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一三二六章读书】

【第一三二六章读书】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美女赢家最新章节!    贺宏垂依然沉稳威严,学生喊报告时他也不没给笑脸,还是当初严厉批改作业的风采:“进来。”    “教授。”杨景行也想求个高分:“您感冒了?”    “好了。”贺宏垂咳了一声,似乎觉得学生多事:“谁告诉你的?”    “跟师母说话了。”杨景行转告:“怪您没好好休息。”    贺宏垂当然知道老婆正跟学生母亲在一起,但他不太关心而且有点鄙视这事:“你也逛商场?”    “打电话说的。”杨景行摇头解释:“我早上就过来了,开个会见见校长到现在,办公室真是好混时间。”    贺宏垂又像是有情报的:“门不停宾是吧?。”    “都热闹到钢琴系去了。”杨景行不要脸:“明年您也在这边给我弄间办公室。”    “我没这个权力。”贺宏垂直视正告学生:“你也不要这么大架子……”    贺宏垂嘴上虽然不再独钟于作曲系,但工作并没耽误,对纽约的情况也差不多是了如指掌,包括民族乐团的一系列后续活动甚至这周末回国后的打算。    杨景行正要找机会申请呢,央视记者不是要在民族乐团下次赴纽约演出的时候搞跟踪拍摄做专题节目么,记者是想国内国外结合起来,国内方面想让观众多了解一下音乐学院,需要一个有影响力的权威的发言人……不过杨景行还是知道轻重的:“我没敢答应她,先问问您。”    贺宏垂问:“你自己呢?”    杨景行解释:“您才有资格全面介绍,多方面的。我的想法是把您和校长访问柯蒂斯的时间跟演出的时间安排在一次,这样一个巧合……”    嗯,可以可以,这就不是个人名利了,贺宏垂愿意考虑,不过来不及立刻商议细节,因为要去迎接客人。    研究生的什么人文实践活动,请了同济大学的副校长来院讲座,搞建筑的,世博园的总设计师,热爱音乐还拉得一手好大提琴……    杨景行本不敢去蹭研究生的活动,奈何官大一级压死人,副校长的话他一个聘任小主任不得不听……    知名学府的副校长是很有水平的,对“建筑是凝固的音乐”这句话做了深刻精彩的阐释,听讲座的研究生们获益良多,但也不耽误他们杨主任长杨主任短地嘲笑师弟。    成就斐然的客人就客气多的,都没看不起杨景行父亲从事的所谓“建筑行业”。似乎是台上没尽兴,台下有了新灵感必须得发挥出来,客人认为关于“走出去”这事,国内建筑行业的优秀同仁就要比音乐家们领先一步,可谓全球开花,应该是有经验值得音乐家借鉴的。    斗胆推脱了晚饭安排,杨景行朝民族乐团出发时已经五点过半。之前的短信肯定是不够的,赶快再打电话向女朋友道歉。    何沛媛是例假完了心情好吧,居然没怎么生气,也不需要男朋友明天补过,因为明天三零六要体检,齐团长决定变相放假一天,而体检其实可以周末再去。    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明天上午亲人们也要回家了,杨景行真是迫不及待了。    在半路上跟女朋友接上头后杨景行还得快马加鞭去接母亲,认真开着车还要仔细应对何沛媛关于“顾问没能如约出现造成的重大影响”的瞎编乱造。    萧舒夏跟好朋友真是依依不舍,还没逛够买够,而副校长夫人对何沛媛更是没完没了,非得要姑娘答应什么时候去家里玩。    终于痛下决心后,萧舒夏拉着何沛媛上车后座,跟姑娘探讨大事:“丁老会不会见怪?”    何沛媛严肃对待:“他学校有事耽误了,没关系,丁老不会怪。同济的副校长……”    杨景行当个好司机,偶尔回话就可以了。    丁桑鹏这个冬天的状态似乎比去年还好一些,身体至少没变差,胃口顶呱呱。坐了两大桌的两大家人开心地商量着明年春暖花开之后再去九纯玩,肯定更开心的,因为人员齐备了。何沛媛都没敢当面拒绝,背后再跟无赖算账。    何沛媛中午就跟杨景行讲清楚了的,他今晚的任务是好好陪家人,她自己早点回家。可家人当然是向着杨景行的,从丁家出来的时候虽然已经九点过,但萧舒云萧舒夏和王卉还是立刻团结起来威逼利诱何沛媛再去家里坐一坐聊一聊,嘴上说是多陪奶奶一会。    王老板早就发现了琴房的三弦,说着无心听者有意,大家都想听何沛媛弹一曲。杨景行就两头讨好,跟女朋友合作一首。    听了钢琴三弦合作的一曲《绕指柔》后,亲人们简直变得热爱音乐了。何沛媛也大方了,她觉得吉他和三弦对这首曲子的合奏别有韵味,于是再来一遍。    王卉追问曲子的来历,何沛媛说没啥来由,就是杨景行以前随便创作的一首小品。    近十一点后又开始讨价还价,最后各退一步,杨景行送女朋友出小区打车。出了家门后这两个人又开始斤斤计较,何沛媛的计划是明天等男朋友家人走了之后就去书店泡上一整天。杨景行以前只是不看书,现在则要跟书结仇了,血海深仇。为了缓和男朋友跟书本的关系,何沛媛伟大地牺牲了自己。    星期五早上十点不到,杨景行就给女朋友打电话,态度转变得可积极了:“走呀走呀,买书去!”    何沛媛也转变:“这么早?都走了?”    杨景行居然想着早去书店早回家,可把何沛媛气坏了。    书城很大,不过人不多。何沛媛挺惋惜的,觉得是现在的人不读书了,回想她小时候,书店里席地而坐读得津津有味的可是成排成行。    何沛媛还在本子上列了几页书单,密密麻麻手抄两百多个书名,都是她这几天搜集总结的,很多的古今中外文学名著,也有不少姑娘自己看不下去但是认为男人应该好好读的诸如君主论、文明的冲突之类。    杨景行坚持多买点女生爱看的,但是也不能太吸引人以至于抢夺自己的家庭地位。    在书的海洋里徜徉,何沛媛正经教育男朋友:“……都是对智者毕生思想和才华的精炼总结,他们一生的智慧和研究结晶,你只需要用一个星期半个月就能获得,是这个世界上最划算的事!”    “我不需要他们的智慧。”杨景行很不屑:“亏都亏死了还划算,跟媛媛亲热我能获得那么那么多的幸福和满足,看书能得个屁呀?能给我半点快乐吗?”    何沛媛可不准无赖侮辱智慧和知识:“……如果你和我都是空洞的人,只能聊吃喝拉撒睡,还有快乐可言吗?”    杨景行受启发:“如果我多读书你会不会就更爱我?”    一不小心逛进了个什么区域,各种励志书籍好多成功学什么的,杨景行更不屑了,说峨洋就有员工桌子上摆着这样的书,他不但不会刮目相看甚至会有负面印象。    无赖的这个观点何沛媛还能基本认同,成功是没有捷径的,但是同样的书对你而言没意义,其他人却有可能从中获得东西,渴望成功也是没有错的。    聊起峨洋的那些员工,跟何沛媛的想象还蛮多出入,那些没什么职场经历的毕业生时不时弄一些可笑的办公室矛盾,有点类似刘苗所说的女生寝室纠纷。男员工虽然度大协一些也有他们的问题,出现过不尊重女同事的现象,青兮到公司的影响也超过庞惜的预计。杨景行当然不会过问这些事,庞惜和赵程迪王成川他们也基本能管理好这群年轻人。    何沛媛很气愤无赖居然怪自己无限拔高了他的阈值,但她还会想找机会看看这个青兮。    杨景行居然抗命:“你不能再去了,上次就那么惊鸿一瞥至今余波未平。”    何沛媛记得:“上次又没多少人在。”    “所以其他人更好奇。”杨景行都怕怕的:“都不相信能有这么国色天香的美女。”    何沛媛才不信:“如歌有我们的照片,视频。”    杨景行自豪:“真人比照片好看一百倍,一千倍!”    何沛媛观察着男朋友:“但是你的眼光跟一般人不一样。”    杨景行点头:“我认为是一万倍!”    何沛媛哼,信誓旦旦:“我在你眼中肯定是那种……庸脂俗粉。”    杨景行威胁:“骂我女朋友,生气了啊!”    “本来就是!”何沛媛临危不惧:“反正你跟别人不一样。”    杨景行理所当然:“当然不一样,我是你男人。”    “我是说刚开始。”何沛媛有点幽怨:“……一点特别都没有。”    杨景行还是有廉耻的:“我总不能一来就美女做我女朋友吧?”    “不是。”何沛媛好像也不是生气,看着男朋友难以启齿似乎是羞涩地细声了:“我感觉得到,能看出来。”    杨景行好奇:“什么感觉?”    何沛媛犹豫:“……不说了!”    杨景行怎么会放过呢,急得抓耳挠腮苦苦哀求又威逼恐吓。    何沛媛尝试简洁敷衍:“一般男生……会看我。”    “我也看。”    “不是你那种看……”    何沛媛呀何沛媛,还以为她多单纯,原来隐藏得真深,她甚至都给同龄男生分门别类了,一种是只敢远处看看她的,一种是鼓起勇气搭话的。主动搭话的那些男生大多会强作镇定显得并不是看中了姑娘的美貌,有少部分男生则明显紧张甚至慌乱。    何沛媛还记得不少例子,比如原来打工的时候遇到两个大学生模样男生,在她前面来来回回路过好几趟后其中一个终于走近点问“这是什么”,然后就盯着她手里的三弦死看,也不知道是看些什么,再也没话说,偶尔抬视线飞速瞟一眼,然后就走了,脸涨得通红还要做出昂首阔步的样子。    浦音的男生也没多不一样,连“三号”也通过好多次的接触之后才能跟何沛媛正常平等交流,所以何沛媛当初主要的感动点之一就是三号能锲而不舍不断地客服困难。但是扪心自问何沛媛觉得自己是毫无架子的,从来不自持美貌,最多算女生普遍的矜持,可也就是这个原因导致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比如某次二号和三号一起等她出现……身边的那些玩笑在何沛媛看来几乎全是讽刺嘲笑。    本来是羞于启齿但也有点小骄傲的事,姑娘说着说着却因为丰富的想象力而变得惆怅了:“……肯定有人说我就是要想钓大鱼!”    杨景行也不敢再笑女朋友的不单纯了:“任何好事都可以有龌龊恶毒的说法,这种人毕竟是少数,而且根本影响不到我们。”    何沛媛明白的:“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真的好大……我不想成那种人,所以多读书!”    杨景行可算明白了:“哦,说了这么多就是要我读书。我也不坏呀?”    何沛媛嘻嘻,观察这男朋友:“可以变得更好啊……我妈昨天又跟我说,叫我别得意忘形。”    杨景行惊讶:“得意什么?”    何沛媛也挺想不通的:“不要以为……是你的女朋友就怎么样了,我还是我自己。”    杨景行好笑:“你妈应该叫你别自卑别自暴自弃。”    何沛媛咯咯乐:“所以我要多读书……老公,有个说法你觉得有道理吗?”    这个说法就是狗的智商是多少,普通人的智商是多少,聪明人的智商能达到多少,所以在聪明人眼中的普通人就是普通人严重的狗。    杨景行气愤不过:“编出这种话的人才是蠢呢……”    何沛媛担心:“可是就是有那么大差距呀?”    杨景行觉得根本是计量单位搞错了,他认为应该在前面再加一位数,普通人的智商是一千零几十,聪明人也就一千一吧,一点点差别……    是不是为智慧和知识包围后人的思想也纯洁了,两个人边找书边聊的全是健康话题,从见面到买了十几本书后去吃午饭然后继续买,除了牵手连个嘴都没亲。    下午四点多才从书城出来,收获了一百二十多本书,超过三分之一不是书单上面的,还有一本《杨景行钢琴奏鸣曲集》,真是撞大运了。    回到国际名园,何沛媛都同情起把三大捆书抱上楼的无赖了:“休息会再摆……啊,累死了。”    杨景行提议:“洗个澡吧。”    何沛媛瞥眼含笑警惕:“想干嘛?”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10643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