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二百五十八章临别】

【第二百五十八章临别】

杨程义和朋友在饭桌上聊的内容是家庭和生意相结合,朋友很佩服他为了家庭而死守九纯,说如果杨程义当初愿意出来,现在起码上市了。因为就个人能力而言,杨程义是顶呱呱的。可是九纯那种小地方,有多少钱让你赚。

不过不要紧,现在杨景行当儿子的出来了,子承父业,以后要在浦海创出一片大大的天下。陈叔叔还教导杨景行,说娱乐行业也就是看起来风光,但是赚不了多少钱。那些凤毛麟角的顶级明星一年说是能赚几千万,但是那点钱放在真正的大老板那里根本不够看。

杨程义表现得对儿子赚钱一事全无期望,萧舒夏也说杨景行就会花钱。

吃完了饭,陈叔叔还想继续做东去洗脚或者去他家打打牌也好,但是这种事对年轻人来说未免无聊,而且杨程义也不好开车,就说算了,以后机会还多。临别,陈叔叔交代杨景行一定要经常联系他,有什么事和要求尽管开口。

回去的路上,萧舒夏吩咐杨景行只能就房子的事找陈叔叔,不能跟着他去玩乐什么的,尤其是不能听对方那些介绍女朋友之类的话,太不靠谱了。

萧舒夏也挺瞧不起人的:“我不信他介绍的比你自己那些同学好啊!”

姨妈则认为杨景行算是很听话很争气的孩子了,但是父母的担忧是永远存在的,要杨景行尽量让父母放心一些。

把父母和姨妈送回家后,杨景行依表姐的要求带着她去ktv找朋友们。没大人在了,王卉就跟杨景行打听他的受欢迎情况。杨景行很诚恳地说自己并没有多受欢迎,王卉半信半疑,都有理由。

ktv就在朋友们住的酒店附近,杨景行到包房门口的时候,正声嘶力竭吼《大地》的鲁林眼看接不上气了,就立刻降了一个八度大叫:“鸡毛,房子重要还是兄弟重要?”

房里的茶几上摆满了啤酒瓶杯子水果零食,一群朋友坐得比较松散,王曼怡跟许维一起当真心观众,杜玲和章杨脸上还算一致的笑容说明他们正处在难得的和平期,齐清诺在跟张柔说什么。

很大的音乐声和昏暗的灯光中,王卉笑着跟表弟的朋友们挥手打招呼,视线落在了不认识的齐清诺身上。

齐清诺最先起身过来,先用笑容欢迎王卉:“hi,美女。”

王卉得仰脑袋对齐清诺点头:“你好。”

杨景行边接稳鲁林塞到手中的啤酒边介绍:“我表姐……她是齐清诺,学校的朋友。”

王卉惊喜:“大卫女儿!”看得更仔细了。

齐清诺笑笑,招呼:“喝什么?”

鲁林他们才不管什么表姐,杨景行这瓶酒肯定是要罚的。

等杨景行甘愿接受处罚后,杜玲阻帮他阻拦了章杨递上的第二瓶,明知故问:“房子买了?”

杨景行点头:“还没给钱。”

杜玲问:“哪儿?什么名字?”

朋友们议论一阵,其实都不知道具体地点,王曼怡问:“多少钱一个平方?”

杨景行说:“这就不关我的事了。”

王卉帮忙回答:“两万多,三百多个平方。”

张柔惊诧:“啊!首付多少?”

鲁林责怪:“首富怎么可能给首付,肯定全给,哈哈……”

王卉说:“复式的,房子不错……你们两人一间住得下。”

又打听一阵,鲁林不满意:“那我不是明年才能住?”

章杨讥笑着比划:“十五楼,那么高!你这种乡巴佬敢住么?”

许维呵呵:“有没地下室?”

张柔还是觉得价钱太贵了,杜玲说在浦海只能算中等,王曼怡问开车到学校大概要多久。

鲁林打击杨景行:“齐清诺家零二年买的,还不到一万。”

杜玲说:“地段不一样好不好。”

鲁林又找到理由:“我还在住寝室你就买房了,没义气,再罚一瓶。”

杨景行反驳:“我还在打光棍你就找老婆了,罚一箱。”

王卉帮腔表弟:“房子哪有老婆值钱!”

章杨立刻对杨景行慷慨:“我和你换!”

杜玲皱眉打章杨一拳,章杨厌烦:“老子又不是换你!”

齐清诺也凑热闹:“我和你换。”

鲁林无语:“老大,你换什么?”

齐清诺正经:“房子归我,我归他。”

鲁林大声哈哈把其他人的笑神经彻底地比了下去,张柔也为杨景行高兴:“你赚了。”

杨景行埋怨:“明知道不是我的,馋我。”

齐清诺呵呵,邀请王卉点歌。

在这唱歌可比酒吧里轻松多了,大家一首接一首,根本不会冷场。王卉唱前两首的时候还比较客气,可得到几阵喝彩后就变成了一个彻底的积极分子,自己点的肯定唱,别人点了谦让过来的也不客气。

没拿麦的时候,王卉就和齐清诺聊天,两人一会笑一会正经。杨景行坐在王卉左边,就当观众鼓掌喝彩。

齐清诺说自己没发表过歌,王卉就安慰迟早会有的,还乐着描述她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说《豆蔻》的作曲是自己表弟,别人都不信。

王卉自己也不信:“他小学四五年级还被我二姨打得满地窜。”边说边拉杨景行,让他仔细听自己说的话。

齐清诺笑得好灿烂,也好奇:“干什么坏事了?”

王卉回忆了一下惊呼:“太多了,干坏事他是专家。”

鲁林隔着张柔也要证实:“确实,不是专家,是教授。”

王卉对齐清诺说:“我放假了有时候去九纯,他从来不陪我,一天到晚都是和鲁林他们一起玩。”

鲁林有不好意思的理由:“那时候觉得你好大嘛。”

王卉不高兴:“才高两年级……不过他们真的是好兄弟……哎,你们唱歌啊,杨景行,你唱!”

在几个人的要求下,杨景行准备开金口唱一段,不过王卉要求他唱自己的歌。杨景行很为难的样子,还好鲁林站出来帮他说话了:“是别唱,破坏气氛。”

许维也呵呵:“不搞特殊化。”

杨景行挺贱的,偏偏要干喊了两句《心情的承诺》的歌词才开始唱许维点的《凡人歌》,章杨很快忍不住加入进来。

玩到十一点,兴致都很高,王卉也和齐清诺聊得越来越投机。可是萧舒夏和萧舒云的电话来几遍了,齐清诺也被家里催,只得散场。

鲁林又想吃点东西,不过也是为杨景行考虑:“我回九纯了说在浦海玩一个星期没吃上一顿宵夜,首富多没面子。”

也是,明天朋友们就都要回学校了。

出来后,王卉观赏了一下齐清诺的车,怀疑女孩子开这种车型和颜sè是不是有点夸张。知道这是大卫的车后王卉就跟齐清诺推荐她自己喜欢的甲壳虫,她准备毕业了就买一辆淡黄sè的,很漂亮。

不过距离毕业还有段时间,王卉现在只能抢过杨景行的方向盘过过瘾,谁让他喝了那么多啤酒呢。

依照朋友们的意思,就在杨景行家附近吃点东西,他肯定还要喝很多,得以防万一。不过杨景行没带朋友们去付家烧烤,而是另一家环境好点的,主要是有女生喜欢的粥。

又是一箱啤酒,鲁林跟齐清诺解释:“你还要开车,就免了,什么时候去曲杭,最好九纯,一定把你陪好!一定要去!”

似乎是为了节约时间,朋友们直接找杨景行吹瓶子,鲁林叫嚣:“老子为你高兴,行不行?”

杨景行说:“我也为你高兴,你比不过我。张柔,哦?”

张柔笑,鲁林气愤:“我cāo,你有车,有房,学校里那么西瓜,又还年轻,哈哈!”

齐清诺补充:“还有我呢。”

章杨义愤填膺地撞杨景行的酒瓶:“老子嫉妒你行不行?”

许维哈哈乐:“都高兴,吹!”

杜玲也白眼祝愿:“把你们学校美女都认识完啊。”

王卉问齐清诺:“说你是美女头头?”

齐清诺笑:“我是外行领导内行。”

……

鲁林和章杨在路边吐着互骂已经是十二点半,杨景行让王卉别拦出租,他要送。鲁林一万个不愿意,发誓要坐出租,还边让张柔擦嘴边指着杨景行恶狠狠:“不需要!老子懂,兄弟,我懂!不就是没读高中嘛,鸡毛大点事。”

章杨接过杜玲的纸巾擦嘴,喘着粗气吼:“你懂西瓜!”

“陶萌……”鲁林醉醺醺地真诚着看杨景行,表示自己确实懂,“没有多好,我说的心里话!”

许维也是挺难受的样子,让王曼怡抚摸着后背,自己却拍鲁林的肩膀安抚:“不说了,过去的事。”

鲁林很义正言辞:“有诺言好么!”

杜玲也听不下去了:“管你西瓜事!”

齐清诺看一眼还在傻笑的杨景行,也去拉鲁林:“上车,我顺路。”

鲁林一摆手:“鸡毛,我又没醉,心里话……张柔,拦车!”

有一辆出租慢慢靠近,没停就飞快走了,气愤章杨和鲁林一起破口大骂。

杨景行打开车门,说:“你不相信兄弟要相信诺言,上车。”

鲁林又变了主意:“好!行!老子……坐诺言的。”

王卉又从杨景行手中抢过了车钥匙,杜玲和章杨也上了宝马。

回酒店也就十来分钟路程,路上许维和王曼怡都没什么酒话,而是商量明天的事。

到了后下车,鲁林还在给齐清诺交代:“我说的话,你记住,真的。”

齐清诺笑着点头:“记住了。”

鲁林满意:“好!杨鸡毛,送诺言回家!”

杨景行说:“你们先上去。”

鲁林坚决不再要朋友送上楼了,许维和王曼怡也叫杨景行和齐清诺早点回去休息。

就剩下三个人后,王卉对齐清诺呵呵:“都醉了。”

齐清诺点点头,说:“走吧。”

杨景行说:“到了发条短信。”

齐清诺点点头,上车离开,和杨景行他们两个方向。

路上,王卉问杨景行是不是和齐清诺之间有什么,杨景行好笑:“你们同学之间不开玩笑?”

王卉说:“我看不像开玩笑……现在流行姐弟恋,二姨说起几次,看样子挺喜欢的。”

杨景行求情:“你千万别乱讲,不然我没好rì子过。”

王卉乐:“你怕呀?”

杨景行点头:“怕。”

王卉还是不信:“不是在催你么?”

杨景行yīn暗:“试探我的。”

王卉有义气:“我保密,支持你!”

到家后,萧舒夏自然是要审问儿子为什么玩这么晚,那怕是有表姐跟着。王卉果然是只讲好话,说是朋友们聊天谈理想来着。

然后杨景行又送姨妈和表姐去酒店,回家路上接到齐清诺的短信:到家,洗澡睡觉。

杨景行回复:收到,做个好梦。

七号一大早,杨景行又接受了父母好一阵慈爱表扬又担心jǐng醒的谈话。父亲说尽量在杨景行过生rì之前把买房子的钱凑齐,到时候再过来。母亲则说有房子了她就要隔三岔五地来检查,让杨景行做好心理准备。

八点多点,杨景行接到喻昕婷的电话,这姑娘说嘉嘉想要今天上课,但是她怕耽误送别鲁林他们。

杨景行说:“上课重要,我会给他们说的。”

喻昕婷问:“他们什么时候走?今天本来就不是周末。”

杨景行说:“你先上课,吃午饭的时候接你。”

喻昕婷说好,又打听上午有什么安排。

父亲必须今天赶回九纯,所以计划去曲杭吃午饭,九点多就出发了,杨景行只送到小区门口,跟姨妈再见,对父亲说:“开慢点。”

杨程义点点头,萧舒夏则突然想起来:“你那张高中的卡,还有钱吧?”

杨景行点头:“多。”

萧舒夏有点不放心:“还多少?”

杨景行吹牛:“十万。”

看着父母的车远去后,杨景行就去见朋友们。齐清诺都还没过来,所以鲁林也还没起床,几个女生在一起收拾东西。

杜玲当着张柔的面也埋怨:“鲁林他们昨天回来了还在闹,烦死了!你知不知道他给齐清诺说什么?”

张柔嘻嘻解释:“都是好话。”

王曼怡说:“你去叫他们把,十点了。”

杜玲还是埋怨:“嘴巴好多!”

起床后的鲁林比昨天斯文多了,但还是叫杨景行给齐清诺打电话。章杨则来找鲁林算账,说自己裤子上的污渍是他吐上去的。

齐清诺说自己正准备出发,问:“你爸妈呢?”

杨景行说:“刚走。”

齐清诺又问:“等会叫喻昕婷吗?”

杨景行说:“她现在上课,中午吃饭接她。”(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2742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