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六章目前看来-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一二五六章目前看来】

【第一二五六章目前看来】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第二乐章以第一长笛很具歌唱性的悠扬旋律开始,跟着还有三角铁的加入,听起来很是小情小调甚至没出息。好在三角铁只敲了十几下就歇着了,其实整首作品的打击乐除了定音鼓外就只有三角铁,而三角铁只需要在第二乐章开始和第四乐章结尾处各敲几个小节,很是轻松愉快,虽然乐手还要在第三乐章打几下大镲。

随着指挥看起来蛮有气度的手势,第二小提琴组顺着长笛的音乐色彩开工,不过也就是起些点缀铺垫作用,然后木管和低音提琴也是同样的职能。多声部铺垫了一下后,大提琴组一起动手,第一个音的齐奏就洪亮充满力量,感觉像是在一片一片小花小草的空地上陡然出现了一个什么重量级选手,就有点不同凡响要宣告什么的感觉,应该能集中听众的注意力激起好奇心。

大提琴组也没让人失望,在接下来的六个小节里由其他声部衬托着演绎出了一个超长乐句。这个乐句如此清晰洪亮也顺畅悦耳,演奏上也是不用断句地一气呵成。连立新和乐团在这里的处理是走的中规中矩路线,严格按照谱子上来,感觉上没加入个人理解进行二次创作。这样演绎也算是一种正确吧,因为这个长乐句的感彩本来就很不明朗,或者说好听点是那种稳定的节奏和平缓的独特旋律走向让音乐显得比较包容博大,非要归纳个感彩的话应该算是平和,似乎还有点宽广。

大提琴的长句子之后,乐曲来了个终止,听上去就是结束了。第二乐章当然不会这么短,一拍的安静之后,长号响起,由远及近地显得悠闲,然后随着小提琴稍显活泼地加入,音乐的情感色彩就更明亮了。

稍微活跃一下后,第一次小提琴组站住了,让自己清晰连贯起来,然后奏出一个稍长的上行完整乐句。如果说前面的大提琴还挺隐晦让人难以察觉,那么从第二乐章的第一个小提琴乐句开始,作曲家的暴发户本质就显露无遗了,此时乐曲纵向上的和声配器没有一点技巧堪称平庸,或者是作曲家根本就不想听众留意其他乐器,这时所有声部都只是为了承托小提琴而存在。这是一段十分流畅明快的旋律,第一小提琴组的轻快跳弓简直是觉得突如其来,完全没有铺垫过度。这段旋律很好听,但也就是因为这种太过突出鲜明的好听,反而有可能让人不适应,甚至让人觉得艳俗,其实作曲家更应该把这种旋律用到流行歌曲中去当副歌记忆句。

还好,乐曲中小提琴这样毫不掩饰地取悦耳朵只有一次,接下来作曲家还是拿出了点技术理论层面的东西,在随后小提琴对这段明艳旋律的变奏过程中,作曲家逐渐地把各声部展开并丰满起来,也把小提琴的媚俗包装粉饰了,让那段旋律从讲粗俗笑话的感觉改进成了似乎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欢愉的气息。

几十个小节过去,乐曲听起来是高级了不少,但最基本的形式还是简单,就是由管乐推动着弦乐一次又一次地上行,到后来甚至有了点圆舞曲的感觉,表现出来的不光是喜悦了,甚至还有点兴奋,不光指挥的动作变活泼了,连台下几位领导的神情看起来都精神不少。

突然,在一个让人感觉接下来应该还有更高一波情绪的节点,台上连立新猛然双掌前伸,正在演奏着的乐手们全部停下让音乐戛然而止,紧接着三弦组和扬琴组随着指挥的手势开工。

都是击弦乐器但是音色大不相同,奏响的旋律也表现得各自为政连对位都没有,但是一开始都挺简单的,作曲家并没炫富。

从西洋管弦乐团的合奏猛然变到两组民族乐器,感觉的确很突然甚至突兀,远没有第一乐章中那种有音乐线索过度引领的自然感觉,这种剧烈的变化对听众造成的冲击肯定不小,只是暂时还不知道是起积极作用还是消极作用。

在几个小节的单调单音符弹奏之后,扬琴和三弦的旋律之间开始有联系呼应了,同时两组乐器的在演奏上也开始展现各自的一些传统特色,虽然还是些比较基础的技巧,但是暴发富好像又按奈不住开始卖弄了,但是这一次作曲家并没媚俗,而是循序渐进的甚至隐忍的。

随着扬琴和三弦的旋律逐渐丰满,大提琴组开工开始自己的低音角色。有了底气后,两组民族乐器就更进一步,旋律更鲜明起来,技巧表现上也更丰富了一些,不像在第一乐中,只服务了音乐却没什么表现空间。

木管和铜管又先后加入,不过感觉上似乎并不是像大提琴那样来服务衬托的,反而是来抢夺听众对三弦和扬琴的注意力。三弦和扬琴也很快意识到了,于是两者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音乐色彩上似乎都在激励对方,也都变得更积极丰满。

这时候乐器的整体色彩也很明确了,跟前面一样,也是欢愉和快乐,但是又有着明显的差别。

随着各声部都运作交响起来,三弦和扬琴已经是比翼双飞了,杨琴轻快灵动得像一群小鸟翩翩起舞,三弦则让人感觉沉稳大气但也能不受约束自由翱翔。到这时候,作曲家把前后两段欢愉音乐进行对比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差别也被成功表现出来了。

在扬琴和三弦的主导下,乐曲又欢愉到到一个足够高的程度,作曲家似乎觉得够了,要把这一节告一段落,于是音乐开始朝下一阶段过度,可是就在扬琴和三弦逐渐释放了之前的欢愉开始安定甚至开始安静下来时,一直看热闹的琵琶组突然发力,瞬间把扬琴和三弦在这一乐章的动机组合起来了用更铿锵的形式演绎出来,然后再接上两轮迅捷的轮指功夫,又瞬间恢复安静。

这里琵琶简直是快闪,就两个小节,猛然出现迅疾演奏又顿时消隐,简直让人手足无措惊呆当场。可是如果让作曲系的老师来看,一定会对琵琶的闪电袭击大加赞赏,老师们会说就是这两个小节看似可有可无的琵琶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就是这两个小节的琵琶让四段式的第二乐章的第一段尘埃落定,点题明确了前后两种欢愉的差别。前面西洋乐器主导的欢愉是热闹甚至有点喧哗的,而扬琴和三弦主导的欢愉则会隐忍一些却透着一些痛快酣畅。

《杨景行第二交响曲》的第二乐章也没有什么理论上的突破,很明显的四段式结构,和声织体方面也没啥学术贡献,但是作曲家在这一乐章充分表现了自己的旋律创造力,乐章里先后变现了欢愉、悲伤、平静、庄严这四种音乐色彩,而每一种色彩又分别用两种不同的手法去区别表现。

欢愉之后,乐曲接着就用更富表现力的西方弦乐旋律表达悲伤的主题,简直比《沉思曲》还悲得多,比《流浪者之歌》还伤得多。而在西方弦乐之后,乐曲出人意料地并没用二胡当主打来比惨,而是用琵琶带着弦乐跟带着管乐的扬琴去唱对手戏,两大派在台上时而争锋相对时而相依相偎,但都叫一个凄婉哀伤。这也是杨景行第一次这么创作这么明确悲伤情绪的严肃音乐,还干得挺不错,不光听得观众拉下脸来,台上的演奏家们都一片沉重。

但也不能老是悲伤,所以凄婉够了后就朝平和宁静过渡,这这一次先表现的是民乐,乐曲用二胡和三弦一拉一弹搭配着表现那种从容自在,然后再用西乐的宽容和宁静来对比。

庄严也是严肃音乐的老标签了,作曲家在西乐上突出使用了管乐,充分表现出隆重肃穆后还生出些辉煌澎湃的感觉。而在民乐主导后,杨景行选择了用二胡和琵琶用合奏形式表现出尊严甚至威严的感觉。

纵观第二乐章,作曲家几乎是在挥霍性地创作并使用各种优美动听的旋律,不管是表达哪一种色彩,乐曲都充满了新鲜动人的乐思,尤其是在西乐方面,作曲家表现得尤其大方,似乎已经不遗余力不择手段了,而在民乐上倒显得克制一下,但是克制之下似乎又透漏出更深厚的情感。而且在第二乐章中,几件民乐器的内涵特点也得到了比较充分的体现,许多的表达也做得挺细节了。

可是在作曲家的各种灵感和技术手段之下,第二乐章也没有实现民乐和西乐的融合,反而还对比出了一些冲突和对立的感觉,甚至有点一较高下的感觉了,好像有点违背这首曲子创作初衷之一了。

近十二分钟的第二乐章以定音鼓的几下重擂结束,台上的女三弦演奏家把视线从指挥身边移到观众席上的作曲家身上,又被带得轻笑了一下。

台上台下都抓紧准备,马上第三第四乐章连着来了。吴总裁调整坐姿后点了下头,自言自语似乎要调节一下观众席上的过分安静:“很好的尝试。”

文付江吹捧一下:“杨主任厚积薄发……”

连立新喘过气了,第三乐章开始了,算是开门见山了,以首席琵琶和首席小提的炫技式对飙开篇,分开听应该都是高水准独奏曲的感觉,所以两位资深演奏家似乎也卯足了劲,都不用看指挥的。

跟打群架一般,两位大哥已经真刀真枪了,小弟们当然跟上,于是很快变成四把二胡对阵四把小提琴,加上两个声部的旋律都不算温柔,第三乐章的开篇还有那么点慷慨激昂。

十多个小节后,琵琶和小提琴似乎没分出高下来或者是都没认输,其他看热闹的声部手痒痒了,先是大提琴出来喊人看热闹,然后是木管似乎给小提琴加油,三弦马上义气叫琵琶使劲,铜管仗着嗓门大装作要说句公道话,二胡立刻旁敲侧击起来……

事态发展得很快,第三乐章才进行到五十多个小节,《杨景行第二交响曲》的第一次全奏终于出现了,一提二提,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木管铜管定音鼓,四件民乐器,没有一个声部闲着,连三角铁选手也准备好了大擦。

虽然全奏了,可是乍听起来简直一片混乱,承受力差点的听众估计僵持不了多大会就得退场,亏得指挥还那么艺术模样。所以说有些艺术家就是远离了群众,其实曲子这里从谱面上分析并不乱的,整体结构上的设计,声部之间的对位关系,素材之间的内在联系,都比第一第二乐章的技术含量高得多,都经得起先锋学术探讨研究,但是听起来就是混乱。

最先受不了的是大擦,在混乱的三个特殊节点处个用三种不同的方式响亮地表达了不满,果然很有威慑力,其他声部包括指挥似乎立刻怕了,随着指挥一个撅屁股往前拱上身并抬举双手的难看姿势,乐曲似乎隐约暂停了一下,接个各声部就开始有序地退出这场混乱,以一种近似倒带的方式。

如果《杨景行第二交响曲》依然能得到乐评人的关注,那么那些喜欢显得自己懂技术的乐评人在听第一第二乐章是估计会窃喜,似乎比《第一交响曲》还简单嘛,可是当他们听到第三第四乐章,多半就抓瞎了。这也是为什么贺宏垂现在开始反对在浦音作曲系学习杨主任的作品,用他的话说是研究生没毕业有什么好学的,看得懂理得清吗?但是龚晓玲觉得还是要学的,就跟看名著一样,不同的年龄不同的见识都可以看,都能有不同的收获嘛。

第三乐章从一开始还挺动听的争锋相对的独奏经过一分多钟就莫名其妙变成一锅粥的混乱后,只让听众在混乱里煎熬了半分钟不到,可能同行或者资深乐迷已经也能在混乱中找出点头绪了,乐曲开始倒带一般演奏,不过也不是反着读乐谱的倒带,可以称之为技术性倒带。

就是引起造成混乱的那些素材,随着倒带而稍作修改调整或者就原封不动,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乐曲开始慢慢变得有层次有主次了,甚至开始有了点好听的感觉。

三分多钟,乐曲又回到了四把琵琶和四把小提琴对飙的情景,然后在两个声部技术性进行的过程中,作曲家让两边的音乐素材巧妙地重叠了两个小节,就像两条直线越来越近终于在一个点会和了,可是接下来两个声部并没有继续沿着自己的素材方向前进,而是在交叉点换了道路,走到了对方的路上。

所有的细节综合起来,巧妙到近似巧合,两个声部的旋律交换演奏并没有突兀做作的感觉,甚至还显得水到渠成,而且接下来不再是混乱了,琵琶和小提琴似乎都很喜欢对方的素材,好像还理解了彼此,逐渐遥相呼应起来。

随着琵琶和小提琴的呼应越来越紧密,中提琴和大提琴以这一种全新的态势和情感开始丰富低音,接着单簧管和长笛逐渐开始丰满琵琶声部,三弦则尝试着跟小提琴形成对位……

第三乐章进行到第七分钟,《杨景行第二交响曲的》第二次全奏,素材跟第一次比没多大变化,只是调整或者交换了一下,但是音乐面貌跟前一次的感觉颠倒过来了,各声部井然有序,圆号和低音提琴在底层安分守己兢兢业业,大提琴中提琴甘愿当绿叶。此时乐曲一共有四条已经构成严谨内在联系并紧密配合着有层次分明的主旋律,第一小提琴和三弦带领一条,第二小提琴和扬琴带领一条,木管和二胡带领一条,铜管和琵琶带领一条。四条旋律齐头并进不仅没有不和谐,反而逐渐显示出简单悦耳的趋势。更重要的,西乐和民乐没有明显的碰撞和对比了,感觉已经被作曲家成功融合在一起,都在齐心协力为音乐服务了。

近十分钟,乐曲各声部就显得那么顺理成章地走在一起了,然后是全团齐奏了,也是整首曲子第一次显得那么辉煌明亮,然后第三乐章就在这种不同于以往种种派别的壮丽中结束,在指挥的灵魂舞动和几乎全体演奏家的兢兢业业中结束。

就目前看来,第三乐章学术上的明显难得之处在于作曲家把序列音乐偶然音乐那些东西跟传统创作形式串联起来了,这需要扎实的技术理论和丰富的灵感,两者缺一不可。而对一般乐迷而言,能直观地从第三乐章中感受到的就是中西合璧后的新鲜甚至刺激,而这种刺激显然也是作曲家有意为之的。

不过现场的人是来不及太多感受的,第四乐章紧接着开始了,更直接了,一上来就是全奏,但是换了全新的形式全构成了全新的感觉。

第四乐章的音乐素材并不复杂,整体看来就像是一首回旋曲,但是回旋曲内又包含了卡农,包含了变奏曲,各种复杂的对位关系。第四乐章的音乐色彩情感也不复杂,几乎就是一首慷慨激昂大合唱,没有什么深邃艰涩可言,作曲家的那么多技术手段也基本都是为了增强情感表现力或者器乐魅力。

第四乐章也不长,就六分钟左右,进行到第四分钟,西乐的回旋曲和民乐的卡农变奏曲会师是乐章的也是全曲的,也就是指挥所说的音乐山呼海啸笼罩了一些,此时台上的弦乐管乐打击乐都朝着一个方向用力,然而不光是全奏,而且是全员开动,所有大小提琴齐上阵,用稳重而洪亮的断奏富有节奏感地奏响蓬勃向上充满力量的旋律,接着由铜管齐奏烘托推动着变奏,直达最。此时连立新动作幅度之剧烈之夸张,吴总裁都皱眉似乎替他捏把汗。

在乐曲的一分多钟时间里,人少式微的民乐几乎被淹没了,但是大家依然坚持着,一直到结束后,那些西洋乐器开始了消落并逐渐完全停手,民族乐器坚持到了最后,而且台上只剩民乐了,连立新这时候也温柔了下来。

乐曲显然开始收尾了,这也是全曲最富有传统民乐韵味却不失新鲜感的一段,很好听可惜并不太长,扬琴停手了,琵琶停手了,二胡也停手了。

只有四把三弦了,都练习得不错,没人看指挥也整齐划一,但连立新依然感情充沛地舞动双臂。

又巧妙如同巧合地,三弦的旋律进行到了第二乐章开始那六个小节的大提琴超长乐句,如果听众还对那六个小节有印象,此时一定会感叹甚至惊呼,同样的音符,完全不同的感觉,而且这种不同还那么合时宜,至少对中国听众而言,这就是最好的结尾。

四把三弦一起没啥技巧但都聚精会神地弹奏那六个小节的旋律,两个小节后,何沛媛和她旁边的年轻同事停手了,又过了两个小节,又一位演奏停手。

台上只剩下首席三弦和连立新在干活了,好在也就最后两个小节了,连立新的姿势是恨不得凑到首席面前细语,首席却根本不看只会,他只深爱自己的乐器,那么怜爱地抱着,钟情地弹奏好每一个音符。

感觉作曲家也在结尾玩了一把大道至简大音希声的感觉,从之前的山呼海啸到这会的一秒才一个音符,一切就要归于平静了。

终于,最后一个清脆的三弦音符在安静的剧场内扩散并很快消失了。连立新保持了自己最后的姿势两秒钟,然后放松了,站直了。

观众席上掌声响起,可以收工回家了,挺热烈也挺整齐的,领导们也都没端着,吴总裁拍巴掌还挺用力的。

听了两秒掌声后,连立新才转过身面朝观众,简直一脸的艺术家骄傲。

吴总裁可能也急着走,站起来鼓掌还朝后面看一眼,带的身边甚至整个观众席上的人都站起来了鼓掌。

连立新致谢动作,然后严格彩排地抬手介绍:“杨景行!”说着他自己也指挥家拍手。

这些客串观众也真配合,把掌声再热烈一些,

杨景行好笑,但是也还对台上和身后点头致意。不过别人都比他演得好,那么多前辈演奏家都能做出热爱音乐热爱艺术的享受欣悦回味神情,甚至还有对作曲家致意的。(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10603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