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一百五十四章吃醋】

【第一百五十四章吃醋】

形式上是两个教授给学生上课,其实是讨论。对和声学有很深刻研究的龚晓玲尤其能说会道,引经据典地让齐清诺和杨景行听得着迷。

古典音乐的配器与和声中有大量的公式,是作曲系的学生要努力去掌握的,可这些公式在杨景行这里就不受欢迎了。几件民乐乐器加上电子乐,想要做出足够的新意,一味套用老公式老法则是不行的。

贺宏垂和龚晓玲的眼光都是犀利的,发了了总谱中二胡当主角的部分那一段很丰富饱满,杨景行画的绿线红线也很少,所以就从这里为切入口分析杨景行的意图,并说他的尝试是成功的。齐清诺也挑出的好几处地方,说那些她喜欢,那些她不太赞同,她对织体这一概念有比较深刻的认识理解。

贺宏垂又问杨景行对三零六的看法。杨景行说三零六再音色上其实是丰富的,只要编曲够好,是能发出光彩的。交响乐有它宏大的魅力,四重总也有精致的感染力啊。

很快的双排键和电钢琴都派上了用场,开始检验杨景行已有的或者补充他还欠缺的。不过贺宏垂和龚晓玲只是建议提点,没有指示。

齐清诺也不谦虚,在杨景行给她留出的合成器空间上已经有了很多想法,而且在她电脑中的谱子上也做了许多标注。而且她对电吉他的理解看起来也比杨景行好不少。

感觉在讨论的时候,齐清诺甚至比杨景行这个作者都更加充满灵感和热情,不少想法都得到了一致赞同。两个教授都发现齐清诺敢于对杨景行提出质疑,杨景行也乐于接受。

整个上午只是去上了两次厕所,其他时间都是在不停钻研,在得到一个收获的惊喜中去期盼下一次激动。

十二点的下课铃提醒该吃午饭了,杨景行先道歉:“谢谢老师,我现在要去见朋友,不能陪你们吃饭了。”

龚晓玲说:“去吧去吧。”

齐清诺说:“也好,我请两位老师吧,你不在我们说话方便。”

杨景行笑:“别客气。”

贺宏垂叮嘱:“下午还是两点,早点回来。”

陶萌到老地方的时候杨景行才等了五分钟,今天见面没有回忆昨晚想什么或者今早上吃什么,入座后陶萌直接打开杨景行的电脑看他的新谱子,点菜的事都不过问了。

陶萌问杨景行这两天和老师都说了些什么,杨景行简单的描述。陶萌似懂非懂,干脆问杨景行的计划是什么,这是一首什么样的曲子,体现的是什么感情或者思想。

杨景行说他想写的是一首好听的曲子,至于思想感情,说不上来。

陶萌提示:“你创作的时候想到最多的是什么?”

杨景行笑:“女生,最多的是你,然后是三零六。”

陶萌主动原谅:“毕竟是要她们演奏的,他们给你的意见多吗?齐清诺。”

杨景行说:“有一些对我有帮助。”

陶萌在看看电脑屏幕,真是不知道从何下手,问:“什么时候开始练习,我想听听。”

杨景行说:“当然要叫你。”

陶萌再问:“开始彩排后还会改吗?”

杨景行说:“有你不喜欢的就改。”

陶萌嘻嘻,合上电脑:“准备吃饭吧。不过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毕竟是第一次大型创作。”

知道杨景行下午还要继续,陶萌就同意他等会早点回去,并提醒:“你要找机会谢谢他们,请吃饭吧。”

杨景行说:“齐清诺在请,我过来了。”

陶萌皱眉纳闷:“凭什么她请……你的作品!”

杨景行说:“就是学生请老师。”

陶萌高声:“那也不一样,她能代表你吗!?”

杨景行说:“对哦,改天我自己请。”

陶萌又不太乐意地说:“如果齐清诺有帮助你,你反而应该谢谢她。”

杨景行给陶萌夹菜:“对对!”

陶萌吃两小口饭菜,问:“那你是不是说过来找我了?”

杨景行说:“没说,不过应该都知道。”

陶萌再问:“明天应该讨论完了吧?”

杨景行说:“估计差不多。”

陶萌突发奇想:“我能去听吗?”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杨景行说:“你听的话会很无聊。”

陶萌不同意:“我喜欢听,我原来看你工作也没觉得无聊!我想看看你们是怎么讨论的。”

杨景行还是说:“不太好,而且你在我会分心。”

陶萌没特别不开心,只是有点失落:“那好吧……不过我上大课的时候你就可以去,老师注意不到。”

杨景行乐意:“好,什么时候?”

陶萌又犹豫了:“可是同学会看到……对了,等上选修课的时候去!”

说起选修课,音乐学院也有要求,可杨景行上学期就没选,这学期看来也没啥时间。陶萌就厉害了,这学期准备选《音乐剧赏析和表演》。不过这门课程很热门,报名的人很多,还不一定能抽上她。

吃完饭后就分别,杨景行一点半回到学校,买了一些水回教室,发现齐清诺和喻昕婷在聊天。

“这么快?”齐清诺问杨景行:“你们哪吃的?”

杨景行说:“中山路那边……你们遇上了?”

坐在椅子上的喻昕婷点点头。

齐清诺说:“不要我请客,都在食堂吃的。”

杨景行先把水递给喻昕婷一瓶,再给齐清诺,说:“再找机会……我想起来了,你们是四零二副社长!来,开会,讨论一下这个学期的计划。”

齐清诺问:“社长有什么安排?”

杨景行装模作样:“首先是四零二和三零六联合为八十周年校庆献礼……”

齐清诺不愿听:“先解决民生问题,你中午也能约会,我们混食堂!?”

杨景行说:“这是你们自己的问题,组织不过问。”

齐清诺还是说:“你先富起来的要带动我们,实在不行也做做慈善。”

杨景行说正事:“我们这星期把谱子完成,你给她们说一声。”

齐清诺点头:“行。”

杨景行再对喻昕婷说:“你也要好好准备。”

喻昕婷说:“没有什么事。”

杨景行责怪:“谁说没有,音乐会你不好好准备?到时候我就靠你了。”

八十周年校庆嘛,音乐学院将要举办至少八十场音乐会,大部分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虽然主庆日是还比较遥远的十一月份,但是各种各样的活动是从现在就要开始的。

这八十场音乐会当然是参差不齐的,声乐的,器乐的,混杂的……名家的,校友的,在校师生的……经典回顾的,作品首演的,名族的,世界的……有露天的,或者在学院旧音乐厅举行的,再好点的就在贺绿汀音乐厅或者浦海音乐厅,浦海大剧院了。有免票的,也有售票的。

浦音最出名的就是钢琴系,所以以钢琴为主题的音乐会最多,基本上每个学生都有机会上场。

杨景行的计划是在处理好三零六的新曲子之后,再去完成一首严格意义上的钢琴奏鸣曲,演奏的任务就交给喻昕婷了。

听了杨景行的这个决定后,喻昕婷展露出一点不好意思的笑容,看看齐清诺,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我加油。”

再说三零六,八十周年校庆中的民乐主题活动其实也不少,不过大部分都是很局限和小规模的那种,什么草原马提琴专场音乐会这样的,可以残酷的预见根本不会有多热闹。杨景行看过了,下学期有一个声势最大的民乐主题活动,却是纯声乐的,叫做民乐声乐论坛。到时候会有许多著名的民族歌唱家出场,而音乐学院那不成气候的民族乐团会伴奏。

三零六就目前来看只能报名去参加那些免票的学生音乐会,基本上没有机会进贺绿汀或者浦海音乐厅。杨景行希望新曲子出来之后,能改变这个情况,让那些老专家老权威们看看年轻人做所的努力。

听了杨景行这么多野心后,齐清诺问:“付飞蓉那边呢?你怎么办?”

杨景行说:“暂时不急,她回来了继续去酒吧唱一段时间。”

齐清诺又说:“公司呢,没催稿?”

杨景行无赖:“我不交能把我怎么样!”

齐清诺一丝笑:“陶萌呢,不吃醋?”

杨景行说:“没那么小气。”

齐清诺点头:“比我大度。”她再对喻昕婷说:“我刚刚就吃醋。我也是副社长,为什么我没有?”

喻昕婷不高兴得把水瓶捏得吱嘎响,像是多委屈一样皱眉:“三零六就是你的!”

齐清诺说:“十几个人分,我还有多少?”

杨景行说:“不是给三零六或者给昕婷,我们是合作关系!”

齐清诺笑得挺坏:“不和我合作,吃醋了。”

喻昕婷似乎真的挺不满,瞄一眼杨景行了嘀咕:“要吃也不是吃我的醋。”

齐清诺笑得更放肆了:“你怎么知道?”

喻昕婷急了,把水瓶往椅子上杵。杨景行看不过去了,劝:“别欺负她了。”

齐清诺还在笑:“又吃醋了。”

喻昕婷都委屈了,还不上嘴只能撅嘴,细眉毛皱弯了。齐清诺挺有成就感的朝喻昕婷靠,伸长手搂她的肩膀,笑嘻嘻:“别生气啊,嗯啊,亲一个。”说着就撅嘴朝喻昕婷脸上凑。

喻昕婷缩脖子歪肩膀,可手没来得及挡,还是被齐清诺占了一下便宜。不过她也没不高兴了,似笑非笑的用手背摩擦被齐清诺的嘴唇碰过的地方。

杨景行说:“好吧,我吃你们的醋。”

两个姑娘都笑,齐清诺哈哈:“来啊!”

喻昕婷嘿嘿,威胁齐清诺:“我告诉年晴!”

齐清诺才不怕:“她喜欢的是你!”

杨景行看看时间,问喻昕婷:“下午有课吗?”

喻昕婷点头:“小课,等会下去。”

杨景行说:“上完了没事就上来,人多力量大。”

喻昕婷点头:“好。”

没一会,贺宏垂和龚晓玲就一起来了,喻昕婷问好后就下楼了。再过一会,李迎珍又上来了,先是几个老师互相热情一下。因为就行业名气而言,李迎珍是大家,年龄也最大,所以贺宏垂对她比较尊重,龚晓玲也客套。何况杨景行还是李迎珍发掘的呢!

李迎珍问作曲系两位教授对杨景行新作品的意见。龚晓玲像是面对家长一样,用词夸张:“非常好,肯定十分成功。”

贺宏垂则实事求是一点:“虽然目前不是很成熟,但是结构和内容都比较出色,很多乐段可听性比较强,创新而不失本质,值得鼓励。”

李迎珍也像家长一样教导杨景行,说他要好好珍惜两位教授对他的赏识,好好努力,当然,下星期的钢琴系面试也不能放松。

李迎珍不耽误过多时间,准备离开了又想起来:“你过年带的东西我们还没吃完,什么时候想吃了就过去,带昕婷一起,我给她说。”

杨景行说:“好,不过我带的没嫂子做的好吃。”脸皮厚的就是这种,进李迎珍家门就叫她儿媳妇嫂子。

李迎珍笑笑:“好好学!”

然后就继续开研讨会。不得不说三人行有我师是很有道理的,杨景行从贺宏垂和龚晓玲那里得到不少知识,其中不少是作曲系毕业也不一定知道的。齐清诺显然也是受益匪浅,做了不少笔记。

两天的讨论下来,四个人已经渐渐有了共识,交集越来越多,已经形成集体套路甚至是默契了。

不过贺宏垂也感觉出来杨景行并不是完全没有想法,许多问题上,他似乎只是需要得到认同,然后就能自己全部搞定。说起某件乐器的某个乐段应该怎么样配器配和声,只要四个人讨论出个大致方向后,杨景行就能很快填满五线谱。

四点左右,楼下隐约的钢琴声停止了,几分钟后喻昕婷就很轻很轻地小推开四零二的门,偷偷摸摸的探脑袋。

杨景行说:“进来坐。”

齐清诺在双排键的手指只暂停了几秒钟,然后继续弹奏:“这个弦外音迂回解决会不会比较好?”

龚晓玲赞同:“我也这么想。”

喻昕婷安静地在杨景行身后侧坐下,看看电脑,看看人。(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2741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