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四百二十一章偷歌】

【第四百二十一章偷歌】

()老主顾还是给了杨景行一些休息时间,何况她还要打听这首歌就一直没起个贴切的名字吗?什么时候可以面市?

杨景行说:“写着玩的,没准备发行。”

老主顾老公同情:“应该有市场呀。”

老主顾就问:“那照片呢?”

杨景行摇头:“也就在这唱,写给自己的歌。”

老主顾呵呵:“那就唱一遍吧!”

齐清诺积极:“我来吧,他还在回味。”

年晴震惊了:“你不是吧!?我可不敢听!”

齐清诺没理会,去拿吉他了。

冉姐担保:“诺诺唱得特别好,比他好多了。”

齐清诺上太后先说明:“应要求,再唱一遍《一张照片》,听腻的可以举手反对,少数服从多数哦。”

除了年晴塞耳朵,没人反对。

齐清诺开唱后,杨景行看了看靠近舞台而坐的两个男人。其平头的那是上星期和一个女人一起来,要服务员转告杨景行唱自己作品的人。

齐清诺唱得比较轻松欢快,没那么肉麻,应该在年晴的底线之上,所以她后来也比较认真地听。

等齐清诺唱完后,杨景行喝彩着去了那两个男人旁边,低头打招呼:“又见面了,最近常来?”

两个人呵呵,点头示意。

杨景行看看平头男人的夹克外套,问:“空调冷啊?”

男人摇摇头:“……没事,是有点。”

杨景行说:“欢迎常来。”

对方认真点头。

两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杨景行主动说话,这让不少人奇怪。三个人一边后,齐清诺问:“说什么?”

杨景行说:“像录音的。”

年晴扑哧:“……那是,大师现场,没几个风衣客怎么行。”

齐清诺不讥笑,看了看那边,神情变了些,起身了。

杨景行拉住:“算了,人多,等会。”

年晴也观察了一下,严肃了些:“不会是偷歌的吧?”

杨景行笑:“更有可能是偷拍美女,更不允许。”

年晴冷哼。

杨景行正义:“康有成不在,我有责任。”

齐清诺幸灾乐祸,年晴却不领情:“不需要。”

没一会,那两个男人就起身准备离开了。杨景行也行动:“你们等我会。”

齐清诺却跟着,杨景行也没时间劝阻。

平头男人出里门时回头看一眼,和杨景行对上目光。

杨景行笑笑。

前后脚出了门,齐清诺还先发话:“两位朋友,麻烦等一下。”

两个男人很整齐地停步转头,都是二十岁过半的人了,但是两两对立,感觉还是身高和外形有优势的占了上风。

杨景行说:“不好意思,我先道歉,请问你们录音了吗?”

两个男人对了个眼sè,显得很无语的样子。

齐清诺接着说:“开门做生意,来的都是客,我们欢迎,就算录音了也无所谓,算是看得起辉煌酒吧,不过有一点,别用作商业用途。”一本正经的样子。

平头男犹豫了一下,看着同伴点头:“是录了一点,自己听的……我看了,你们这录音的也不少。”

杨景行看看对方的夹克,问:“能不能看看?”

齐清诺笑:“交流一下。”

两个男人又互相看,犹豫了一下,平头男拉开夹克拉链,扭扭捏捏的。他的同伴都脸红了,垂眼看别处。

夹克内绑着硕大一直麦克风。平头男还把内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掌呈上,是个便携数码录音机。

杨景行笑了:“这么专业,应该是同行。”两样东西都是名牌,总价近万。

平头男连连摇头:“不是不是不是,我不是音乐人!”

齐达维和年晴出来了,齐达维看了两个男人一眼,态度挺平和的:“把录音删了吧。”看样子已经了解情况。

平头男在尴尬地犹豫。

齐达维挺温和:“万一以后出点什么事,对你们不好,怎么在圈里混?”

年晴附和:“这么多客人,都是证人!”

平头男委屈地强调:“我绝对不是做音乐的!”

齐达维呵呵:“别废话,这么多人,就冤枉你们了?删了,帮个忙,下次来我请客。”

平头男的同伴劝他:“删了吧……”

杨景行就伸手拿录音机了:“我看看,还有其他东西没?”

平头男摇摇头:“没有。”

杨景行点头:“那我清空了,不好意思,谢谢了。幸好你不是做音乐的,这行苦,还疑神疑鬼的。”

齐清诺笑一下,确认杨景行是删除了。

拿回设备后,两个男人迅速离开。

齐清诺怀疑:“会不会是盛天的?”

杨景行笑:“没这么看得起我。”

齐达维也说盛天这么大的公司肯定不会做出偷歌这么下作的事情,那平头男多半是个卖歌度rì的。

杨景行说:“我看东西都是新的,舍得本钱。”

齐达维安抚:“平常心,别想太多,不放心就去把版权注册了。”

齐清诺不同意:“我的歌!”

齐达维无奈:“是你的,没人抢。”

年晴怀疑:“《就是我们》被盗了,你没这么紧张吧?”

兴致也没被破坏,之后齐清诺和杨景行还一人唱了两首老歌,年晴也被怂恿重现了一遍《我期待》,得到的掌声喝彩似乎更多。

十点,三人离开。虽然过了时间,但是送了年晴之后,车子又开去七号楼后面了。

天雷地火地,两个之间的热度和熟练度又提升了。不过齐清诺也是,屁股都让摸了,却不让碰大腿,把杨景行的手移开时很有决心。所以到最后也没什么实质xìng进展,除了杨景行的叫声更恶心了,齐清诺也没受惊了。

杨景行爽完了,可齐清诺的热度还没降低,清理完后又是一阵热吻,很专注地在唇舌上释放激情。

好几分钟后,齐清诺好像释放得差不多了,收功了好不容易平息呼吸,回到知xìng美女的状态,看着杨景行轻笑:“挺有意思的,想起拿到自己第一把吉他的感觉。”

杨景行感叹:“打飞-机你比弹吉他天才得多。”

齐清诺咯咯狠乐:“男人的狂妄,打飞-机,女人是不是该叫落天……”

杨景行哈哈笑:“应该不是shè飞-机的意思。”

齐清诺又有些好奇:“你是什么感觉?大脑空白?”

杨景行点头:“有,什么都没想。”

齐清诺问:“xìng幻想呢?”

杨景行笑:“真枪实弹的,不用幻想,只感受。”

齐清诺提醒:“可以想象我。”

杨景行不明白:“看得见摸得着的。”

齐清诺怀疑:“不需要声音吗?嗯嗯啊啊。”

杨景行后悔:“我忘了……光胸部就填满了,这么大。”又伸手想摸。

齐清诺鄙视:“没见识,还不到d。”

杨景行摸女朋友屁股:“这是z的。”

齐清诺也回应一下,握住了问:“这个有型号没?”

杨景行得意:“我说是z加的你也没得比……”

曾经两个人,高谈阔论的是复调赋格巴洛克浪漫主义……如今就只有这种不堪入耳俗不可耐……

星期四,杨景行继续在宏星的录音棚呆大半天,从上午点到下午四点。

《死去活来》虽然没什么高难度,但是唱起来是比较费力的,尤其副歌部分。所以戴清真正唱的时间一共也只有两三个小时,不过就连钟英也敢说她今天状态比昨天好。

休息聊天的时候,戴清惋惜棚里的电脑不能上网,不然可以看看她昨天发表的博,居然有人凭借两只脚就猜出来褐sè裤子的是常一鸣老师,肯定是什么熟人。

钟英猜测:“公司的吧?”

杨景行保证:“不是我。”

常一鸣笑:“肯定不是我。”

戴清也猜想:“肯定不是艺人,语气不像……说不定是我姑父!”她为自己的猜测惊喜。

杨景行笑:“真说不定……”

下午决定收工后,戴清虽然自己要求还没完全达到,但是她也还不敢叫大家加班,于是就只能期待着后期完成后的作品了。

都感谢了常一鸣和钟英后录音室出来,戴清问:“你下班吗?”

杨景行说:“还有点事,再见。”

戴清说:“我也不急,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杨景行说:“不能请教,了不起探讨。”

戴清笑笑,说:“你觉得《自相矛盾》和《死去活来》放在一张专辑里,合适吗?”

杨景行说:“我还没做过专辑,没什么经验,不过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戴清略嘟嘴说:“你不是正给童伊纯做筹划吗。”

杨景行说:“给甘经理打下手。”

戴清斜眼:“我还看不出来姑父怎么对你的?上周你还去他家了。”

杨景行笑:“帮他搬家,看见你上一张专辑了。”

戴清略暗淡:“当时我也没经验,没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姑父当时又忙得没时间理我,所以成绩不理想。”

杨景行问:“新专辑有计划吗?”

戴清摇头:“还没,不过《自相矛盾》现在还不错。如果能做新专,希望还能和你合作。”

杨景行笑:“那你就要多关照帮助了。”

戴清不好意思:“谈不上,虽然我先来几年,但是说音乐,我真的觉得自己和你还有差距。”

杨景行说:“你唱歌的,我写歌的,要说差距,开车你也比不过公司司机,打招呼你比不过前台,唱好歌就行了。”

戴清笑笑,问:“能去你办公室聊会吗?”

杨景行高兴:“欢迎。”

本来应该聊工作的,但是戴清在四零二坐了个把小时,大部分时间都拉家常,比如她从小就喜欢唱歌,也有很多风光的时候。长大后,参加了电视选秀节目,但是因为种种客观或者认为因素,她没有多大收获。

戴清自问是非常dúlì而且有想法有理想的人,她有自己的音乐理念,可不管是在生活还是工作,有时候都觉得这个世界知音难觅,有时候会觉得很不被理解,甚至不受重视。

说着自己,戴清也会打听杨景行的经历。不过杨景行的描述让人很失望,这家伙似乎从来都是个没思想没痛苦只会傻乐的家伙。

戴清都有些同情了:“你刚来,有些事你还感受不到。”

杨景行笑:“我做好思想准备,工作挣钱嘛,肯定要付出一些。”

戴清猜想:“其实现在也好多人在看你,之前动静也不下,这么大办公室,老板,尤其是我姑父,都那么看重你,你就必须证明自己。”

杨景行说:“我都不想这些,头大。”

戴清不信:“不想是不可能的……虽然你写了这么多歌都很不错,但是一线歌手的歌红了,都只会觉得是艺人的人气在哪。其实我现在也特别需要证明自己。”

杨景行说:“你已经是知名歌手,有那么多歌迷,我才刚入行,境界太不一样了。”

戴清摇头:“不,我真的感觉你很有才华,如果我们合作,多半能擦出火花。”

杨景行笑:“我也想,不过要听公司安排。”

戴清高兴地宽慰:“如果《死去活来》能和《自相矛盾》差不多,做新专应该没问题。到时候就是我姑父一句话,只要你没问题。”

杨景行笑:“就是我有问题啊,新手还有很多问题不懂,而且我喜欢钻牛角尖……”

戴清大度挥手:“这些都不是问题。我是觉得每个人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不可能全是优点,唱歌一样,写歌也一样,关键是要找到契合点,就肯定能出好作品。你觉得谈茜多会唱?就是有好歌和好制作人。”

杨景行自卑:“她的制作人比我就厉害多了……”

戴清又挥手:“我不稀罕,看在我姑父面子上,我邀你当我制作人,行不行?”

杨景行笑:“我觉得你应该再多考察考察我。”

戴清摆头:“不用了!我们也算了解了,我觉得你行!”

杨景行也兴奋点头:“那好,如果有机会合作,我一定努力。”

戴清哈哈笑:“就这么说定了!”

杨景行说:“你不能反悔。”

两人为了八字还没一撇的合作高兴了一阵后,杨景行就说自己还要给一些词曲作者打电话沟通,就不送戴清了。

戴清也放得下架子,出去后还和庞惜聊了好一会才离开。

(不断求月票!)(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2743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