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八百零八章骗子】

【第八百零八章骗子】

星期天早上杨景行到学校的时候,校门口依然有送别的情景,不过校园里已经恢复平静了,只残留着一点毕业典礼的痕迹。  算是这学期的最后一次小课了,不过安馨并没急于放假,对杨景行布置的暑假作业也没怨言,还嫌少呢。  杨景行还建议安馨回安华后可以去曾经的小学中学能放松神经,或者见见以前的老师朋友,只是吃肉夹馍的时候别跟喻昕婷炫耀。  学校食堂已经关门歇业,午饭是池文荣请客,除了孔晨荷,还叫上了于菲菲和邵芳洁,几个住校女生有不少共同语言。  下午,杨景行去桑鹏,稍微汇报了一下自己的交响曲创作进展和心得,更重要的是下周就要隆重召开的编委扩大会,预示着离成书不远了。  作曲家出书当然要配套音乐会,杨景行的建议是交给连立新和浦海爱乐来做,他们也在准备新的音乐季,连立新的想法是新老结合。年轻人中,杨景行已经把自己的《G大调钢琴协奏曲》免费授权了,浦音还有彭一伟,还有另外两位国内青年作曲家的新作品。  老一辈当然是丁桑鹏唱主角,而且必须办专场,杨景行自告奋勇上台演奏钢琴协奏曲,就能和大家名家同台了。  丁桑鹏不太关心浦音和爱乐要怎么折腾,就让校长和指挥安排去吧,自己如果有精力是可以去,但是杨景行不能太操心,应该专注于创作。  相比起自己当初的半封闭式创作,丁桑鹏愿意相信杨景行的活跃和积极可能会更有帮助,但是人的精力毕竟有限,许多事情也不一定要亲力亲为。  丁桑鹏解放前就有助手,解放后还更受重视和优待,虽然现在作曲软件先进,不需要人帮忙抄谱之类,但是社会却变得更复杂了,丁桑鹏认为好的艺术家都需要一个隔离带或者缓冲区,让自己在复杂多变的时代洪流中保持安全和清静……  说了那么多,丁桑鹏就是要给杨景行指定一个助手,是他曾经的助手的外孙女,文静勤快的女孩子……  杨景行一点不给老人面子,果断拒绝。  七月七日星期一,杨景行九点才到宏星,因为庞惜已经打听到,袁皓楠上周就离职了。  杨景行今天是来向韩正勋提交自己拟定的KmiDoo的训练计划,有不少内容,要女子组合学习语言传统舞蹈传统礼仪熟悉一百首经典华语流行歌曲,还要人家观摩京剧昆剧……  杨景行还在计划书中说明了这些训练的必要性,显得自己并不是瞎搞一通。  韩正勋需要翻译之后才能读,可张英奕这个行政主管先来找杨景行讨论艺术上的事了,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快拿到计划的。  杨景行心眼坏着呢,跟张英奕说自己的目的就是让KmiDoo以后更适应国内市场,这样没准就能让宏星占据主导地位……  张英奕打击杨景行的想法太单纯太天真,别人一手训练出来的艺人不可能这么轻易受宏星掌控,但小老板还是侧面表扬了艺术主管的动机是不错的。  张英奕安抚杨景行,不要意气用事,要长远打算,并且坦言宏星跟NMS的合作只是为了学习些打造偶像的经验,并不指望在这个过程中赚钱,人要靠自己,公司也一样。  小老板还冰山一角地给杨景行讲了一下偶像组合的赚钱能力,尤其是眼下的消费市场,对一个公司而言,弄一个偶像比打造一个实力派,要更划算更保险甚至更容易得多,回报也高得多。  张英奕觉得国内的音乐行业始终做不起来,这么多年了还是作坊式的,根本原因就是本末倒置了,把公司的本质就弄反了,放眼全世界,都是员工为公司挣钱,结果国内的唱片公司娱乐公司,根本就弄成公司帮艺人赚钱了,公司付出了巨大成本,结果落得点面包屑充饥。  当然,张英奕并不讲艺人的坏话,艺人没错,错的是公司自己的做法和制度,根本没有自己的产品嘛,因为做那些所谓的实力派,公司只是当了个代理或者经销商,肯定壮大不起来。  杨景行也不傻,当然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公司有自己的产品,就是从小一手抓,从无到有地去做,那才是自己的产品。  说起BangA那些迷倒完全少女的偶像,张英奕都有点好笑:“刚开始当练习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你根本不敢想,每个人整容费用就是上亿几亿,这钱都要还的……”  可是培养偶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不是光砸钱就行,是一个各个环节都需要精心去做的系统工程,张英奕甚至还谈起契约精神,算是给杨景行好好上了一课。  要跟人家学就得表现出诚意,所以张英奕拉拢杨景行和自己一条心好好去做,总得先给别人点甜头,像上次杨景行负责的MV拍摄就还行,虽然有点小插曲,但是某方面来说反而让NMS宏星的管理执行能力,并不全是坏事。  张英奕还是尊重前辈的:“韩部长也喜欢茶,尤其普洱茶,我们陪他去一趟云南……中国有多大,哈哈。”  这个太突然了,杨景行真的没时间,下星期也不行,下下个星期依然够呛,而且自己去不去的也无所谓,主要还是小张总和韩国人交流:“……我听你的就行。”  张英奕是认同杨景行的,可是午饭后,张彦豪的电话又打来了,先是关心一下戴清:“……准备做新专辑没?”  杨景行哪知道:“这个好像是您和甘经理周经理说了算。”  张彦豪哈哈:“现在你说了算……应该做了,老甘跟亲戚也有交代了,你也对得起师父了。”  杨景行说:“我就帮帮忙,周经理他们做得好。”  张彦豪说:“周经理那我早就打过招呼,你只管放手做,他们肯定配合。艺人部你自己也催着点,各方面快点跟上,保镖专车该配套的别拖延。”  杨景行反抗:“这不是我的事,我也不懂,谭姐会安排吧……好像还不需要保镖吧。”  张彦豪有信心:“迟早,早点准备着,不能让艺人走出去掉了面子。你也别跟我们讨价还价,就的面子也是你的事……也辛苦了,过段时间出去散散心,张英奕跟你说没,去昆明大理玩玩。”  杨景行说:“小张总说了一下,我没时间,可惜了……”  张彦豪不信:“哪有没时间的,来回也就一个星期,学校也放假,你这现在也不用讨好巴结丈母娘了……”  杨景行陪着老板一起哈哈。  张彦豪又说这次是自己带队,去山什么的,大家也算避暑了,都辛苦了这么久,甘凯呈都去,杨景行不随行说不过去,别人带家属他可以带秘书。再不成,黄伟亮可认识不少年轻漂亮姑娘,找一个来陪杨景行几天,黄伟亮绝对是义不容辞的:“……你不去还真不行,你亮哥最讲义气。”  杨景行就是不给面子:“我至少要等八月中旬,学校里也是恩师,确实没办法……”  张彦豪理解:“行,就往八月二十号之后安排,回来你就开学。”  杨景行也无法可说了:“谢谢您……”  晚饭时间,杨景行还在往峨洋赶过去,收到袁皓楠的短信:你今天上班没?  杨景行没回。  几分钟之后,袁皓楠又打电话来了,杨景行犯贱,又接听了:“喂。”  袁皓楠说:“我给你发信息了,问你今天上班没。”  杨景行说:“刚下班一会。”  袁皓楠说明:“是唱片公司那边。”  杨景行说:“是。”  袁皓楠继续提示:“我辞职了……答应你了。”  杨景行嗯:“谢谢,够朋友。”  袁皓楠轻笑了一下:“你要是不接电话,我就回去继续上班。”语气温柔,好像还有点调皮。  杨景行不敢挑战:“嗯,朋友的电话当然得接。”  袁皓楠客气:“谢谢……你放假没?”  杨景行装:“早说过了,我没假期。”  袁皓楠说明:“就是名义上放假。”  杨景行说:“学校是放假了。”  袁皓楠哦:“……考试合格没?”  杨景行说:“合格。”  袁皓楠似乎羡慕:“真好……我要留级了,他们都笑我。”  杨景行鼓励:“以后好好学。”  袁皓楠为难:“不喜欢学,想睡觉。”  杨景行遗憾:“那就没办法了。”  袁皓楠并不沮丧:“你回家吗?”  杨景行说:“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我在开车,先不聊了。”  袁皓楠问:“还要开多久?”  杨景行说:“到了还要做事,有点忙。”  袁皓楠说:“那我明天再打给你。”  杨景行问:“不去旅游?”  袁皓楠说:“没想去的地方,不好玩。”  杨景行建议:“随便去什么地方,好好玩一暑假,开学了好好学习,再别留级,不然三十岁了还在读书。”  袁皓楠咯咯:“也好哇。”  杨景行嫉恨了:“我不行啊,不说了……提前跟你说一下,我经常忙,有时候可能不接电话,你别介意。”  袁皓楠哦:“那好,我就选你休息的时候打……拜拜。”  在峨洋和宏星忙了两天后,星期三,杨景行到学校参加《丁桑鹏作曲技术理论分析》一书的编委扩大会议,国外的几个,俄罗斯和法国的都亲自来了,国内的则全部到齐,而且还多请了几个友校的专家,而且专家们并没显得小气。  这个会开了整整三天,收获颇丰,会议记录都够出一本专著了。  就个人而言,收获最大的应该是杨景行,他坐在一群平均年龄都比自己大两轮的专家教授中,还显得不落下风,可能也是为了尽可能地贡献微薄力量,搞起学术来并没显得多谦虚。  星期六,杨景行去把丁桑鹏接到学校,让老人接受了一群专家教授的尊重。丁桑鹏也谦虚,表示忐忑不安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诸位。  等杨景行把丁桑鹏送回家再赶到酒店,已经是天色将黒七点过了,刘苗和夏雪是中午钱就下飞机了,还是自己打车到酒店的,甚至午饭也没人招呼。  电话接通,听见刘苗的哀嚎:“饿死了已经,走不动了……”  杨景行上楼去接,发现两个姑娘都饿得很好苗很有力气往杨景行背上飞呢……  好好吃上一顿,刘苗这学期依然有奖学金可拿,而且还是专业前五。夏雪也有突破,优秀奖,一千块啊,杨景行可从来没有靠学习成绩拿到过一分钱,除了初高中的时候进个班级前二十也会被母亲鼓励。  吃完饭,杨景行就带着两个姑娘去逛,还要买,因为明天他还得请假。  星期天下午,峨洋为几个大学毕业的员工举行小小庆祝,公司第一次全体聚餐,然后会放假一周,而且连这月的工资也提前发了。  中国人的饮食文化,一顿饭之后,公司的团队精神面貌又有了很大提升。  七月十四号早上,杨景行终于带着刘苗和夏雪踏上回家的路,急得直嚷嚷的两个姑娘到曲杭后就不急了,又开始逛,导致回九纯的时候都过晚饭时间了。不过各家的父母显然都在坚持等待,夏雪爸妈甚至是蹲守在院子门口的,还邀请刘苗和杨景行到家吃饭,明知道不可能。  刘苗父母也不差,子进院子就在阳台上喊起来了,刘驰伟飞速下楼帮女儿提行李箱,像个女人一样恨不得马上拿到属于父亲的礼物。  杨景行回家,待遇就差了点,萧舒夏要吃醋儿子居然为了女孩子延迟一周回家,她有百分百把握的情报,学校早放假了!  杨程义不问冷暖,先鄙视:“你那个“公司”,别耽误别人前途啊……”  杨景行在家待了四天,和朋友们宵夜喝酒了,陪两个姑娘去水库游泳了,陪奶奶说话了,探望外公外婆了,还拿着母亲准备的礼物去送给就快要临产的吕书兰……  七月十八号陪父母吃过午饭后,杨景行就赶回浦海了。  袁皓楠果然是不走寻常路,这么些天,她的信息杨景行从来没回复过,电话只接两次,一次半分钟一次一分钟,都干瘪无味。可袁皓楠似乎已经养成习惯了,每天都是准时的六点钟,先短信后电话。  这会杨景行刚下高速没多久,提示今天话题的短信来了:你知道爬山虎能不能在房间里面生长?  杨景行拿着电话,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接听:“喂……你给墙上刷土,估计就能长。”  袁皓楠讲事实摆道理:“不是墙上是墙根,我今天瓷砖也可以生长攀爬。”  杨景行小:“那你还问。”  袁皓楠正经:“我考你的……可惜我的房间是壁纸,可能不一样,粉色的,我不喜欢了。”  杨景行建议:“可以换。”  袁皓楠说:“麻烦,不想工人来……你房间是什么颜色?”  杨景行说:“白墙。”  袁皓楠哦:“你家离学校远吗?”  杨景行说:“不远不近。”  袁皓楠又哦:“开车要多久?”  杨景行说:“不一定。”  袁皓楠说:“我昨天有点想学开车,可是好麻烦。”  杨景行支持:“是很麻烦,别学。”  袁皓楠又问:“为什么?”  杨景行说:“麻烦啊。”  袁皓楠似乎被死循环了,过了一会才换话题:“你吃饭没?”  杨景行说:“没有……我在等洗车。”  袁皓楠证实:“嗯,我听到那种声音了。”  杨景行突然问:“你今天干什么了?”  袁皓楠肯定不适应了:“我……上午逛街,下午玩游戏,iiSports,我喜欢棒球和网球,你玩过没?”  杨景行说:“没,不过我猜肯定很有意思……我问你个问题,你不觉两个并不熟悉的人这么打电话其实很没意思,还不如玩游戏。”  袁皓楠安抚:“已经在变熟悉。”  杨景行又问:“你以前也这样交过朋友吗,觉得有意思吗?或者用你的说法,好玩吗?或者你不觉麻烦吗?”语气上比较注意了,可能是受袁皓楠的感染。  袁皓楠咯咯笑了一阵,对她而言算是比较持久和响亮的,然后好像思考了一下,回答:“有些好玩,有些不好玩。不麻烦,我喜欢交朋友……你有点点麻烦,你太慢热了,和别人都不一样。”  杨景行说明:“我不是慢热……不知道我上次说的话你听进去没。”  袁皓楠问:“哪次?”  杨景行说:“喝饮料那次,小野把我赶走了。”  袁皓楠哦:“她当时生气了,不过我没有……你说的什么,你说你没时间,是不是?”  杨景行叹口气:“是……我还说也不想浪费你的时间,你这么给我打电话就浪费时间,说是朋友,但是我给不了朋友应该有的友谊和快乐。”  袁皓楠安抚:“因为你慢热,没关系,会变好的。”  杨景行简直愤怒:“我不是慢热……你有没有觉得自己交朋友的方式比较独特,比如对我这样?”  袁皓楠不明白:“怎么了?”  杨景行说:“至少我很不适应,不知道你的其他朋友是怎么样的。”  袁皓楠说:“他们是这样和我交朋友,我没不喜欢,没不适应。”  杨景行不信:“肯定不是,应该还送你礼物东西了,你没送我,你这个骗子。”  袁皓楠咯一声笑后马上说:“我不喜欢礼物,也不送你。”  杨景行哈哈:“差点被你骗了,还好我聪明。”  袁皓楠不明白:“我怎么骗你?”  杨景行说:“不说了,我有点怕,以后得躲着你,别给我打电话了,求你了。”  袁皓楠说:“那我今天不打了。”  杨景行快速挂电话。  本书来自/book/html/4/4026/index.html(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6674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