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一三二三章勉强】

【第一三二三章勉强】

?杨景行近五点才赶到老师家,赵一一正被两家人众星捧月雀跃着呢,见了心仪的新玩具就更欢叫,但还是记得媛媛阿姨呢?

“我们一起去接媛媛阿姨好不好?”杨景行一把抱起小丫头:“长高了!走了!”

“你等……”李迎珍收起慈爱表情:“格拉夫曼什么时候给我发个电子邮件,我还没注意,啰里啰嗦的,你看不看一眼?”

看别人信多不好,杨景行摇头:“名师交流我不看了。”

嫂子灿烂揭露婆婆:“这些天听见手机响就烦躁,累呀。”

赵兴夫补充:“真想金盆洗手不过问江湖事了。”

李迎珍也不是很不高兴:“文付江还算懂事,其他的……”

一一爷爷强调:“团长就代表了,还要怎么样?”

赵一一可能也是个急性子:“媛媛阿姨……”

杨程义还是再交代一下:“接到小何就直接过去,姨妈他们到那边了,注意安全……”

按照约定,杨景行带着一一直接回国际名园,何沛媛下班之后也书架安装得怎么样,她一手操办的事却没能站好最后一班岗,只能验收一下了。

三零六肯定又早退了,何沛媛五点一刻就给杨景行打电话问情况。这姑娘警惕性很高,还要赵一一接电话证实的确就她跟叔叔两个人在家,没埋伏。

小孩值得信任,何沛媛就没按门铃,直接出现在了敞开的琴房门口,也不打扰正在四手联弹的一大一小,笑得可灿烂地看着小姑娘,手里还有一个可爱小玩偶。

赵一一也并没被熏陶得那么艺术,跟着杨景行的动作也往旁边一撇,小姑娘就立刻停手了跳下凳子:“媛媛阿姨!”

“一一!”何沛媛简直虚伪:“好漂亮呀……”

仔细验收,何沛媛对书架还是挺满意的,唯一不爽的是又让杨景行赚了几万,尾款是杨程义结的。稍微算了一下,没个三千本书这书架都难以达到理想的视觉效果,任重道远呀,何沛媛订下目标,以后每周去一次书店。

下楼,杨景行在车窗上发现一张用很少女的胶带仔细粘贴着的信纸,折叠得可漂亮,长方形之上还有一个带细密褶皱的立体树叶形状。

何沛媛边让一一小心上车边一把从笨手笨脚的无赖手里抽了折纸艺术,顺便威慑了一眼才上车。

杨景行还做出坦坦荡荡的样子,稳稳当当上车发动引擎。

赵一一也眼尖,而且可着急:“是什么我!”

何沛媛好温柔:“我们一起看吧……”

“我要这个。”赵一一好奇的是胶带。

何沛媛仔细扯下四条胶带依次贴在一一手背上,然后再拆开信纸,看了看后告诉小姑娘:“这上面写的是小孩子要好好学习……”

“这是我……”赵一一可真是超前:“这是你。数字,日期。”

何沛媛用力点头:“对呀,我们都要好好学习,你也要好好学习,从今天开始,就是十二月八号。”

赵一一好像有点怀疑,不过心思马上还是被胶带转移了:“喔,粉红色的蝴蝶结!”

何沛媛也:“哇……”

车子出小区,一一开始捣鼓冰箱胶带玩偶后,何沛媛换语气了:“哑巴了?”

司机反应了一下:“我插不上嘴……谁说好好学习?”

何沛媛把信纸递到前面,尽量方便司机。

纸上字不多,杨景行只需要扫一眼,写着:杨哥哥,恭喜你举办了成功的音乐会,欢迎你从美国回家。你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哦。郎欣妍留。

杨景行继续开车:“是该好好学习,五年级了字还写成这样。”

何沛媛不会放过机会的:“你五年级能写成这样吗?”

这事成了一路上的主要话题,何沛媛谴责是父母失职,她可是从记事起就不断受到母亲的谆谆教导,至少也防人之心不可无:“……越好看的女生就越要小心,我绝对不会一个人去别人家里。”

杨景行可算好想了:“我说怎么那么难,不是兄弟不努力,实在姑娘太漂亮……”

何沛媛边陪着赵一一完边训斥无赖少嬉皮笑脸,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关系着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更关系着杨景行自身名誉,如果被别有用心之人发现了进行歪曲解读,想想会是什么后果!?

杨景行不光虚心接受批评,而且对女朋友言听计从,叫他怎么样就怎么样。

饭店这边是姨妈一家三口帮忙张罗的,说是不搞排场的,可毕竟这么多人就要这么大的桌子,桌子中间鲜花一大团还有“师恩如山”。一排服务员们是高度戒备状态,但还是被王老板呼来换取。

王卉比何沛媛更会哄孩子,连唱带跳地抢了一一的心,然后问:“我和她谁更漂亮?”

赵一一对答如流:“都漂亮,一样漂亮。”

本来紧张的何沛媛顿时得意了:“一一好棒!”

没过多久剩下的人就一起来了,张楚佳还带了祝小眯,她并没什么不好意思,或者就是先下手为强:“哇,葩主任,我就说嘛,果然面子变大了。”

祝小眯还热情找杨景行握手:“杨主任恭喜恭喜!”

张楚佳严正警告:“别丢我的脸!”

杨景行鼓励:“别怕,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精神上支持你。”

张楚佳已经跟何沛媛打招呼去了,祝小眯就更眯起小眼睛:“反抗,反抗……”

王老板是不管不顾地一股脑欢迎,看这像是大堂经理,但还是认得出李迎珍:“李教授,李教授……我太激动了!”

李迎珍是想客气下的,但是赵一一已经抓住她:“奶奶,奶奶!”

很注重建设祖孙关系的李教授就先不管大人了:“怎么了呀?”

赵一一好大声:“杨叔叔受批评了!”

何沛媛显然还不够了解小孩子,几乎震惊。

李迎珍配合着孙女:“因为什么事呀?”

赵一一还统计一下自己的关注度,似乎满意,就继续举报:“是媛阿姨批评他!”

这下关注度就更高了,都不是哄小孩的样子,一屋子人分明兴致盎然。

李迎珍笑了些:“为什么批评?他做错什么了?”

赵一一可实事求是的样子:“叔叔说阿姨漂亮,小事变大,没有名气,就批评他。”

杨景行急忙辩解:“一一别乱讲,我还没名气呀?媛媛阿姨是叫我从小事注意,不然没有名誉。”

赵一一想了下点头:“对,是没名誉!但是叔叔知道错了,他认错了。”

“哦!”李迎珍使劲点头:“知错就改是好孩子……”

杨程义带头,一屋子哈哈大笑起来,简直前仰后合。

赵一一还没走完程序,又叮嘱杨景行:“你要改正哟?”

杨景行连连点头:“我会努力的。”

赵一一可会做人了,再去劝何沛媛:“阿姨叔叔他改正了,原谅他吧。”

何沛媛笑得比哭还难看,勉强点头。

赵一一猛想起来了:“粉红蝴蝶结呢!?”

何沛媛连忙陪笑:“明天给你买好不好?”

张楚佳拍何沛媛肩膀鼓励葩主任:“好孩子,知错就改,棒棒的,大红花来一朵。”

杨程义简直严肃:“媛媛说得没错,都是从小事做起。”

虽然好笑,但大家还是纷纷支持何沛媛,连奶奶都叮嘱孙子:“媛媛的话要听。”

萧舒夏更是搞联盟:“媛媛别怕,敢不听跟我说!”

何沛媛还是苦着脸的,视线主要放在一一身上,委屈还幽怨。

赵兴夫似乎也觉得杨景行问题:“越往后能说这些话的人就越少了。”

张楚佳点头摇头:“我都不敢了……杨主任,以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小人不计大人过。”

亲人师长们哈哈,何沛媛嘻嘻。

杨景行伤心纳闷:“今天不是庆功吗?”

杨程义声明:“为李教授庆功,能把一个纨绔子弟勉强教育成才!”

杨景行立刻举报:“教授,说你勉强!”

李迎珍呵呵:“遇到你,再勉强不过了。”

何沛媛就咯咯着跟大家一起开心了,还原谅地抱起一一……

这顿饭吃的很是热闹开心,为了好好帮李迎珍庆功,桌子上逐渐地越来越不勉强。一一爷爷为了讨好老伴说什么五年前刚见到杨景行时认为这是老天要让李迎珍在退休前画上一个惊叹号,三年前就进一步认为杨景行会是钢琴系是浦音的希望,现在则鼓励杨景行要担起发展兴旺国家音乐文化的重任。

赵兴夫说什么软实力硬实力文化输出,别看这么一次演出似乎很快就过去了被人遗忘了,但是那些经历过现场的老外会从此对化有不一样关注度甚至会认同会喜爱,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李迎珍自己也没太谦虚,觉得学生是可以更加地放开手脚去做一些事了,她从教几十年基本上一直在学习西方追随西方,现在有西方音乐家和学者开始研究杨景行的演奏和创作了,西方钢琴家要在《杨景行奏鸣曲集》上下大功夫不然就会闹笑话,各大乐团也会较劲看谁能把杨景行钢琴协奏曲和交响曲演绎得更好,已经不再只是到中国演出时做做样子了,他们不得不重视,不然就会落后于重视了的同行。虽然目前还只是个小小的开端,但是学校上下都对将来充满了信心,从校长到各教研室到大一新生都有冲劲,而且也有成效,并且这成效不再局限于杨景行。

祝老师也顶着张楚佳的压力发表了杨景行作为领头羊的看法,说什么一头狮子带领一群羊要比一只羊带领一群狮子更厉害得多……

桌上的暴发户可喜欢听文化人音乐家讲话了,王老板简直陶醉痴迷,连连点头对对对是是是,甚至表态让杨景行缺钱就说话,责任就是一门心思搞文化。现在真不缺钱了,就缺文化呀!

杨景行也下决心:“我一定更加努力,不让教授太勉强……也让你少批评。”

何沛媛被一桌人笑得五官皱成一堆了,好委屈好无奈。

都尽量不受电话打扰,两位大老板不得不接的时候也是两句就挂掉。杨景行也有点忙,接到谭东电话的时候说正吃饭回头再聊,不过鲁林再打来时他就请假快速出门了。

鲁林似乎信号不好:“喂,喂……喂……请问是四大师吗?”

杨景行不客气:“有屁快放。”

得半个多月没联系了吧,鲁林都听不出声音来了:“你是谁?是不是四大师的秘书?”

杨景行好笑:“你谁?同学请一号秘书,同事请二号秘书……”

鲁林顿时怒骂:“你西瓜真的不要脸!兄弟,几号秘书?”

“本人,本人。”杨景行嘿嘿。

“是不是呀?”鲁林好惊讶:“四大师本人呀?老子好荣幸呀,昨天晚上打不通,今天早上打不通,中午打不通……”

“鸡毛!”杨景行怒斥:“我一直开机,也没收到信息。”

鲁林沉吟严重:“可能是移动觉得老子没资格给你打电话,自动屏蔽。”

好一阵互相讽刺之后才正经点,鲁林还是从初中同学哪儿知道杨鸡毛“为国争光”了,这个初中同学现在在浦海,不过鲁林并被告诉他四大师的电话,这烂人更没资格联络四大师。

四大师的光荣事迹可不止在初中同学或者九纯的年轻人中传播,连鲁林母亲也看了电视新闻,新闻里浦海民族乐团的团长提到了优秀的青年作曲家杨景行,以鲁林母亲对杨景行的了解,真是太不可思议。

杨景行解释:“不好意思跟你们讲,怕刺激你们,而且你们又不懂高雅艺术。”

鲁林没自尊的:“不懂我可不可以学?跟四大师本人学好不好?”

杨景行愿意帮助:“那行……”

可是鲁林的意思是择日不如撞日,就这周末。杨鸡毛居然说不行,鲁林就怒骂,又庆幸他没先跟许维他们说,不然又难以收场。

要杨景行就近选个能接待朋友的日子还真难,半个月内没指望,但他还是很诚意地表示一旦有空闲就马上组织。

鲁林叫鸡毛可别狗眼看人低,大家都忙,他也刚下班。唉,他本以为游戏公司都是一群单纯少年,混了些日子才发现真是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一样的拉帮结派一样的勾心斗角,倒卖兑换码的,开工作室的,甚至为了自己一时利益把游戏往火坑推的……

杨景行陪兄弟聊着,也关心一下鲁林跟张柔怎么样了。说起大老婆鲁林也没啥情绪起色,倒是想起小老婆,小老婆明年就毕业了,让杨景行帮忙找个工作,要求是轻松单纯,不求高薪,因为李玥家里也不缺钱。

杨景行建议:“就去你公司呀,多方便。”

鲁林多深沉多严肃一样:“不想再耽误她了……”

杨景行这个电话打了不止一刻钟,回去包厢也没人关心,饭桌上照样热闹,目前是王老板在激动讲述自己的新领悟,文化实力和制造业的关系。

何沛媛小声问一下男朋友:“说什么?”

“他们想过来玩。”杨景行没主意:“怎么办?”

何沛媛为难:“……你跟徐安再缓一天?不好!等你这么久了。”

杨景行吃菜找灵感。

何沛媛又:“叫他们周五来,不过只能玩一晚上。”

杨景行坚决否定:“就那么点二人时间,不行!”

赵一一在爷爷怀里指着对面哈哈:“讲悄悄话!”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1064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