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美女赢家 > 【第九百七十九章亲切】

【第九百七十九章亲切】

六点不到,孔晨荷给杨景行打电话来:“我们碰头了。”

杨景行问:“哪里碰头了?”

孔晨荷说清楚点:“我们到酒店了,和安馨碰头了。”

杨景行问:“商量好没?去哪儿玩?”

孔晨荷说:“还没有……外滩看看吧,明天都要排练。”

杨景行说:“注意安全,有事情打电话……叫艾自然接电话。”

电话那头安静了有一会,然后艾自然现在也是:“喂。”这声调,是不是不愿意接电话啊。

杨景行热情的:“自然,欢迎你,玩开心点。我给你个建议,要勇于尝试,中国饮食文化博大精深,煎炒蒸炸煮都是几千年历史。”

艾自然不是很有底气:“是,我……充满期待,我已经非常饿。”

杨景行又说:“中国的地域文化差别很大,益都和浦海是个完全不一样的城市,下次你选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来,没看到更多美景。”音乐会之后,喻昕婷还要带着艾自然和孔晨荷回益都两天。

“春暖花开。”艾自然又充满期待:“是,我充满期待。”

杨景行说:“好,你们好好玩吧。”

艾自然还是美国人:“谢谢你……”

二十号,各路人马都继续到浦海,不过杨景行现在不用参与搞接待这种事情了,他一早就去浦海爱乐了。

安馨今天上午有两个小时的排练时间,九点前就和池文荣准时到达爱乐了。对于冠军,浦海爱乐还是要欢迎一下的,可怜的是师兄彭一伟在欢迎队伍里还排不上号,幸好安馨挺主动。

池文荣告诉杨景行,喻昕婷几人在等孔晨荷的爸妈,不过下午的排练不会耽误。

喻昕婷这次的任务比安馨轻不少,莫扎特K413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十分钟的事,所以只安排了一个小时的排练时间。但是这姑娘还要在纽爱的新年音乐会上演奏第二钢琴协奏曲呢,照说应该借今天的机会来先参考一下,莫非是瞧不起浦海爱乐这种二三线小乐团了。

浦海爱乐这几天是真的忙,那么多首协奏曲那么多演奏家,今天的排练都安排到晚上十点了,所以也没太多时间和安馨开个座谈会什么的,还是抓紧时间搞艺术。

指挥先和钢琴家沟通,安馨还是尊重指挥的,连立新说的时候,她就在钢琴分谱上写写画画的,不过也有自己的看法和意见。

彭一伟也参与了讨论,大家的看法是一致的,曲子很有难度,又要追求细节,各种各样的感彩,确实是比G大调协奏曲复杂,所以不能光说不练,还是快点进排练厅。

乐手们挺欢迎冠军的,杨作曲家在爱乐也算有点人气,所以气氛挺好的,大家合作愉快。

人前一分钟没说错,安馨在曲子上起码已经花了三四十个小时,浦海爱乐之前也熟练了不少时间,所以一开始后,指挥就没喊停,第一乐章直接就下来了。

排练厅里的人简直是情不自禁鼓掌,发现彼此都是高手啊,作曲指挥乐团演奏家之间,过招真是赏心悦目啊。

不过问题总是有的,连立新在时间允许的范围内尽力而为,杨景行则是以艺术指导的身份站在安馨旁边提出意见。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效率还是不错的,基本上是能走上二十二号晚上的那种场合了。差距还是有的,就乐团部分来说,彭一伟说之前已经用了四五个小时,加上今天的两个小时,对于一首颇有难度的新曲子,估计纽爱用两三个小时就能达到更理想的效果。但是话说回来,浦海爱乐的乐手收入,只有纽爱的几分之一,连立新的年薪可能还不如乐弦。

王进哲依然是好艺术更好客的,这么忙的日子里还要张罗午饭。因为下午一点就是喻昕婷排练了,王建贤就跟杨景行商量,如果喻昕婷有空,大家都是自己人,一起吃顿便饭聊一聊是最好了。

杨景行婉拒了王进哲的好意,这些人都是难得回国一趟,亲戚朋友家人什么的,都很忙。

安馨和池文荣去找喻昕婷他们,杨景行要回学校,不过约好:“我等会再过来,你们赶嘴就这里集合,完了一起去三零六那边。”

安馨觉得好,但是有个问题:“艾自然去不去?”

杨景行说:“想去就去,不然她一个人干什么?”

学校里忙了一圈后,也见了两个演奏家,然后杨景行又抓紧时间去食堂吃午饭,师弟师妹们现在是用对老师的态度跟他打招呼了。

一点差一刻,杨景行又赶到爱乐了,和连立新聊到一点差五分后,给孔晨荷打电话:“时间快到了,昕婷还没来。”

孔晨荷也着急的:“马上到,之前堵车了,比纽约还堵。”

杨景行问:“你没陪爸妈?”

孔晨荷优先工作的:“我先把昕婷送到,等会不去三零六。”

杨景行哈哈:“还记仇啊。”

孔晨荷严肃说明:“不是,明天肯定更没时间……”

说是马上,但喻昕婷还是迟到了一小会,而且安馨和池文荣也跟来了。虽然立冬有些时间了,但天气只是微凉,还有十几度,喻昕婷脖子上的藏青色丝巾应该只是装饰作用,还裹得挺讲究的。

这姑娘发型和上次回来参加婚礼的时候变化不大,确实很适合她,比较有气质。一米六五的身高本来也不矮,加上类似小西装的灰色修身夹克,黑色的瘦腿裤和灰色的浅口靴,靴子还有点跟……身材真是挺不错的。喻昕婷旁边的冠军安馨,还需要在平时的穿着打扮上多学习先走出国门的人啊。

喻昕婷比较灿烂的:“连指挥,对不起,我迟到了……”

连立新主动握手,没关系,好久不见,但是为喻昕婷的高兴。

喻昕婷对彭一伟点头笑一下,挺有同学亲切感的。

彭一伟是当朋友的:好漂亮啊!”

喻昕婷就笑得客气了。

还是指挥和演奏家沟通艺术,孔晨荷真是样子做得足,乐谱都是她带在包里的,拿出来递给演奏家。

杨景行问安馨:“艾自然呢?”

安馨笑:“盼盼带她玩去了,等会叫她……她不敢过来。”

杨景行问:“没有说我们都是很热情好客的吗?”

安馨呵呵。

哎哟,喻昕婷不错啊,能跟连立新你来我往的了,讨论起艺术来,认真的气质不输安馨呀。给想当初两个人合作G大调协奏曲的时候,喻昕婷还话都说不上,看来国外真是锻炼人。

经典曲目,一个乐章,纸上谈兵不用太多,还是抓紧去动手。

乐团给了喻昕婷同等待遇,基本上是全体注目礼,和善或者微笑的表情欢迎一下,两位首席主动上前握手打招呼。还有乐手因为亚洲爱乐和喻昕婷建立起关系,因为那个谁谁谁是自己的老朋友。

喻昕婷都挺熟练的了,带着微笑说一下简单的话语,表情还比较丰富呢。

开始干活,弦乐先响起,很出名的前奏。喻昕婷坐在钢琴前,享受音乐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紧张。

轮到自己了,喻昕婷轻轻抬手,把前几个音符弹得很轻柔,然后逐渐放开……

彭一伟上午欣赏了安馨,现在继续欣赏好好喻昕婷,两个女生都有自己的台风了,而且差别比较大,简直就是鲜明对比。

安馨弹琴,大部分时候是专注而严肃的,只有在有强烈的情感需要时才比较激烈地迸发出来,挺有舞台感染力,因为远处的人也看得到。

喻昕婷呢,大动作没有,小动作却不断,脸上五官,脖子四肢都行,而且似乎没有规律可循。这一次弹到某个精彩乐句时可能是睁大眼睛看键盘,下一次再弹到这里,又可能是抿嘴或者挤眉毛了。

喻昕婷显然也是有备而来,动手就是一遍完整的下来,在她自己的水准之上。李迎珍在这的话,虽然不适于表扬,但是神情也该是欣慰的。

乐章结束前,钢琴有一分钟的独角戏,排练厅里的人都看着喻昕婷,她似乎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

看着键盘轻快利落地敲下钢琴的最后一串音符后,喻昕婷抬头看向指挥。连立新带动乐团,奏响最后十几秒钟。

音乐结束,虽然是完全不同风格的曲子和不同风格的钢琴家,但是大家还是做出和上午差不多的样子,都很愉快,乐手们普遍好脸色。

算是比较了解喻昕婷的连立新对她连连点头几下:“……非常好。”

安馨现在也有资格评价了,或者是鼓励喻昕婷:“好合拍啊,比我好多了。”

彭一伟嘿嘿:“精进了。”

喻昕婷呵嘻。

杨景行可说是铁面无私刚正不阿光明磊落,坚贞不屈公事公办,站起来过去看着喻昕婷,打商量:“第三主题开始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点点?”

喻昕婷好像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怔了一下后才往杨景行的方向看一眼,差不多避免了视线接触,然后还是点点头:“嗯……”这姑娘嗯都小声,似乎不愿意说话,直接动手弹,

杨景行点头:“对,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这样。”

喻昕婷再试一遍,不太好,再来一遍。

“好,就这样。”然后转身面对指挥,连乐团也不放过:“这里这个音群变换……”

不是自己的作品,杨景行倒指手画脚起来,而且在他看来,钢琴和乐团都有需要修正的地方,而且好像说的都在点子上,别人也难以反驳。

连立新是很没架子地和杨景行沟通探讨,喻昕婷就懒得参与了,你们说过什么就是什么吧,这姑娘负责动手,然后就是点点头,或者来几个简单的语气词。不过喻昕婷的样子还是很谦逊的,安馨孔晨荷也都可认真了。

高效率地调整了十几个地方后,杨景行和连立新觉得也差不多了,问喻昕婷的意见之后再来一遍完整的。

这一遍好得多了,但是大家不欣悦了,都看杨景行呢,喻昕婷也瞄一瞄。

杨景行连连点头,拍巴掌,像是曲子作者一样:“辛苦了,谢谢连指挥。”

喻昕婷起身,跟大家小鞠躬感谢:“谢谢。”

两点还差几分,乐团休息,又要准备迎接下一个演奏家了。连立新送一送安馨和喻昕婷,还表示一下关心,国外的各种情况怎么样啊,录制唱片可是大事啊。一般来说,国外录制一首协奏曲的时间只有两三天,所以经验不是很丰富的演奏家就要准备得特别充分才行……

彭一伟把师妹送得远一点,反正孔晨荷还在联系艾自然。听说这几人准备去三零六,彭一伟还挺高兴的,积极:“还有几个人?我送你们。这没我事了。”

杨景行说:“你送一下也好,我还有事。”

彭一伟怀疑:“这么忙?一起过去啊!”

杨景行嘿:“你想去吧。”

彭一伟觉得这就没意思了:“……高兴嘛,我也好久没见面了。我宝来,这么多人怎么挤!”

杨景行也有举棋不定的时候:“……也好,免得打车了。”

孔晨荷说艾自然还要几分钟,不过没问题,付飞蓉送过来的。

二妹三妹在这里呢,杨景行还无聊,对彭一伟说:“洋妞,你热情点。”

彭一伟没那么下作,呵呵,问喻昕婷:“什么时候回纽约?”

喻昕婷说:“二十五号……先回老家。”

彭一伟点头:“哦……以后还是住纽约吧?”

喻昕婷点头嗯一下。

孔晨荷来详细说一下,继续住纽约就是图方便,有一些朋友,然后有DG的分部,录音什么的当然不成问题,飞世界各地也方便。虽然现在喻昕婷还没有经纪公司,但是明年肯定能再继续接一些演出,前人的经验是,在纽约的各国大使馆办签证要比在国内容易。

倒是安馨,目前还确定不下来,但老是住酒店也不是办法,对初出茅庐的钢琴家来说是个经济负担。池文荣透露,经纪公司也不是啥好东西,要求旗下艺人必须住什么样什么样的酒店,可是开销都是出在羊身上。

关于定居地点,安馨首先考虑的肯定不是唱片,IMG经纪公司给安馨的建议是最好在欧洲那几个国家,因为安馨目前的名气主要在欧洲,挣钱就靠那边。要回国住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不怕麻烦,舍得机票钱。

彭一伟也是不要脸,拍拍杨景行的肩膀:“我们就没这些苦恼,真好。”

杨景行惊喜:“我怎么早不会这么想?”

大家呵呵,安馨想起来跟孔晨荷说:“我发现艾自然有点怕生,你们还是陪她坐奥迪吧,我和池文荣坐彭一伟的车。”

孔晨荷小心问喻昕婷:“行哦?”

喻昕婷没听见一样,杨景行就问:“美国驾照这边能不能用?”

孔晨荷摇头:“不行!但是我们的好像可以过去用。”

杨景行无聊:“你们都买辆车,我车位多,放着,回来就有得开。”

说起这个池文荣又恼火,自己还得考个驾照才方便。孔晨荷跟池文荣互相鼓励,说自己的美国驾照已经提上日程。

出租车来了,朋友们招手,付飞蓉先下车,艾自然还在新鲜期,没下车就到处看。

彭一伟的品味有点新鲜:“美女啊!”

艾自然只需要认识彭一伟了,发现这美国姑娘是有点害羞呀,彭一伟就大方热情了,蹩脚英语还甩个不停。

付飞蓉受到了邀请,但是不肯更大家一起去,还要敢回去排练晚上的演出呢。

上车出发吧,结拜三姐妹坐到了奥迪后座,杨景行找话题:“自然,去哪儿玩了?”

艾自然认真说:“刚才之前?我和盼盼逛街,名叫淮海路,吃了美食生煎。”

杨景行感叹:“盼盼真有义气,就吃这个……你们没新加入个四妹啊?”

孔晨荷嘿嘿:“早就是了!”

杨景行又感叹:“你们真有义气,这都不跟我说。”

孔晨荷好像当真了,不知道说什么,艾自然就左看右看,有点不明所以。

杨景行似乎怕别人盛情挽留自己:“我送你们过去,待不了一会,学校还有事。”

孔晨荷哦:“好。”

杨景行又说:“今天热闹了,两桌。”

孔晨荷呵呵:“嗯,池文荣,曾理……可能还有别人,还没问。”

安静了一下,杨景行说:“昕婷,我跟你说个事。”依然亲切友好。

喻昕婷出神呢,被孔晨荷戳了一下后才嗯一声,也没有多不耐烦多不情愿。

杨景行说:“伦纳德和我联系过,说等你和安馨录唱片的时候,想让我做艺术指导。加上教授还不是特别放心,我去把把关让她心里有个底,而且你们俩现在最能代表学校,系里也有这个意思……你考虑一下,能够接受就答应,不能接受,教授也不会怪。”

大姐二姐都不打扰喻昕婷考虑,孔晨荷恨不得人都消失掉,低下去了。

喻昕婷考虑了不到十秒钟吧,不过也挺漫长了,然后说:“不用了。”语气也挺柔和的。

杨景行还想劝一下,用比较玩笑的语气:“你们还是浦音的学生吧?教授要不是年纪大了,恨不得自己去了。再厉害的演奏家都要有个第三方,就像再好的歌手也需要个制作人……纯工作。”

喻昕婷没误会的:“我知道,你帮安馨吧。”

杨景行依然心情明亮的:“好,不说这个了……还有一件事,教授让我给你们说一下,你和小荷,朋友归朋友,工作上的事,还有薪水报酬,一定要商量好。你们也入乡随俗,都落实到合同上去。”

喻昕婷这次比较快地嗯了一声:“知道了。”

孔晨荷真义气:“我有吃有喝就行了,现在她自己还没一点工资。”

杨景行笑:“你别瞧不起啊,昕婷收入不低了……不要舍不得缴那点税,过个两年,小荷就要回学校帮忙,就不用给美国政府交税了。小荷主要是借这个机会去学习一下,你们俩别光记着吃喝玩乐了。”

孔晨荷表态:“我知道。”

杨景行又说:“小荷爸爸妈妈正好也在,昕婷你要让他们放心女儿跟这你走。”

喻昕婷好像还没意识到这个严重性,愣了一会点点头:“哦。”

杨景行又哈哈:“等从纽爱离职了,再请你们回去弹协奏曲,一定开个好价钱,别和钱过不去啊!”

孔晨荷又嘿嘿:“我也这么说,昕婷说不好意思。”

杨景行说:“这个观念你们要多跟大姐学一学。”

艾自然好像没听谈话:“说什么?”!!(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下载免费阅读器!(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20bq9164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