下,直接实锤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看着已经趴在床上沉沉睡去的萨拉,苏锐轻轻地摇了摇头:“你这丫头,调门可真高。”

  这种按摩手法,苏锐以前曾经对叶冰蓝使用过,只是现在他的实力比以前高出了许多,对着穴位进行这样的按摩,自然是事半功倍的。

  其实,现在的萨拉就这么趴在苏锐的面前,浑身上下也只有一条不太大的衣服,但是苏锐看了看她后背的伤疤之后,轻轻地叹了一声,一点旖旎的念头都没有了,于是便把萨拉挪到了床中央,给后者盖上了被子……至于怎么挪的,继续省略八百字。

  看了看萨拉那有些不太雅观的睡姿,苏锐轻轻叹了一声:“祝你好运,一定要活着从手术台上走下来。”

  说完,他便转身从窗户出去了。

  嗯,苏锐不是不可以走门,而是他真的不想面对那些保镖们的八卦眼光。

  萨拉这姑娘,看着还挺清纯的,就是这叫声让人实在不敢恭维……苏锐不禁在心中疯狂吐槽。

  …………

  确认萨拉安全了之后,苏锐知道,这马歇尔家族基本上已经可以纳入了太阳神殿的势力范围了。

  无心插柳,却收获了最理想的战果。

  如果不是萨拉的存在,苏锐所能采取的方式就是把马歇尔家族团灭了,才能永绝后患,彻底结束这一段仇怨。

  而现在,让萨拉平稳的统领马歇尔家族,对于苏锐而言,就是利益最大化的方式了,对于这两方也是双赢的结果。

  当然,这一切都得建立在让萨拉平安地从手术台上活下来的前提之下。

  然而,面对一个世界上几乎没有成功先例的手术,哪怕有一成的失败概率,对于萨拉来说,也是无穷大的死亡。

  可是,苏锐并不知道,哪怕只有三成把握,萨拉也愿意试一试,总比不知什么时候死神就突然降临要好得多。

  想着之前按摩的时候所发生的旖旎情景,苏锐不禁觉得有点不太淡定,不过,他对于自己那些正人君子的行为,非常的满意。

  “只要我不主动伸手,桃花再多也奈何我不得。”苏锐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想法好像还挺……挺天真的。

  萨拉一觉睡醒,已经是十个小时之后了。

  难得中途一次都没醒。

  十个小时的深度睡眠,对于萨拉来说,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她似乎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完全不疼了,精神状态非常饱满。

  类似的感觉,大概有很久都没有在她的身上出现过了。

  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萨拉努力地回想了一下盖被子的细节,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大概是苏锐帮的忙。

  “或许,遇到你,才是我生命的转折点。”

  萨拉的眸光低垂,面色微红,轻声说道。

  这一句话,和男女之间的感情无关,更多的还是在感慨最近的境遇。

  随后,萨拉也低声说了一句:“希望我可以活着从手术台上走下来吧。”

  哪怕多智近乎妖的萨拉,在面对生与死的抉择之时,也会显得很无助。

  …………

  苏锐回到了酒店房间,把最近要做的事情理了一理,发现了一个事实……无论是在黑暗世界,还是在米国,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如果有老邓那种一刀横扫天下的极致武力,又何必在意那么多的阴谋诡计?

  其实,苏锐在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他自己距离这个高度其实已经不算远了。

  话说回来,老邓去了哪里?

  想到这儿,苏锐的眼睛里面不禁冒出一股担心的意味。

  美洲的地下世界还是卧虎藏龙的,苏锐可不愿意看到师兄在这里出事。

  随后,苏锐便立刻拿起电话,联系军师,让她把情报人员全部撒出去,打听老邓的消息。

  一旦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那么这种苗头便会不断涌出来,很难再将之压下去了。

  …………

  与此同时,远在迈阿密的冷魅然并没能等来苏锐,而是再度启程,前往了南美某处。

  她有些失落,以为苏锐已经彻底忘记了她曾经交给他的那个地址,也彻底忘记了她。

  但是,军师的叮嘱是有道理的。

  现在的“乔叶娜”确实是已经处于了危险的边缘了。

  她给执法队所指的那条路,引起了富迪兰斯和执法队的全军覆没,族长夫人瓦伦蒂娜已经开始怀疑冷魅然了。

  现在,从冷魅然离开迈阿密开始,就会有很多有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了。

  …………

  又过了一整天,苏锐的米国之行暂时陷入了宁静之中。

  没有仇家上门,没有枪声炮声,好像苏锐找到了短暂的岁月静好。

  当然,这种宁静,得把米国人民的愤怒排除在外。

  可事实上……和苏锐有关的、更大的风暴还在酝酿之中。

  晚上,邓年康暂时还没有消息,苏锐也没什么睡意,干脆去泳池游泳了。

  此时,酒店里的泳池里,只有一个女人。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048bq1068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