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一二四六章总结经验】

【第一二四六章总结经验】

星期三早上杨景行依然接女朋友一起吃早餐,不过之后就不能送何沛媛了,他还要赶着去上车牌。何沛媛再叮嘱一下,虽然是十选一也要尽量选个好看点的,并祝老公好运。

汽车销售也祝车主好运,结果杨景行的好运就是矮子里面挑将军选了一个末尾数是八的。车牌的费用是四万多,跟预计的差不多。据说这一次只有四分之一的人拍中,所以何沛媛很心疼的代拍费用也不算白花。

杨景行更上心的事销售这边就更卖力得多,0119这种车牌已经找到两个,只可惜87119的车主一直没联系上。好在杨景行也不多着急,销售就继续加把劲。如果杨景行看中了这个0119Y,连车带牌弄过来最多也就十二三万的样子,二手车稍微拾掇一下还能值个五六万呢。

上好车牌都快十一点了,杨景行又赶着去车站父亲的朋友。这么大个箱子,人家也算是专程从曲杭送过来,杨景行当然要请吃午饭。杨程义还在电话里表扬了儿子,不错嘛。

何沛媛接杨景行电话就有点失望了,为什么车牌连个对子都没碰上,而且她预计得果然没错,上面又宣布下午还要加点排练,并且是两个乐团一起去大剧院排。罪魁祸首还是杨景行,因为他才使得本来安排在周五的彩排不得不取消,让民族乐团去接待国际友人。

商量了一下,何沛媛还是决定别再另外耽误时间了,杨景行就单独接待一下量书柜尺寸的人吧,她稍后再跟设计师确认细节。除了加班,何沛媛更加抱怨的是周洪波这些人似乎觉得她有责任还是有能力请作曲家去看彩排,凭什么呀!?

杨景行觉得自己是应该去表示一下感谢,正好下午也没别的安排了,而且:“我女朋友第一次跟大乐团合作,怎么也该去鼓励鼓励。”

“你少肉麻。”何沛媛数落着但是也支持:“来看看也好,免得又说你目中无人,其实如果不去纽爱就可以不来。”

杨景行决定:“那我催一下那边,尽量早点过去。”

“急什么,叫你来就来呀。”何沛媛娇娇嫌弃:“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纽爱一有消息就来了?搞不好还以为你在施压。”

杨景行哈:“我施什么压,我去看我女朋友不行?”

何沛媛更哼了:“早干什么去了?等周六吧,看看王老师他们什么情况。”

杨景行觉得女朋友真是太有道理了……

下午再打电话时已经五点过,何沛媛刚解散好累,杨景行则是争分夺秒带成路一队人参观熟悉录音棚。杨景行跟女朋友申请一下,能不能请大伙吃晚饭,让录音师们和乐队联络联络感情。

应该的,何沛媛很支持:“……我先回家了。”

杨景行奇怪:“老板娘不来呀?”

何沛媛不太愿意,主要是因为付飞蓉:“……尴尬。”

杨景行不要脸:“他们只认老板,谁是我老婆谁就是老板娘。”

犹犹豫豫勉勉强强的,何沛媛还是赏个脸给男朋友。

近六点,何沛媛跟录音部前台有说有笑走进休息室。都有眼睛看,但前台还是告知一下:“杨经理,何小姐到了。”

休息室里十多个人常一鸣是唯一的长辈,当然和蔼:“小何,欢迎欢迎。”

“常老师好。”何沛媛笑得甜,也看看同龄人们:“好久不见。”

年轻人们也都挺礼貌地微笑回应,坐在杨景行旁边的付飞蓉站起来是不是让座位,却带得大家都起身致意的样子。

何沛媛不认识的就一个常一鸣的新徒,杨景行介绍了下。其实董自然和顾冠青也没跟老板娘打过什么照面,黄倩池也不是多熟,但何沛媛表现得挺认识。

等何沛媛象征性地喝了口茶后就全体出动锁门去吃饭,黄倩池和付飞蓉坐杨景行的车后座,整理着谱子。

何沛媛回头喜庆一下:“很兴奋吧?”

付飞蓉笑一下:“……紧张。”

何沛媛有经验:“慢慢就习惯了,适度紧张也好,太放松了会少点感觉。”

付飞蓉点点头。

何沛媛又挺了解地同情黄倩池:“你也要辛苦了……”

到了酒店,常一鸣把点菜的事情让给女生们操心,可黄倩池和付飞蓉似乎都嫌麻烦,就前台认真点。还好杨景行有女朋友了,何沛媛给了他面子,这姑娘和大家商量着麻利张罗,下手还挺狠的。

感觉都是自己人,虽然不喝酒一顿饭也吃得挺热闹,回忆起来时间过得可真快,展望一下似乎也都挺有盼头。

美女果然走到哪都受欢迎,稍微开朗点的都乐意跟何沛媛说话。何沛媛也健谈,感谢了常一鸣师徒当初对自己和邵芳洁的照顾,跟成路了透漏了杨景行挺看好看重他们,多聊了几句后还问起黄倩池的朋友青兮,甚至能跟前台交流一下对模特台步的审美。

八点多了才互相告辞,杨景行享受老板待遇先开车走人,回到男朋友角色:“像个老板娘呀。”

何沛媛也回到女朋友角色,明察秋毫无赖肯定是在嘲笑她,坚决果断生气,只可惜没有充裕时间好好吵架,好多问题和事情需要探讨商量,首先是何沛媛发现付飞蓉果然对自己有意见有看法,好冷淡的感觉。

女朋友一说起来,杨景行才发现付飞蓉对自己也是一直冷淡的,是不是考虑换人手。

付飞蓉的问题先放这吧,何沛媛梳理一下要从今天早上开始,首先是……4s店那边的账目应该结算了吧,以后就没什么瓜葛了吧。

被女朋友一阵威逼利诱,杨景行只得坦白了自己的阴谋诡计。

何沛媛好生气好生气,气势得把头都抵上车顶了:“我不要,把钱要回来!”

杨景行从做人角度开率,人家都兢兢业业忙活了这么久,这时候反悔多么说不过去了,而且算起来真是挺划得来。

何沛媛好痛苦,无赖分明就是在害她被人戳脊梁骨,还别说车或者牌照,就昨天晚上买的那件不到三千块的衣服就让姑娘今天还在纠结挣扎,如果穿出来后背伙伴们打听多少钱怎么办?虽然她自己也下狠心买过一两件更贵的,那都是因为特殊场合的需要,但是如果把这种事常态化,别人会怎么说自己呢?

杨景行辩论,邵芳洁结婚后变化大吧,怎么没人说她长短?严光永自己还不是多富裕呢,还靠家庭资助呢。

何沛媛理所当然:“人家结婚了,是夫妻!”

杨景行一惊:“我还得等到结婚那天呀?”

何沛媛看看无赖:“……想得美,鬼才跟你结婚。”

不过两个人还是就物质方面仔细探讨了一下,何沛媛知道男朋友是好心,但是她真的不需要,还吹捧无赖:“你自己也不是贪图享乐的人,平时也没在意穿什么戴什么,是吧?”

杨景行选择尊重女朋友,表态以后在这方面多注意,俩个人就继续甘于清贫把,但是已经买了的订了的就没办法了。

何沛媛也退一步:“那我到时候把钱给你。”

杨景行觉得自己的底线被触碰了:“……凭什么你能花半个月工资给我买东西,我就不能用一个星期的收入送你一点礼物呢?”

何沛媛的底线也被侵犯了,首先她没那么穷,再不景气一个月也不止六千块,而且对方实在太不要脸,还一个星期的收入……

在物质争论上取得一些进展后,何沛媛让男朋友赶快汇报书柜的事,尺寸量得怎么样,设计师有什么建议?男人果然靠不住,还得何沛媛再抽时间去选择材料和颜色确定设计细节。

都快到自己家了,何沛媛也要争分夺秒下一项:“你爸的朋友回曲杭了?”

杨景行没关心那么多,该感谢的自己已经表示过了,东西也都在后备箱里。

何沛媛挺忧心的:“什么?”

杨景行安心了:“茶叶,大米,火腿,全是土特产。”

何沛媛不放心:“真的吗?”

杨景行解释一下,虽然不贵重但也是自己父母的一片心意,自己倒是添了一盒虫草,但也就一百根。

何沛媛好像觉得勉强合格,几乎自然而然问起:“你爸妈原来给老齐家送过东西没?”

杨景行点头一下,嘿:“就是原来总结出来的经验,也就是这些东西。”

何沛媛又问:“你自己呢?”

杨景行还真没向前女友父母表示过什么心意。

何沛媛可是知道的,齐清诺那块金表,当初团长说起来简直有炫耀的嫌疑。她当然有权利说了,自己要不要是一回事……对了对了,你杨景行那时候肯定穷得叮当响,这么说起来对齐清诺可真是一片痴心呀……

都进自家小区了,何沛媛才跟作曲家简略说一下今天下午的排练情况,两大团两大知名指挥,其实还挺谐和的,陆白永和连立新的交流也挺多。

让何沛媛有点的气愤的是下午两个团和两个指挥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文墨》和《第二交响曲》上了,彭一伟的《方寸》明显受怠慢了。何沛媛想起来就伤心:“如果彭一伟也在那里,肯定好尴尬。”

杨景行觉得:“化尴尬为动力。”

何沛媛很担心:“万一演出的时候……差距太明显了怎么办?”

杨景行又:“化差距为动力。”

何沛媛还是操心:“你本来是好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1060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