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九百七十二章有道理】

【第九百七十二章有道理】

十月二号晚上一点多,杨景行都准备睡觉了,赵古的电话打来,杨景行一喂,听到的是赵古的哭腔:“完了完了,不行了,高辉不行了,天呐完了……”

更大声的是旁边孙桥和刘才敬的惊慌失措的叫喊,真是要出人命的样子……

凌晨两点多,杨景行赶到医院。成路还是蛮义气的,都在急诊手术室外守候着,齐达维也在。

齐达维比较镇定的,告诉杨景行,基本都是皮外伤,死不了人,也不会落下残疾:“……住几天院的事。”

既然如此,杨景行就叫齐达维回家休息,自己还送一下。

齐达维的建议是:“……把事情问清楚,好好处理一下,别再有下次。”

杨景行叫赵古单聊,怎么回事?

身上有不少血迹的赵古现在还挺害怕,似乎不敢回忆:“……差不多了,准备走了,我看他接的电话,讲什么没注意,接完就出去了……有十分钟,不到十分钟,五分钟,回来……”赵古不知道怎么描述,一脸痛苦地在自己的脑袋上比划:“……全是血,一身全是血,哗哗流,问什么都不知道了。脸上,这么长,伤口,哗哗流。”比划了十厘米,可能是夸张了。

杨景行问:“看他手机没?”

赵古点头:“警察看了……打过去没人接,我们都不认识。”

杨景行又问:“最近有什么苗头没?”

赵古想了之后摇头:“不至于,应该没仇人……”

杨景行挺没人情味:“如果是自找的,就换人。”

赵古稍犹豫后点头。

杨景行和大家一起等,成路几个男人身上都多少有血迹,孙桥拿了个袋子,里面是高辉的衣服,确实血染的风采。付飞蓉倒是比较镇定,但是无话可说的样子。

高辉被推出来的,换了病号服,真是被打成猪头了,惨不忍睹,头发也剃光了。高辉脖子以上被缝针的伤口就有四处,还各种淤青,高肿的脸上左眼下方那一条伤口更是触目惊心,容貌肯定会受到影响了。

高辉看样子是清醒的,认得杨景行的,肿胀得只剩一条缝的眼睛还能表达一下,只是肯定不能像平时一样善于说笑了。可能是体会到了被关心的温暖还是对生命有了新的理解,在被朋友伙伴伙伴各种问候后,高辉没有回答,但是眼角出泪水了。

医生建议让病人多休息,头部和胸腔都做了cT,没有大问题。至于四肢,除了右手臂上有两处皮外伤,其他没有可见的伤害,留在明天再仔细检查吧,如果有需要的话。

警察也要明天才会来,赵古还是想先了解:“杨总问,你知不知道是谁?”

高辉有点呆滞,嘴巴微张,然后很细微地摇头一下,很艰难。

杨景行安排:“我先在这守着,古哥你开车……”

早上五点,杨景行才回到住处,稍微睡两个小时后还要去浦音当大师,传授钢琴艺术。

中午一点多的时候,齐清诺给杨景行打电话来:“今天没出丑吧?没休息好。”

杨景行不屑:“开什么玩笑。”

齐清诺说:“我上午去了躺医院,成那样子了,高辉还不配合警察调查,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你别让盼盼她们跟着担惊受怕。”

杨景行嗯:“知道,我晚上再过去。”

齐清诺猜测:“可能是红颜祸水,不好意思开口。”

杨景行嗯:“应该是熟人……这几天你别去酒吧,以防万一。”

齐清诺笑:“我有保镖。”

杨景行心思宽呢:“晴儿怎么回事?”

齐清诺深呼吸,懒得讲的语气:“……跟李孚说清楚了,还忘不了放不下前任,李孚说,给她时间。”

杨景行抓关键:“她跟康有成怎么说?”

齐清诺好笑:“康有成都祝她幸福了,还能说什么……你别给康有成通风报信啊!”

杨景行说:“不会。”

齐清诺问:“那你借钱给他?”

杨景行解释:“我以为是雪中送炭,谁知道他出这么一招。”

齐清诺遗憾:“他始终还以为是钱的问题,如果想不明白这个摆不正心态,别说两边家庭,三零六就够他受了,特警开头开得好,钻戒十几万,小洁马上拿驾照买车,房子一百五十平的……所以他问李孚的情况,晴儿根本不说,不敢说。”

杨景行哈:“晴儿好……三零六内部不能攀比风啊。”

齐清诺笑:“这我真的无能为力……对,媛媛,那天你看到了,人家腆着脸来的还爱答不理的。”

杨景行说:“情况不一样,情义值千金。”

齐清诺讲道理:“是啊,当然,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先有情义值千金的表现,康有成有吗?五十万是什么意思?”

杨景行说:“五十万对康有成来说……你怎么了?受什么刺激?”

齐清诺叹气:“旋子……我都怕了,电话成她心理咨询热线了。汤启华很怀旧,还停留在天后倒痰盂的时代。”

杨景行觉得:“你就陪着聊聊得了,他们自己的事。”

齐清诺嗯:“不然我能怎么样,雪中送炭?”

杨景行只能说:“都有这个时期,总会稳定下来的。”

齐清诺没什么信心地嗯,问:“你房子装修怎么样了?”

杨景行说:“今天正在验收,我没时间,我爸妈过来了。”

齐清诺惊喜:“这么快,怎么样,满意吗?”

杨景行说:“没讲究,都是他们在忙……我一个人住,无所谓。”

齐清诺哈哈:“一个人更好,不用分歧吵架。”

杨景行嗯:“有道理。”

齐清诺说:“行,什么乔迁之喜通知我们一下,参观参观。”

不管杨景行说自己怎么忙,父母和装修设计师还有杨程义请的监理,还是在新房里等房主自己来看看,已经下午六点多了。

装修设计师是个女的,三十来岁,两个月来就和杨景行见过一面,网上和电话沟通倒是不少,挺负责任的一个人,用她自己的话说,业主越是好说话,他们就越是尽心尽力。何况杨景行还是个成功的音乐家,还希望他帮忙传播口碑呢。

用设计师的话说,装修风格就是中式和日式结合的简约明快风格,简约但是不简单,各种细节都是很讲究的。

看装修效果图的时候萧舒夏是蛮不喜欢的,现在是摆在眼前,她又比较满意了,相信了设计师的话,这种才是真正的品味,那些什么欧式宫廷风啊,都是暴发户的爱好,不符合艺术家的身份。

设计师带着业主仔细看,因为客厅实在太高了,萧舒夏原来是想从二楼沿着客厅的大落地窗中间的衡量做一个类似阳台的东西,利用了空间也好看,还能在上面晒晒太阳,后来这个想法被设计师否决了,其中一条理由是:“……未来杨先生有了自己的小孩,小孩喜欢在高出玩,是一个很大的安全隐患。”

这可说到萧舒夏的伤心处了,她倒是想问问,你们见过谁家是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的,丢人不丢人?

杨景行原来自己找人搞的琴房也被重新弄过了,设计师保证没有弄坏任何设备:“……我在仔细体会了舞台对音乐家的重要性后作出了这种设计,我还丈量了三角钢琴的尺寸,杨先生觉得满意吗?”

杨景行点头:“挺好。”

房子大也有弊端,杨景行只是草草看一遍也花了差不多个把小时。家具差不多齐全了,虽然说所用全部是环保材料,但是设计师还是建议最好是三个月之后再入住,这段时间还要保持通风。

陪着父母吃了晚饭后,杨景行还要赶去医院。

赵古跟杨景行说实话了,因为高辉今天跟他说实话了,事情的幕后指使者多半就是那个叫章海丽的女人。杨景行见过两次的,一次是送成路去参加草原音乐季的时候,一次就前不久的livehouse演出,章海丽都是作为成路的朋友出现。这女人还要了杨景行的电话电话号码并且尝试联系过,但是杨景行没时间交朋友。

章海丽其实是个美女,尤其化着妆,她以业余歌手和音乐爱好者自居,看起来热情而开朗,成熟而世故,甚至算有修养有文化,虽然才二十五六岁吧。

赵古向杨景行保证:“真的是她先勾引诱惑高辉,我们都没看出来她是这种人,高辉没主动……我现在感觉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杨景行问:“勾引过你没?”

赵古吃惊地摇头,然后好像明白杨景行的意思了:“是,高辉他是有问题,但是这一次……”

杨景行问:“什么矛盾?钱?”

赵古看着杨景行,难以启齿又着急的样子:“……你听我说,这个女人心机很深,他们认识有四个月了,差不多,那次我们在自由空间演出,我真的一直没看出来他们之间有问题,一点都没有……两个月,高辉肯定不会骗我,虽然他……两个月之前,章海丽勾引他上床,上床之后,好几次,她才露出本来面目……要高辉把她介绍给你!”赵古说完,用很诚恳地眼神看着杨景行。

杨景行没啥反应的,嗯一声。

赵古急切:“二十几岁的男人,你也理解,有时候……但是高辉真的没出卖你,他这方面肯定没问题。章海丽就一直要他制造见面接触的机会,真的女人真的非常厉害,双管齐下软硬兼施,高辉是实在没办法了,想和她断绝往来,章海丽就威胁他,说他欺骗她的感情和,要报复他……”

杨景行问:“联系她本人没?”

赵古咬牙切齿:“这个女人很会装,太会演戏了,我打电话过去她装不知道!”

杨景行问:“告诉警察没?”

赵古连连摇头:“就是怕影响你,影响你的名声,高辉才不说……看你自己的意思。”

杨景行说:“和我没什么关系,不用看我的意思……我建议还是好好配合警察调查,这么重的伤,至少可以要点赔偿。”

赵古犹豫了一点点头:“嗯……也不一定,现在还是猜测,只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杨景行说:“不管是不是,赵古的医药费还是公司报销,你们也多照看一下,出院之后就不是成路的人了。你给董世然打个电话,问他愿不愿意来。”就是留给成路设备的那个放弃了音乐的吉他手。

赵古震惊的样子:“……这次真不怪高辉,遇上这样的女人了!倒霉!”

杨景行好像经验多丰富一样:“遇到能睡的就睡,以后还有倒不完的霉,感染艾滋也很有可能……这是我的决定,你们是兄弟的还是兄弟,但是一条,别影响工作。”

赵古有点央求:“能不能给他一次机会?最后一次!”

杨景行也挺诚恳:“古哥,如果换一个情况,我不在意,私生活我也管不着,但是付飞蓉是我带入行的,她是我好朋友的好朋友,而且你们在辉煌唱歌……”

赵古不知道说什么好。

杨景行建议:“或者你就装不知道的,过几天我来跟大家说,你觉得怎么好?”

赵古犹豫好了好久:“……我来说,我说!”

杨景行又说:“想认识我应该只是猜测,估计还有其他原因,等警察来调查处理,别乱讲。”

赵古点头:“我知道……”

还是齐达维厉害,高辉其实算是轻伤,每天这浦海大都市不知道发生多少类似的事,但是警察在四号就把两个行凶的人抓住了。根本不需要高辉配合,酒吧那条街到处都是监控,而且行凶的人不是熟手。

齐达维给杨景行打电话说他看了照片,完全不认识,应该没去过酒吧,二十岁出头的小毛孩。因为不是熟手,所以凶手刚进局子就招供了,说是受人所托,要吓唬教训一下这个高辉。

至于那个章海丽,是去过辉煌好些次的,不过两天前就已经逃往外地,成了通缉犯了,警察正在跟家人做工作,劝其投案。

齐达维不过问其中细节缘由的,而且既然杨景行已经决定和高辉解除合同……

四号深夜,又来喜讯,安馨三十进十二了。可能是为了给女朋友鼓气,池文荣也要在电话里跟杨景行炫耀,安馨已经得到相当多的关注,感觉十二进六也是完全没问题的。而且杨景行在利兹也有名气呢,参赛选手甚至评委都会有人跟安馨聊一聊。

BBc依然和利兹钢琴大赛合作密切,除了会转播决赛,现在已经在传播各种消息,也采访过安馨了。其实利兹钢琴大赛的优势有很多是BBc提供的,毕竟触角遍布全球,而且每年还会为冠军拍摄纪录片。

如果安馨真的获得冠军,就很可能难以回国参加桃李满天下,利兹会为每一届的冠军安排几十场演出,能和多个著名指挥和乐团合作,而且都是能拿报酬的……所以说比赛还是正途,到时候安馨身价名气立刻超越喻昕婷一大截。

七号早上,杨景行和多位演奏家和教授一起为大师班的正式学员颁发结业证书,但是钢琴系根本不得轻松,因为一个多月后的桃李满天下更是今年的重中之重。

仪式结束了又社交好久后,杨景行才有空回拨手机上的未接来电。对方是公安局的,因为高辉的案子,要跟杨先生了解点情况:“……你认识章海丽吗?”

可能是被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吓到了,章海丽归案之后的说法是高辉以介绍她到杨景行的公司当歌手为诱饵,欺骗了她的和感情,是诱奸,并且纠缠不休,而且言语侮辱了她的人格,所以她才一气之下想要用吓唬的手段让高辉别再纠缠自己。现在,警方需要杨先生的配合。

堂堂音乐天才,不明不白惹上这么一摊子事。还好,警方也不需要杨景行多配合,也就是走走程序,问几个问题。

下午,杨景行到成路的住处。高辉是昨天出院的,脑袋上消肿了,但是没拆线的伤口依然恐怖,还带伤练琴呢。杨景行不避讳什么,六个人叫在一起谈话。

杨景行挺有觉悟的:“……幸好是我,如果是大卫呢?”

高辉有心理准备的,但最委屈的就是:“是她勾引我!”

“我知道。”杨景行已经有老板味道:“但这不是理由……多的别说了,明天庞惜会给你一笔遣散费。律师也给你找好了,后面的事情你自己处理。这是我的决定,你和成路依然是朋友,只是不再共事。”

大家都无话可说地沉重,高辉则点点头:“……我等会就走。”

赵古说话:“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高辉还挺有担当的,最后决定要去酒吧跟大家道别。

五点多,一群人到了辉煌酒吧,高辉跟服务员什么的道个别,看起来人缘也不是很差,虽然没有挽留的,但也没人明显庆幸,都挺遗憾的。

高辉自己是接受现实了,还说说笑笑的,齐达维还没来也就算了,冉姐那打个电话就行了。

赵古也是够义气的,还是要再陪高辉喝点酒,虽然高辉不能喝。

杨景行这时候了假好人:“这顿当然算我的。”

在餐馆里吃喝上后,高辉开始回忆往日岁月了,当时大伙真是艰难呀,现在日子终于好点了……

高辉还给杨景行敬酒:“你真的是个好老板,跟你混肯定没错,真心话!”

杨景行不要脸:“我尽量,所以希望大家都是好同事,齐心协力。这些话说过无数次了,这个团队以盼盼为中心,她初中毕业,从乡下来到浦海,今年才二十一岁,她有多努力……”

聊着的时候,齐清诺给杨景行打电话来了:“你们还在吃?”

杨景行嗯。

齐清诺说:“完了来酒吧,叫高辉也来。”

快点吃完了一群人回酒吧,发现老板一家三口都等着呢,高辉简直感动了,也知道对不住,给大卫哥添麻烦了。齐达维很大度的,以后好自为之吧,山不转路转的,吸取教训,年轻人还有的是机会。

詹华雨就比较严肃严厉了,训斥一堆人:“跟着这样的老板,一丁点没学会!?”

杨景行对齐达维嘿:“夸您呢。”

齐清诺好笑。【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9084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