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权国 > 【3611被谁坑了】

【3611被谁坑了】

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内,暗刺首领墨桑苍老的目光看着屏幕内被打飞出去的人影,一脸不可思议的猛然豁然站起身,旁边的几名暗刺高层也是一片哗然

“好快,我都没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名身材粗壮的中年壮汉发出感慨声

“确实是快的离谱,而且那可是天庙的张林峰,天庙内修行十五年的怪物,据说以一把剑斩杀企图闯入天庙的战狂级佣兵卢修斯及其部下一百四十三人,一战封神,就算是在我们暗刺,能够近身与之对抗的高手也绝对不超过五个,没想到这一次会偕同帝国银行一起来“

负责情报的一名金发男子用手抬了抬鼻子上的金丝眼镜,他的一双眼睛亮的怕人,目光死死的盯着荧幕中的杜宇,充满了好奇和炙热,谁能想到,真正强的离谱的,却是看似需要保护的目标,而首领为什么会花费如此代价也要救回这名学生,首领一直都不肯透露

这样的高手,仅仅只是以武技论,怕是能够进入暗刺前三

当然在这个热兵器的时代,个人武技的威力已经大打折扣,能够打飞张林峰的人,干掉毒狼的几个手下不足为奇,让金发男子感到不解的是杜宇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个时候太过于锋芒毕露,可不是什么好事,现在王室七家都在调动一切力量调查这个杜宇的底细,如果是自己,就装的越是羸弱越好,过早的暴露实力,只会让自己更加成为众矢之的,甚至可能一登岛就遭到围攻,只要上了罗本萨姆岛,生死就是各安天命,哪怕是此人是暗刺的人,其他王室七家也会想其他办法、

“希里亚,我们与帝国银行这一次是盟友,我不希望大家还没真正开始前就相互打起来,派人去安抚一下对方。“老者墨桑挺住脚步,他自己内心也是意外,竟然看走眼了,没想到一名学生会这么强,从新审视了一番桌子上关于这名学生的资料,墨离抬起头向金发男子说道“还有杜宇这一边的情报需要从新调查,他为什么会是王室血脉,为什么调查上毫无一点表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属下这就去立即从新调查”金发男子脸上露出一抹尴尬,立正身体离开

“如你们今天所见的一切,特别是关于张林峰被人打飞出去的事,必须严格保密,我相信帝国银行方面也不会将如此丢脸的事情说出去,否则一但王室七家有了戒心,我们就会很麻烦了!”脸色严肃的墨桑向其他人摆了摆手,所有人点头称是,其中一名部下犹豫了一下说道“大人,在机场的时候,目标与耶和华大人的保镖加西亚有过对峙,是耶和华大人亲自出面,才没有进一步爆发冲突,但是目标能够面对加西亚这样的职业佣兵也不落胆怯的事,还是在王室七家方面流传开了,有传言说,目标是我们暗刺多年培养的暗棋,是为了夺取第一代皇帝的秘宝,说我们暗刺监守自盗!”

“真是头疼,他到底想做什么!“

老者墨桑深吸了一口气,略显愁闷的揉了揉太阳穴,本来强行加塞进去就已经很让暗刺被动了,可是对方却还是如此的锋芒毕露,恨不得就差没朝着所有人大喊,来揍我啊!老老实实的走完流程不行吗,只要最后登岛,一切就结束了,其实王室七家根本不知道,自己并不是如他们所认为的那样看重这个年轻学生,自己只是在执行一名暗刺历代流传下来的密令,这是每一代暗刺首领都感到困惑而又充满各种猜测的密令,猎鹰第一代皇帝陛下指令拯救一个三百年后的年轻人,说起来就是荒诞,但是来自皇帝的密令,就算是再荒诞也必须执行!

而且只有暗刺首领才知道,第一代皇帝传下这个密令时也指出,这个年轻人是暗刺未来的主人,将带领暗刺开启新的机缘,皇帝玄而又玄的密令,让历代暗刺首领发誓遵守,当然事实上,仅仅只是这样的一个不知所谓密令是不可能让暗刺死心塌地等待三百年的

能够让暗刺死心塌地的只有利益,足够让暗刺遵守誓言的利益

深知人心的猎鹰第一代皇帝,拿出了足够让历代暗刺首领都为之心动的东西,那是一套来自传闻中大名鼎鼎的天庙弃剑石演化而来的功法,一向只是给人卑鄙暗杀技巧的暗刺首脑,凭借此功法一跃成为大陆有数的高手,真正的武道宗师,只是这套功术有一个致命弱点

那就是三十岁前会让人武道急速惊进,三十岁后,修习者的生命会急速衰减,但是想要停下也来不可能,这套功法只要修习后,就会把自己变成一个不自觉吸纳生命力的旋涡,别人需要五十年才能拥有的功力,修习者三十岁就可以拥有,就是因为将其他二十年的生命力压缩吸纳进了身体内,可是生命力是有限的,超过了生命力的额度,就会开始迅速消耗自身的生命力,就像眼前的墨桑,看起来已经是六十岁以上,事实上墨离的真正年纪才四十一岁,如果是站在一起,谁会认为眼前苍苍白发的墨桑与还是中年的耶和华是同龄人!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推开,一名暗刺中层神色匆匆的走进来,禀报说道“大人,目标要求见你”

“带他去密室大厅”

老者墨桑犹豫了一下,修习此密术的暗刺首脑没有人能够活过五十岁,这是暗刺历代的痛脚,他也不想死,他想活下去,历代暗刺首脑都是如此突然暴毙,就像是被吸干了生命力,本来只是四十多岁的人,确是九十多岁的苍老,所以在选择成为暗刺首脑的那一刻,也就等于选择了死亡,

暗刺在帝国时代是疯狂的,是扭曲的,是残暴的,一个登上了武道巅峰,然后又迅速看着自己一天天迅速衰老的人,内心不可能是正常的,所以暗刺声名狼藉,但是暗刺依然遵守着三百年的誓言,是因为他们希望能够有摆脱诅咒的那一天,而真正到了三百年后的墨桑一代,随着科学技术的日益进步,现代科学对于自己身体的衰败依然束手无策,对于三百年前的这种说法,墨桑已经没有几分相信的了,

这样的秘术,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人间,他已经迈入了死亡的后期阶段,每天都能够嗅到逐渐靠近的死亡气息,只有待在罗本萨姆岛周边,才能让这样的死亡来的缓慢一点,这也是暗刺后期为什么选择将罗本萨姆岛周边作为大本营的原因,完全只是秉持着遵守遗命的本份在执行,所以他并没有将这件事说出来

而此刻,他的内心也不由有些动摇,难道这个年轻人真的有着特别的能力,能够让自己不会继续急速衰老下去?

不可能的,这套功法的可怕只有修习者才知道

太逆天了,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但是想想对方随手一招打飞天庙张林峰,那看似迅捷而又带着几分熟悉感的手法,老者墨桑内心也忍不住有所促动,

张林峰十五岁时就被誉为武道奇才,天庙最杰出的外出行走者,现在虽然才迈入三十岁,但是据说距离大宗师境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次代表天庙前来,就算是王族七家也不敢怠慢,墨桑自认在自己的巅峰时期,想要一招打飞张林峰,也很难做到,不要说现在,前十分钟他能够压着张林峰打,后十分钟怕就要被张林峰压着打,这还是因为天庙最强的那套弃剑石功法考验太过苛刻,两百多年里逼疯了无数武道天才,最终天庙宣布废弃了弃剑石考验,弃剑石更多变成了一个观赏点,反而暗刺代代传承的经过改良后的功法,不需要经历弃剑石那样变态的考验

只要修习就能上手,而且威力上甚至还超过了天庙正统,只是后遗症太大,大到难以承受。。。。难道这个年轻人修习了同样的功法!老者墨桑的心有一丝激动,意外的王族血脉,意外的同宗功法。。。。这个年轻人身上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暗刺的密室大厅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密室,时代在进步,暗刺也一样在进步,特别是在帝国崩溃后的这几十年里,随着世界格局的改变,暗刺的情报体系大部分被截断或者自立,以前那个被誉为帝国影子的暗刺早已经是历史名词,现在的暗刺已经转为大陆上有名的佣兵组织,巨大的落地玻璃通透明亮,黄昏的金色阳光从远处海平面照射过来,室内的布置并不算复杂,满是科技感的巨大光屏将四周的墙壁化为一个个虚拟的宫殿,房间的墙壁上悬挂着十几福人物油画象,衣着从帝国时代到现代都有,正是暗刺历代首脑的画像

“果然没错,自己在锻炼室内所感觉到的那个枯竭的灵气来源,应该是来自这个人,看来自己当初应该是将某种功法传给了暗刺,以此来保证暗刺对于这个命令的执行程度”杜宇的目光落在前方走进密室大门的老人身上,高挺颀瘦的老者负手卓立,像刀子般锋利的眼神透过眯成一线的眼缝朝自己瞧来,浑身散发着某种难以形容的霸气和邪气,令人见之心寒。

杜宇丝毫不让的迎上他的目光,嘴角露出一丝充满深沉意昧的笑容“阁下就是这一代的暗刺首脑?”

“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

老者正是墨桑,对于对方充满挑战性的话语,不怒反笑“本人虽阅人千万,但像你般如此忽如神龙、忽若猛虎般的人物,却是平生仅见。本来我还以为你是个鲁莽的人,可是刚才看见的你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看走眼了,你一开始就是为了见我,所以才搞出了如此大的动静吧“

”说吧,你要见我有什么事,如果说不出让我满意的答案,就算是我下令暗刺救的你,我也一样会下令处理掉你,这涉及到暗刺的尊严!”

老者墨桑嘴角微微上翘,表面上不见丝毫动作,但一股莫名气势在刹那间提升至颠峰,杀气剧盛,随着话音落下,重重气劲在墨桑身上犹如波浪涌动,就像是镰刀,象利刃,本来密闭的密室空间内竟然响起了呜呜的风声,空气中传来丝丝的撕裂声

桌子上的几页文件被风卷起来,啪啪啪在空中炸开,无数的碎纸屑漫天飞舞,一张板凳被切掉了腿,还没倒下就变成了碎块

“我打赌,你这样的状态坚持不了一分钟,如果超过一分钟,明天早上就可以帮你收尸了!”杜宇嘴角哈哈一笑,一对虎目射出凌厉的神光,渊亭狱峙的傲然挺立,从容道,对方身上突然炸开的灵气让他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他就是自己找到那个人,对方身上近乎枯竭的灵气已经呈现出了墨黑色,那是生命力正在流失的感觉,

他在锻炼室内就感觉到了一股灵气摇动,这是有人长年在锻造室内修习而留下的

但是这个灵气跟其他灵气不同,这个气息源头就像是一个风中残烛,完全是靠着生命力在支持,随时都可能熄灭掉一样的虚弱,这里是暗刺的锻造收藏室,罗木生的地位在暗刺应该不算低,可是就连罗木生都不敢动锻造收藏的东西,说明这个收藏室最大可能是暗刺首脑自己的,也只有暗刺首脑才有资格进入这里

暗刺首脑是一个灵气修炼者,这足以让杜宇感到意外了,这也是自己当初留下的后手吗?不过也对,如果没有足以让暗刺遵守的手段,三百年的时光,谁还会把这样的命令当一回事呢,既然是自己留下的后手,那么就一定还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自己必须见到这名暗刺首脑

但是想一想,想要见暗刺首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杜宇迅速找到了让对方答应见自己的理由

比如说,一招打飞那个看似仙人一般的中年男子

虽然不知道中年男子的身份,但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杜宇第一时间就嗅到了天庙修炼者的气息,只是相比于当初的天庙大祭司,这名中年人还差的很远,否则这名中年人根本就无法离开天庙圣山,但只要是天庙一系,在杜宇面前就是渣,当初天庙大祭司不行,眼前的这个更是差得远,

仅仅凭借对于灵气的调动,杜宇利用长剑作为媒介,第一时间就控制住了对方身体内的灵气,然后让对方体内长年在天庙修炼的哪一点灵气失控乱窜,中年人猝不及防,吓得不知所措,体内更是犹如利刃乱搅,面对杜宇顺势而来的巨大冲击力,完全没有丝毫抵抗的余地,直接就被打飞出去

不过杜宇也没有废掉对方的打算,只是搅乱了对方的气息经脉,修养上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

“你怎么会知道的!”

听到杜宇的话,老者墨桑一晃身子,密室空间的呼啸风声一下消失,邪恶的锐眼终于露出讶色,面色呈现苍白,他内心最脆弱的地方,就是这里,对方竟然知道自己会因为过分调动力量而挂掉。。。。这已经引起了他的杀机,如果外界知道他这个暗刺首脑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程度,所谓的力量,已经是外强中干,自己的巅峰状态只能维持一分钟不到,那些对于暗刺本来有所顾忌的王室七家,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联手将暗刺连根拔起,暗刺这么多年,得罪的人不计其数,更不要说为了保守皇帝的秘密,更是让王室七家恨到了骨子里

“我记得暗刺首脑的传承暗语里边有一句,猫的眼中只有主人!“杜宇嘴角自然的撇了一下,目光看向老者墨桑背后的油画上

没有看墨桑那张无比震惊的老脸,他脚步径直走向最中间的那一副油画

那是帝国时代流传下来的真迹,仅仅只是画框就镶嵌了上百颗钻石,充满了那个时代的奢华和珠光宝气,

那是两个明艳如花一般的宫装女子,大的年龄在二十七八之间,一头波浪般的头发微微飞舞,弯月般的黛眉,一双眼睛顾盼生辉,娇俏的琼鼻,完美无瑕的脸甚是美艳,宫装外露出的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酥似雪,斜靠着一张长椅上,身姿优美如出水的洛神,可是愈看愈感到她那种难以言喻的美丽,越是透着的眩人诡艳。另外是一名抱着白色波斯猫的少女,年龄只有十七八岁,相貌请穿艳丽,站在旁边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冷意,正是暗刺的大当家和小当家两女的画像,杜宇朝着油画伸出手,

这幅画是他亲自下令帝国画师画的,然后一直悬挂在暗刺总部大厅,除了大小当家和自己,几乎没有人知道这幅画真正的秘密,

手指的前方,正是画像上少女高挺的胸口,

“你敢!”

如此充满猥亵的动作,就算是老者墨桑也是一双眼睛怒目,愤怒的伸出手,杜宇目中有奇异之光一闪而过,墨桑顿时全身一震,想要动,却突然发现全身都无法动,墨桑心口立刻痛了起来,看向杜宇的目光,蕴含了愤怒。怎么回事!我的身体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刚才的施展引起了反噬了吗!

杜宇的手落在了画像上,整个人好似瞬间不同

在他的身上,有一股凌厉的气势骤然爆发出来,环绕四周,密室内有闷闷的轰声回荡,手指落下的位置并不是少女的胸口,而是紧贴着少女胸口那只白色金丝猫的右眼,就像是变魔术一般,那只金丝猫的右眼竟然发出“咔”的一声,就像是按钮一般被按进了画里,

随着咔咔咔机械弹簧的声音,一个卷轴从深陷进入的猫眼位置弹出来

“这是什么状况”

墨桑整个人都懵了,作为暗刺首脑,他当然知道历代传承密语中有一句正是猫眼中只有主人,但是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除了第一代的大小当家,几乎没有人知道这句话的意思,而且这句看似谚语般的暗语,本身也看不出什么特别来,却没想到,真正的秘密在这里!

老者墨桑感觉今天自己都快要疯了,这个全身都是神秘的年青人,让他感到了什么叫无所适从

“第一代皇帝将自己的画像和一份密令留在其中,作为凭证,以保证王室在分裂时,正统一方可以得到暗刺的全力协助”杜宇一边说着,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这是为了应对后裔争夺王权的后手,没有人敢保证自己的后裔不会出现王权争夺的残局,根据清王室正大光明殿后藏遗命的启示,杜宇创造了这份藏在猫眼里的密令,事实上是正统的证明,如果有王族内乱,谁能从暗刺总部的画像中取出这份皇帝密令,就可以得到暗刺的支持,

不过让杜宇感到欣慰的事,这副画像是完整的

波斯猫平静的躺在小当家怀里三百年,猫眼里的密令没有被取出来的痕迹,这说明自己后裔的王权争夺应该还是控制在了一定范围内,没有爆发到真正需要密令来清洗一切的程度,

杜宇伸出手将那副卷轴从猫眼的位置取出来,三百年的时光,在就卷轴上几乎看不出来,看来在油画里保存的相当好,首先取出那封留有自己猎鹰指环印鉴的布套,然后缓缓摊开那副皇帝的画像,从三百年后看自己,杜宇深吸了一口气,来自三百年后的问候,该说什么呢!

“这是一代皇帝的纹章戒!”

老者墨桑目光第一时间落在猎鹰展翼造型的纹章戒上,整个人面色苍白,震惊的退后几步。一代皇帝的纹章戒指数量极其稀少,作为当时皇帝用来调动大军的神奇之物,地位至高,而后随着猎鹰第一代皇帝故去,据说都埋入了坟墓

就算现在的猎鹰王室都已经没有了,而现在却豁然出现自己眼前

看见这枚戒指,老者墨桑已经能够猜出那副画上是谁呢,暗刺的主人,除了第一代皇帝本人,还能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能够救你!”

杜宇将手中的画像摊开,嘴角的微笑一下凝固,画像上的皇帝身穿甲胄,铁甲寒光,头戴帝国最有名的帝国之主冠,身披红色大披风,站在王殿之上,帝国猎鹰旗在头上飞扬飘展,两侧是帝国传闻中的重臣们单膝跪地的场景

画面很宏伟,绝对是宫廷大师所画

只是手中的皇帝的模样,杜宇已经到倒吸气了,皇帝的模样赫然是自己的模样,栩栩如生,一模一样,

不错,就是自己现在的模样,而不是猎鹰杜斯坦的模样

“我去,什么情况!”杜宇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这是谁坑我!

“我的天,皇帝陛下!”旁边是墨桑扑通跪在地上的声音(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495bq873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