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三百三十五章双钢琴】

【第三百三十五章双钢琴】

杨景行的吃饭速度羡慕得被教训不准挑食的小孩子求他帮忙,杨景行却很没爱心,三下五除二解决了第三碗饭后就谢谢着耿阿姨跑了。

夏雪是被父母一起送下楼的,江文兰叮嘱杨景行千万注意安全。

杨景行拍胸脯:“我以人格担保。”

夏雪笑,对父母说:“没事,我们不游泳。”

杨景行突发奇想:“江阿姨,您和夏叔叔也去吧,租一条大船。”

夏易臻似乎动心:“刘苗家里有空没?”

江文兰摇头:“你们去,注意安全就行了。”

夏雪催:“走,苗苗又打电话。”

杨景行提醒:“坐前面,我轻松点。”

夏雪咯咯乐。

刘苗上了后座也不消停,伸长手要听苗雪卡农变奏曲,还抱怨自己昨天想把曲子复制到手机上失败了,再抢过夏雪的手机看她是不是真的弄好了,又想检查杨景行的手机里有没有。

刘苗埋怨杨景行:“昨天晚上听睡着了,电脑都没关。”

夏雪说:“我也觉得越来越好听……我看过一篇文章,说音乐之所以百听不厌,是因为接受处理音乐的大脑皮层和其他的不一样,不会审美疲劳。”

杨景行说:“以后不说你们像花一样美了,要说像美丽的音乐。”

刘苗笑杨景行恶心,夏雪还继续说:“不过也说作曲家判断不出自己作品的好坏,因为作曲的时候其他大脑皮层已经受影响了,不像听的人那样能感受。”

杨景行点头:“有点道理,所以不要批评作曲家,好不不好听都是劳动成果。”

刘苗做作安慰:“好听,太好听了!”

夏雪还在讲道理:“我以前以为创作一首曲子是要充满激情的,但是那个文章说作曲是最需要冷静的,要客观分析判断,不然就不行……”

刘苗已经受不了:“你在哪看的!我觉得那些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无聊得很!”

杨景行说:“都说得对,需要热情,也要冷静,老师的说法就是要感xìng也要理xìng。”

夏雪担心:“那你自己是不是觉得没那么好听。”

刘苗显得也关心这个答案。

杨景行笑:“认真作曲的人都以为自己的作品是最动听的。”

夏雪笑了:“文章上也是这么说的……不过我猜感觉肯定不一样,你自己就不会感动。”

杨景行说:“你们感动我就感动了。”

刘苗又说:“好感动啊!”

夏雪附和一下:“感动。”

刘苗惋惜起来:“可惜我们不会弹,你又不教。”

杨景行笑:“学会了就觉得没什么了不起了,不教。”

夏雪呵呵:“大学有时间了,我也想学一下。”

杨景行说:“这我支持,到时候我拦也拦不住了。”

刘苗提议:“我们一起弹,你教。”

杨景行笑:“考好了都不成问题……不过到大学了要继续努力学习。”

刘苗好烦:“怎么三句话不离本行啊……不买零食了!?”

杨景行说:“去了买,别乱吃,坏了肚子。”

刘苗又想起来:“杨梅熟了,我们去摘。”

杨景行摇头:“更容易吃坏。”

……

租船的老板对曾经把他的船弄坏的杨景行记忆犹新,威胁这次再那样就要照价赔偿。杨景行似乎怕上当,还把船好好检查了一遍才扶两个姑娘上去。

船慢慢离岸,杨景行这次挺温柔的,两个姑娘已经开始拿手机拍照了。

虽然是刚吃过午饭,但是到湖中心后,两个姑娘还是要享用零食。

小船在干净平静的水面轻晃,夏雪挺放松的:“每次到这里,我都有一种远离尘世的感觉,感觉特别好。”

刘苗高要求:“要没别的船才好。”

夏雪向往:“不知道在无边无际的海上是什么感觉。”

刘苗嘿嘿:“晕船。”

杨景行说:“在海上过惯了,就会想知道被大山环绕是什么感觉。”

三个人的话题挺无聊的,从感觉说到电影,电影说到学校……

喻昕婷又打来电话,有点紧急,说是刚刚吃完饭:“……嘉嘉妈妈说要去逛街,要我也去。”

杨景行笑:“肯定有感谢。”

喻昕婷知道:“我不好意思。”

杨景行说:“你不接受他们也不好意思,你就吃点亏吧。”

喻昕婷嘿嘿:“那好,我不要多了……你准备好没?”

杨景行说:“没什么准备的,明天早上就走。”

挂了电话,刘苗讯问:“谁呀?”

杨景行说:“同学。”

刘苗抱怨:“那么多同学!”

夏雪呵呵笑:“你现在在学校,是最优秀的了吗?”

杨景行还是摇头:“没有最优秀的。”

夏雪换个说法:“比较优秀呢?”

杨景行笑:“假装比较优秀。”

刘苗问重点:“受不受女生欢迎?”

杨景行说:“是我欢迎女生。”

夏雪呵呵乐,刘苗质问:“你欢迎谁?”

杨景行说:“音乐学院都在忙音乐。你们去大学,是真的会非常受欢迎,保证好多师兄关心你们。”

刘苗冷哼:“谁稀罕。”

“现在说这话早了。”杨景行叮嘱:“到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选男朋友就跟作曲一样,要客观分析判断,不能被感xìng冲昏头脑。”

刘苗把大半袋薯片洒进了水里:“又来了!”

杨景行表扬:“对,就这样,多考验一下对方耐xìng。”

刘苗得意地还要扔东西,夏雪连忙阻止了。

过了一会,刘苗又嘿嘿:“那个女人管不管你?”

杨景行服输:“我错了,不说这个了。”

夏雪听话,建议:“你可以自己开车到曲杭,然后再坐飞机。”

刘苗说:“飞机也要等,还要去机场……不去最好。”

……

在水上无聊了个把小时后,又上岸沿着环湖路散步。杨景行架不住两个姑娘的团结,还是买了路边号称刚采摘零污染的杨梅。用矿泉水洗一下,一人吃了两颗就被扔掉,太酸。

下午还有学习计划呢,所以三点多就回家。两个姑娘还想明天送送杨景行,杨景行说不用,相比学校的那点事,高考可是重要太多太多了。

有一件事是推不掉的,杨景行得去刘苗家帮她把曲子放进手机里去,不弄好刘苗就没心情看书。夏雪也证实边听音乐边看书是不受影响的,而且效率可能更高。

刘苗想留夏雪在家一起复习,夏雪还是认真对待,说回家更好。

送完夏雪,杨景行就赶去接爷爷nǎinǎi和叔叔一家人下来吃晚饭,直接去父母订好的酒楼。

饭桌上很高兴,主题之一是夸杨景行已经他建议的暑期旅游,只有堂妹杨云对什么四零二不感兴趣。

nǎinǎi觉得杨景行很孝顺,说这么忙还回来看望他们,杨云就恨不得拆穿:“他自己知道回来干什么的!”

期间接了喻昕婷的电话,她晚饭也是和嘉嘉一家人吃的,买了一套衣服,花了一千多。

喻昕婷说:“嘉嘉妈妈自己都没买这么贵的。”

杨景行说:“那你就更要好好教嘉嘉了。”

喻昕婷决心信心满满。

吃晚饭后回家坐坐,nǎinǎi照例是要给孙子孙女给零用钱的,杨景行厚颜无耻地接了,还说:“我就是回来拿钱的。”

三号早上,杨景行没让父母起太早,七点多才出发,但是一路上没耽搁,十一点就到了浦海。洗车吃饭回家换衣服之后就去学校,接上喻昕婷和安馨再去民族乐团。

杨景行没从家里没带礼物,但是有个不知好坏的消息告诉两个女生:“双钢琴凑好了,等会给你们。”

安馨笑,喻昕婷乐:“啊,我升c还没练好。”

杨景行说:“这首可能更难一点,针对你们的。”

喻昕婷很怕怕:“惨了,李教授又要骂我了……还有你。”

安馨不怕,问:“长吗?”

杨景行说:“也是奏鸣曲,二十几分钟。”

其实双钢琴这东西有点吃力不讨好。首先一架钢琴的表现力就够丰富了,两台一起叫,难免杂乱。再者,双钢琴太考验演奏者的配合。一个人可以苦练,但是两个人朝着同一目标一起苦练的难度就大了很多倍去。别的不说,摆两架钢琴在一起就是麻烦事,浦音都没有专门为双钢琴准备的琴房,不如四手联弹来得简单。

但是作曲家门是比较喜欢双钢琴的,因为这是很有意思的挑战,也比较能炫耀才华。比如莫扎特,其实他的双钢琴作品很多,几乎比少于独奏作品,只是流传开的没多少。

当然,从专业乐迷的角度来说,双钢琴也是有独特魅力的。首先就是内容的丰富,做好了就能耐人寻味。然后欣赏演奏者的高度协调也是享受,默契这种感觉总是能让人愉悦的。

两个女生都有些好奇,喻昕婷还问出外行问题:“好不好听?”

杨景行说:“你们就当练习曲。”世上练习曲少了,缺你的!

喻昕婷还是问:“教授看了吗?”

杨景行说:“还没有,等会回来再给,免得被批评了心情不好。”

喻昕婷嘿嘿:“肯定不会。你还要回家换衣服?”

杨景行摇头:“齐清诺她们也不希望都是礼服观众。”

到乐团后,喻昕婷和安馨受到三零六的热烈欢迎,柴丽甜几人比迎接领导更开心地带她们四处看看。

喻昕婷掩饰不住自己的羡慕:“太舒适了,好豪华,每天在这里上班心情肯定好好。”

安馨也说:“比我想象的好……这一层楼就你们用?”

邵芳洁嘿嘿:“差不多,沙发可以躺,有空调睡午觉特别舒服……我晚上都不想回去了。”

喻昕婷越来越羡慕:“你们真好……我们就惨了,又要练他的双钢琴奏鸣曲了。”

这似乎算大事,得到了一定程度关注和期待。

喻昕婷帮忙说明:“刚写好,我都还没看过。”

王蕊又谴责杨景行了:“我们是几个美女耶,你才给一首,伤心了。”

喻昕婷提醒:“你们一首就这样了。”

杨景行点头支持:“对对对,都把功劳算我身上,我不怕。”

好几声冷哼。

也有人关注一下杨景行,刘思蔓慰问:“怪叔叔辛苦了吧?一趟几个小时?”

何沛媛嘻嘻笑:“想人了吧?”

杨景行也表扬:“状态都不错嘛,下午休息吧?”

齐清诺点头:“zìyóu活动,团内,五点集合。”

杨景行说:“我下午直接去音乐厅,不来了。”

齐清诺点头:“你问问李教授,她一般不开车。”

逗留了一阵后杨景行就带着喻昕婷和安馨离开,回学校后就把谱子拷给她们了。来不及细看,标题是《b大调钢琴奏鸣曲》,连演奏者都注明了。

喻昕婷抱怨:“一开始就三连音!”

安馨多瞧几眼,也有些怨气:“故意的!”

杨景行催:“走了,有的是时间让你们看!”

李迎珍可算等到杨景行了,教授的意思是想杨景行在五号的晚上弹自己的奏鸣曲,到时候陈冠群会着重介绍一下,因为观众大多是校外的。

杨景行摇头:“抢师兄风头了。”

李迎珍气急:“你抢风头?别人已经是环球演出的大师了,你还成天跟一群小女生瞎闹。”

喻昕婷垂头看脚下,安馨昂首挺胸问心无愧的样子。

李迎珍又说:“那你就弹首夜曲,我给他说一下。”

不过说起新完成的双钢琴曲,李迎珍得好好看看。

三个学生静静等了几分钟后,喻昕婷都开始神sè不安了,李迎珍终于说话了,这次是批评两个女生:“你们自己看看,还有谁会这么用心……还有谁身边有人这么用心,全是你们的疑难杂症!不努力怎么行!”

喻昕婷垂头看脚下,安馨昂首挺胸问心无愧的样子。

李迎珍又看了几分钟,再看着安馨说:“安馨,你也要认真对待。”

安馨点头:“我会的。”

李迎珍继续看,虽然是对着屏幕说的,但是话却越来越狠:“如果这首作品出了问题,一定是演奏的问题。”

杨景行说:“您别这么说,我再不敢写了。”

李迎珍不理杨景行,看两个女生:“所以一再叫你们不要羡慕三零六,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又在羡慕你们?陈冠群看杨景行的升c小调奏鸣曲了,说他想弹,我没答应。别管杨景行,如果我说要让陈冠群去弹給全世界的人听,他也不敢不答应……”

被逼视的杨景行点头。

李迎珍就继续看喻昕婷和安馨:“我不答应,是因为我对你们抱有期望,杨景行也对你们寄予了很大期望……一件呕心沥血的作品对作曲家有多么重要你们知不知道?杨景行不想登台就算了,但不至于不想自己的作品传播开去吧?不然他会在三零六身上花那么大力气?”

杨景行不敢太造次:“对她们有一点帮助我就觉得值了,您别给太多压力……”被瞪了,闭嘴。

李迎珍苦口婆心:“三零六是运气好,而且她们认识杨景行之前就有那么多积累了。所以我说你们要厚积薄发,要把曲子从骨子里练好……有朝一rì一鸣惊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安馨表态:“教授,我们一定努力。”

喻昕婷也点头。(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2743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