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无上神王 > 【第四千零七十八章我的时代】

【第四千零七十八章我的时代】

  虚空之间,一片死寂。

  对于孟凡所说的话语,陈某也是沉寂了不知道多久,在不停的消化。

  这对于他来说也是极为难以理解的一件事。

  想要确定孟凡所说的,其实也不难,只需要证明一点。

  就是对方根本不会被自己所杀死,他是真正活到了最终寂灭之后的家伙,说不定才会有着如此威能。

  想到这里,陈某豁然抬起头。

  身躯不动却让整个虚空的气息都凝聚起来,一种莫大的压力向着孟凡袭来。如果说之前陈某杀孟凡是因为仇恨的话,那么现在可完全不是,就是想要自证大道,想要看一看什么叫做不朽之上!

  嗡。

  一瞬之间,周天压缩,天塌地陷。

  这一刻陈某是动了真怒,甚至可以说是用尽毕生最为强大的手段,来获取一个结果。

  所以杀伐之意和之前根本不同,可以说是完全两个概念。

  在这一种压力之下,普通的小不朽强者直接可能就会被碾压成为粉末。

  就算是那些踏足到中不朽的存在,例如易厚生...也很有可能被遭遇大劫,陈某的可怕,可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然而面对如此之强的杀气,孟凡却纹丝不动,始终望着星空。

  在他的眼角之中泪水不曾风干,一种无尽的哀伤仿佛是冬日无法融化的冰雪。

  凝之不散,消之不容。

  生死有命,爱而不得....莫非这就是我的宿命吗?

  孟凡的心中自语着,在一遍遍的质问自己。

  在接受无名殿未来的自己所留下的记忆之后,孟凡清楚的看到了自己未来的自己站在大道极巅,时间轴在他手中也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

  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历史,不停的进入时间轴之中去改变规律,甚至是引导规律,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若水依身死的结果。

  无论她是以刀斋的身份出现,还是以若水依的身份出现,亦或者是....天之媚。

  冥冥之中孟凡引导一起,希望能够让若水依避开规则的力量。

  但是无论他怎么做,如何改变。

  最后的结果仍旧是若水依和他相遇,在某一个节点上成为了他铸造大道的牺牲品。

  就算是在某一种规律之中,孟凡始终将若水依带在身边,寸步不离,也无法改变这种结果。

  从起点到达终点这一个规律变化,无人能挡。

  能够超脱,就已不易。

  所以最后在大道至巅上空的孟凡,可谓是独身一人。

  感受着无尽的冰冷和孤独,在他的双眼之中始终是有血泪的。

  亦如凡间之中流传的一句古语,猛虎独行,血泪无声!

  嗡。

  面对陈某天塌地陷的手段,孟凡始终没有说话。

  而在他脚下的无名殿此刻却突然迸发出万丈光芒,将孟凡所有的一切全部笼罩。

  “我说过,我是站在最后极巅的人,今日这一个时空之中所发生的事情,也不过是未来的我一个念头而已。”

  孟凡淡淡道。

  说的就像是特别轻易的话语,如今的他哪怕是面对陈某,也根本无视。

  因为...不屑。

  与此同时,只见陈某最为强大的手段在这无名殿的光芒之前,全部都被....阻隔了。

  没有错。

  任何一丝陈某的手段都无法透过这无名殿,穿透在其中。

  孟凡就这么静静站立,就是如他所说,陈某根本奈何不得他。

  “这不可能!”

  陈某双眼瞪大,眼神之中充斥着无比的不敢置信。

  一瞬间,在他心中都跟着说出了一万个不可能。

  因为之前他早已经计算过孟凡,后者不过是一个小不朽的存在,就算是已然到达巅峰。就算是说不定可以比肩中不朽,有着神秘底牌,但是只要自己出手,孟凡必死。

  不过今日一切都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甚至陈某这样的人,都无法置信。

  “我明白你的感受,但是这就是真正的真实。”

  孟凡淡淡道。

  “其实对于到达大道极致而言,无论是从那一个时代出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最后能够渡过终点,化身起点,当你是起点的时候,你就有资格来操控这一切。

  我渡过了无数个人生,可以说是我将自己无数个念头分化,来演变从先知时代一直来到今天的一切,甚至到达最后的我可以改变我的人生,我的出生...最终的目的不外乎是现在的我迟早会成为未来的我。

  而这中间我为了改变规律,自然是也留下了一些帮助,这无名殿就是未来的我留下的。因为在我演变这一切的时候,也会出现错误,所以需要纠正,之前我没有用出这些底牌,是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杀死我,但是你可以,所以我的底牌出现了,你也根本杀不死我!”

  每一个字都很普通,但是组合在一起。

  却仿佛是这天地之间最大的秘辛一样,在确定自己无法杀死孟凡之后,陈某也是变的无比沉默,甚至是有点失魂落魄。

  他无法相信这是真实,也无法相信最后走到尽头的不是劫,甚至不是易。

  而是...孟凡。

  “你也无需太过难过,因为规律使然,在我没有成为起点之前,我所有的念头可能都会化为最后的起点。

  或许天命让我孤独,但是起点之中终究还是会有一些新的规律,如果你能够抓住...你也会是起点,因为其实任何人都可以是起点。”

  孟凡又是道。

  不过这后面的几句话就有点晦涩难懂了,让陈某不解的看着孟凡。

  但是孟凡却没有在这个话题之上继续下去,而是淡淡道。

  “今日之事已然结束,我之所以告诉你就是希望你能够抓住这个规律。

  至于具体是什么你自己参悟吧,帮我回去告诉意义世界,不要再追杀我,因为从今天开始意义世界就将会变了。

  任何家族,任何势力,任何人都不再是能够在意义世界掌控话语权。

  如果可以用时代来划分的话...那么意义世界将会进入一个时代,那就是...孟凡时代!”

  孟凡时代!

  四个字落下,仿佛是一种无形的宣言一样。

  口出法随,散在这天地,隐隐之间似乎整个星空都在匍匐颤抖,瞬息改变。

  这也是这世间之中最为狂傲的宣言,仿佛是要将整个意义世界都踩在脚下!

  “你!”

  陈某神色难看,嘴角吐出一个字。

  “不用觉得不公平,我之所以能够这样做,有资格这样做,不过是因为在一个时间节点之中,其中一个我是真正凭借着自己走到了大道尽头,见识到了终点。”

  孟凡淡淡道,旋即转身向外走去,毫不迟疑。

  “只不过那一个我...付出了太多的代价,现在的我只想要把那些代价找回来而已!”

  第四千零七十九我是孟凡

  虚空。

  转瞬之后,只剩下陈某一人。

  望着孟凡消失的背影,在他的眼中之中仍旧是充满了不敢相信,整个人都是有点失魂落魄。

  不得不说,孟凡的这一番言语给了他巨大的冲击力。

  似乎在这一刻之间,孟凡就不再是那个他,而是成长到一个他都没有见识过的高度。

  这对于整个意义世界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

  意义世界。

  一处无比神秘的地方,在这里空间,时间等等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够进入。

  有的只有是虚无,是真正的虚无。

  换而言之,在这里连混沌这种东西都不存在,所谓黑暗什么的都太小瞧这种虚无了。

  虚无的颜色就是....没有颜色。

  然而就在瞬息之后,这无尽的虚无之中却突然多出了一只...眼睛。

  没有错。

  只有一只眼睛,却仿佛已经将这天上地下,人间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囊括在里面。

  其中包括着天地所有的法则,武道等等...全部都化为最为简单的运行规律,在这一只眼睛之中不断运转。

  “你....终于苏醒了么?”

  这并非是声音,而是一种特殊的字体。

  在他的眼睛之中流传出来的含义,以这只眼睛的方式表达出来。

  放眼天下,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这一处地方。

  包括在意义世界之中也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一只眼睛究竟在哪里,就连现在的孟凡也不行,因为他代表着一个名字,叫做....易。

  没有错,他就是易家真正的缔造,易!

  如果世间有不朽层次这一个境界的话,那么易的境界一定是在中不朽之上。

  孟凡所能够看到的时间轴,现在的他同样是能够看的到。

  “那就动手吧,既然你不愿意作为起点,那么就不要怪我如何操纵规律了!”

  又是一串文字弹出,与此同时这一只眼睛转了转。

  片刻之后似乎无数道信息从虚无之地迸发出去,向着意义世界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以陈某的境界想要立刻消化孟凡的话还是有点困难的,但是不代表天地之间没有人懂。

  而易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易非常清楚。

  所谓真实,就是有起点也有终点,只有这两个点连成一线,才能够叫做真实的。

  所以需要这一条线是注定的,相连的,才能够叫做真实,假设如果这一条线出现了偏差的话,那么最后真实的结果也说不定发生改变。

  “原来是你!”

  在这一刻,同样一处虚无之地,有着一位半张脸的人突然开口道。

  他周身笼罩着一处漆黑色的袍子,整个人仿佛是一只野鬼一样,他的名字同样也只有一个字,叫做....劫。

  在他面前跪着一个信徒,更是之前和颜家老祖说话的那个人。

  当初无相尊想要说孟凡联合劫来坑杀其他家族的高手,其实后面还有一些话没有说出口,就是真正联合劫的人不是孟凡....而是他们颜家。

  “这难道是真的么....”

  这一刻,似乎和劫新生相连的黑袍人浑身都在颤抖,仿佛在刚才他接收到了无穷的信息。

  于是乎整个人都已经恍惚了,过了好久才这个黑袍人方才是道。

  “他真的可以走到终点。”

  “不错,我很早之前就看到了有一个人可以走到终点。”

  片刻,劫开口道。

  “那么我们还为什么存在,他还什么不开辟新的起点?”

  “因为他不想。”

  劫冷哼一声,淡淡道。

  “假设起点开始,那么终点就已经注定,其中的规律是在不停变化的,他只不过是真的走通了而已。

  但是他想要的更多,想要挽回那些失去的,就必须让这一条线不完全钉死,所以你我才有着机会!”

  “可是你既然之前看到,为什么不提前杀了他?”

  这个信徒有点好奇道。

  “哼,你以为未来的他是吃干饭么?”

  劫冷笑一声,淡淡道。

  “既然他敢重来,自然就是以无上手段算计好了一切,不要去揣测那种境界的存在,他的一个念头就可以算到宇宙之间的任何生杀寂灭的变化,所以在他念头重新走这一条线的时候,他就已经用手段将天机蒙蔽了。

  在他无数个念头之中,每一个都是在走这一条路,可以用任何名字,可以用任何身份,苍生之中的天骄那么多,就算是我和易能够掌控一切,又哪里能够算的明白他最终将会在哪里出现。以何种面貌,如果他愿意的话他可以是一个兽人的身份,直至他苏醒之时我们才能够彻底锁定,他就是他。我们能够看到的未来也顶多是他的一个影子而已,只有他自己才可以得见真实,得见一切!”

  “那我们还如何和他对抗!”

  信徒咆哮道。

  在这一刻之间有点心神失守,作为劫的信徒,他本来以为在这天地之间最为强大的莫过于劫了。

  但是现在看来...竟然还有一个人凌驾在他们所有人之上,这一点可是完全无法接受的。

  对此劫则是根本不在乎,冷冷道。

  “我早就已经说过了,这一条线是重来的,既然线是重来的,那么规则就是在运动之中,所以在这一条线之内他不是不可以失败...甚至他可以身死,那么走到终点的人或许就是我们,也许我们就可以重新布置这条线了。”

  “你是说他可以被杀死?”

  信徒不敢置信道。

  “不错,只要他苏醒后,就可以被杀死!”

  劫丢出一句。

  “任何回到线之内的存在,都需要遵守线的规律,就算是他给自己留下了后手,但是也不代表着无敌,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规律来杀死他,按照他现在的实力,你不是掌控了...很多可以对他动手的机会么?”

  “明白....”

  听到劫的话,信徒沉默良久,终于抬起头。

  目光已经比之前坚定了不知道多少倍,眼神中多出了一种森然的杀意,然后如同一缕烟尘般消失在这里。

  只留下了劫,静静的盯着虚无。

  仿佛很久,很久之后,劫才缓缓开口道。

  “你已经得见真实,看到不朽....为何还要一遍遍的重来,为了一个女人....值得么?”

  .....

  值得么?

  这个问题孟凡也曾经问过自己,甚至是一遍遍的拷问自己的灵魂。

  在吸纳了无名殿之中的记忆后在这世上在没有任何人,能够比孟凡能明白最终寂灭,更拥有话语权。

  因为按照记忆中的世界,孟凡是唯一一个获得起点资格的人。

  获得了,就更加不愿意失去。

  所以这一个机会孟凡比谁都要珍惜,他也更加清楚。

  现在的他就算是拥有无名殿,也不见得是天下无敌,首先易和劫自己就对付不了。

  只不过虽然自己对付不了,但是却可以有着足够的手段来牵制住他们,按照现在的时间节点来说,无论是易还是劫都不会对他亲自出手。

  早就已经站在大道巅峰的未来的他,对于这一切都算在眼底。

  但是这也不意味着孟凡是绝对安全的,因为他仍旧要遵守规则。

  仍旧是有着许多对他有危险的东西,一旦是他稍有不慎,踏足其中的话那么可能导致他的线索断了,那么未来的他也就不存在了。

  那么新的掌控起点的人....就不再是他。

  或许是易,或许是劫。

  如果孟凡不想要回来的话,那么就完全没有这个危险。

  但是身在这个局中,位于这一个时间节点的时空之中,孟凡就必须处理这些问题。

  所以才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有了这个问题。

  毕竟他自己已经走出去了,现在却还要回来。

  然而每一次孟凡在自己问过自己之后,却都得出了一个相同的答案,就是...没有值得不值得。

  这本身就是我要做的事情。

  因为...我是孟凡!<!---->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358bq106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