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九百章名誉】

【第九百章名誉】

何沛媛双手围着腿上的包包,坐姿并没很依靠椅背,脖子有点前倾,脑袋微低没有看前面的路况,她的斜刘海梳理得比较稀薄,可能这样就不需要时常往耳后整理了。

杨景行找共同语言:“我也看我妈哭过,不过是我闯祸之后急哭的。”

何沛媛扯扯嘴角笑得勉强,然后有点歉意:“当时真的不是有意让你为难,出尔反尔来来回回的。”

杨景行抗议威胁:“又客气?我摔了啊。”

何沛媛呵呵一声,尝试亲切点:“以前没跟你说,怕有什么误会……你别跟别人多嘴啊,这些事。”又警告上了。

杨景行点头。

何沛媛挺不放心的:“你肯定跟王蕊说。”

杨景行摇头:“又不是什么八卦。”

何沛媛几乎后悔:“我还不知道,你们俩无话不谈!”

杨景行说:“没有,女生之间也做不到,何况她现在一门心思只有老毕了。”

何沛媛呵呵,然后又好像有点沉重了:“王蕊……我特别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杨景行点头:“我也是。”

何沛媛又有些担忧:“她有些时候,太直心肠。”

杨景行说:“遇到珍惜她的人了就是最大的优点。”

何沛媛点点头,有点感叹:“当时那种情况,我爸妈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朋友帮忙。”

杨景行怀疑:“不会吧,应该很了解自己的女儿啊。”

何沛媛笑笑:“是我运气好遇到了她们。”

杨景行说:“我觉得对蕊蕊和诺诺而言,你也是她们的缘分,不是每个人都有让自己愿意在关键时刻出把力的朋友。”

何沛媛有点八卦:“老齐当时怎么跟你提这事的?”

杨景行鄙夷起来:“她自以为是的,说参加工作了,自己的朋友,所以不想跟父母伸手,就跟我借,装像个巾帼英雄,可到头来……我们分开的时候,还是她爸把钱给垫了。”

何沛媛点点头:“跟我说过……难为她了,也给你添麻烦。”

杨景行有气:“我烦的是她爸,多管闲事,不然我好歹还能落个债主当当,有事没事去讨讨债。”

何沛媛呵呵,用力伸手臂小懒腰:“王蕊的已经能还了,最近没机会,她周末天天约会……尽量明年年底再把老齐的结了。”

杨景行又建议:“别太放在心上,你们之间就不存在债不债的,是份情谊,着急了反而显得不够意思。”

何沛媛摇头:“你没欠过钱,不知道那种感觉。”

杨景行伸手过去:“让我试试。”

何沛媛笑一下,好奇:“你当时不怕我还不上啊?”

杨景行摇头,再次强调:“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何沛媛自己又想明白了,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杨景行说:“就算你直接来问我,或者三零六任何一个人有什么事,我能帮的都会尽量。”

何沛媛嘻得灿烂了:“看来怪叔没白叫。”

杨景行得意:“朋友是互相的,万一我要有什么事,能有十几个人帮忙,多好。”

何沛媛连连点头:“义不容辞!”

两人都笑笑,杨景行说正经的:“现在你们的场次还是少了点,明年等郭菱和翩翩也毕业了,团队基础也打得差不多了,到时候都要拿出干劲来,说俗点,那点钱是小事。”

何沛媛点点头:“老齐也是这个打算……你们俩现在是不是什么事都还是商商量量?”

杨景行呵:“我争取维持住良好的合作关系。”

何沛媛笑一下,然后好像有点惋惜:“你们当时太突然了,后来又都跟没事一样,把别人给整懵了……不过看得出来你还在意她,特别刚开始那会,知道肯定不是你想分手。”

杨景行苦笑:“虽然是自作自受,但我还是很舍不得。”

何沛媛不堪回首的样子:“当时猜什么的都有,谣言满天飞的……还好你们不用都在学校待着。”

杨景行感激:“刘思蔓就懂事,知道要给当事人空间。”

何沛媛想了一下点头:“听王蕊说的?”

杨景行摇头笑:“诺诺告诉我的,当调侃。”

何沛媛似乎不太理解这种:“……她知不知道你还喜欢她?”

杨景行想了一下说:“其实这个不重要,诺诺也不会纠结这个问题,比起我的缺点,多喜欢多喜欢也没用。”

何沛媛又回去了:“那你改啊。”

杨景行好舍不得地点点头:“可能有一天我会改。”

何沛媛气愤了:“还有一天!想这样耗到什么时候去?”

杨景行说:“可能对有些女生而言分手是一种感情方法,但诺诺不是,她的目的不是让我细心革面重新做人,然后两个人重新在一起。我觉得我目前最好的做法就是尊重她的决定,顺着她的意思,不让她心烦就好了。”

何沛媛质问:“然后呢!?”

杨景行说:“很多事情我都会尽量尝试想地更远更细,爱情我没有,我觉得计算规划的作用不大……也没意思。”

何沛媛十分鄙视,简直恼怒:“太消极了!你不觉得?”

杨景行摇头:“没有啊,我只不过没筹划明天,今天我还是认真热情面对的。”

何沛媛很怀疑:“没看见你怎么认真热情。”

杨景行也叹气:“能做的确实不多。”

何沛媛开始犹豫为难:“有些话不该我说,但是我觉得你是该检讨一下自己有些方面,就算不在乎自己别人怎么说你,也要考虑到别人。”

杨景行点头嗯。

何沛媛怀疑:“你知不知道我说什么?”

杨景行不确定:“大概……或许……可能……”

何沛媛烦死了,不管了:“就说喻昕婷,你听说没,说原来她们宿舍一层楼的有个女生为了跟她搞好关系,比男生追女生还细心,每天早餐晚餐晒被子打水,什么都干,知不知道为什么?”

杨景行惊诧:“不会吧,同性恋?我没听说啊。”

何沛媛气愤:“你别装傻,你想想安馨孔晨荷王宇晨……那么多,就知道为什么!不过那个女生好像风评不太好,喻昕婷也没理她,后来就……说几句难听话就算了。”

杨景行问:“什么难听话?叫什么名字?”

“我原来听别人说,没细问……”何沛媛突然审视杨景行:“看吧,没说错吧,心疼了吧?”

杨景行不要脸:“说我朋友坏话我还不能问问……好哇,如果你听见别人说我杨景行的坏话,你是不是不闻不问?”

何沛媛笑得像是大象被蚂蚁挑衅了:“管我什么事。”

杨景行伤心得捶方向盘:“没义气啊,没义气啊,我这是何苦啊……”

何沛媛不理会,不过冷脸一会后还是再给一次机会:“又不正经了是不是?我好好跟你说话,不听算了啊。”

杨景行正经:“你是什么看法?”

何沛媛回到正题:“我知道有些事你也是好心,谁都有朋友,对朋友讲义气,对朋友好点是正常的,而且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但是有时候,太多的事情加在一起,就难免让人产生看法。”

杨景行点头。

何沛媛说:“我不知道事实是什么,但是基本上都说校庆巡演的是时候是你保举喻昕婷,后来去纽爱也是你在想办法,甚至说第一交响曲是让喻昕婷登台的筹码,而且偏偏那么巧,留声机刚来浦音和你见面,喻昕婷后脚就去伦敦了……”

杨景行就纳闷了:“都毕业了谣言还不放过你们,说得我无所不能了,我要有这么大本事,我早飞黄腾达了。”

何沛媛不在意的:“你不用跟我说实话,自己知道就行。”

杨景行点头:“我可能是起到一些轻微作用,但是更多是靠喻昕婷自己,这么简单的道理。”

“是,取决于什么角度。”何沛媛像是开始分析案情了:“作品首演,你去露个面本来很正常,但是为什么要让孔晨荷一起?就让人深思了。”

杨景行嗯:“感觉是故意掩人耳目?”

何沛媛愣一下,看杨景行:“我没这么说,但是你自己都会这么想,何况别人。”

杨景行叹气:“真是对不住孔晨荷,让她背这么个黑锅,简直是侮辱她们的友谊。”

何沛媛看看杨景行,有点同情:“所以,不光是你个人的事……我觉得其他事,想低调啊,想幕后啊,那怕多做做流行音乐,你肯定有你自己的想法,可以我行我素一点,没问题,但是涉及到名誉的……反正我没见过没听过有谁不在乎自己的名誉,艺术家都是视名誉为生命。”

杨景行说:“其实我也在意名誉,如果你们也觉得我的名誉有问题,那我真的该好好检讨了。”

何沛媛不耐烦地强调:“不是我们觉得,要我怎么跟你说?不知道人言可畏众口铄金?本来这边就还不清不楚,隔三差五地过来,你又去纽约,让人怎么想?是,你可能是只把喻昕婷当朋友,或者是当个小妹妹关心爱护,但是你有女朋友的,没人敢当你面说什么,但是女孩子的声誉呢?”

杨景行点头:“是,所以我现在会守好本分。”

何沛媛问:“什么本分?”

杨景行说:“本本分分当朋友,证明喻昕婷的名誉,也证明诺诺没和我不清不楚。”

何沛媛看杨景行,警惕:“生气了……你就当我狗拿耗子!”

杨景行笑:“没有,好好上了一课。”

何沛媛不屑:“用得着我给你上课……”

杨景行说:“我知道那些话不是你的意思,你是好心提醒我,真的感谢。”

何沛媛猜测:“这些话,现在可能一般也没人跟你说……你能听就听,不然就当我放屁。”

“是好久没人给我上课了,喜欢听。”杨景行笑着减速,如果他还认得路,这应该是到何沛媛家之前的倒数第三个十字路口,还有一公里多的路程都是两车道了

何沛媛像是准备总结了:“其实都知道你是个好人……”

杨景行抗议:“这就发好人卡了?”

何沛媛笑笑:“我以前还没发过。”

杨景行斟酌一下,还是选择了荣幸:“那我就接着吧,谢谢。”

何沛媛笑:“但是好人也应该有原则,不能滥好人。”

杨景行气愤:“我怎么没原则了?我原则标准高得很……”

何沛媛更气:“世界上美女那么多,你都……”戛然而止。

杨景行先嘿嘿笑了:“别这么没安全感,我现在本分了。”

何沛媛短暂坚持后也忍不住,轻声咯咯两下,尽快正经:“总之大家都是朋友,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你别误会,我对喻昕婷真的没什么看法,她能走到今天也不容易。”

杨景行点点头。

何沛媛打听:“你们是专业考试的时候认识的?”

杨景行嗯:“考友。”

何沛媛一点笑容:“感情深一点也可以理解。”

杨景行也笑笑。

何沛媛又小懒腰,然后还有小哈欠,脑袋往后靠了靠:“你现在电话费不少吧?都是国际长途。”

杨景行摇头:“没多少……本分。”

何沛媛呵呵,回忆:“我小学几年级时候,还没手机那时候,我妈的同事,她儿子在欧洲,家里的老人,爷爷还是奶奶想孙子了,没事就打电话,后来电信局的人上门了才知道,欠了几千块的电话费,那时候我觉得好恐怖啊,我一天才两块零用钱!”

杨景行问:“你一直在那个院子里长大的?”

何沛媛摇头:“没,不过也是不记事就搬进去了。房子有二十年了,很多以前的熟人,小时候的玩伴,这几年都搬走了。”

杨景行说:“我要是你玩伴,肯定舍不得搬。”

“又来。”何沛媛好像都适应了:“其实我小学到初一初二都很一般,那时候好玩,选什么班花,从来都没我的份,进不了前五。”

杨景行问:“你还记仇啊?想报仇简单,开个同学会。”

何沛媛摇头:“没什么好骄傲的,其实也聊不到一块去了,都是竞争关系,你上了我没上这种。你们高中开过同学会没?”

杨景行摇头:“天南海北的,很难凑到一块……可能他们悄悄开了没叫我也不一定。”

何沛媛咯咯乐:“不会吧……这家便利店有关东煮,你饿不饿?”

杨景行摇头:“你想吃我停车。”

何沛媛犹豫了一下摇头:“算了,可能也没了……你就门口停车吧,里面没事。”

杨景行坚决不同意:“路程本来就这么短,这进去也有两百米吧,也是一大截,可惜我不熟悉小区环境。”

何沛媛笑笑。

杨景行再慢,这两百米也最多能开个两分钟,可一进大门,就先安静了小半分钟,杨景行很舍不得,找话:“是直走吧?”

何沛媛烦:“别故意,左边!”

杨景行不要脸:“好哇,你想骗我多转会。”

何沛媛赌气:“那你直走……我在这下车。”

杨景行左转,停车惊喜了:“好兄弟!”

一只猫在路中央,车灯下的猫眼贼亮贼亮。

何沛媛都无语了:“这你兄弟啊?”

猫咪跑了,杨景行急了:“好兄弟,别走啊,再待会,不急……”

何沛媛咯咯笑得提了一下双膝,然后就顺便移动肢体,摆了个欲哭无泪灰心丧气的姿势,长长叹气:“说那么多都对牛弹琴了……你跟王蕊也这样?”

杨景行想了一下:“偶尔……现在不敢了。”

何沛媛就有点鄙夷了:“知道不敢吧……我也要快点找一个,落个清净。”

杨景行连连点头:“这个我们可以商量一下,有个好办法……”

何沛媛问:“什么?”

杨景行还在想:“……我怕我控制不住,你再别找特警了。”

何沛媛哼哼冷笑:“回头我就贿赂小洁。”

杨景行停车了,到了,他很是不甘:“怎么觉得还没两百米,五十米吧。”

何沛媛不接话茬了,象征性看一眼司机:“那你自己回去开慢点。”

杨景行说正经:“等会还是给小洁打个电话。”

何沛媛点头:“好……没事我就不跟你打了,万一有什么情况再说。”

杨景行好高境界:“我情愿不接你这电话。”

何沛媛白眼都翻天上去了:“谁愿给你打。”

杨景行嘿嘿着下车,开后门帮着那家伙。

何沛媛也下来了,绕过车头接了东西,尝试正式点:“谢了啊,拜拜。”

路上那一课好像也没白上,杨景行挺绅士的:“别客气,快进去……几楼?”

何沛媛说:“三楼。”

杨景行点头,转身上车,发动调头。

何沛媛也就回头进楼了,拍一下手,一楼灯亮。

杨景行也是没素质,这大半夜在这鸣笛,起码这个单元从下倒上都亮了。调头之后,他又往外面看看,听见了轻轻的开门声,然后是轻轻的呼唤:“媛媛……”

“哦。”何沛媛答应了一声,然后责怪:“叫你早点睡。”

何沛媛的母亲:“你爸早睡了,我明天休息,电视没看完。”

杨景行就离开了。

...(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81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