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一二一二章不准想】

【第一二一二章不准想】

杨景行还真是故技重施,不算温柔地压制了女朋友的嘴唇,但也仅此而已,跟俩人第一次亲嘴时差不多。当然了,现在多了一个步骤,就是结束之后要再轻轻补一下。

男朋友的这一次侵犯时间不长,而且没动舌动齿,所以在被放开后,何沛媛看起来没有很生气,也没谴责抗议,而是避免冲突升级:“还开不开车?”

车子起步,杨景行有了想法:“等会喝点酒吧。”

何沛媛看一下男朋友,义正辞严地教育:“喝酒不开车!”

杨景行想好了:“先回去停车。”

何沛媛有点怕怕了:“真不吃烧烤?牛舌,羊排哟。”还诱导的语气。

杨景行恶心:“你猜我现在最想吃什么?”

何沛媛看着司机皱眉瞪眼,然后还是耐心采取引导的方式:“你是不是经常在李教授家吃饭?”

杨景行点头:“单身的时候。”

何沛媛瞎想得有点委屈:“会不会以为是我不让你陪一一吃饭练琴?明天我去学车,你抽点时间陪一一……”

杨景行感叹:“我打了这么久光棍,肯定能理解我。”

何沛媛再看看司机,自信地分析:“李教授肯定不想你谈恋爱,刚刚就凶你了。”

杨景行哈哈好笑:“当然不会让你看到她欢天喜地的样子,初次见面讲究个矜持。”

何沛媛气:“怎么初次了?”

“初次见我女朋友……”

理论了一番,何沛媛差点就被杨景行说服,最终还是不需要论据地坚持住了自己的观点。不过今天也算是见到了李迎珍的另一面,她看赵一一的眼神就很不一样。

杨景行说自己当初也有点担心老师能不能接受赵一一,现在看来还是日久生情,而且也像萧舒夏说的,不同年龄阶段有不同的感情需要。

何沛媛要表扬一下赵兴夫的重情重义不离不弃,尤其是一一妈妈似乎也不是特别出色的女性。

杨景行倒是认为一一妈妈很不容易,以前要上班还要佣人似地照顾一家人,所有的大小家务都是她一个人操持,丈夫和公公婆婆在家连碗都不洗的。

何沛媛鄙视:“现在说得好听,到你自己了也一样。”

杨景行呵呵笑。

“笑什么……”

真先回家停车了,还上楼,杨景行要自带酒水。音乐人圈子的酒文化或者因为是甘凯呈的徒弟,四零二光靠收礼都积累出点库存了,不过他没甘凯呈那么讲究,都随意堆摞着还得找一下。甘凯呈出国的时候最不放心的是家里那两个酒柜,至少大几十万的珍藏。

杨景行惋惜:“可惜你爸不喝了,不然能讨个大欢心”

何沛媛哼:“再爱喝酒也不会出卖我……这是什么?”这间房堆放成杂物间了。

一目了然是个腾龙木雕摆件,杨景行记得来路:“唐潇晓送的。”

“这个呢?”

古朴的盒子里是佟蕾分享的香炉,还有分门别类各种香料。佟蕾可不是送礼,而是希望四零二也像她一样陶冶情操。

戴清向世俗妥协后送给四零二的东西真不少,不过何沛媛想不通:“她给你送燕窝干什么?”

还有一个作者送过特产臭鱼干呢……

流行音乐圈的风气明显也不好,虽然没有特别贵重的东西,但是何沛媛能想到的人几乎都跟四零二表示过,这姑娘很想找个清流:“陈仪轩没给你送吧?因为歌不火!”

“还要怎么火?”杨景行笑:“当时隔天就送了二十万,我没要……后悔了。”

“为什么不要?”

“感觉有点玷污我的女朋友。”

“后悔了!?去要回来呀……”

杨景行终于找出来了一瓶零四年的P什么,杜林送的应该错不了,不过杨景行也不知道多少钱。何沛媛就比男朋友更外行,想要找个小瓶的,这怎么喝得完呀?

准备出门,何沛媛想起来要洗把脸。大分歧来了,何沛媛要用客卫,杨景行非要把姑娘往自己主卧卫生间带:“……东西都给你准备在这里面。”

何沛媛也想得美:“你帮我拿来……我不用你的,自己带了。”

杨景行严肃说明,其实没什么客卫,三个卫生间,一个是自己的的,一个是杨云的,一个是长辈的。

何沛媛正步一般跺脚往杨景行房间这边走:“那你不准来。”

“你不知道东西……”

何沛媛小心进入干湿分离的洗漱间,算宽敞但并没很豪华,和外面一样简约风格。杨景行自己那点东西都放在面盘左边,剃须刀剃须膏洗面奶肥皂和牙膏牙刷,还有那天一起买的护手霜。

杨景行开灯后就去柜子里拿东西出来……

这就是何沛媛的专业领域了,她只扫了一眼袋子就跳脚抗议起来:“你怎么放在这!?”

杨景行解释还没开,柜子干净。”

何沛媛追悔莫及:“新的也不能!什么时候放的?”

杨景行有点懵:“怎么了?放几天了。”

何沛媛哭丧着脸,喘气:“你爸妈看见没?”

哦,杨景行笑起来:“没有,他们走了我才买。”

何沛媛并没松懈:“杨云呢,没看见?”

杨景行都要嫌弃女朋友了:“这周都没过不会来这……看见又怎么了?”

“你说得容易!”何沛媛好像生气了:“如果杨云把自己用的东西放在别的男生家……”

杨景行要辩解:“不是你的,还没送给你。是我的,我爱放哪儿就放哪儿。”

何沛媛气鼓鼓盯着男朋友,突然忍不住笑:“你的?行,你用给我看。”

“我不能用吗?”杨景行很不服气,把东西从袋子里拿出来:“这是洗面奶,这是,爽肤水……”

何沛媛强烈手势示意暂停:“请问,请问,这是爽肤水吗?”

杨景行懂点的:“喷的呀。”

“喷的?喷的就是爽肤水?”何沛媛从来没这么鄙夷过杨景行,以前可能只是随意给给脸色,这次真是发自内心灵魂深处:“请问,海蓝之谜有爽肤水吗?”

杨景行有点恼羞了:“可能叫法不一样……焕肤水!”

何沛媛得理不饶人:“焕肤水和爽肤水一样吗?”

杨景行哼:“反正是用在脸上的,都是水。”

何沛媛步步紧逼,而且要用对方的专业来击败对手:“都是练习曲,哈农和李斯特一样吗!?”

杨景行瞪起眼来,简直慌乱叫嚣:“对我来说都一样!”

“不要脸……”何沛媛的语气松软了些,不敢逼人太甚。

杨景行就顺势而上:“再说,我不客气了!”

何沛媛哼得有点退缩:“自己不懂还不虚心……说明你根本没认真没用心,你敷衍我!”天无绝人之路,危急时刻找到新突破口了,这姑娘又嚷嚷起来了。

杨景行又理亏了:“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跟人家问那么多,我就说是女孩用的,让她们推荐一下……”

何沛媛歪着下巴挑衅:“你不是要用吗?你自己用呀,有什么不好意思?男生用海蓝之谜,我笑哈哈!”

杨景行逼近一些:“你笑给我看。”

何沛媛观察一下对手,趁其不备,快速张嘴闭嘴哈了一口气,然后就用表情充分表达:我哈了怎么样!

杨景行的眼神由威胁变可怜:“我老脸都丢光了,还说我敷衍你。”

何沛媛看着男朋友,并不怎么同情,只是语气软和一些:“说明你封建……男生买护肤品很丢人吗?”

“买不丢人。”杨景行幽怨:“但是别人问我是不是送女朋友的……就有点丢人了。”

何沛媛脸上又克制不住了,就用大幅度说话掩饰笑容:“你就说是呀……反正你有过那么多女朋友,不算吹牛。”

杨景行无奈了:“……我明天再去一次,我走过去就大声喊,我来给我女朋友买东西了!”

“不要脸……”何沛媛鄙视得发笑:“哪儿买的?”

那家专柜呀,还行,另一家好像就差了一点,三零六内部对这些可是有些研究的。但是何沛媛不放心,要检查一下,随便看两眼就点头了:“还行,没坑你……你买身体乳液干什么?”刚松懈的表情又提起来了。

杨景行解释:“手臂上,脖子上……反正她们说用得着。”

何沛媛有点怀疑,又想考一考:“知道这个吗?”

杨景行认识:“面霜。”

何沛媛并不表扬:“傻子也知道……洗过才能用。”把毛巾也拿了出来。

杨景行开水龙头:“我来洗。”

何沛媛把那些瓶瓶罐罐摆在面盆右边:“不能放在这。盒子呢?扔了?”

终于,姑娘要开始洗脸了,这前戏就蛮讲究的,而且开始教杨景行一些基本知识:“……不能直接在脸上搓啊揉……下次再有女朋友要记得。”

杨景行对毛巾发泄仇恨。

何沛媛往脸上轻轻捧水,还不住嘴:“你们男生,毛巾在脸上这样这样,抹布一样,好伤皮肤的……”

杨景行有点失望了:“我还以为我女朋友天生就是这么漂亮。”

何沛媛又叫:“对,我不是天生的,我整容了……”

杨景行以前以为齐清诺洗个脸算讲究了,今天才算开眼,何沛媛对自己的肌肤才真是叫耐心又温柔,几个指肚那么怜惜地轻轻触摸着,可以持续好几分钟,真叫一个专注。

不过何沛媛也会间或地意识到男朋友在等自己,会说说话:“主要这三种,其他的都一般,主要是舍不得,以前觉得太贵了,关键时刻才用……面霜我还用完两瓶了!你知道抢救面膜吗?”

杨景行真是胜读十年书呀。

十来分钟后,何沛媛终于收工了,对着镜子仔细看看,然后在凑近杨景行:“怎么样?”亲热不少呀,但是不像男女朋友那种,似乎闺蜜一般。

“好看。”杨景行点头,又担心:“我还能亲吗?”

何沛媛小白眼,但是把脸蛋一偏,侧脸给男朋友。

杨景行只敢小心地亲一下脸颊,怕破坏了女朋友的辛勤成果。

何沛媛一踮脚,在男朋友的侧脸也吻一下,哼:“胡子!”

杨景行担心:“胡子不会伤你的皮肤吧?”

何沛媛怕:“你别故意扎就行了……有时候还是会扎到。”

杨景行茫然了:“这怎么办?好难取舍呀。”

“你以后这样……”何沛媛努力噘嘴演示:“这样!哈哈!”

杨景行哈哈:“吃饭再实践。”

何沛媛要收拾东西:“……你去放你房里吧。”

杨景行不急:“等会再收,还回来。”

何沛媛看看男朋友,讲条件:“回来,但是我不上来了。”

杨景行笑:“我上来。”

何沛媛还不放心:“不能喝太多酒,有一点酒香就可以了。”

杨景行嘿嘿笑。

何沛媛跺脚:“我不喝了……”

出门,杨景行右手里提着酒,何沛媛轻转就到另一边牵起男朋友的左手,不太好意思地怀疑:“问你,真的是你买的吗?不是别人送的?”保守得语气里先带上点歉意了,眼神也是有缓和余地的。

杨景行苦笑。

何沛媛的疑点是:“那酒也是别人送的呀。”这姑娘显然对这种推测没底气,语气简直有点嗲嗲的。

杨景行笑。

“说话。何沛媛郑重提醒:“杨景行!”

杨景行想到了:“说明这瓶酒没什么企图。”

何沛媛别过脸去走路,上班身似乎擂装男朋友以示抗议:“……那护肤的企图是什么?”

杨景行说:“让媛媛有自己家的感觉。”

何沛媛果断:“才没有。”

杨景行加油:“等会拿把钥匙,以后中午可以来休息,下午先回家等我。”

“想害死我呀!”何沛媛很是抗议:“……太不要脸了。”

杨景行坦白:“我是想可能我什么时候忘记东西了,或者出差了,你可以帮忙。”

何沛媛哼:“想得美,我不要!”

杨景行哼:“没义气。”

何沛媛明显在想新话题:“问你……你怎么知道火警电话?”

杨景行呵……

何沛媛用力一拽男朋友的胳膊,咬牙切齿:“不准笑!”

杨景行说:“媛媛生日又不是什么秘密。”

何沛媛要追究:“那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杨景行坦白:“好早了,以前看过你们护照。”

何沛媛不信:“看护照就记得了?”

杨景行嘿:“火警好记呀。”

何沛媛跺脚嗯声抗议,再认真逼问:“还记得谁的?”

杨景行嗯啊多半在想对策。

何沛媛要追究的却不是念念不忘:“王蕊?”

杨景行在想……

何沛媛就拆穿:“肯定不是看护照,都没跟我说过生日快乐!”

杨景行觉得:“不合适嘛。”

“你根本不知道。”何沛媛也愿意保守点:“就算知道,你也没想起来。”

杨景行想出了个说法:“该想起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起来了。”

何沛媛看着男朋友,问:“老齐什么时候生日?”

杨景行想了一下,干笑:“你一问我就记起来了。”

何沛媛哭丧起脸质问:“你该想起来吗?”

杨景行无奈:“这有点像猴子……”

“不行!”何沛媛强烈:“不准想!”这姑娘是不是看见酒就会醉的,这电梯眼看到了,她一把搂住了男朋友的脖子,小嘴果断堵上去,看样子是想把杨景行脑子里的猴子给憋死。

(求月票求捧场,亲爱的书友给个面子吧。)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10597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