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让巨龙不能飞的办法】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让巨龙不能飞的办法】

按照大家约定俗成的设定,在一群人正在房间里面密探的时候,突如其来敲门声一定代表着危险信号。下一秒钟,门就会以非常暴力的方式砸开,突袭者会挥舞着各种武器呜呜哇哇地冲进来。然后,阴嗖嗖的密谋戏,就会很快演变成热血沸腾的武斗戏了。

可惜的是,这一刻,在房间内的小伙伴中只有卡罗尔一个人有些紧张地站起了身,握住了椅子边的法杖。然后,他发现在场的女孩子们都淡定地坐在原地,连站都懒得站一下,顿时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傻瓜加胆小鬼。

“是个我并没有接触过的种族,但是却有很强的隐秘行动能力,擅长遮蔽自己的气息和生命波动,一直到接近房间十米的范围内才被我感知到。这就是你们所说的血族吧。真是有趣的生命形式呢。”萨蕾莉尔笑道:“我没感觉到她的恶意,所以也没有阻止。”

是的,身为正能量和圣光大集结体的大天使长小姐是彻头彻尾的秩序生物,不会撒谎也不会耍心眼只会正面莽过去,但他们对恶意和杀意的感知却也是无限接近于百分百准确的。

“那就应该是赛琳娜殿下吧?”

塞希琉的判断是正确的,开门进来的正是现在赫纳斯王国的女王赛琳娜穆恩莱特。不过,此时此刻的她却披着一身黑色兜帽连衫披风,内里也是同样色彩的软鳞甲,不像是个女王,甚至不像是个正经军士,更像是个走游荡者路线的佣兵冒险者。当然,与其说她是一位神秘主义者,倒不如说她就是这样“恶习难改”还差不多?

赛琳娜冲着赛希琉、妮可和莉姆这几个认识的姑娘打了个招呼,眼神在靠在门边的天使小姐姐身上停留得最久,又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下其他的若干人等,譬如卡罗尔啊格兰特布尔啊等等。她这时候的眼神漠然而毫无波动,不带任何感情,就像是在打量一堆西红柿和土豆似的。然而,被这眼神扫到了的大家却都有了一种被天敌盯上的感觉,忍不住便寒毛倒数,连呼吸都艰难了几分。要不是早知道对方是盟友,不淡定一点的恐怕就要直接攻击了,没看到卡罗尔握着法杖就没有放开过吗?

不过话又谁回来了,在以前还会被吸血冲动支配的时代,血族可不就是人类的天敌呢。

“嗯?你们聚会,那家伙居然不在呢?”赛琳娜奇道。

“奥克兰的盟军准备先一步返国了。他们是冲着陆希的面子才来的,于公于私的,他都应该去送一下呢。”赛希琉道。

嗯,这一次奥克兰做的确实很讲究,说是不觊觎赫加罗斯山以北以及奥格瑞玛的土地,就不觊觎,说走就走潇潇洒洒当然,如果五千人的骑兵队伍多了一支如牲畜般被驱赶着走的奴隶队伍,陆希差点就信了。

“那的确是应该亲自前往。实际上,站在我的立场上,原本也是应该亲自到场的,但我对于这种太正式的场合实在是应付不来,便让萨维尔公爵和马凯维安公爵代劳了。”赫纳斯女王很任性地道。

“听您的口气,似乎收获不小呢。”赛希琉有些好奇。

“是的,奥克兰帝国已经正式答应和我国达成初步的友好外交关系,并且认可我国在塞洛克希亚设立大使馆。据说这还是得到卡特琳娜女皇陛下亲自批准呢。另外,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并肩作战,外加上联谊会,还真的成就了好几对姻缘。有四位奥克兰和三位维吉亚的贵族子弟愿意娶本族的姑娘。”

血族虽然因为有大领导(月神)背书勉强是洗白了,但注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形象都不会太好,要让传统的奥克兰贵族和古板的维吉亚贵族接受这个族群的新娘确实不太容易。然而,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会有,稍微各色一点你的存在也总是有的,更何况这几个新郎也不过是一些小贵族没有继承权的非长子而已。如果说赛琳娜指望这样就能让新生的赫纳斯小国成为维吉亚乃至于奥克兰的姻亲,那就太天真了。

“可不管怎么说,这总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嘛。虽然依然还有很多人以有色的眼光看我们,但至少不会喊打喊杀,这就足够了。呵……如果没有那家伙的话,光是这一步,我们可能就需要走上几十上百年呢。赫纳斯必须要领情。”或许是因为陆希不在,这位荤段子小太妹表现得倒是很坦然,那张似乎永远都不会解冻的冷脸上还挂着笑。

这可不是客套话。要知道,在几年前,赫纳斯血族都还是亡灵领主们的亲密战友,瘟疫之王麾下的重要力量,沾满了周边列国的鲜血。这一次,他们确实地成了联军一员,而且有了月神的眷顾,却难免被人用怀疑、审视乃至于仇恨的目光打量。让血族担任敢死队自证清白,去硬撞穆博海尔河的兽人防线乃至于雷霆崖要塞的大门这样的提议,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然而,正是因为有了陆希的牵头,赛琳娜对奥克兰的联谊活动才能进行下去这两者之间倒是没什么太大的仇恨度而只要是身为大陆霸主的奥克兰松口了,其他国家和势力当然也就顺理成章了。

“另外,这话我说过了就罢,可别说给那家伙听哦。就算是说了我也是不会承认的。”赛琳娜补充的这一句实在是有画蛇添足的嫌疑。当然,如果她不是板着脸,而是面带羞红的把脸扭到一侧,那就一定是教科书级的傲娇了。

“好啦好啦,现在陆陆也不在,小夏莉到底想说什么,直管坦坦荡荡地说出来便是了。”

“小……小夏莉。”赫纳斯的女王表示就算自己天国的姐上大人也都没有这么称呼自己,但面对自来熟的凡尘精灵王裔自带的亲和力光环,她也实在没办法表示不满。

“……咳咳咳,我是来提醒那家伙小心背后的。”赛琳娜假模假样的咳嗽了一声,但随后的话却让大家都紧张了起来:“你们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我组织的联谊活动,参加者越来越多,就算是看我们最不爽的高庭,也已经有人参与了。”

雷霆崖要塞既然已经被攻陷,氏族可汗们有一半的首级成了联军彰显武勋的战利品,另外一半中的绝大多数也已经跪下唱征服。只有极少数特别烈性的钻入了荒原和群山的深处,大约是准备真的“永不为奴”的打游击杠下去了。不管未来如何谁才会成为奥格瑞玛的统治者,谁能切下最大的蛋糕,甚至盟友们是否会因为战利品而大打出手,那都是未来的事了。至少在现在,大家都在为这百年难遇的辉煌功业而迷醉,而疯狂,而欢欣鼓舞。于是乎,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也都是顺理成章的。

语言不通?习性有差?祖上有仇?甚至种族之间都有区别?以上这些都不能算是问题。就连高庭那些看到血族的红眼睛就是一张便秘脸的高地骑士们都有人参加了赫纳斯举办的派对,更不用说其他国家了。

而我们都知道,不少联邦畜生名门的精英战斗法师们与其说是战士,倒不如说是官僚;与其说是官僚,倒不如说是贵族纨绔。这群在伊莱夏尔花天酒地的公子哥们,瞥了这么大半年已经算很有纪律性和忍耐力的表现了。现在,大敌已平,就等着国内的封赏了。于是乎,不少贵族出生的军官们就仿佛是通过高考并且估分百分之百确定895没跑了,整个人紧绷的情绪和集中力顿时就松懈了下来。他们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些有趣的活动呢?

“怎么,你们也想要和联邦的豪门联姻吗?”妮可好奇地问道。

“联邦的豪门子弟们看上去倒是比奥克兰和维吉亚的军事贵族们会玩,但也仅此而已了。某种意义上,平均不过几百年的联邦豪门,其实比那些家系动辄千年的奥克兰贵族还要矫情得多呢。啧,明明他们的家族历史连我的年纪都比补上的呢。”

“最矫情最做作的最要讲究派头啊礼仪啊这些虚头巴脑东西的永远的是暴发户,这完全可以理解。陆陆的国家可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喂喂喂,就算是联邦哪里做的不好,这里好歹也有好几个联邦公务员坐着呢。这么理所当然地说联邦坏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啊?”

“总之,就算是选择联姻,我们也会选择有足够担当,对我们足够尊重的对象。血族需要融入主流社会,但不是跪着爬进去。很遗憾,联邦来参加宴会的贵族们似乎都缺乏这一点。更何况,我们不是已经和联邦最有前途也最有声望的人物建立了良好关系了吗?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得出来,那家伙只要愿意,十年内就会成为国度内最有权势的人呢。当然,为了不让那家伙太得意,以上的话我也没说过,从来就没有。”

赛希琉觉得这位女王陛下板着一张冷脸胡说八道也实在是太可爱了,于是看对方的眼神也越来越柔和,就像是在或许是因为傲娇之间总是惺惺相惜的吧?

赛琳娜停顿了一下,又道:“当然,玩玩我们倒是不介意的。无论是帅小伙还是漂亮姑娘,总是不会嫌少的。喝完了酒要是什么都不发生也实在是太无趣了,大家各取所需,才能为联欢会画上一个很圆满的句号呢。”

是的,所谓大人物们的宴会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了。大家一样要像小民百姓们那样喝酒聊天打屁扯淡,喝完酒之后同样也得借着酒劲鼓鼓掌打打麻将什么的。唯一不一样的是,小民百姓们可是真心实意地在享受美酒和“圆满的句号”,而只要是大人物就一定有被害妄想症,恐怕就是打麻将鼓掌裸裎相对的时候,也都会留一个心眼吧。

活得真够累的不是吗?然而欲戴王冠必受其重,这种比喻都已经很俗了好的伐?

就在一天前,在一场刚刚结束了的宴会中,一对“年轻”的狗(喵呜)男女也完成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床啊不,打麻将。

他们一个是血族名门诺梵特家族的女儿,另一个则是联邦豪门博兰安特家族的公子哥。女性的年纪是男性的十倍以上,但在各自的族群中也确实是年轻人。他们都算是有身份有地位有家室有背景的年轻人,当然不是普通的屁民,但由于年纪的原因也算不上大人物,能够很自如地享受美酒美食,胜利的自豪和荣誉感,以及酣畅淋漓的夜晚。两人都是洒脱而知趣的人,也并不准备为这段临时关系负什么责,只是及时行乐便好了。或许正因为这个原因,彼此都很愉悦,并且对对方也很满意。

那位出生博兰安特家的公子哥是第十三军团的作战参谋,名字好像是叫拉斯提什么的,全程参与了奥格瑞玛征服战争。另外,他还有一个身份,军部派驻在军团内部的特别监察官,俗称监军是也。这是联邦建国以来的传统,并不奇怪。像第四军团没人敢来当监军的,反到是特殊情况了。这位监军兼作战参谋,要说是有多大的能力实在是算不上,在战争中立了多少功也微妙地不好统计,但至少他并没有故意添乱使坏,本职工作也算是兢兢业业,陆希对这些门阀出生的公子哥的要求也就仅此而已了。

可不管怎么说,这位公子哥和中央的联系应该不会少,消息应该是会很灵通的。

我们都知道,男人在下半身的欲望得到了充分满足之后,总是会进入一段时间的贤者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其智商一般都会降低好几个数量级,但装X的欲望却往往又会是往常的⑨倍……呃,其实男人只要是在漂亮妹纸面前都会如此吧?另外这个“男人”我指的是通常意义上的正常男人。

“呵呵呵,这大概就是我们的统帅阁下的人生巅峰了吧。以后,再想要立下这样的功业是不可能的了,正是应该乘这个机会好好庆祝啊!”于是,在床上,今年刚刚三十岁,身体还算得上龙精虎猛的拉斯提博兰安特少校点起了烟斗,斜靠在床沿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用云淡风轻的表情这样评论着自己的统帅第四军团和第十三军团在穆博海尔河会师之后成为了联邦远征军,由陆希统一指挥他并没有特意掩饰自己的言语对统帅阁下的不假辞色。这大约是因为怀里的血族妹子在闲聊的时候表现出了对陆希的崇拜吧。

“诶,你的意思是,贝伦卡斯特大师他……”血族小姑娘靠着少校的怀里,一边用以一根指头在对方的胸口上画圈,一边用慵懒的口吻道。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这个意思?”

“反正就是你说的那个意思,诶嘿嘿嘿嘿嘿,总之就是这样咯。毕竟是七彩蔷薇岛的领主,那位的继承人,而且在列国乃至大圣堂都有那么深厚的人脉,本人的实力又这般强悍。我们家那几个妆模作样的老头子可不是傻瓜,更不是勇士。就算是十大家族联合起来也不会有太大的胜算,又可能那么粗暴呢?”

“也就是说,其实你们原本是打算这么粗暴的来着?只不过是因为对手太强,经不起损失?咯咯咯,可以啦,这很贵族!”

“我可没有这么说过。他是我尊敬的统帅,绝对不是对手。诶嘿嘿嘿嘿,只不过,我们是施法者,靠的不是拳头而是这里。”他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露出了邪魅狂狷的笑容:“试图用铁链和笼子锁住巨龙是最愚蠢的做法,冒着生命危险和巨龙搏斗,那更是愚蠢中的愚蠢。可是,聪明人却知道怎么让巨龙失去振翅翱翔的空间,只要它愿意回到自己的洞穴中安然睡眠,就算是给它送去无数的财宝,那也是值得的!不是吗?”

“真聪明!我的大师!”血族姑娘同样也露出了很配合邪魅狂狷的妩媚娇笑,继续画着圈圈:“可是,既然是巨龙,又怎么可能失去振翅翱翔的空间呢?”

“总会有办法的,我的甜心,总是会办法的,我的宝贝。只要他失去了自己在台面上最重要的政治盟友,那么他也失去了影响大局的方式。当然,怎么让这条巨龙老实接受现状,就是那些诡计多端的老爷子们的事了。哦呵呵呵呵……呃,要不,我的小红宝石,咱们再来一场?”

这对食髓知味的“年轻”男女随后便又一次滚在了一起。因为一些微妙原因,一晚上就把自己一年多储量都交出来的少校先生雄风大振,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像今晚这样威风堂堂过。当然,他也不会知道,怀中这个抱起来很冷,进去却很热,仿佛红宝石一般的诺梵特家的姑娘,其实是赛琳娜女王的贴身女官之一。(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474bq10600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