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一二零五章亲你个头】

【第一二零五章亲你个头】

  回想起来时间是过得挺快,何沛媛还记得那会刚开始排练《就是我们》:“……那么大一本,我头都大了烦死了,表面上还陪她们强颜欢笑。”

“对不住,辛苦媛媛了。”杨景行也练出来了,依然笑得真诚。

何沛媛瞧了瞧想了想,更进一步:“没办法,要帮你接近老齐嘛。”

杨景行瞪姑娘一眼:“你可以嫌弃,但不能冤枉我,再这样我不客气了。”

何沛媛挺起胸腔:“你想怎么不客气?”

杨景行看了看:“亲你……以后想我亲你了你就说些有的没的,我就懂了。”

“你敢。”何沛媛摆正姿态:“怎么冤枉你?我说的是事实,你们才华互相吸引,一加一大于二……”

杨景行还客气地劝起来:“你别着急呀,现在怎么亲?回家再说,乖。”

何沛媛彻底惊骇了:“杨景行你臭不要脸……我的意思是你们在创作上靠近,才华互相激励,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我又没说异性间的吸引,你想哪儿去了?”

杨景行不得不承认:“这么说的话,是不算很冤枉……难道一点点异性男女间的吸引都没有吗?你觉得呢?”

何沛媛双眼冒怒火地瞪着司机,似乎要把这无赖生吞活剥了,但是迸出来的话却没啥力度:“有没有你自己知道。”

杨景行点点头:“当然会有点,但不是目的。就算媛媛是我女朋友了,我也还要面对其他异性的吸引。但是爱情为什么会这么让人向往,原因之一就是忠贞,一旦遇到对的人就情人眼里出西施,其实可以看成是爱情的自我保护。原来我喂你吃东西,也是异性间,你也有吸引到我,但我当时的目的不是爱情。换成现在,就算有一个比媛媛漂亮得多的女生在哪一天没吃饭了,对我而言也没有媛媛的晚饭重要。或者说我看见媛媛就想亲,但是就算有一个比媛媛漂亮得多的女人主动送上门来,可我只会觉得反感……这就爱情的自我保护能力。”

何沛媛根本不信:“哼,你会反感?高兴还来不及……你的意思是,如果那天老齐,陶萌,如果是陶萌不让你给我送吃的,你就不管我了?”这姑娘为自己的思路得意。

杨景行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比如我给你送吃的,陶萌突然找我有什么事,我可能就把东西送到就走了。”

何沛媛没什么表情了,正经地看着无赖搞学术:“那如果是你正在买吃的,这时候她找你?”

杨景行狗胆包天:“如果是什么急事,我可能就只能给你打个电话说声抱歉了。”

何沛媛看向前方,点点头,扯扯嘴角一笑,似乎欣慰。

杨景行也没蠢透:“不高兴了?”

何沛媛好诧异:“我有什么不高兴?”

杨景行单手悠闲打方向:“其实你可以这么想,在那种情况下我都能够克服媛媛的吸引力,还有什么能再吸引到我?我杨景行是经受住过媛媛考验的人,试问还有什么考验能难倒我?为什么我说是你给我喜欢你的信心?就是因为媛媛曾经证明过,即便是她自己的美貌和美德也没让我动过歪心思。媛媛,你就是那种只有自己才能打败你的人。”

喘着气听无赖啰嗦完了,何沛媛已经出离愤怒了,但她似乎还没想好应对策略:“哼,谁知道你……”

“不信?”杨景行开始模仿起姑娘的语气帮姑娘说话:“谁知道呀?你杨景行说得好听,只怕是那个媛媛一个电话,娇滴滴说一声,我饿了,你就什么都忘记到脑袋后面去了屁颠屁颠去跑去给她送吃的了吧。哼,还考验呢!”他模仿得夸张了,挤眉弄眼阴阳怪气的。

是不是物极必反,何沛媛好像被气得笑了起来,然后又用龇牙咧嘴扭曲自己的笑容,嚷叫:“你冤枉我!”双腿恨不得把脚垫踢烂。

“好吧。”杨景行好像也觉得自己过分了,把脑袋和肩膀都往副驾驶歪:“那你亲我吧。”

“亲你个头!”何沛媛着急忙慌四下找棍子,棍子是没有的,只能一抬手狠狠捏住了杨景行右脸,真是挺用力,然后在发泄的扭扯间才慢慢柔和了些。

杨景行哎哟哟叫:“饶命饶命,女王饶命……”

何沛媛还是暂停了对司机的体罚,但是气没消:“还亲不亲?”

杨景行哈哈笑。

何沛媛又想动手:笑你个头!“”

车里暂时安静了一会,司机在边开车边回味,姑娘在边生气边想办法。都知道还没结束,所以也互相打探侦查。

何沛媛又一笑,是因为想明白了:“你诡辩,不算!能打败我的多了,你自己说的,只要她们有事你就不管我了,没冤枉你!”

杨景行说:“那是曾经的普通朋友何沛媛,现在的是我女朋友媛媛,不一样了。”

何沛媛不屑:“没什么不一样……说得那么好听,那怎么会弄成那样?”

杨景行辩解:“现在说的是异性吸引力,以前的事不是吸引力造成的,至少不是直接原因。”

何沛媛问:“那是什么?”

杨景行想了想:“积累……我追媛媛也不全是因为吸引力,主要是感情积累。”

何沛媛急忙否认:“鬼才跟你积累!”

“积累是客观的,不随你主管意志改变。”杨景行有事实:“就从你说我是帅哥开始。”

何沛媛又要呕吐:“客气,客气你懂吗?你会直白地说女生长得不好看吗?”

杨景行哼:“反正你说我是帅哥了……”

杨景行回忆客观,何沛媛就从主观上否定,虽然分歧挺大,但客观是存在的,主观更是随便说的。

可能是不想被亲,何沛媛就不怎么揪杨景行的小辫子,都不提及杨景行的念念不忘了,主要是主观她自己。俩人毕竟也认识四年时间了,期间来往不少,彼此记忆力也都不差,可主观上的分歧却不小,所以一点小客观也能主观好一阵。

又说到《就是我们》,何沛媛又主观:“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至少我觉得太卖弄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乐思多,所以导致缺少过度的东西,甚至会让听众疲劳。一桌菜全是大鱼大肉,就好比全蟹宴,看起来是好看,但是吃完就觉得腻。如果每个人只有一两只,吃完就会回味,就还想吃。”

杨景行奇怪:“那你起这个名字?是觉得你们都太美了?”

“我哪有?”何沛媛又冤枉了:“我跟本不想起名字,开玩笑随便一说,是你自己想讨好老齐……”

“对嘛,选红灯时候嘛。”杨景行噘起嘴巴了:“来来来,快点。”

何沛媛理直气壮:“本来就是,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在意,顺口说的……”

“两个,两下。”杨景行猴急:“别光说不练。”

何沛媛不说了,气呼呼的。

杨景行嘿:“我真觉得这个名字好,《抱琴》也喜欢……唉,可我们俩的定情曲现在还没着落,你上点心呀。”

何沛媛完全想不起来:“什么定情曲?忘记了。”

杨景行深受打击:“……这个要湿吻才行。”

何沛媛远离警戒:“你跟你好朋友这么聊天?怎么冤枉你了……”

感觉很快就回到家了,何沛媛也发现一五零二业主的一个车位又被别人占领了,她有点正义感:“上次也是他,太不自觉了。”

杨景行也不是不在乎:“等我有女朋友了,我女朋友今天停左边,明天停右边。”

何沛媛简直确信:“找女朋友就为了帮你占车位?”

杨景行又收获:四亲一吻,发财了。”

可是为了让何沛媛把弦子带上楼,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无赖忍痛割舍了一亲一吻。

电梯里,杨景行甚至不舍得放下凳子,觉得沾灰了,但沾沾自喜:“两个人回家的感觉真好。”

“谁知道……”何沛媛没说完,似乎长记性了。

杨景行鼓励:“说呀,有什么疑问都说出来。”

开门进屋,杨景行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枚红色的麂皮面拖鞋:“以后就穿这双。”

何沛媛客气:“我就用一次性的。”

杨景行走两步伸手去把门关上了,再看着姑娘,翻脸了:“别怪我不够朋友。”

何沛媛委屈:“你答应我了。”

杨景行也有道理:“那你还跟我客气。”

何沛媛怨愤着放下琴盒,好不情愿弯腰去脱自己脚上的杏色圆头矮方跟单鞋,先脱一只,露出脚踝处有粉红心形的浅灰色短袜,再伸手把暂新的拖鞋拿到脚,像是先比划了一下,再把脚放进去。这姑娘的脚型跟身材匹配,蛮修长的感觉。

像是试了试脚感,何沛媛再脱左脚的鞋,抬眼看无赖:“好,我叫她们一起来,都是好朋友,你给每个人都准备一双。”是不是看出来这鞋不便宜。

杨景行避重就轻:“你邀请她们来做客我当然欢迎。”

何沛媛好像没意识到无赖在占便宜:“哼,别人愿不愿来。”

杨景行把琴盒也提起来:“到了,这就是我们下午的目的地。”

何沛媛撇嘴:“……我饿了。”

杨景行大方:“喝水……”

虽然跟着无赖进琴房,但何沛媛是保持警惕的,似乎怕有什么陷阱。

杨景行斟酌凳子的摆放:“放这?这边吧?”

何沛媛不关心:“随便。”

“真饿了?先吃点什么……”

何沛媛也没完全拒绝,还是跟着无赖回到客厅,看他泡了两杯茶,又去厨房冰箱里找了一盒饼干,这就当是下午茶了。

两人并排而座,朋友的距离。何沛媛用湿纸巾擦手,让杨景行想起来:“给你准备毛巾了。”

何沛媛几乎要走:“想得美……”

杨景行嘿,饼干盒子递过去:“尝尝看,比贡品怎么样?”

何沛媛不情愿地试吃,然后哼:“比贡品好吃!”

杨景行连连点头:“那下次就这个。”

“还想下次?”

杨景行没办法了,好痛心:“再扣一个亲亲,只有两个了。”

这饼干算是立功了,何沛媛得意一笑大口半块。何沛媛也会喝茶,尝出来茶叶不错,因为她爸妈都有这爱好,虽然夫妻俩口味不一样。杨景行茶叶多,想着找机会也给太上皇他们进贡一点。何沛媛又嫌弃杨景行用饮水机泡茶,既然喜欢喝就去买套茶具呀。

杨景行凄惨:“我一个人还弄套茶具。”

何沛媛不管:“爱买不买……”

吃了两块饼干喝了半杯茶,何沛媛又着急了:“我可以走了吧?”

当然不行,还没高山流水呢。麻烦,何沛媛又要擦手准备,还让杨景行也爱惜乐器。

琴房两个凳子了,两个人跟那天在四零二工作室的一样的左右朝向坐下,杨景行还是拿吉他,何沛媛也不情愿地准备好了曲弦。

杨景行有意图的:“媛媛,谢谢你跟我和好,希望我们的友谊和爱情就像这首无名定情曲一样,朝着美好和谐的方向发展,越来越动听。”

何沛媛的姿势准备好了:“就吹自己……”

杨景行嘿:“那天虽然仓促,但是我感觉特别好,所以再来一次。”

何沛媛声明:“感觉不好别怪我……我都不记得了。”

杨景行也耐不住性子了:“算了,亲了去吃饭。”

何沛媛还是选择:“试试吧……快点!”

这一次两个人的合作果然非常更好,何沛媛谦虚了,她一个音都不错,而且比前几次演奏得更细腻,跟吉他的配合更显默契自由。

两个人都很放松,边按弦拨弦还能变眼神交流,而且不是简单的艺术交流,情绪是多变的,姑娘时而挑眉时而皱眉,时而眯眼时而白眼,时而歪下巴时而提胸膛,难得地也会笑一下呢……

每一个音符都是干净通透的,是不是环境不一样,两个人没有商量地就把曲子演绎得跟那天在工作室不一样了,那天是稍显焦躁的,今天则深柔了一些。

专业演奏员嘛,到曲子后半段何沛媛已经放下个人恩怨了,跟作曲者和搭档持续着眼神交流,全身充满感情地演奏并感受着音乐。

简直是舞台效果,曲子快结束时,俩人的手指变成那么庄重而温柔,眼神交流中,似乎都在拨动着对方的心弦,似乎每一次拨动都有共鸣。

何沛媛的的神情彻底艺术化了,珍惜爱慕着从俩人手里流出来的每一个音符,她简直变成了听众,那么专注入神地看着弹奏家。杨景行也一样,只是比姑娘多了一丝丝笑容。

最后一个音符在房间里弥漫开来,似乎是个缓慢长久效果,似乎还有很多东西在共鸣,两个搭档继续对视着,似乎对方就是音乐本身,而且是让人陶醉的音乐。

杨景行先放松姿势,更明显地笑起来。

何沛媛似乎醒过神,眼睛一眨巴,视线就落下去了,好像在回想刚才有没有什么错漏,还没放松。

杨景行放下吉他,轻拍手两下,然后找搭档握手。

何沛媛配合呢,手递给杨景行,还是音乐家状态。姑娘那神情真有点入戏,真就是同行间互相恭敬仰慕的样子。

杨景行起身,另一只手接了何沛媛的弦子放在旁边,然后拉何沛媛起身。小乐手不好拒绝还是顺着礼节,就站了起来,然后被大师轻轻一下拉进了怀里。

大师并没过分耍流氓,只是拥抱,虽然抱得紧密热情了一些。何沛媛给面子,也抬手起来,手掌贴在杨景行后背,下巴放在了对方左肩上。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没有过分举动,可是时间超越礼节了,这都抱了半分多钟了。也幸好是没观众,房间里是真安静,别说彼此的呼吸了,简直连脉搏都感觉得到。

杨景行突然松开姑娘,保持牵手,朝客厅方向:“谢谢我的好朋友何沛媛,谢谢大家,谢谢!”

何沛媛一跺脚,撒手皱眉,满眼怨气。

杨景行看着姑娘:“我突然觉得好可惜。”

何沛媛看着作曲,愿闻其详。

杨景行猜测:“可能听众永远也体会不到我们的这种感觉。”

何沛媛眨巴眼:“……没感觉。”

杨景行又提起吉他:“走吧。”

何沛媛问:“去哪?”

“吃饭去。”

何沛媛要收自己的曲弦,杨景行去不肯,扣押了,用一个亲亲换,两个亲亲也行吧。

总算两清了,何沛媛大松一口气:“……你留着吧,好朋友。吃完饭我回家,明天要早起。”

杨景行有计划:“这才下午,还有晚上呢。”

何沛媛不肯:“晚上回家……拿吉他干嘛?”

杨景行说:“放车上去,有用。”

家居广场来回跑了一趟,现在已经快八点了,何沛媛是真觉得饿了,边换鞋子就想起该去吃点什么好。

杨景行好记着仇呢:“你不是说我的钱不值钱吗?陪我去找点值钱的。”

何沛媛自己把拖鞋放回鞋柜里,选了空着的第三层位置,完全不明白:“什么值钱?”

杨景行嘿:“忆苦思甜嘛,走吧。”

何沛媛还没放松一会呢,又紧绷起来:“干什么?”

杨景行从上层拿了个空鞋盒:“走吧,到了就知道。”

就是拖鞋的鞋盒呀,何沛媛问:“你去买的?”(https:)(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10596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