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一三六一章极个别人】

【第一三六一章极个别人】

民族乐团的随演工作人员也知道今晚的成功并不能抵消三零六的沉重心情,找齐团长汇报设备装车完毕可以回单位时都是小心翼翼的,并且提出建议让演员们都早点回家休息为好,其他的事不用操心。    齐清诺的决定是要回单位开车就跟一起回,其他人就地解散,总结什么的放在星期二去吧。    女生们都义气地要陪团长回乐团,连何沛媛也上了大巴,杨景行只能开车尾随。    到民族乐团已经近十一点,院子里挺安静,女生们下车后也没变热闹,气氛低迷得像演出砸锅了。    顾问还是规规矩矩停车,何沛媛居然朝男朋友迎上去,还是很关切的眼神:“刚刚问瞎子,她都不记得了,真的是即兴。我们想拼一下能不能还原,你记得多少?”    杨景行问:“还原干什么?”    “对她很重要!”何沛媛跟狗屁不通的男人解释:“如果她真的结婚就用这个当礼物,永远不演出,我们都想过了,到底记不记得!?”    杨景行点头:“差不多。”    何沛媛才稍微放松神情,回头朝伙伴们快步走去:“应该没问题。”    女生们也没什么惊喜,就王蕊给个面子:“我就知道阿怪!”    上楼后,女生们先挺仪式感地商量着把今晚的重大意义礼物在休息室摆放好,然后再到办公室准备围观顾问打谱,开的是团长的电脑。    何沛媛挪椅子坐到男朋友右手边,略警告语气:“你说记得的啊!”    杨景行问:“准备改编?”    何沛媛嗯:“老齐。”    杨景行又问:“她自己呢?”    齐清诺好像已经有想法:“当然要上……密码一二三四五六。”    女生们倒是分别记得一些长短乐句,要拼凑个大概应该不难的,只是奇怪刘思蔓说她自己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大家分析瞎子当时可能处于一种大多数演奏家都没经历过的极限状态。    打开了打谱软件,顾问就变成了打字员,超级熟练使用快捷键,不仅不用女生们帮助和提醒,打谱效率甚至让大家的回忆验证速度都跟不上。    邵芳洁都惊呼起来了:“对对对,就是,没错!”    何沛媛怀疑:“真的吗?”    齐清诺在顾问左边盯着屏幕看,似乎在构思,耳边头发垂下来已经长过下巴一截了。    随着电脑屏幕上的逐渐呈现,女生们庆幸顾问的记忆力之外更多是对刘副团长刮目相看,好多精彩的乐思,虽然整体而言可能有点松散凌乱……改编的时候要不要润色一下?顾问认为呢?    杨景行专心打谱,齐清诺有决定:“不改。”    大家顿时一条心,不改最好。    何沛媛又挑刺男朋友:“波音别打记法,打奏法。”    主要因为标杆的挑剔,顾问用了十来分钟时间才完成百多个小节的乐谱,作曲署名刘思蔓,还有日期,打印十份。    女生们拿谱子并不是为了挑错,更多是感受和欣赏,不过也没人为难邵芳洁叫她来一遍。时间不早了,齐清诺布置了个都尝试从自己的声部呼应刘思蔓的任务就解散吧。    可能是终于能为朋友做点什么了,大伙的情绪稍微好了些。于菲菲没拒绝何沛媛的邀请,坐坐顾问的顺风车。    几分钟的车程,话题不变。于菲菲透漏自己通过张毅捷的教培中心前后带过六个学生了,从最开始五十块八十块一个课时到现在两百甚至更高,虽然私下的接触不多,但于菲菲还是比较了解张毅捷一直以来的艰难和努力,这其中的确有来自女朋友的压力,甚至是刘思蔓主动给张毅捷的。    何沛媛也分析,从刘思蔓的自我要求来看做她的男朋友应该不会很轻松,但是刘思蔓为了这个而自责也说不过去,只怪造化弄人。    于菲菲住的公寓从外面看上去条件还不错,不过何沛媛还是想着是不是该送伙伴上楼以确保安全。于菲菲给朋友看看自己包里的秘密,是邵芳洁赠送的,说是属于攻击型喷雾,威力强大得非常小心使用。不过于菲菲在这边住了了这么长时间,喷雾都过期一瓶了,并没遇到过什么让她警觉起来的情况。    跟朋友再见后,何沛媛就感叹起其实安全和健康差不多,就是怕个万一,她也想让杨景行酣畅淋漓地吃烧烤喝大酒,可是……    杨景行恍然大悟:“这么一说我就全理解了,就跟我不让媛媛走夜路一样的。”    “知道就好……”何沛媛的表情语气都欣慰,但也不能便宜了无赖:“但是我自己有安全意识,你的健康意识还很不够。”    杨景行也不能举手投降:“但是你的风险系数高更让我牵肠挂肚呀。”    何沛媛嘴角甜蜜蜜地摆出吵架姿势:“你才风险高……终于明白了,难怪念念不忘呢。”    杨景行想起来:“给柳明秋打个电话吧。”    应该的,不过何沛媛得先问清楚男朋友都和自己师姐聊了些什么?柳明秋的男朋友什么样?两个人之间什么状态?对杨景行又是什么态度?    杨景行总结:“都比较客气。”    何沛媛又耐心了:“怎么客气?具体表现。”    杨景行觉得正常:“毕竟不熟,把我当天才多过当朋友。”    何沛媛顿时严重怀疑眼神:“……肯定是你跟我世界摆架子了。”    杨景行恨不得跪下去:“借我两个胆子。”    何沛媛略满意,马上又嫌弃表情:“那知道你是水货主任吗?”    杨景行回忆一下摇头:“好像不知道,我也没找到机会自我介绍。”    何沛媛极度嫌弃,再担心:“万一,万一中的万一,如果想走后门怎么办?”    杨景行好惊喜:“那就太好了,一直想过把瘾一直没机会,谢谢媛媛。”    何沛媛被气笑了:“说真的,我想来想去……开书场的,很可能家里亲戚小孩就走的这条路。”    杨景行等不及了:“把你当朋友才找你帮忙嘛,就算帮不上我们也该热情周到。”    何沛媛却不那么欢喜:“脑袋累……告诉你件事。”    杨景行兴奋:“又有秘密分享?”    何沛媛嫌弃:“不是……我妈一个朋友,很一般一年讲几次话那种,她女儿比我大好几岁,脖子腰上都是纹身……”    杨景行鼓励一下似乎不想继续说下去的女朋友:“怎么呢?”    何沛媛简直憋屈:“就是三十一号,她妈送我妈两瓶保健品,反正讲来讲去最后就是叫我带她女儿一起玩,给她介绍男朋友,我妈要被气死了。”    杨景行还惊喜:“搞音乐的男人要翻身了?”    何沛媛打击:“如果不开这个车你再看看!我妈都叫我别跟你讲。”    杨景行还是理解成:“怕我骄傲?”    何沛媛正色厉声:“那种女人!觉得你跟她同一个档次你很骄傲?哦,男朋友都是玩来的!?”    “你以为呢?”杨景行也有脾气:“难道每个男朋友都得一而再再而三被拒绝跟西天取经一样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你这是典型的饱汉不知饿汉饥,都像你这样多少女生得打光棍,可别害人了。”    无赖完全不讲道理呀,何沛媛都不知从何下手了:“……打光棍呗,看谁着急!”    杨景行气哼哼:“仗势欺人!别人是为富不仁,你就是为美不仁,恶劣。”    何沛媛浑身的轻蔑和得意,掏出手机来瞟瞟眼:“请你安静。”    杨景行就只敢嘀咕了:“算你识相还是答应我了,不然跟你没完……”    何沛媛扭一边去昂着头颅打电话:“喂……谢谢……没有,只是弹得比较熟……哎呀你太过奖了……少数听众,好玩,不是认真的……没有……很一般,我自己知道……我刚忙完,你们休息没……不是……还在路上……对,他没事……不是,他还去虹口有点事,顺路……对了,今天不好意思啊……不会吧……”    看样子,何沛媛怎么一跟师姐讲起电话来就被动了,话题和节奏似乎完全被对方掌握,这姑娘经常是听了好久后只讲出几个字就又要跟随对方的新思路,完全没了刚才为美不仁的气势。    女朋友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在求助了,杨景行就先放下情侣恩怨:“行了,不早了,明天早点见面再聊嘛。”    何沛媛却要跟电话那头解释:“不是,怕耽误你们休息……我们习惯了,今天算早的了……也是哦,都一样……还好啦……好……你们早点休息……明天见……好的,拜拜。”    女朋友电话刚放下,杨景行就开始找不痛快:“我怎么不知道我还要去虹口?”    何沛媛嘻嘻着逃避问题:“我觉得她有点变了……”    人总是会变的嘛,何况以前也不算多么了解,何沛媛本来以为柳明秋会对返场的情况很很敏感很有兴趣的,谁知道师姐似乎根本没看出什么来。    说起返场,三零六本来计划来个《让我们荡起双桨》甚至《魂斗罗》,是蔡菲旋突发奇想强烈要求《燃烧》和《梦不醒》,情绪激动态度激烈得让大家措手不及,再加上年晴还站出来支持竹竿,于是就仓促上马。不过还好,虽然蔡菲旋唱得不怎么样,但是何沛媛当时也的的确确感动了,蔡菲旋的眼泪是真诚的,刘思蔓的即兴更是让琴弦炙热。    至于蔡菲旋是不是对汤启发还有感情,或者是不是受到了刘思蔓毅然要跟张毅捷结婚的态度的刺激……一八卦起来,何沛媛的思路就很开阔:“如果汤启发突然那样了,她会怎么想?”    杨景行猜想:“应该不至于像瞎子这样吧。”    何沛媛但愿如此,她甚至认为即便汤启华也绝症了,蔡菲旋最多也只能是普通朋友一般地关心一句,探望都免了,毕竟是那样严重伤害过她的烂男人。何沛媛更愿意相信蔡菲旋的情绪和眼泪是为了她自己的青春,最宝贵的青春所托非人落得一场空:“……你们根本不会理解。”    杨景行沉默不抵抗。    何沛媛看看男朋友:“……你比那种烂人总好一点。”    杨景行还嘿呢。    何沛媛又鼓励的表情:“打谱打得很开心吧?”    杨景行奇怪:“很沉重。”    何沛媛想说不想说的:“……你跟齐清诺距离最近的时候只有这么点,脸跟脸!”比划了一拃的宽度。    杨景行面不改色的不以为然:“亏你,干脆说碰上了。”    何沛媛叫嚣:“就是!这么远!”还缩短一点。    杨景行有点担心了:“真的呀?我没注意,全在谱子上。”    何沛媛不高兴的样子:“反正你们以后不准一起坐,不准靠那么近!”    杨景行嘿嘿:“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媛媛在那种时候……”    “那种时候怎么了?”何沛媛的气势并不是很足:“难道你们贴在一起了我也视若无睹?还平时我早……还像现在这么便宜你?”    杨景行兴奋:“有什么便宜吗?”    何沛媛气得捶胸顿足:“好意思说我?自己满脑子流氓思想……”    虽然挺晚的了,杨景行还是上楼到女朋友家坐了几分钟,跟家长汇报了音乐会的可喜成功,也聊起张毅捷的情况,长辈依然惋惜。    何沛媛今天是挺累的了,真得早点睡,男朋友到家的时候她都万事俱备只等进浴室了,也命令杨景行速战速决。    杨景行答应得好呢,可是挂了电话后就是上网。难怪谭东在之前的短信里那么一惊一乍的呢说什么“有钱捡也不去浦海”呢,零三三班的校友录里,陶萌无视了同学们对四零二大作曲家真真假假的呼声,在莫媞媞要杨景行来一场演奏会的提议下,班长回复:这次是我个人组织的朋友同学聚会,本班极个别人不在邀请名单之列。    不过不同于班长这些天比较热情积极的其他发言或者回帖,陶萌这个不点名的对“个别人”的表态完全被零三三班的同学无视了,没人附和没人疑问没人八卦。大家对聚会还是挺热心的,看班长列出来的名单,有二十多位同学已经准备荣幸赴约,不能参加的也大多表达了遗憾和思念,连有些常年不露面也不太被记起的同学都现身感谢了班长的盛情邀请。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1065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