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三百九十七章模仿】

【第三百九十七章模仿】

窗帘拉得很严实,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但是挡不住临街的嘈杂。[]稍显简洁狭小的包厢完全是人工照明,挂式空调不太安静,冷气有些味道。

黎纳显然不挑剔环境,并且不需要任何酝酿准备地就开始了比基础发声要复杂困难很多的大工程:“noican’tetthisevening……”

当父母姨妈的都有些突然,更别说进门准备摆冷盘的服务员了。庞惜动作示意服务员等着,并要求关门。

可杨景行才听了一句就示意黎纳停了,不过是笑呵呵的:“这首歌不适合气呼呼地唱,调整一下。”

黎纳母亲呵呵:“怎么会气呼呼,不会不会……”

父亲鼓励女儿:“好好唱,就当是在台上。”

黎纳翻翻眼珠,抿一下嘴唇捋一下刘海,表情似乎就没那么气鼓鼓了,尽快调整了气息,重新开始。

黎纳唱的是一首具有传奇sè彩的歌,这首歌被数百歌手翻唱发行过,创造过很多辉煌,是一首经典到烂大街的歌。

服务员一开始的笑容说明她对这首歌也熟悉,不过她很快就不笑了,因为她不只是听到客人唱了一首自己听过的英文歌曲而已。

黎纳并没有把这首经典歌曲演绎出什么新意,而是模仿那个销量最火爆的版本,并且是jīng益求jīng地模仿。

黎纳唱出了和经典同样的起始音高,一样的低音,差不多的高音。真音假音混音玩得还算顺溜,各种婉转似乎也很拿手了。

到了高音部分,服务员是很吃惊的,甚至当表姐的庞惜也略显意外。只有被黎纳双亲盯着的杨景行,表现出了四零二应该具有的淡定,一手放在腿上一手桌沿,只是稍显认真。

最高音部分,黎纳唱得很用力,小脖子小脸都快扭曲了,看得庞惜都替她着急得皱眉头。

这次杨景行听完了一首歌,在黎纳停下喘气的时候鼓掌,点头:“唱得很好。”

黎纳母亲也不谦虚:“我就说了,不管谁来听,都是好样的。”

杨景行叫黎纳:“坐下吧。”

黎纳歪歪嘴角坐下,庞惜叫服务员上菜。

杨景行对黎纳说:“要唱好歌,就要对自己的每一个音都了如指掌,你知不知道自己刚刚唱到多高?”

黎纳说:“c3。”

杨景行很确定地摇头:“d3还高了点,但是你把握不好,所以到后来感觉很尖利,少了前面的圆润。如果降一个音,表现力肯定会更好。平时是不是唱到c3。”

黎纳喝酸nǎi,点一下头。

杨景行又对黎纳父母说:“黎纳刚刚把她的能力表现得很好,从这一首歌就看得出她训练有素而且有天赋,她对这种歌曲的演唱技巧有自己的理解和探索,许多技巧是音乐学院学不到也不会教的。叔叔阿姨,我的意见还是一样,因为学院的教学和培养方向和黎纳自己的兴趣爱好并不一样。这首歌,声乐系估计没有几个学生能唱得她这么原汁原味,但是声乐系的歌黎纳肯定也唱不好。”

庞惜终于说话:“听明白了吗?”

黎纳双亲看看表情显得无所谓的女儿,父亲问杨景行:“你的意思,还是不要读音乐学院?去考其他学校,学通俗演唱?”

杨景行说:“就我所知,几个院校开设的通俗演唱专业也是顺应cháo流,并不一定有多好的老师和资质。”

黎纳母亲很不明白地看着杨景行:“那你是什么意思?”

庞惜提醒亲人:“他只说他的意见,具体怎么办你们自己决定。”

黎纳父亲点头:“对,我知道意思。”

黎纳决定了:“我就考浦音,没什么说的。”

大家有些尴尬,杨景行还是笑:“如果父母也支持的话,那就要抓紧时间准备了。”

黎纳瞟眼:“我没机会啊。”

杨景行还是笑:“我只是说目前的状态。”

庞惜母亲说:“还有两年时间,好好准备一下,没问题的……边吃边谈吧,杨经理。”

杨景行脸皮也够厚的:“好。”

边吃边谈,杨景行继续肯定了黎纳的天赋和已经具备的基础,并且相信她准备声乐系考试不会遇见太大的困难,并且建议:“最好是考美声,主攻花腔,我觉得更适合她的方向。”

声乐系和钢琴系不一样,普通人考钢琴系怎么也等有个十年八年功底,但是声乐系考生就不存要学多少年的问题。可能有些人学了三年五载还是不着调,但有些人才接触几个月就找到感觉了。

黎纳父亲不是特别有信心:“如果考不上,选其他专业的话,什么好?”

杨景行说:“还有音乐教育,或者录音、音乐剧表演,音乐剧表演比较适合她。”

黎纳母亲咋舌:“学录音有什么用!”

黎纳父亲打听需要进行些什么准备,杨景行就比较详细地介绍甚至建议一下,不过看样子黎纳一家人自己也比较了解。

黎纳母亲对杨景行笑:“最好是介绍一个好点的辅导老师……不知道价钱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么贵?”

杨景行说:“普通老师的话,一般是两三百一个学时,不过黎纳肯定是要长期学的,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黎纳父亲谦虚:“这个我不担心,但是美声方面,黎纳底子还是有点薄,老师会不会没耐心?”

转着桌子挑食的黎纳时不时插一句话:“我不嫌弃他不会教就好了。”

杨景行也说:“底子也不算薄,而且她有天赋,声音很好,老师都喜欢有天赋的学生。”

庞惜母亲还隔着女儿给杨景行夹菜:“杨经理,吃点这个。”

杨景行高兴:“谢谢阿姨。”

庞惜有点责怪母亲:“又不是……家里。”

杨景行哈哈:“庞惜吃醋了,阿姨你给她夹。”

庞惜母亲呵呵:“你家不是浦海的?”

杨景行点头:“小地方的,您肯定不知道。”

黎纳母亲找回话题:“黎纳要是学得快,杨经理到时候放不方便介绍周教授认识一下?”

杨景行又回去了:“如果到了一定程度,我想应该没问题。”

黎纳轻声冷笑,不过她父亲表示理解。

一顿饭之间,杨景行还是提了不少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想法和建议。不过当父母的还是感谢的,黎纳母亲后来还表扬起来:“杨经理年少有为,这么年轻就是大公司的经理了。”

杨景行笑:“我这个经理是怎么回事庞惜知道。”

庞惜母亲说:“还是厉害的,男人最重要的是有才华……黎纳会唱杨经理写的歌吧?”

黎纳摇摇头:“不唱那种歌。”

杨景行哈哈笑:“有理想,好样的。”

庞惜好心提醒表妹:“有机会唱再说这种话。”

黎纳父亲用非常严厉的眼神压制住了黎纳的反扑之势,然后跟杨景行道歉:“杨经理,对不起,教育无方……”

杨景行摇头:“您别这么说,小孩子有点个xìng没关系,而且艺术上是应该有自己的追求,更容易成功。”

这顿饭吃得比较久,到最后黎纳父母都没什么要咨询的了,杨景行才建议结束。黎纳父母结账,杨景行没装大方了。

大家再见,黎纳一家开车走了。

庞惜母亲问女儿:“你们回公司?”

庞惜点头,杨景行热情:“我帮您叫车。”

庞惜母亲说:“我坐地铁,方便一些。”

杨景行继续热情:“您上车,我们送您过去,这么大太阳,顺路。”

庞惜有孝心,要母亲上车,一起坐后座。

当母亲的还是很关心女儿的工作情况,聊了几句后杨景行才知道长辈还没去过公司,就邀请:“您干脆过去看看。”

庞惜和母亲都摇头,说不方便。

杨景行求庞惜:“我父母下次过来肯定要去公司看,你帮我开个先河。”

庞惜就没话说了。

午休时间,但是前台还在坚守岗位。访客登记,许兰欣建议庞惜:“就说是经理的客人吧,免得麻烦。”按规定,二楼可是录音重地,公司大部分员工都是非请勿入的。

杨景行说:“本来就是我的客人。”

到了楼上,庞惜母亲看着走道就感叹这好那好,杨景行还当起导游了,介绍:“这里就是公司的录音室,您要不要进去看看?”

庞惜连连摇头,当母亲的也没兴趣。

杨景行赶在前面开了工作室外门,热情:“欢迎阿姨,这里就是庞惜的办公室,您喝茶还是咖啡?”

庞惜当仁不让抢进去:“我来。”

庞惜母亲坐在女儿办工作对面的椅子上,拿着女儿递上的茶杯,看环境看得很仔细,连连夸赞。

杨景行说:“这里全是庞惜自己设计装饰的,您女儿很能干。”

庞惜母亲正经:“杨经理要多严格要求。”

杨景行点头:“我要按照她一丝不苟的态度严格要求自己。”

庞惜呵呵,杨景行又邀请:“里面也是庞惜设计的,您看看。”

母亲还问女儿:“能看吧?”

庞惜点头。

庞惜母亲没逗留多久就要离开,不要杨景行送,可庞惜说明按规定是得杨景行送出门的。

许兰欣也跟同学的母亲再见一下,庞惜要送下楼。杨景行就回楼上了,给齐清诺打电话。

齐清诺声音不太jīng神:“都还在睡……唉,名花有主了,都没人肯陪睡了。”

杨景行问:“睡沙发空调别开太大,最好准备条毯子。”

齐清诺笑:“我睡这么久了,以前干什么去了?”

杨景行说:“以前不好意思说。”

齐清诺鼓励:“还有那些以前不好意思的?现在都说了吧。”

杨景行说:“想你了。”

齐清诺说:“是你不好意思的,别让我不好意思。”

杨景行笑:“更想你了。”

齐清诺咯咯,问:“中午什么情况?”

杨景行就详细地解释一下:“庞惜的表妹,才高一,歌唱得不错,想考我们学校,以前没什么准备,我提了一点建议。”

齐清诺惊喜:“高中女生,漂亮吗?”

杨景行说:“高中生,你才能说漂亮。”

齐清诺气愤:“我不老吧?”

杨景行说:“青chūn动人。”

齐清诺叹气:“代沟,你十几,我二十几,你二十几,我就三十几了。”

杨景行说:“别说这个,我正烦呢。我妈上午给我打两个电话发六条短信了,中心思想就是说你们是知识分子家庭,你也成熟懂事,让我别暴露了乡下人的不成熟不稳重秉xìng。”

齐清诺哈哈笑。

杨景行说:“知道我妈怎么形容你吗?美丽高贵。我就说还是当妈的厉害,说到儿子心坎里了。”

齐清诺笑得更欢了:“是说外表还是心灵?”

杨景行懊恼:“没问……应该是说外貌。”

齐清诺谦虚:“她们角度和我们完全不一样,我妈说你一双眼睛太深沉。”

杨景行问:“是不是表扬?”

齐清诺笑:“她不是,不过我觉得是……爱得深沉。”

杨景行说:“不敢让她看见轻浮的时候。”

齐清诺正经一点:“上午试了一下《燃烧》,蔡菲旋说她有压力,正经说的。”

杨景行小心眼:“是不是不想唱?”

齐清诺说:“想……怕大嫂不满意。”

杨景行说:“你满意就行了,我算什么。”

齐清诺笑:“她们现在不吃你的醋了,吃我的,说我偏心。”

……

两人聊了一阵后,王蕊的jiān笑和逼问突然出现,所以很快就挂了电话,都开始下午的工作。

不过杨景行很快收到王蕊的短信:我们暴-动了,把老大扣押了,下午来赎人。

杨景行问:用什么赎身。

王蕊回复:以身赎身。

都快到了上班时间,庞惜才回来工作室,推门看杨景行在工作台前,就说:“中午谢谢了。”

杨景行说:“你犯规了。”

庞惜笑一下:“这是私事。”

杨景行说:“也一样。”

庞惜点点头,又看着杨景行说:“不好意思,我妹妹,娇生惯养的,个xìng不太好。”

杨景行不在意:“小孩子,也没什么大毛病。”

庞惜说:“从小都夸她,可能就越来越觉得自己了不起,其实没见过什么世面……我小姨也是。”

杨景行说:“以后有什么事就说,他们找你你就告诉我,不用觉得为难,黎纳唱歌是不错。”

庞惜点点头:“好……没事我出去了。”(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2743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