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八百四十二章吹牛】

【第八百四十二章吹牛】

星期六上午,杨景行继续和安馨探讨研究钢琴艺术,下午再去探望了丁桑鹏。老人家也是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把分析自己专业技能的书仔细读了一遍,虽然不公开评价,但是跟杨景行说道说道还是可以的。

星期天,浦音北楼二零四就热烈了,钢琴系一群教授围观了杨景行和安馨的两堂课。因为路楷平带头在系里搞了个小课题,叫什么钢琴扩散性教育,大概意思是人人都有优点,如果能高效地在群体里扩散复制这些优点,那么教学的效率和质量简直顶呱呱。

两堂课下来后,教授们就立刻展开学术讨论,不说先纷纷惊叹一下安馨的水平精进。

一年多前,安馨是钢琴的佼佼者,但也不算显著顶尖。而今年以来,安馨算是闭关修炼了,别说平时的学生小音乐会不露面,是连学期汇演之类的都不参加了,根本不公开显身手,就连期末考试的曲子也只是点到即止毫不上心。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安馨在刻苦,少说也是每天五六个小时。

教授们很欣慰,最愿意看到的,付出就有收获。至少就今天所表现出来的内容,安馨已经是明显超越师兄弟姐妹们了,整体演奏已经具备了一些演奏家的音乐气质。如果说其他同学还在瓶子下面,安馨则已经在瓶颈的上半部分了,要在瓶口露头了。

不过李迎珍也不是刻意谦虚,她说得没错,如果以演奏家的标准来看,安馨依然有不少不到位的地方。其他教授也是听到出来的,如果成熟演奏家的演奏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那么安馨还是会有些不够平滑的地方,甚至是小卡顿。虽然都是些细微末节,但是到了金字塔上面,拼的就是极微差距了。

不过教授们也和系主任一样,对安馨是充满信心的,毕竟距离比赛还有差不多一年时间,只要学生继续努力,李教授和杨景行也继续严格要求,一年的时间会收获很多很多的……虽然现在连利兹的回函确认都没收到。

冯老教授也表扬得对,安馨心态确实很好,你看她,被一群教授围着表扬也没啥大的骄傲得意或者害羞谦虚,简直有点风轻云淡。要是换喻昕婷来,估计都手足无措只能杨景行出面当盾牌了。

表扬鼓励了安馨,教授们还是学术一下,意见都挺统一的,是李迎珍教授完善并且发扬了这种学生之间的互动教学模式,是李教授看到了杨景行的能力并精准开发培养。真是不得不佩服,激将退休的李教授还是这么潜心钢琴教育,有那种眼光和魄力,并且取得了这么好的效果……

当然了,杨景行也没给李教授丢脸,虽然教学理论方面杨景行是肯定不如自己的恩师,但是杨景行也有一点自己的优势,首先是同龄人之间交流的便利,二是杨景行自己又站在钢琴艺术发展的最前沿……

杨景行还真是蹬鼻子上脸,教授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看着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到饭点,就说:“那我就不送您们了……”

教授们挺宽容。

下午一点多,杨景行赶到峨洋了,合作人员工甚至家属都基本到齐,大家很是期待晚上的活动,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工作要开会。

如歌的注册用户数过十万已经好些日子,虽然在IT热潮中这个数字根本不值一提,但是杨景行还是和大家一起坐井观天地高兴一下。功劳是大家的,杨景行从上到下把每个人的成绩都总结了一下,在检讨自己上班不够勤快的同时表示其实也有掌握情况。

总结了之前又展望今后,当初开业时订下的基调不变,继续保证内容和质量,并稍微扩展内容面。

王成川和王建贤更专业一些,强调什么用户忠诚度之类,而且还要引入正宗的管理思维,用数据说话,以后就不是每周了,每天的数据都要总结。

杨景行在宏星的时候也经常和数据打交道,他似乎对这东西有点成见,认为暂时还不要过分强调数据,用强制方法提升回帖量什么的,万万使不得。

赵程迪支持大老板,现在如歌的规模和情况,还属于一眼看过去就一清二楚的,有些东西用数据反映出来反而不准确。

杨景行却又站在合伙这边一些,觉得是可以先把机制建立起来。

在一起共事这么久了,员工老板们都很熟悉了,几位老板也都没什么架子,所以开会讨论事情是热闹也不失和谐,有点争论也都是为公司好。美工姑娘虽然话不多,但是她好像挺喜欢开会,搬凳子最积极了,不管别人怎么啰嗦,都听得有滋有味。

可是今天大部分人的心思还是在活动上,所以四点过大家就出发了,三位男合伙人的三辆车,十几个人一起朝辉煌去,成路和付飞蓉在那边等着的。

峨洋的几个职员说要见音乐人挺激动,可到了一看看成路他们的架势,情绪也不是多平淡。

庞惜比较形式化,虽然她和成路也没见过几次面,但是向峨洋的介绍都很准确,让两边互相点着头问好。

庞惜这人事经理当得不容易,还要说一下今天聚会的主题和目的,比如让峨洋对音乐人多些了解和认识,让音乐人对网络有更深的体会。

相比庞惜的正式,作为目前持股最多的老板娘而且两边都认识熟悉的左悦就活泼得多,还开玩笑要峨洋以后多招女员工,今天这男女比例不平衡啊。

大伙先座谈一下,可是一群年轻人害羞内向的似乎居多,虽然之前咋网上的互动已经不少,可现在面对面了却有点冷场。刘才敬这种活跃高端用户,本来挺受峨洋几个人仰慕的,现在好像连眼睛都合适的地方放。付飞蓉虽然装扮得挺用心,但是对赵程迪的回应明显被动,感觉赵程迪对她们在平京相谈甚欢的描述是吹牛。

这事也只能慢慢来,一圈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杨景行这当老板的也不发挥领导作用,作为半个制作人,反而跟着峨洋员工去好奇付飞蓉他们的音乐制造灵感来自何处……

不过等大家一起坐到了饭桌上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地方是赵古帮忙订的,菜是庞惜临时点的,两桌都一样,虽然没尊重大家的意见,但是看起来群众满意度还不错。

大家平起平坐,动筷子之后,杨景行就原形毕露,像是日子过得比天天吃盖饭的员工们还艰苦,好不容易捞到一顿好的。

话题渐渐多,场面越来越热闹,活泼的几个带动了氛围,甚至开起了玩笑。这些年轻人也努力适应社会,学着以茶代酒敬老板一杯什么的。

财务经理庞惜也没小气,在另一位老板娘樊云的帮助下,两桌都照顾着,要不要加什么,再喝点什么。

赵程迪比今年才毕业的那些熟练得多,能主动提议几位老板都给员工们说点什么,总经理先说吧。

杨景行还端架子:“庞经理说说吧,我还没吃饱。”

庞惜并不扭捏:“今天大家聚在一起,其实都是同事,峨洋刚起步,付飞蓉你们的事业也可以说才开始……”

庞惜比杨景行能说得多,团结了大家,鼓舞了大家,而且让这次聚餐显得不是特别儿戏,能让一群年轻人感觉还是有个靠谱点的老板。

杨景行就幼稚了,吃得差不多了后,在饭桌上,当着员工的面,就跟几个合伙人商量事了:“……现在公司账面上,勉强维持到年底,明年的增资,我初步计算是一百万,保证基本开支,再增加几个同事。不是小数目,所以现在就开始计划。”

王建贤算术好:“那我们要拿二十万。”语气已经沉重,估计此刻会觉得自己股份实在是太多了。

杨景行点头:“不一定要一次到账,我也很吃紧。”

老板们商量事,职员们就观望着,不过看王建贤的沉重和王成川的不语,年轻人们可能开始怀疑这峨洋是不是能让人长久混点温饱了。

樊云倒是帮一成股份表态了:“早点有个准备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花钱,平时开销也不低……回头再好好计划一下。”

王成川点头支持老婆“嗯……嘿,早点有个思想准备。”

左悦代表两成股份:“一年是差不多要这么多……主要是只出不进,呵呵。”

庞惜安抚军心:“不过大家放心,不管公司多困难,绝对不会拖欠工资奖金,虽然才几个月,我相信大家都能感觉到这点。”

拿着那点可怜薪水的员工们还得点头附和呢。

杨景行对王建贤说:“这事我们回头再商量,车到山前必有路,正是共患难的时候……大家先吃好这顿。”

吃完饭就回酒吧,时间也差不多了,齐达维已经在老板岗位上,杨景行带着员工去问好,小年轻们多少有些激动。

喝起来后就更热闹了,不过三个开车的合伙人不能喝,只能怂恿一下员工们。对毕业生来说,这种娱乐形式似乎还挺新鲜的。

王建贤和左悦挺着急增资的事,两个人找着机会就和杨景行商量起来,左悦不怕出男朋友的糗:“……他一年所有所有加起来,不吃不喝也没二十万,现在那点存款,十万不到。”

杨景行蛊惑王建贤:“一起想想办法,今年稳住阵脚,明年大家一起努力,你不是说过,上了百万级用户就不怕差钱了。”

王建贤明显对杨景行曾经的那些计划和展望完全没信心,还是觉得应该开源节流,野心先放在一边:“……不过现在做音乐电影的这么多,别人都有金主,只能夹缝里求生存……主要是我可能实在拿不出来这么多。”

杨景行不管别人死活:“我是觉得不好好做下去可惜了,我也是欣赏你当初的理念,如果现在改变了,感觉理想就变味了……其实我也是吹个牛,到时候叫我拿六十万出来,肯定还得厚着脸皮去跟家里讨。”

左悦很了解:“他家里肯定不会帮他拿钱,这么多!”

杨景行也很是忧愁:“如果我们两个人还好说,想办法先帮你垫上……我对公司是有信心的,所以觉得你如果现在就稀释股份的话,真的可惜了。”

左悦急忙声明:“不是这个意思,肯定不会。”

王建贤下了什么决心:“我再想想办法……试试再说,还有这么久。”

杨景行简直感动,用力点头:“我就是喜欢这种团结一心的感觉……”

齐清诺进门了,潇潇洒洒漂漂亮亮的,直接就朝杨景行他们这边来,对左悦笑得灿烂:“好久不见,用什么了,皮肤这么好?”

左悦呵:“你也是啊。”

齐清诺又跟庞惜王成川他们一桌人点头打招呼:“……随意点,都喝好。”

庞惜微笑致意呢,杨景行一下起身到了齐清诺身边,几乎要搂肩膀:“没见过的介绍一下,齐清诺,也就是诺言,大卫哥的女儿。”

一群人抬侧头注目,赵程迪最积极,站起来就伸手:“你好……天啊,没想到你这么漂亮。”

齐清诺也会不好意思:“……今天这么多美女,估计就我体重超过你吧。”

赵程迪不介意的:“不可能,我一百二,你高这么多。”

“差不多差不多。”齐清诺高兴找到同级别的,再提醒杨景行:“给我介绍一下啊,都是老网友了,说ID。”

杨景行就介绍:“她就是程迪。”

齐清诺惊喜端详赵程迪:“跟你的文字一样,丰满不失灵秀。”

赵程迪回敬:“我喜欢你的理性客观。”

杨景行再介绍另外几个员工,并不都是如歌名人,齐清诺不是都熟悉,但是别人对她倒是明显久仰了。

杨景行还给大家补充一下:“她和贝贝熊是现实中的好朋友。”

赵程迪不意外:“肯定是,我最喜欢看你们俩双剑合璧了。”

齐清诺咯咯:“不好意思了……以前要是有得罪我这道个歉啊,别往心里去。”

大家都说没有没有。

杨景行问:“贝贝熊呢?”

齐清诺说:“我还能找个理由不请自来,她脸皮薄。”

赵程迪透露:“我们在策划个聚会活动,确定了肯定邀请你们,一定叫她也来,我好想见见。”

齐清诺点头:“我一定转告。”

左悦邀请齐清诺:“坐啊。”

齐清诺摇头:“不了,你们聊。”再对赵程迪说:“他跟我提过,你们活动到时候要我们配合的话,给我打电话,留个电话吧。”

庞惜说:“电话我有,肯定是会麻烦你。”

齐清诺说:“那行,弄热闹点,人多点,呵呵,我们尽量配合。”

杨景行也是够不要脸了:“我联系你。”

齐清诺点头:“都行……我过去下,你们继续。”

峨洋这群人继续,而且很快就能欣赏音乐了,别说付飞蓉了,冉姐今天也挺走心的。峨洋的员工们也比较会欣赏,而且还保留了工作惯性,能点评策划一番。

齐清诺也挺照顾老朋友这一桌,忙着招呼客人客串服务员的同时还是不是来问问杨景行他们有什么需要,并且赠送了些小果盘之类,但实在难以满足赵程迪强烈的沟通欲。

赵程迪爱工作啊,边欣赏音乐还边构思聚会的事,并且带动全公司上下一起商量。

音乐间隙,赵程迪正在考虑有没有必要把那几位有意来参加聚会的歌手排练一下出场顺序,另外有中年妇女客人突然开嗓子喊了:“四零二来一个。”呼应的声音不少。

还总经理大老板呢,真够丢人的,杨景行只能在员工面前呵呵。庞惜倒是那么犀利地一眼朝不尊重合伙人的方向看过去,但也无能为力。

看到杨景行的摆手动作后,冉姐出面给台下赔笑脸:“四零二今天有点事情不方便……”

阶级矛盾真是消除不了,不能看见老板丢人现眼,峨洋的员工们好像还有些失望。哎,齐清诺上台去了……

齐清诺拿起吉他就得到掌声了,拖了把椅子后到话筒前后,这姑娘面有不满:“某人不赏脸,我要找回面子,少了萝卜也开不了席?”

一片嘲笑声,而且杨景行自己也乐,于是峨洋上下也嘻嘻呵呵一下。

可齐清诺并没多认真,随随便便唱了首小女生的流行歌曲,不过还是她面子大,喝彩依然热烈,赵程迪这几人更是卖力,感叹诺言确实有两把刷子,想来贝贝熊肯定也不是口空喊大话。

唱了一首后齐清诺就去忙了,但苦了杨景行,赵程迪是一连串打听,另外几个员工也明显对齐清诺兴趣浓厚。美工姑娘简直倾慕得不得了,都视线跟踪上了。

杨景行实话实说,齐清诺浦音作曲系的,自己师姐,工作在民族乐团……

两成股份老板娘有点烦:“别打听了,真是的……”

大家有点莫名其妙。

杨景行跟员工平铺直述:“诺言为什么是四级账号,因为刚改版那时候她还是我女朋友。”

员工们多少有些惊讶,最惊讶的是赵晨迪,看了杨景行,再望齐清诺,最后望的是台上,最最后还是要跟杨景行疑问:“他们没跟我说过!”很是想不通的表情。

庞惜宽慰了:“和工作无关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赵程迪不敢反驳质疑峨洋经理职位最多的女人。

樊云对赵程迪说:“不要影响工作,很正常的事情,杨总和诺言是很好的朋友。”

杨景行尴尬嘿:“我问问她认不认同。”

王成川显得真诚:“我比较佩服你们,两个人都很理智。”

樊云又岔开老公的话题:“看看几点了,明天都上班。”

九点半,杨景行觉得还能再坐会,庞惜叫大家继续欣赏歌曲,特别是欣赏付飞蓉,原因自然不用说。

捱到十点过,杨景行提议今天到此为止,大家纷纷同意,庞惜积极:“我去结账。”

杨景行舍不得公司那点余额了:“我去结。”

前男友跟自己的父亲说话时,齐清诺去跟赵程迪她们说话了,很有小老板娘的样子,那态度肯定是拉到回头客的。

不过赵晨迪几人已经没听齐清诺唱歌时那么欣赏喜欢她了,显然是被杨景行连累了。

齐清诺还是把峨洋这种集团大客户送出内门,挥手拜拜,下次再来,有事随时联系。

杨景行还多管闲事呢:“你不回去?”

齐清诺说:“等会。”

杨景行说:“我刚说了一下,他们都想去看看三零六到底有多美。”

齐清诺立刻表明:“我垫底的,远远落后。”

赵程迪气愤:“不可能,最漂亮的肯定。”

齐清诺正经点:“衷心欢迎,不过到时候可能招待不周……。”

这么晚地铁也赶不上了,三个老板各自分工,杨景行送赵程迪和美工回合租的住处,一路上聊的都是艺术和工作,稍带着点生活和学习,不过都是杨景行问员工。

到了地方,看着单身女员工租住的周边环境,也不知道杨景行这发不起高工资的老板作何感想。

晚上十二点过,杨景行接到了孔亚飞的电话,不熟练地跟他套近乎:“兄弟,休息没?”

杨景行说:“准备了,有话快说。”

孔亚飞似乎难以启齿:“就是上次那事……真心问你,你那价钱有没有得商量?”

杨景行奇怪:“你有股份啊?”

孔亚飞恼火:“不是,我真的,想过把瘾吧,瘾没过上弄得一头包。甲方赶着出片,本来选角拍都很顺利,就这音乐,换了几轮,我也剪了无数轮,不是这不行就是那不行。”

杨景行一点不同情,还哈哈大笑:“就知道这些人不好伺候。”

孔亚飞十分赞同:“确实确实,我现在觉得你们真是太好合作了,以前虽然背地里骂了无数次。”

杨景行好奇:“怎么骂我的?”

孔亚飞又哈哈:“骂了就不找你了,不过你们这些音乐人的嘴脸,我靠,也该骂!”

杨景行哈哈哈:“给你个面子,先给十万定金,我出小样,行了付全款,不行只拿定金……”

孔亚飞苦口婆心:“别人全款还没十万!”

杨景行问:“片子花了多少钱?”

孔亚飞又愤世嫉俗了:“我靠,跟着一堆甲方的,比剧组人还多我告诉你,到那都是最好的酒店最好的套房……说是三百多万,剧组最多用一半。”

杨景行说:“那也差不多两百万吧,我告诉你,这种广告想观众记住,音乐有一半功劳,我要四十万还嫌多?”

孔亚飞气急了:“你怎么不说全靠音乐呢!?说真的,能谈就和他们谈谈,谈好了我带片子去找你,我也是被逼急了,就觉得你还像个人。”

杨景行问:“你是先剪了再配乐?”

孔亚飞又气:“这不是mV,是广告!”

杨景行哈哈:“你把第一剪给我说一下,什么样的……”

电话打了半天,杨景行就挺孔亚飞挺详细地描述了自己的第一稿是什么样的,画面剧情怎么衔接过度的,每一个镜头多少时长,有些什么色彩变化。

杨景行根本就不问甲方有什么要求:“我过两天给你,先给他们听听,但千万别给他们,我拿到钱了再说,四十万不二价。”

孔亚飞来真的了:“是不是太自信了?”

杨景行不要脸:“真是给你面子,不然真不想做。我做这个就跟你请你去拍成人@电影差不多,钱再多你愿意?”

孔亚飞兴奋:“不要钱也干,我自导自演,道具也干了……”

虽然杨景行说的是些不要脸的话,不过对他而言,像当初给鲁林他们的游戏录像做配乐时那样抄袭借鉴改编一通,可能确实没啥乐趣可言。但是又没必要真动心思,因为广告商和作曲系教授的要求截然不同,根本背道而驰。

不过在电影院播放的广告还是比网上的游戏录像要求要高不少,虽然只有四分钟多一点,杨景行也是在工作室捣鼓到星期一下午四点多了才给孔亚飞打电话。

孔亚飞严重提醒警告杨景行,可别盗版剽窃啊,到时候打起官司来,倒霉的可不光是甲方啊。

杨景行问:“我能害你吗?”

孔亚飞机敏:“我就说是你还没发行的作品,恰好用上了……”

好歹是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孔亚飞对音乐也是有点鉴赏能力的,在接收了杨景行的传输文件后几分钟又打电话来:“行吗?这,是不是老套了点。”

杨景行说:“这叫假装高雅,他们就吃这一套。你也别觉得对不起你的劳动成果,我救你出苦海呢。”

孔亚飞说:“我给他们打电话,试试。不行可别怪我,我最多给你四百块。”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杨景行正在吃晚饭,孔亚飞的电话又打来了,好像气呼呼的:“你等他们电话吧,记得请我吃饭。”

杨景行哈哈:“你也别郁闷,这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在商言商,艺术工作者也要有这个觉悟。”

孔亚飞长叹气:“你说的也有道理……”(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7298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