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摄政大明 > 【第九百零一章梁辅臣的疑心】

【第九百零一章梁辅臣的疑心】

……    ……    尸体跌落地窖的瞬间,也顿时就打破地窖内的平静!    梁辅臣的众位护卫皆是表情剧变、猛然间弹起身体、迅速挡在梁辅臣的身前,并且是神情警惕的盯着地窖入口处。菠﹣萝﹣小说    这些护卫皆是悍勇忠心之士,这个时候即使是手无寸铁,也依然是面无惧色,显然是心里早已经有了觉悟——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守护梁辅臣的安危!    另一边,张道真却是离开了梁辅臣的身边,快步走到尸体之前仔细检查,片刻后转头向梁辅臣低身汇报道:“梁阁老,他是被人用匕首插入后心而死!杀人者如今应该还留在地窖之外。”    梁辅臣不愧是久经沙场的朝廷重臣,遇到这般变故之后依旧是表情严肃、不见有任何惊慌之态,只是侧耳倾听着地窖外面的动静。    当梁辅臣听到地窖外传来“官兵杀来了”的马匪呼喊声之后,双眼猛地闪过了一缕精光,但并没有显出太多喜色。    接着,梁辅臣抬头大声喊道:“是何人在地窖外面?可是官府中人?”    随着梁辅臣的呼喊询问,地窖外则是传来一名青年男子的询问声:“敢问梁阁老可是正在地窖里?”    对方的身份来历尚不明确,梁辅臣不由是稍稍犹豫了片刻,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如实相告,但最终还是坦然答道:“老夫就是梁辅臣!阁下是何人?可是来营救老夫的?为何要杀死送饭的马匪?”    随着梁辅臣的话声落下,就听到地窖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欢呼声,似乎是人数不少。    随后,那名青年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太好了!梁阁老果然在此!快快放下绳梯,我要亲自去见梁阁老!……你们全部留在这里戒备,官军眼下正在攻打马匪据点,因为有咱们的里应外合,马匪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估计已是无暇顾及这里,但也要防止他们狗急跳墙、孤注一掷!这群亡命徒被逼急了怕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任何马匪只要是靠近此处就皆是格杀勿论!……还有,准备好撤退事宜,随时准备掩护梁阁老离开这里……此外,官兵控制了马匪据点之后,就让他们原地待命,不可以随意走动,也不可以审讯马匪,以防止他们发现梁阁老被马匪绑架的事情!”    说话间,青年男子的声音满是欢喜,随后又发布了一系列的命令,倒也算得上是思虑周详了,只是他的声音语气总是会给人一种略显轻浮之感。    “遵命!”    随着这名青年男子的话声落下,就听到地窖外又响起了十余道声音表态领命,所有声音皆是透着一股精干彪悍之气。        这些声音传入地窖之后,地窖内众人纷纷是面现喜色。    显然,对方是为了营救梁辅臣而来!    张道真却是表情有些疑惑,走到梁辅臣身边低声说道:“梁阁老,地窖外的这位青年男子似乎是一位大人物,不仅是可以擅定马匪生死,还有调动官兵的权利,至少也是五品以上的官阶,但学生遍寻陕甘境内所有文武官员,却没有任何一位五品以上官员像是这般年纪轻轻,难道他是京城官员、特意赶来这里营救梁阁老的?但时间上也太快了些……”    梁辅臣也同样是面现疑惑,隐隐间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猜到了来者身份,却又不甚清晰明确,只是紧紧盯着地窖入口处等待对方现身。    这处地窖被马匪改造成为地牢之后,地窖门口处的石梯也被拆掉大半,只能借助绳索攀爬出入。    很快的,一条绳梯垂入地窖之中,然后就见到一名马匪装扮的青年男子顺着绳梯进入地窖之中。    等到这名青年男子落地转身之后,他的相貌也就落入众人眼中,倒也算得上是端正白净,只是气质略显轻浮,并不像是官场中大人物的模样。    见到此人相貌之后,梁辅臣却是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暗暗想道:“原来是他!记得此人是赵俊臣的亲信随从,好似是姓许……”    而就在梁辅臣暗思之际,这名青年男子已经快步走到梁辅臣身前,却是干脆利落的下跪行礼,语气中满是诚惶诚恐与真心关切,道:“小人许庆彦,拜见梁阁老!小人救援来迟,让您老人家在这里受苦多日,还望恕罪!还请梁阁老放心,小人已经调来了两千精锐边军,如今正在攻打马匪据点,相信很快就会把所有马匪尽数歼灭,梁阁老您马上就可以脱困了!”    梁辅臣仔细打量了许庆彦一眼,突然间开口询问道:“老夫记得你,你是赵俊臣的亲信长随!这么看来,这次营救老夫的行动是出自赵俊臣的手笔了?如今外面是什么情况?既然是官兵正在攻打马匪据点,你们又为何会提前出现在这里?还是一身马匪装扮?还有,你只是赵俊臣的长随侍从罢了,并没有官家身份,赵俊臣为何会把营救老夫的事情交给你,而不是本地官府或者锦衣卫负责?”    梁辅臣被囚禁了太久时间,一直都没有收到外面的消息,却是连续询问了好多问题。    这些问题之中,有几项问题颇是敏感,隐隐还有一些试探之意。    毕竟,在梁辅臣的心中,赵俊臣也是幕后指使马匪绑架自己的嫌疑人之一,而许庆彦身为赵俊臣的亲信长随突然现身于此处营救梁辅臣,时机未免是有些巧合,梁辅臣自然是心生疑虑,难免要试探一二。    许庆彦似乎是并没有察觉到这些问题的敏感之处以及梁辅臣的试探之意,只是连忙解释道:“启禀梁阁老,赵大人他得知了梁阁老您被马匪绑架的事情之后,考虑到您的声誉与威望,当即就封锁了消息,只限于极少数人知晓真相!也正是出于这般考虑,营救于您的诸般事宜,也就由赵大人全权负责,并没有让地方官府与锦衣卫协助参与!    赵大人他原本是想要亲自负责营救之事,但因为陕甘三边眼下正是群龙无首的局面,赵大人他出于大局考虑也只能暂且留在花马池营主持陕甘军政,具体行动则是由小人来负责!这也是为了您的声誉考虑,防止更多人知晓此事!    所以,还请梁阁老安心就是,您遭遇马匪绑架的事情到目前为止依然是不为人所知,您的朝野声誉依然如故,外面正在攻打马匪据点的边军也只是认为他们的任务是寻常剿匪罢了,完全不知道梁阁老您在这里的消息,至于地窖外面的那些护卫,也全都是我家赵大人的亲信护卫,皆是可信之人!”    顿了顿后,许庆彦却是表现出一副邀功请赏的得意姿态,继续解释道:“小人奉令营救之后,倒是很快就查到了这伙马匪的踪迹与据点,但依照我家赵大人的吩咐,这次营救行动有三条底线绝不可违背,其一是务必要确保梁阁老的安全,其二是要尽量隐蔽行事不可大张旗鼓,其三则是要保证朝廷之威严,不可向马匪妥协;这样一来,小人却是有些左右为难,想了各种营救方法皆有不妥之处!尤其是担心马匪们会在走投无路之下危及梁阁老您的性命……    但就在这个时候,小人发现这伙马匪正在到处招兵买马扩张声势,于是就亲自伪装成为难民加入了马匪,也趁机潜入了马匪据点,至今已经潜伏了四天时间,总算是打探出了梁阁老您被关押在地窖里的消息,探到消息之后,小人就以赵大人的名义调来附近边军赶到这里剿灭匪患,等到官军赶至之后,小人一方面暗中打开了马匪据点的大门,打了这伙马匪一个措手不及,另一方面则是率领着护卫们潜到此处寻找梁阁老您的踪迹,确保您老人家的安全,防止马匪们遭遇官兵剿灭之际会狗急跳墙。”    说到这里,许庆彦的邀功之态愈加明显,又说道:“如今,官兵们已经攻入了马匪据点,马匪们猝不及防之下已是毫无还手之力,也完全无力顾及这处地窖了!想来再过不久之后,这伙马匪就会被官军们剿灭,到时候小人就会暗中护送梁阁老您离开这里了,还请梁阁老耐心稍稍等待片刻!”    许庆彦的回答可谓是非常详尽,就好似这些答案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让梁辅臣一时间无法寻到任何破绽。    与此同时,许庆彦所展现的得意邀功态度,也符合梁辅臣对他的一贯印象,却也不似作伪。    于是,梁辅臣也就暂且按捺下了心中的怀疑,缓缓点头道:“原来如此,赵大人他这次不仅是搭救了老夫的性命,更还保住了老夫的一世清名!老夫却是欠了他一个天大人情!……许庆彦你这次甘冒风险潜入马匪据点营救老夫,等到老夫脱困之后也必会给你一份厚报!”    听到梁辅臣的这般说话,许庆彦面现狂喜之色,连连说道:“小人多谢梁阁老!小人多谢梁阁老!”    也难怪许庆彦会如此狂喜,一份来自于内阁阁老的“厚报”,不论任何人也会觉得异常贵重!    另一边,见到许庆彦的这般表现,梁辅臣的疑心稍减,也就向许庆彦询问了自己心中这段时间以来最为迫切的疑问:“许庆彦,老夫且问你,目前陕甘三边的边防局势如何了?老夫被困这段时间内,蒙古鞑子可有什么异动?你家赵大人可还能够有效控制陕甘军政大局?”    这一次,许庆彦却是低头答道:“这些情况……小人也不知详细,小人奉赵大人之令赶至这里营救您老人家的时候,蒙古鞑子尚且还没有任何异动,那时候赵大人他也还可以掌控军政大局,但如今小人已经离开花马池营半月有余,这段时间又一心考虑着营救您老人家的事情,消息却是滞后了许多……只听说蒙古联军前些日子已经侵入了固原军镇防区,直扑阶州城而去,赵大人亲自率领各路大军与蒙古鞑子在小川河附近大战了一场,似乎是占了一些便宜,但具体情况究竟如何,小人也不知详细,但从各方面消息来看,陕甘三边的局势依然还在掌控之中。”    听到许庆彦的这般回答,梁辅臣的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被马匪绑架这段时间以来,梁辅臣心中最担心的事情并非是马匪会危害自己的性命,也不是自己的声誉会遭遇打击,而是陕甘三边的防务会因为自己被马匪绑架的事情而步入失控的局面。    但心中松了一口气之余,梁辅臣心中对赵俊臣的怀疑也重新升了起来。    按照梁辅臣的此前推断,在马匪绑架囚禁他的这段时间里,若是有人大肆宣扬此事、意图打击梁辅臣的声誉威望,那幕后主使之人就要以朝廷中枢的几位权臣嫌疑最大!若是蒙古联军抢先知晓了梁辅臣被绑架的消息,并且是趁机有了大动作,那幕后主使之人就要以蒙古鞑子与蒙古鞑子所收买的汉人走狗嫌疑最大!但若是赵俊臣趁着梁辅臣被囚禁的机会在陕甘境内做出了某些大事情,趁机谋取了大量利益,那就代表着赵俊臣的嫌疑最大!    如今,依照许庆彦的说法,梁辅臣的声誉并未受到打击,蒙古联军也并未趁机行动,反倒是赵俊臣在这段时间内干的有声有色,似乎还趁机收获了大量的军功,这般表现却是远远超乎了梁辅臣的最初预料!    这样一来,赵俊臣的嫌疑自然是提升了。    想到这里,梁辅臣却是不动声色,缓缓说道:“哦?没想到赵大人竟然还有领兵作战的本事……看来老夫被马匪囚禁的这段时间里,陕甘边防依旧稳固,赵大人也趁机收获了不少军功了,当真是可喜可贺!……”    说到这里,梁辅臣听到地窖外的厮杀声、呼喊声已经是渐渐平息,似乎是官兵们攻打马匪据点的事情已经快要落入帷幕,突然是话锋一转,说道:“对了,眼看官军剿匪即将要告一段落,老夫眼下不方便现身,还望许小哥派人向外面的官军传令,让他们务必要留下这伙马匪头目的性命!老夫总觉得这次自己被绑架的事情并不简单,所以要亲自审问马匪头目!”    说话间,梁辅臣紧紧盯着许庆彦的表情变化。    听到梁辅臣的吩咐,许庆彦的表情不变,似乎并不觉得这般要求有任何不妥之处,很快就向地窖外的护卫们传达了梁辅臣的命令!    然而,许庆彦刚刚传下领命后,地窖内众人就收到消息——官兵们已经彻底攻占了马匪据点,但马匪的几位头目眼见到大难临头之后,竟是丧心病狂的在“聚义厅”内集体了!    最终,所有马匪头目尽数身亡,官兵们也只抓到了一些近期才加入马匪的难民!而这些新加入马匪的难民完全都不知道马匪绑架梁辅臣的事情!    得知了这般消息之后,梁辅臣顿时是面沉似水。    又过了一刻钟之后,梁辅臣终于是离开了被关押多日的地窖,来到了马匪头目们的地点。    ……    ……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577bq10643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