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九百七十章慢慢玩】

【第九百七十章慢慢玩】

时间也差不多了,婚礼司仪和他的助手看样子已经准备就绪,宾客们都入座了。新人双方父母被请到一桌坐下,高兴又忙碌。严光永热情的母亲只对给自己和亲家拍照的杨景行说声谢谢,邵芳洁的母亲只能半秒钟时间问候一声杨顾问。

杨景行自抬身价,去跟陆白永这些前辈大家坐一桌,都是很有风度的人,谈吐高雅。相比之下,旁边三零六这三桌就轻浮幼稚得多,齐清诺不讲究团长形象地大呼小叫,喻昕婷也没演奏家气质地嘻嘻哈哈。三桌人还互动频繁,公开密谋着等会怎么再给新郎一个下马威,新娘也不放过。

“阿怪。”王蕊在叫:“阿怪!”指给闺蜜看。

杨景行看见了,特警一枝花来了,没间隔多远地入座了。

王蕊根本是催:“去啊!”

这三桌人还不少鼓励或者等热闹的积极心态,可是一枝花显然是和同事们坐一桌的,而且陆白永这些人还看着呢,杨景行嘿嘿摇摇头,没动。

王蕊听不满的,当着众人的面鄙视:“没用!”

杨景行不介意。

稍等了一会后,十二点一十八分,挺准时的,随着灯光和音乐变化,婚礼司仪上台了:“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先生们女士们……”

预热之后,新郎上场。哎哟哟,严光永的这些朋友和同事真是嚣张,给了严光永举行待遇。

三零六这三桌怎么能忍,立刻开始策划,等会邵芳洁出来的时候要怎么样怎么样。

可是严光永不给他的亲友团争气,那么大块头的男人,站在台上,被司仪那些套路化的台词弄得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最后要说话的时候已经有点难以发音,但是出来却很大声:“邵芳洁,嫁给我好吗?让我们一起走向幸福的未来……”喊完,新郎把那话筒一甩,居然有低头咬嘴唇的动作。

三零六这三桌这时候倒是没敌视新郎了,倒是严光永自己的亲友团在那边无情嘲笑。

邵芳洁穿着美丽的婚纱,戴着头冠,挽着父亲的手从那边花亭走过来,大概要个半分钟的时间。

司仪充分把握这半分钟的黄金时间,各种招数都用上了。现场宾客挺安静的,杨景行也就在座位上看着,有两台摄影机,不用他去凑热闹。三零六也没给邵芳洁呐喊助威,这时候实在不合时。

台上一系列,钱花得值,婚庆公司的人挺专业,尤其是司仪,台词节奏把握得很好,情感恰到好处。

可严光永真是铁汉柔情,心理承受力真是非常之低,好几次都明显控制不住自己了,泪光隐隐的。邵芳洁可能是适应了舞台吧,表现得挺好,该笑的时候笑得很开心

司仪没拿那新人双方的职业做太多文章,但是现场还是很明显,需要喝彩需要欢呼的时候,邵芳洁的这五六十号亲友团是明显和男方的不一样的。

三零六这几桌也很努力地尝试豪放一些,但还是比不过特警们。杨景行也贡献了一份力量的,和陆白永这些人一桌,他也跳起来喊啊叫地。

龚晓玲姗姗来迟,还好,仪式才进行到证婚阶段。两个证婚人被请上台,特警中队长,民族乐团团长,上台还握手。

对比又出来了,特警中队长先讲话,其实也挺熟练的,但是内容就稍微粗狂一些。文付江就艺术得多,还代新人感谢宾客,因为今天在座的有蜚声国际的指挥家,教育家,作曲家,演奏家,钢琴家,虽然没逐个名,也肯定让新娘的父母脸上有光了。

证婚之后台上又是一系列的浪漫和感人,交换戒指,宣誓,点烛台,拜父母,香槟塔,交杯酒……

杨景行鼓掌喝彩之余又充分利用起高翩翩的专业相机镜头,多拍几张。

终于,仪式结束,宾客们再次发力制造最后一次喝彩后,就可以开吃了。新人去换衣服,准备敬酒。

杨景行这一桌还互相客气,都不急动筷子,感叹回味一下,或者问问彼此是否喝酒。而三零六这三桌,马上就热闹起来了。

新人换衣服出来了,三零六这三桌现在步调已经比较一致,大声赞叹邵芳洁好漂亮。

敬酒顺序有点安排的,先是中队长那一桌,用了点时间,接下来就是杨景行这一桌,当然肯定不是因为他。

事实上这一桌除了杨景行,每个人需要新人尊敬的,文团长、陆指挥、这老师那老师,这主任那主任。

新人父母是陪同的,不过邵芳洁的爸妈比较低调,基本上都是严光永的母亲在拜托各位关照这个让她满意喜欢得不得了的儿媳妇。

严光永现在还在情绪中,一手酒杯一手杨景行的肩膀,好严肃地:“谢谢,谢谢……”

接下去是齐清诺这一桌了,主要是老师。但是龚晓玲让新人尊重邵芳洁的教授就行,说自己今天不以一老师身份来的,而是作为一个朋友,三零六大家的朋友,龚晓玲干脆建议:“一起来来好不好?来,大家一起来……”

龚晓玲的话很得人心,三桌人纷纷站起来,七嘴八舌大呼小叫,让摄影界很是忙活。杨景行也放下筷子,拿着相机去找角度了,要走开一点才行。

在龚晓玲和齐清诺的安排下,一对新人站在中间,二三十号人几乎围住,一二三之后高声喊:“祝严光永邵芳洁,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邵芳洁这时候有点感动了。

准备大家一起干杯,龚晓玲快速锁定爬到舞台上去取景的人:“杨景行,你也来啊!”

杨景行这时候没磨蹭,赶快过去加入浦音大家庭,一起举杯,一起干杯,一起欢笑。

虽然一起干杯了,但是还是要分别说几句的,比如邵芳洁并没有邀请却主动来了的师弟师姐,尤其是献上衷心祝福的老教授。

当然,还有来回自费机票的喻昕婷,严光永显然是了解情况的,也带着自己的老婆单独表示感谢,很真诚的样子:“……我一个同事在西北执行任务,没手机不方便,昨天晚上给我打的电话,开车往返一百多公里……”

喻昕婷好像不知道这和自己有关系,陪笑听着,点头但是不知道说什么。

柴丽甜笑:“昕婷往返几万公里。”

严光永严重点头:“衷心感谢……小洁能有你们这样的好朋友,我为她骄傲,也是我的骄傲。”

邵芳洁简直尴尬,喻昕婷也有不好意思:“……衷心祝你们幸福。”

严光永还知道喻昕婷是今天晚上的飞机,再次问能不能明天再飞,不好好招待一下真心过意不去。

喻昕婷也知道严光永的婚嫁请来不易,还要去邵芳洁老家办婚礼,所以不耽误新人时间了,祝蜜月愉快。

严光永谢谢喻小姐,祝她一路顺风,心想事成。”

这么多人说说笑笑的,新人在这三桌花了好些时间才被齐清诺催着去下一桌,别耽误大家吃东西了。杨景行把相机还给高翩翩,回座位拿起筷子。

舞台上虽然完全不受关注,但是婚庆公司还是尽心尽力的。司仪唱了两首歌,男高音挺不错,还有灯光舞蹈表演,然后一些小活动受到小孩子的欢迎,争抢礼物什么的。

上台随便表演节目就有纪念品可以拿,这种好事也没人去。杨景行坐不住了,表示自己去祝福一下新人,陆白永他们都很支持。

有人捧场,司仪很是高兴,称呼杨景行为大帅哥,要他自我介绍一下。杨景行拿着话筒微一用力,司仪就懂行地松手了,也该看出来杨景行是个练家子的架势。

杨景行还是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新娘和新郎的朋友,在他们大喜的日子里,唱一首歌给他们,水晶。”

哟,杨景行居然比司仪人气还高,三零六一片普遍掌声欢迎呢,忙敬酒的新人也对舞台表示关注到了。

也不需要酝酿和伴奏,杨景行站在那也没啥台风和气质,直接是清唱的:“看你的眼睛……”

本来是男女对唱歌曲,杨景行一个人来的,站在那,像是一个人在练歌的样子,没有深情倾诉的态度,比较随意。

所谓行家一出手,杨景行好歹算个制作人了,用他的男中音唱得还行。虽然这大厅里依然是喧哗的,大部分人忙着吃喝聊天也是不会看舞台的,但听出不一样的人还是会给唱歌的人一点面子,喻昕婷和齐清诺都正眼瞧了,背对舞台的何沛媛还转头看了一眼。

可能是回报杨景行之前的积极吧,三零六的相机大部分都有对准舞台按几下快门,孔晨荷甚至还跑近一点。

杨景行没回应镜头,始终站在那干唱,没怎么动过步子也几乎没换表情。

没有前奏没有伴奏,也就是两三分钟杨景行就唱完了,在朋友们义气的掌声中高兴地拿了纪念品,下去回到座位上。

前辈也会欣赏流行歌曲的,说没看出来杨景行还会这一手。

新人敬酒还没敬完,这边也就有人放下碗筷了,但也没急着走,聊聊天。但是杨景行坐不住,跟前辈们告辞,说自己还有事。

杨景行先去跟齐清诺商量,因为是二十六演出,自己就在二十三四号去一下民族乐团,先听为快。杨景行还知道三零六等会要去参观邵芳洁他们还没入住的新房,建议:“龚教授您没事也去玩玩吧。”

听说杨景行这就要走,龚晓玲都有点怀疑了:“真这么忙?今天你不应该……”

杨景行又去给喻昕婷这一桌说一下:“你们慢慢玩……”

大家也不挽留了,就高翩翩问杨景行要不要自己拍下的照片。杨景行当然是想要的,都想要,还安排集中一下了再给自己。

喻昕婷还钢琴家呢,还蜚声国际么,这时候了还没放下筷子,还在扒拉。

三零六之后,杨景行再去跟新人夫妇说一下,然后最后一个道别对象是严光永的同事们,他走过去看着的是张钰阳:“好久不见。”

张钰阳笑一下,稍微点头。

杨景行跟几个男特警扯了半天。

晚上十二点,杨景行在住处,孔晨荷打来电话,说喻昕婷上飞机了,晚饭是付飞蓉请客。

杨景行并没问起,孔晨荷也说到:“……今天大家对昕婷都挺好的,郭菱也说话了。”

杨景行哦:“……你们早点把桃李满天下的行程确定下来。”

孔晨荷知道,这是最重要的,说过好几次了。

九月十六号,《幸福狗》几乎全面下线了,星期一的票房是十几万。果然是利益,之前帮忙对电影大吹特吹的院线也坚持不下去了。

接近六千九百万的总票房,照说是皆大欢喜,但是各种问题是好些天前就开始了。首先就是威意公司最在乎的电影版权问题,虽然合同明明白白地签了版权为峨洋独家所有,但是威意现在觉得这合同很不合理,根本霸王条款。

武明杨说罗毅清已经坐不住了,一开始还是好说歹说打商量甚至是请求,现在已经有点威胁的意思了,话里话外要联合其他投资人跟峨洋打官司了。

武明杨其实早就有心理准备的,保守估计,《幸福狗》未来几年内至少有过千万的版权收益,就是这几天,台湾几个公司的出家就超过三百万了,要买断电影在台湾的院线放映。

今后还有DVD发行,网站或者电视台的播放,甚至是续集拍摄……这些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威意当然不会心甘情愿,凭什么让你峨洋独占啊。

虽然有合同在,但是峨洋还是要做好打官司的准备,并且不能放松大意。

还有一个红包的问题,杨景行是坚持要给主创人员发红包的,但是当初也没想过会这么赚,所以也没签合同,大家口头说笑而已。

杨景行想过了,如果别人实在不同意,他就拿峨洋的票房分红来发红包了。其实说起来七千万的票房很夸张,但是把税一交,还有基金也要交,然后影院再拿掉一半,唐彩又是一大笔发行费,最后峨洋和杜玲加起来也就能分到一千两百万,每人赚了小四百万而已,然后又还要交税。

杜林是一再表示能赚钱已经是大惊喜,不需要之后的版权分红,但是杨景行肯定不能这么干啊。

九月十八号,唐潇晓新专辑发行的同一天,晚上,成路乐队在浦海最著名的几个LIVehouse之一演出,算是搞专场。

两周前就定下的,也是接着《幸福狗》的热度。Livehouse的演出环境和条件比辉煌酒吧还是好不少,本来就是不同类型的场合,追求的东西不一样,这里需要的是舞台感。成路好好准备了,因为比他们出名大牌的乐队也经常有。

演出挺成功的,成路已经很有乐队的样子,虽然目前还算半地下,但是已经有好些追随者了,不乏时尚个性青年,也不乏美女。事实上付飞蓉已经算得上小小明星了,乐队之间说笑的,现在盼盼去逛街已经会被认出来了。

照说可以出专辑了,可以赚钱了,但是杨景行还是在跟大家强调创作,并且对刘才敬重复《朋友好走》的新歌进行了无情的批评。

十九号二十号,安馨二十二号出发去利兹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了,父母也来了,到时候是父亲和池文荣陪安馨一起去,比赛将持续半个月。其实国家现在挺重视这一块的,能去比赛就有补助,如果拿奖还有奖金,而且是文化部给的,难怪有些人不当演奏家而是乐此不疲地比赛。

二十号中午十二点半,杨景行在听了安馨一个多小时的演奏之后,没有再当老师了,笑:“行,我是挺有成就感的。”

安馨笑笑。

杨景行认真点:“三点,你记住,李教授才是你真正的第一老师,不是我。”

安馨点头。

杨景行又说:“未来有可能,你和喻昕婷会被拿来对比,不要理,你们永远是朋友。”

安馨嗯:“我知道。”

杨景行再说:“适可而止,天赋有限不是什么耻辱,不要为难自己。”

安馨默默点头一下。

杨景行拍手一下:“好,走吧……后天不能送你,我明天就出差。”

安馨嗯:“没关系。”

十一的国际钢琴大师班近在咫尺,杨景行还要飞平京,去结账再加扯皮。票房分红没那么快到账,峨洋请律师就要花去好几万。还好,杜林的扯皮经验丰富,虽然不是被告,但是比被告还积极,毕竟她也赚钱了,估计也有唐潇晓新专辑又叫好叫座的原因。

二十三号中午,杨景行飞机落地,直接打车去民族乐团。看着顾问是带着行李箱来搞艺术,三零六的女生们还是挺感动欢迎的。

杨景行关注的是刚过完蜜月的邵芳洁:“……是不是不想回来上班?”

邵芳洁摇头笑:“没啊。”

蔡菲旋是羡慕的:“气色超级好,浑身光彩。”

邵芳洁抱怨的:“我累死了都……”

年晴真无聊:“你叫特警温柔点啊,累坏了怎么办?”

王蕊带头啊哈哈,连柴丽甜都咦嘻嘻……

邵芳洁这唯一的有妇之夫居然害羞了,但是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不是抗拒那种害羞了。

齐清诺还是团长:“嫉妒啊?羡慕啊?报复啊?”

大家纷纷承认,高翩翩边笑边问杨景行:“照片你拿到没?”

杨景行点头:“孔晨荷上星期就给我了……一克拉的钻戒好大啊,老严真是男人公敌!”

王蕊举起邵芳洁的手:“所以小洁不戴,免得我们眼馋。”

邵芳洁说明:“我不喜欢钻石……”

杨景行感动了:“对,多在三零六宣传这种崇高的思想,净化一下心灵。”

王蕊带头怒了:“我们心灵怎么了!?”

大家纷纷配合。++(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下载免费阅读器!)(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9058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