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一三五五章弱女子】

【第一三五五章弱女子】

按照女朋友的严厉规定,二号上午杨景行过了九点才敢打电话,并且保证刚起床还得好一会才能出门,真的是三点不到就睡了。m.x何沛媛变本加厉,要求男朋友先喝蜂蜜水吃水果再补早餐,那蠢哑铃早该扔了,虽说生命在于运动但也不能过犹不及,还不如跑步机呢。于是今天的任务又多了一项,去弄个跑步机,那么杨景行就得穿运动鞋出门,衣服当然也得搭配搭配。    见了面,杨景行被蓝白运动套装的女朋友惊喜得移不开眼,何沛媛却没怎么在意男朋友的尽力而为,她第一时间关心的是手机,检查男朋友有没有完成照片视频拍摄任务。手机里最新一张照片拍摄于零点二十分,夜宵店里的全景,人不少气氛似乎也活跃。可是整个场景也就这一张汇报资料,何沛媛都不知道:“你坐哪桌?”    杨景行没跟领导层共商大事,更不可能集中全公司美女,他昨晚听技术员们吹牛去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程序员们也有他们的偶像,有好多他们讲起来就向往不已的传奇故事,还有大到对行业的思考小到对公司的看法和建议。虽然杨景行听不懂,但他相信程序员对那些精彩代码所包含的技术和思维的欣赏不亚于音乐人对大师绝妙乐段的崇拜。    技术好的能用几行代码实现别人几十行的功能,思维好的能处理别人无处下手毫无头绪的,何沛媛就能大概的地想象了:“就好比有些曲子两个小节前奏技能抓住人,有些曲子看完也不知所云。”    杨景行觉得也不能这么比,技术方面的优劣不存在感性判断,没有什么审美差异,刘轩现在就是公司毋庸置疑的领头羊,这样的人才能立竿见影地起效,而所谓的天才作曲家杨景行混了这几年在也还被不少声音质疑呢,刘轩可还算不上天才。杨景行也很渴望人才甚至天才,面临毕业季,他都有去顶级学府搞校招的妄想了。    “当然可以,如歌也不算小了。”何沛媛支持着把照片划拉回第一张:“就用美人计,哪个是青兮的?”    这怎么看得清楚,不过杨景行也不记得其他的有没有拍到青兮了,继续往后面看吧。    何沛媛对美人计充满期待,可惜这手机小照片也拍得很不好,就没几张看得清相貌的近景,何沛媛很不容易才发现一个疑似的:“是不是她?”    司机瞄一眼了摇头:“不是,这个叫李琬若,做策划的。”    也挺好看呀,何沛媛得详细了解一下,可惜杨景行这老板当得失败,都不知道员工有没有男朋友,如果有男朋友就不好使美人计的。对呀,还有美男计呀,何沛媛发现了让她兴奋的,打听之仔细让杨景行决定明天就开除。    终于,还是在一张八点多的攻坚照中发现了一个不太清晰的侧脸,何沛媛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虽然评价是跟如歌网上的照片不太像。    杨景行也看看自己拍的东西,唉,真是对不起赵程迪呀,不过也怪她自己,一米六的身高吧,有个外号叫打铃,其实可能还不止一百二。    何沛媛很气愤,怎么能给女孩子起这么难听的外号?老板怎么也不管一管?何沛媛还决定今天中午去吃斋菜,晚饭水果代替,还得跑个几公里……    把十几张照片和几段视频仔细过了一遍后,何沛媛就差不多能去峨洋干个人事专员了,她建议老板还是尽量招一两个女技术员,不然分部全是一群宅男面面相觑,难免影响工作积极性。当然了,这个度得把握好,要防范一些很可能的歪风邪气。对了,为了表示对员工的关心,是不是也可以在公司摆两台跑步机,也花不了多少钱。    到专卖店看看,普通跑步机是不贵,可是最高速度也就十六,杨景行跟走路一样完全没感觉啊,虽然女朋友已经在提醒慢点了。    销售员就好眼光,早就看出来这位先生是个运动健将,于是推荐最快的商用型号,速度能达到二十四公里每小时,比一万米的世界纪录还快,现在购买打九折还送豪华礼包呢。    杨景行再试试,边跑边自己加速,手指按键跟小鸡啄米一样。机器速度超过二十后,销售嘴皮子上功夫好像就不是那么扎实精炼了,或者是不干打扰顾着。何沛媛就不一样了,够了,太快了,停,停呀!    身为健将,杨景行还是试了半分钟的最高速才慢下来,气不喘地表示还行,勉强够用。何沛媛简直惊魂未定,强烈怀疑数字出问题了,这样子跑半小时还不累死人呀?不行不行!    销售就得详细介绍了,速度反而不是这款跑步机能成为专业的主要理由……    几乎在预算基础上加了个零,何沛媛决定“那就这个吧”的时候倒还显得轻松,但是回头就后悔怀疑,真的值吗?这价钱现在对杨景行而言也算笔巨款了,该多走两家再对比一下的,四零二的时间也还没宝贵到不值得弯腰捡钱。    杨景行会找借口:“激励一下,身体好了工作好,良性循环。”    何沛媛还是有点心疼,其实也就多了个吹风功能吧,自己买个落地扇才多少钱,这姑娘犹疑着又突然嘻嘻一笑:“你跟你爸说……”    杨景行嘿嘿:“你说吧,他肯定二话不说。”    何沛媛咦嘻嘻娇羞毒打无赖,居然算计到自己头上了:“……有本事你去跟我妈说你想吃什么!”    杨景行可是义字当先:“行,想吃什么我去帮你说。”    何沛媛还真吧唧嘴:“大闸蟹,红烧河鳗……烤麸。”    杨景行也流口水:“加个汤,腌笃鲜,哎呀跑饿了。”    何沛媛笑着笑着就变白眼了:“想得美……你真的去吃饭,我妈要累坏。”    杨景行谦虚:“我哪有那么饭桶,多煮两碗米而已。”    “老公……”何沛媛重新挽上男朋友手臂,换个话题:“你见过排场最大的人是谁?明星、音乐家、富人,所有的。”    杨景行想了一下:“你这么一问,好像还没见过什么大人物,孟建位也没什么排场。”    何沛媛都知道:“那是没让你看见,音乐厅提前一个星期做安防……希拉里有没有?”    杨景行摇头:“没发现,他们能排场个什么?鱼子鹅肝比得过大闸蟹吗?”    “不是说吃的。”何沛媛记得:“佟蕾不是有四五个助手?”    杨景行笑:“她是有点喜欢搞场面。”    何沛媛改变观念了:“不一定都是为了场面,肯定可以帮她节约时间增加效率,还有营养师、健身教练、私人医生、形象顾问、财务顾问,各种!程瑶瑶肯定也有。”    杨景行摇头:“不知道,她对这个有点讳莫如深,本身就偏亲民路线。”    何沛媛还知道:“安馨都有艺术助理。”    杨景行更清楚:“就是跟演出商沟通一下,什么艺术助理。昨天瞄了下书,学会一个词叫沟通成本,有点感受。”    了解了下什么沟通成本后,何沛媛打击:“总比有些人好,签个合同……买个跑步机都要自己来讨价还价,不是成本?”    杨景行反以为荣:“我乐意,跟我老婆用的东西。”    何沛媛嫌弃的表情又埋怨:“那你不考虑考虑我的感受?”    杨景行观察女朋友:“什么感受?”    何沛媛惆怅幽怨看前路:“……压力有点大?”也有点像倾诉。    杨景行更好奇了:“什么压力?”    何沛媛又低头显示出沉重:“我一个弱女子……凭什么要我对音乐艺术的发展负责。”    杨景行这次真的震惊了,他看着女朋友:“你,你,你……”    何沛媛必定是受了太长时间的大委屈,已经扛不住了,突然就一个转身,努力把几乎全面崩溃的脸蛋自己挽着的那支胳膊里藏,得深藏,紧贴上了还往里钻,下面还小碎步跺起脚来。    杨景行没太看清楚,焦急地掰女朋友的肩膀了:“怎么了?看看,让我看看。”    何沛媛坚毅地隐藏自己的另一面,遇强则强,在这大街上不顾形象地跳着脚死死箍住了男朋友,真有点力气呢。    杨景行可是个健将,没几下就蛮横地一手箍抱住了女朋友纤弱的双肩,另一只手则捏住了姑娘的下巴。    上是敌不过了,但是何沛媛的精神却再一次刚毅,当脸蛋被强硬地掰过去面对无赖,虽然两片红唇都捏得圆圆地哦了起来没有动弹余地,但是姑娘依然可以从自己唯一还能表达情绪的双眼中放射出不屈傲骨,甚至有明显的笑意。    杨景行凝视着姑娘,好像知道自己胜之不武,慢慢松手了,改而用手指轻捏女朋友的下巴尖换心理战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该你负责。”    何沛媛扭头:“没能力。”    杨景行鼓励:“拿出点担当来,除了你我心中没有第二人选。”    何沛媛依然别着脸,视线斜回无赖眼睛中,善意提醒:“还有……”    杨景行不要脸:“以前的都失败了,你可是临危受命身挑重担,不要辜负一片厚望……”    何沛媛要呕吐了。    大庭广众的很引人注目,杨景行松开了女朋友,可还是很感叹心有余悸的样子:“……那就说定了,你负责。”    何沛媛想收回:“不算……例假情绪不好乱讲的。”简直可怜巴巴。    杨景行顿时苦恼了:“本来很讨厌你大姨妈,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朋友,我郑重向她道歉,很痛心,错怪她这么久。”    “少肉麻。”何沛媛笑吟吟:“才不是你朋友……我就是想试试像你这么肉麻会怎么样,唉,原来肉麻也需要天赋,我已经这么这么努力了,还是望尘莫及。”    “你可别谦虚。”杨景行很诚恳:“你这就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自愧弗如,真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媛媛给我上了一课,刻骨铭心。”    何沛媛好像又不介意:“真的吗?”    杨景行点头。    何沛媛就再次不开心了:“那我真的有压力嘛,时时刻刻都要想着我是你女朋友,还好你不是那种张扬的……”    杨景行气:“还要想呀?不想就忘记了?”    何沛媛哼:“忘记了才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说什么说什么。”大街上就摇摆起来。    杨景行郑重起来:“真是听君一席话,我以后也要负起责任,也要时时刻刻想着自己是媛媛的男朋友……”    何沛媛问:“什么责任?”    杨景行昂首挺胸:“对美的责任,音乐要发展,美更要发展,要让大家知道美有美报,要让社会建立正确的审美观。”    两个人对视,然后一起呕吐,手都不牵了,离对方远点……    真是太离谱了太没底线了,赶快转移下注意力吧,可是男朋友今天可严重超支了,何沛媛自己也不想花钱了。上次买的玩雪装备也算浪费了,能不能退货呀?那可相当于何沛媛的年终奖,真不该买那么贵的。    何沛媛明显想炫耀:“你猜我卡里现在有多少。”    杨景行估摸下:“十万?”    何沛媛气得鼻子喷气:“哪有那么多!去年的都借给我爸妈了。”    杨景行可有情报:“去年齐清诺和王蕊去你家吃饭的时候还没发年终呀。”    何沛媛顿时警觉:“你怎么知道?”    杨景行面不改色:“王蕊跟我提过,说你大姨给你介绍男朋友,听得我酸溜溜的。”    何沛媛咦嘻嘻:“骗鬼……”    实情是当时又是姐姐帮忙再借给范雅丽十万,让何沛媛把“欠领导的钱”还了,不过这十万也是马上就还给大姨了,其中就有何沛媛零九年的年终奖。何沛媛现在只有三万块积蓄,但是今年年终的各个项目加起来应该有个四五万。重点是何沛媛父母的说法是他们一共欠女儿八万块,准备在这个年底清账。何沛媛的想法是:“我只给自己凑够十二万就行了,其他的就当给我爸买车了,本来也是买给我的,你觉得呢?”    杨景行很感慨:“跟媛媛比起来,我还是啃老族,惭愧,惭愧呀。”    人有钱了就有底气,何沛媛声音都大了:“就算你一天两万吧,买你一个星期,什么都不干只准陪我!”    杨景行哼:“然后我是你的,所以卖我的钱也是你的,可以呀。”    何沛媛嘿嘿着伤感:“本来好期待去看雪的……”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10648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