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二百五十四章不老实】

【第二百五十四章不老实】

灿烂到有些刺眼的阳光下,观众们还在呼喊,不过舞台上专业的阵列音响让三零六可以无所顾虑地随时开始。女生们都坐好并调整了一下后,随着齐清诺双手抬起后一个干净利落的预示起拍动作,《云开雾散》的前奏响起。优秀的音响系统让柔美安谧的音符顿时覆盖了整个cāo场,并向观众们的心田浸染。

随着几千乐迷的迅速安静,音乐的力量得到了充分证明体现,或许也有青chūn美女的吸引力。

杨景行正和朋友们抬头安静欣赏呢,电话震动了,是沈澄打来的。沈澄说自己现在在学校大门口,要杨景行去接,因为她怕自己过来找不到组织,而且她听不清杨景行说的什么,太吵了。

看杨景行要离开,杜玲盘问,然后和他一起去。

杨景行解答着杜玲的疑问走出cāo场,杜玲越听越皱眉:“你遇见稍微能看的就留电话?!”

杨景行并没给过沈澄电话,他笑:“你还没习惯?”

杜玲摇头:“没有……你以为我和别人在一起也像你们这样?!”

杨景行点头表示了解。

走了几步,杜玲问:“你觉得张柔和王曼怡怎么样?”

杨景行恨恨地说:“羡慕他们。”

杜玲坏笑:“你羡慕鲁林吧?”

杨景行笑。

杜玲说:“他说没有,打死老子也不信。我们早上都不叫他们。”

杨景行鄙视:“你们小人之心。”

杜玲气愤:“老子小人?你们都是君子?章杨和许维肯定半夜睡不着!”

杨景行建议:“给许维和王曼怡制造点空间嘛。”

杜玲更气:“又不是我要和她住……行啊,今天我去你家!”

杨景行急忙说:“我哪有这么自私,真是为兄弟。”

杜玲笑:“你爸妈不在我就去!王曼怡和张柔都好喜欢你啦,王曼怡一晚上全跟我问你的事。”

杨景行担心:“难怪她对我不冷不热的。”

杜玲委屈:“滚!我和她有什么好说的?你不知道,她好看重许维,这优秀那不错,我都听烦了。”

杨景行说:“肯定是你勾引的。”

“滚!”杜玲打了一拳,说:“我是听她的意思,好像许维不优秀就配不上她了!”

杨景行说:“你就说你也对许维也有过好感,让他身价大涨。”

“我没那么伟大,牺牲自己……”杜玲突然一笑:“你以后愿不愿帮我这个忙?”

杨景行说:“你不需要。”

杜玲冷笑一下:“王曼怡以为以前又好多女生喜欢你……我说没喜欢许维的多。”

杨景行点头:“实话。”

杜玲问:“你觉得章杨是什么意思,明明有女朋友,你去也不带给你看!”

杨景行坏笑:“说不定没有,吹牛的。”

杜玲不信:“打几个电话了,肯定有!我看他短信了,肉麻得要死!”

杨景行继续小人:“肯定很丑。”

“怎么可能!”杜玲更不信,“一般的他能看上?肯定不是处男了。”

杨景行叹气:“就我可怜。”

杜玲一点也不同情:“你自作自受,瞎眼睛!”

杨景行笑,杜玲又说:“真没想到,你也会在意家境。”

杨景行还是不反抗,杜玲再说:“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我早就提醒过你的,又不是知根知底,不像我们从小到大的。”

杨景行乐:“你想吸取教训?就剩章杨了。”

杜玲严肃纠正:“就剩你!”

杨景行自卑:“我是残花败柳。”

杜玲乐:“你?章杨肯定更残,他的短信真的好恶心,我差点吐了。”

杨景行笑:“醋喝多了?”

“滚!”杜玲变严肃了叹气:“都有了,经常叫许维上游戏他也没空,鲁林星期天还要逛街……就我傻!”

杨景行说:“男女比例失调,我们当然急,要早点行动,你不用。”

杜玲还是后悔:“我当初就不该和你们玩。亏王颖她们还说三道四,谁知道我受了多少伤!”

杨景行说:“不怪我,你找章杨算账。”

杜玲鄙夷:“你怎么不初中就滚……要是你高中在一中,不知道会怎么样?”

杨景行说:“你就多个跟班。”

杜玲冷笑不信:“你就知道夏雪她们!”

杨景行笑一笑,也没不好意思。

杜玲突然想起:“还一个月高考,她们想好报什么学校没?”

杨景行说:“要看考怎么样。”

杜玲说:“夏雪不是复旦交大没问题么?”

杨景行说:“还有清华北大。”

杜玲冷哼:“肯定来浦海,随便和你赌什么!”

杨景行欢喜:“你是师姐又是老乡,到时候负起责任来。”

杜玲气愤:“你先来几年怎么没对我负责任?”

杨景行说:“我们都对你放心。”

杜玲好笑:“那是……我觉得你最好别让刘苗她们来浦海。”

杨景行问:“你这点义气没有?”

杜玲摇头:“她们过来了肯定天天缠你,哪有心思学习,大学这么容易放纵,万一出点什么事……”

杨景行责怪:“别乌鸦嘴,我这么好的榜样。”

杜玲简直气愤起来:“就是因为你……有时候我真觉得你这人,不老实。”

杨景行委屈:“我还要怎么老实?”

“不是那种……”杜玲摇摇头,不想理论了,问:“她们知道陶萌不?”

杨景行点头。

杜玲看看杨景行的眼睛,鄙夷地笑。

沈澄还真是等在大门口的,撑着一把粉红的遮阳伞,看见杨景行他们后就收了起来,笑着感谢:“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开始了吗?”

杨景行说:“刚开始。”

杜玲给杨景行提议:“买几瓶水。”

杨景行点头,沈澄也跟着走,解释:“早上来不及赶过来,昨天睡得也晚……”

杨景行问:“你喝什么?”

沈澄摇头:“不用,谢谢。”

杜玲说:“我要脉动,青柠味的。”

杨景行又问沈澄:“矿泉水?”

沈澄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好,谢谢。”

杨景行提了一大袋子喝的回去cāo场,《云开雾散》都接近尾声了,两个女生都快跟不上杨景行的脚步了。

和鲁林他们打过招呼后,沈澄跳跳脚朝远远的舞台挥手,可现在台上的人肯定没心思看这么远。

朋友们现在都挺专心地望着舞台上,鲁林拿喝的都是伸手瞎摸,和章杨却和他抢了起来,尽管口袋里还有一模一样的。

只有一盒果汁,杨景行拿给喻昕婷,问:“怎么样?”

喻昕婷接过果汁了笑着点头:“都还好,刚开始可能调音台有问题,鼓弱了点,就一小下。”

杨景行好像要把错过的补回来,口袋给鲁林,自己目不转睛地去看了。鲁林挺懂事的,先问问安馨要什么,安馨拿了瓶矿泉水。杨景行也挺懂事的,还给那几个分享条幅的同学也买了,不过对方感谢的是鲁林。

随着《云开雾散》的最后几个音符落地,酝酿了好久的乐迷粉丝们开始爆发,好多人高举双手鼓掌并叫嚷,鲁林也扯着别人横幅的一角用力蹦跶。

前面又有人带头开始“冲”,可还没规模呢,台上齐清诺就说话了:“谢谢大家,再《就是我们》之前,请允许我们自我介绍。我叫齐清诺,浦音作曲系学生,三零六的一员,谢谢。”

齐清诺短暂的说话间,乐迷又安静了不少,毕竟那些热闹大部分都是青chūn期的男生制造的,而齐清诺的身姿和声音又确实有引领异xìng荷尔蒙去另一个方向的魔力。

可齐清诺的自我介绍太吝啬了,以至于乐迷们都继续安静着以为能再多听一点,直到确信没有后,才有人带头喝彩。

接着就是刘思蔓她们逐个来,三零六似乎商量过了,话语都挺简单的,都是三零六的一员,只是说话的时候表情神态各有不同,最酷的还是年晴。台风方面,何沛媛挺沉着,蔡菲旋有风采。

今天每个姑娘得到的反响都差不多,只是何沛媛说话的时候,章杨嚷嚷得周围的人都看他,让杜玲大觉丢脸而打人。其实就说话而言,声音最甜的应该是于菲菲。

也没有solo,三零六花了几分钟报家门后,齐清诺就宣布了:“下面请欣赏《就是我们》。”

乐迷们又慢慢安静一些,鲁林心急火燎地要杨景行去举条幅,理由很多:“你的……你高……你西瓜!”

杨景行举起条幅后,王曼怡给他拍照。沈澄也带相机了,呵呵笑:“我拍了给诺儿。”

杜玲讥笑:“丢人显眼。”

其实也还好,有三零六的粉丝都朝杨景行这边看齐了。两个认识的人来跟作曲者打个招呼,那个指挥系的男生还给杨景行介绍了自己的好兄弟,一个戴cháo流眼镜的比较高的胖子,挺开朗。不过指挥系男生也讥笑自己的兄弟对音乐是一窍不通。

鲁林算是找到知音,惊喜:“那不是跟我一样!”

胖眼镜嘿嘿坦白:“我的眼中只有美女。”他手里还拿了个小dv,今天这场合,收获肯定不错。

杨景行也惊喜:“不是跟我一样?”

指挥系男生拍拍杨景行的肩膀哈哈,嘲讽自己兄弟:“你有他一半,估计死也瞑目了。”

杨景行指周围一圈说明:“没一个是我的。

似乎就张柔欣赏杨景行的幽默感,笑得挺夸张,沈澄也稍微配合一下。

台上不会等杨景行他们说笑完,随着柴丽甜笛子响起,《就是我们》开始了。胖眼镜也举着dv很快进入了状态,不再看喻昕婷她们。

半个小时的曲子,后二十几分钟整个cāo场安静得几乎只有音乐,连杨景行他们头顶的横幅都不抖动一下。甚至校外那些夹在铁栅栏中的人脸也没挪动过一下,都出神了。

虽然老师们分析的《就是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好,但是对普通乐迷来说,好听就是王道。《就是我们》的旋律,没有注水,没有得过且过,几乎从头到尾都在发挥旋律的魔力,不断给乐迷听觉的惊喜和感动。

而今天的三零六几乎每个人都表现得信心十足,演奏流畅灵动恰到好处,配合上也是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女生们自己肯定也感觉到了,彼此之间的眼神交流说明她们的满意和愉悦。

听到美妙处,和杨景行合力举条幅的校友还会看着他点点头算是肯定。

结束后,掌声和喝彩还没完全爆发起来,好多人就开始理直气壮地“冲”了,并且很快地整齐起来。

杨景行这边最先说话的是胖眼镜,他放下了dv满足:“啊,累死了。”

杨景行的条幅搭档用力把手举高摇动,边“冲”边并眼神示意杨景行一起来,杨景行给了面子。

前面人头晃动起伏,张柔吃了个头的亏看不真切,就要鲁林把她抱起来。鲁林真是好男朋友,也不怕丢人,抱住张柔的大腿尽量把她举高。

张柔冲了几下声就对杨景行抱怨:“她们谁开始弹了我就想学什么,哎呀,都好听!”

喻昕婷嘻嘻乐,用力踮脚看前面。王曼怡有公德心,这时候还记着用口袋把朋友们喝空的饮料瓶收集起来。

太阳虽不毒辣,但是台上女生们的脸上还是细汗密布了,都那么明亮灿烂。虽然没装格调大牌,但是大家跟着齐清诺的动作站起来的时候,cāo场上几千乐迷整齐划一地“冲”击波也已经把外面繁忙马路上的车速都震慢了下来,车里的人都想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大状况。而那些夹在栅栏中看热闹的人也跟着“冲”,一个个庆幸傻乐的样子。

台上的女生们向齐清诺看齐,一排站在了舞台前方。

几千同龄人整齐地激动和亢奋,都有自己的功劳,这种感觉肯定和在音乐厅里面对那些头头是道的专家不一样。那感觉一次比一次更具威力的“冲”,每次都冲在台上女生们的心弦上。

此时,何沛媛美丽的笑脸,年晴的淡泊,王蕊和蔡菲旋的亢奋,邵芳洁和于菲菲眼中闪动的泪光,郭菱和邵芳洁的亲热,柴丽甜和高翩翩的谦虚,肯定也和四天前的很不一样。

齐清诺微笑一会后抬手往前一指,很有气势的感觉,方向是杨景行这边。虽然一片黑压压人头还距离几十米,但刘思蔓也看见举条幅的杨景行了,并指给邵芳洁她们看。

似乎要保持舞台风格的统一,王蕊她们都抬直手臂指向了同一个方向。年晴动作虽然落后了一拍,但十一个女生最终都把右手的食指对准了台下的同一个点,或笑或严肃。

台上十一个美丽女生的整齐,感觉比台下几千人还震撼。好多人纷纷回头看,又疑惑一个小小横幅不用那些美女的女生这么致敬吧?

许维赶忙接手杨景行的活,让他好回应一下。杨景行挥挥手,然后竖了个大拇指。章杨也努力回应台上,反正三零六的指头也没那么jīng确。

齐清诺先放下了手,然后带领大家鞠躬,似乎并不留恋此刻的辉煌,对准麦克风说:“谢谢大家,下次再见。”(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27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