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权国 > 【3741刀剑之下六】

【3741刀剑之下六】

沉重的马蹄停在一片深绿色的杂草上,一名身材修长,头戴着十字盔的亚麻色头发的青年勒紧胯下的战马,目光深邃的凝视远处埃罗王都巍峨的城墙,目光中透着难以压制的狂热,埃罗王都,承载着的不仅仅只是城市本身的职能,更是埃罗帝国最为强盛时期的象征,    顺着向北的荒野之路,虽然建造在北部大湿地上,但作为埃罗帝国曾经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的巨大载体,埃罗王都却是一座少有的高地雄城    在修建时就特意选在平原上地势较高的地段,高大的城墙据说挖空了一整座大山,拔地而起的高耸塔顶,数十年间的五次大扩建,更是将这座原本最初只有十五平方公里的城市,从最初建立的那个高台向南北延伸,划出了十六个区,变成了现在囊括四十平方公里    同时有两条大河从中横穿而过的巨大城市,从青年所在位置看过去,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巨龙趴在远处的高丘陵之上,这里人口最大的时候达到八十万,被称之为南欧巴罗人口最多的城市,相对而言,当时的教团国圣都才三十万人,费泽王都二十七万,只有遥远的亚丁王都据说有六十一万,这一切都屈居与这座伟大城市之下,虽然现在已经荣光落去,经过宿敌教团国军队的残酷劫掠,现在的王都人口已经降落到了三十万,这还是帝国从教团国手中买过来后,对于那些因为劫掠而破产的埃罗人从新安置的结果,当然这一切,对于眼前的青年来说,都是对自己国家的侮辱    “这座城市会成为这片大陆上最为雄伟的城市,会成为所有人都仰望的所在”青年脑海里有记得当初父亲手拉着自己,脸色激动的审视整个埃罗地图的情景,青年正是前埃罗王都法鲁克的第二个儿子,艾尔特列加王子殿下,就在他手指紧握的时候,身穿锁甲的护卫队长雷斯神色焦急的从后面走上来,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殿下,南方诸侯们此次召开秘密会议,却并没有通知王室任何人,看来那个传闻是真的“    “真不真,其实并不重要,你我都知道那些人本来就不值得信任,有现在的举动并不奇怪”    艾尔特列加王子脸色冷漠说道,目光依然看着远处的埃罗王都,他在这里已经看了足足一个多月,在他的眼中,似乎依然还能看见大火冲天,黑烟弥漫王都天穹,街道上到处都是纷乱逃跑的人,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在这一刻都是一样绝望和无助,向南的埃罗王都大门早就被无数拥堵的人流车马堵塞的无法通行,哭爹喊娘凄厉响彻天空,帝国的突然崩塌,数十万大军灰飞烟灭,埃罗王都就像是一头待宰的羔羊在教团国军队的屠刀下瑟瑟发抖,    艾尔特列加下意识的握紧手指,从右手心传来的拉扯感在提醒他,当时他是如何狼狈的手里握着绳子被护卫从城头上吊下去的,因为毫无准备,埃罗王室在那场浩劫中也是损失惨重,王室三百多人,最终跑出来的不过二十一个,而作为王室正统的人员,除了一名亲王就是艾尔特列加,其他的王室直属血脉,要么死在浩劫里,要么失踪,那是埃罗帝国的陨落,也是埃罗王室的陨落,    看见艾尔特列加王子脸上没有丝毫变化,护卫队长雷斯忍不住说道”肯塔姆家与帝国高层有接触,提出用两百万金将埃罗王都买回来,与敌人握手,就是对我埃罗王室的巨大侮辱,如果任由他们这样下去,一旦埃罗王都真的被南方诸侯们拿回来,那我们王室就不得不。。。。。。。“雷斯的声音停住,目光带着愤怒,欲言又止    “怕什么,只要神之眼还在我们手中,局面就不会失控”    “可是那颗神之眼不是已经。。。。。。”护卫队长雷斯下意识的低声说了一句    “好了,不用太过担心这样的事”    艾尔特列加叹息了一声,转过身来,目光如刀看了脸色发白的护卫一眼,略显刚毅的嘴角微微上扬“你不会真的认为,谁能夺回埃罗王都,就真的能给成为埃罗皇帝吧?开什么玩笑,真要是有人拿回了埃罗王都,就算是我们王室肯,其他诸侯也不会答应的,到时候我们在从中选择支持者,这样王室就可以不用任何代价,轻松在夺回王都中分得最大的一份利益,因为无论是谁,想要成为埃罗皇帝,必须得到我埃罗王室的许可,而且神之眼一直在王室手中,上一次展示还是在十年前的祭殿开启,按照规矩,这些南方诸侯们是没有资格参加,我们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这也行?“护卫队长雷斯脸色错愕    身为二王子的护卫队长,他跟的时间并不长,还是因为前任护卫队长死在了王都后,才被二王子调来的,原因就是雷斯的这支王室禁卫军中队当时因为执行某个任务去了南方,躲过了鲁提亚子堡之战的全军覆灭,对于艾尔特列加来说,这是埃罗王室最后的一支军事力量,而且埃罗禁卫军的忠诚毋庸置疑,对于前任皇帝的陨落,护卫队长雷斯在见到逃亡的艾尔特列加第一面时,就单膝跪在其勉强,信誓旦旦的表示“如果当时自己也在鲁提亚子堡,一定会保护好皇帝陛下的!”    “你可能保护不了我的父皇,但你可保护我”    一身狼狈的艾尔特列加伸出手按在雷斯肩膀上,犹如一位真正的君主,神色坚韧而冷酷,法鲁克已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王位继承人,尽管还逃出了一位亲王,但是那位亲王在埃罗王都是就是有名的不务正业,在王室内的风评相当糟糕,这一次能逃出来,也是因为这位亲王在王都附近打猎,看见教团国军包围了王都,立即吓的直接绕过王都南逃,这样的人,不可能指望其能够承担起光复帝国的希望,而且也不具备光复帝国的资格    不错,资格,艾尔特列加认为除了自己,没有人有这样的资格,因为他就是埃罗王子,埃罗皇位的第二继承人,在第一继承人失踪情况下,他就是第一继承人,但是埃罗南方诸侯们明显不这样认为,相对于靠向这位皇帝血脉感受到的压迫力,哪位整日里嘻嘻哈哈的亲王看起来更符合诸侯们想要的样子    “神之眼在我手中,便是皇位在我手中,那个人算什么东西!”艾尔特列加的目光看向后面的营地,带着极为清晰的蔑视,    那是联军的营地,无数的灰色营帐就像是大团大团拥挤一起的灰山羊,铺满了埃罗王都南部的平坦荒野,炎热的空气中飘动着代表埃罗南部三十一家诸侯的各色彩旗,埃罗南方诸侯联军用一片半弧形的尖头木排构成一个巨大的半弧形,天气虽然并不怎么热,但是对于埃罗王都外漫山遍野的南方诸侯的士兵来说,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足足一个夏季,从凉爽的春季到炎热夏季,从最开始各家在王室号召下,打着收复王都的光荣旗号,声势浩大的向北面开进,到现在一脸懒散,无精打采    这场北进,在他们心中最开始的神圣程度无异于圣战,这么多年,南埃罗人与南方的黄沙斗,在荒漠地带苦苦挣扎,但却少有人会去北面,就是因为南埃罗人一直都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埃罗人,是那个文明的延续,而北方人则是叛徒,他们背弃了原先的传承,虽然表现的越来越强大,但却与最开始时的埃罗传统越来越远,最初埃罗人的信仰来自圣城,而圣城提倡万物有灵,对外扩张完全是一种平和的文化扩张,圣城祭祀们就像是文明的传播种子,将耕作,文化,畜牧等知识传播到南欧巴罗各地,如果不出意外,百余年的时间,圣城就可能成为整个南欧巴罗的核心,    可是圣城坍塌,一切都变了,    作为圣城最为虔诚的南埃罗人,发觉引导自己的埃罗祭祀们突然一下变成了圣城的敌人,他们对圣城残余的其他祭祀展开了大屠杀,焚烧圣城的典籍,摒弃万物有灵的信仰,而是开始了迅猛的扩张之路,最终引发了八十年前的大灾难,南部埃罗人都认为那是神罚,是对埃罗分部背弃圣城的处罚,最终埃罗分部北迁,但依然有不少南方人留下来,在他们眼前,北埃罗人就是叛徒,就像北部埃罗人看不起南部人一样,南部人也看不起北部埃罗人,    “北埃罗人终于证实了自己的错误,在更强大的敌人面前,他们完全没有一战之力,现在是我们证明南方埃罗正确的时候了“    “人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不怕的,只要能够收回王都,一切都值了,帝国在埃罗王都的守军只有两万人,我们就是一声呐喊也能把帝国军吓尿裤子”    “也是我们二十万人还打不过两万人吗?”    ”没准帝国军队会望风而逃要说不定,那样我们就可以兵不血刃拿回王都了“本来三十一家诸侯的总兵力只有五万人,在南方诸侯们大力鼓动下,一个月后就变成了十五万人,到最后超过了二十万,要知道整个埃罗南部的总人口才一百来万,如此巨大的人数,让埃罗南方诸侯们自己都感到了恐惧,内心的野心也开始朝着符合这股力量的方向膨胀,埃罗王权,也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法鲁克家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那么谁的时代接上去呢。。。。。。    在宽敞的议事大帐内,四面都是通风的口子,凉爽的穿堂风不停地飞过,带走人们身上的暑热,但在会议召开的时候,肯塔姆侯爵就一直在抹汗,从北面传来的消息,一下将肯塔姆家推上了风口浪尖,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谁知道竟然得到了帝国高层的响应,就算是老奸巨猾的肯塔姆侯爵都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表示这件事    “这是一个意外,我肯塔姆家绝对没有想要成为皇帝的意思”    肯塔姆侯爵略显苍白的脸色,坐在会议特别安排的长椅上,在所有领主们还在议论纷纷的时候,首先表示这件事不是阴谋,而是意外,他知道如果不表明态度,这些领主们会将他扣押起来,然后对肯塔姆家群起而攻    如果真是那样,对于肯塔姆家来说,绝地是无法抵挡的灭顶之灾    虽然肯塔姆家是南方三大诸侯之一,但也挡不住所有其他领主的围殴,而且肯塔姆家本身就不是以军事擅长的,而是经商,肯塔姆家用着南埃罗最大的商会,同时与北面的各大家族关系也不差,所以这就更让肯塔姆家在其他诸侯眼中,显得金光闪闪,都是金币的颜色,以前是为了抱团对抗来自北部的压力,各家都还能和和气气,可是现在不同了,北部王室已经势弱,失去了最大压力的南部诸侯们,自然也有野心勃勃之辈将眼睛盯着肯塔姆家    “呵呵,这样的意外我怎么没碰到呢”    一名短发而彪悍的中年领主嘴角冷笑时,抽动了右边脸颊上犹如蜈蚣一般的疤痕,看起来就像是活了一样,他叫赖特,是博盈家族的族长,博盈家族的领地就跟肯塔姆家的领地连着,博盈家族的领地并不大,还有肯塔姆家的三分之一,而且多是贫瘠的黄沙荒地,因为博盈家领地内匪盗横行,其实也有传闻说,那些匪盗就是博盈家的私军,    ”皇帝啊,肯塔姆家就要成为皇帝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向未来的皇帝陛下恭敬行礼呢“一名身穿着红色大礼服的中年胖子从座位上站起身,一边带着嘲弄神色,一边故作姿态的想肯塔姆侯爵弯腰行礼    “哈哈!”    “皇帝,肯塔姆皇帝,多么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感觉”    “这样的玩笑会让我们笑死的”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肯塔姆侯爵脸色苍白如纸,手指紧握,浑身都在颤抖,除了内心在痛骂阿特利丝给家族带来灾难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此刻就像是一头待宰的肥猪,谁都想要在自己这里切一刀,肯塔姆侯爵感觉自己都快要在这种气氛中晕眩的感觉,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儿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肯塔姆侯爵的仆人从帐篷外送了一张纸条进来,    “大人,这是刚从北面送来的”    “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送这个来”肯塔姆侯爵气的差点吐血,从仆人手中一把将纸条抢过来,能够从北面传来的消息,还能是什么好消息?无非是阿特丽丝已经与帝国达成了正式协议,这只会让自己,让肯塔姆家更加万劫不复,如果不是其他领主已经看见了这一幕,他没准就一口将这张纸条吞下去,看不见,总比更糟糕要好,吞一张纸而已,又不是吞一瓶毒药!    “我说肯塔姆阁下,那张纸条上是什么啊,让大家都看一看不好吗?”身材壮硕的赖特嘴里怪叫喊道    “是啊,让我们也知道一下,肯塔姆阁下什么时候成为皇帝啊!”其他的领主在起哄,但是目光里的贪婪略发显出了红色,一名领主甚至直接走过来,掰开肌肉僵硬的肯塔姆侯爵的手指,将那张纸条从手缝里边抽出来,嘴角带着狞笑缓缓打开    “不,这不是我的意思”肯塔姆侯爵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炸了,他奋力站起身,却被左右两边各有一只大手重重按在他的肩膀上    “纸条上写的什么?”其他的领主已经迫不及待,目光纷纷看向那个打开纸条的领主,结果却意外的发现,那名领主嘴角的狞笑一下凝固了,整个人就像是被施展了某个法术一样,一下变得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开始出现了变化,那是恐惧的神色,此刻大家才发现,那名领主拿着纸条的手在抖    “出了什么事,阿莫里克”    “怎么是这个表情啊,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了吧”有人好奇的走过来,目光一样扫过纸条,顿时脚步就是一颤    “帝国军务大臣胡科奇力两天前在开罗港登陆。。。与肯塔姆家的谈判破裂!八万帝国大军集结,南下在即!”近乎哀嚎的低沉声音,就像是从那名那人的嘴里挤压出来一样,    “怎么能,不是说已经与肯塔姆家进行接洽了!”    “为什么会崩,不是谈的好好的吗!”有人狠抓自己头顶上不多的头发    “玩大了,帝国南下,我们怎么办,难道我们真的要跟帝国主力作战吗,那可是帝国第一名将的胡科奇力啊!”有人绝望的喊道,议事帐内的领主们炸了,顿时全部站起身,纷纷跑过去    虽然他们每天都念叨着帝国南下,可是真的面对帝国南下这道铁流,谁敢迎战啊!胡科奇力作为帝国军务大臣,公认的皇帝之下的第一名将,这把就算是派去灭国都绰绰有余的帝国杀神,怎么就用来对付埃罗南部诸侯这种小地方了,帝国杀鸡用牛刀,这是要杀光我们吗!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495bq10653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