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摄政大明 > 【第九百三十六章一环又一环】

【第九百三十六章一环又一环】

  ……  ……  当赵俊臣与梁辅臣离开房间之后,巴根的脑海里就不断是思考着同一个问题——他要不要先是假装答应合作,等到重获自由之后,再是毁约翻脸?  蒙古人骨子里的桀骜不驯,以及巴根对赵俊臣的仇恨心理,让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被赵俊臣牵着鼻子走,也不愿意见到赵俊臣可以顺利实现计划。  但巴根认真思考良久之后,却是无奈的发现,他眼前似乎只有一条道路可走——那就是老实按照赵俊臣的计划行事。  除此之外,巴根并没有更多选择。  就像是赵俊臣的说法一般,准噶尔骑兵在草原上并没有后勤补给的能力,草原各部落对于他们也是充满了敌视,所以巴根并不能毫无作为的直接率领准噶尔骑兵返回西域,这般做法只会让准噶尔骑兵在蒙古右翼部落的重重包围之下全军覆没。  从私心上来讲,巴根这一次可谓是损兵折将,若是毫无收获的话,等到他返回准噶尔汗国之后,就必然要受到葛尔丹的严惩,很可能就是性命不保的结局,唯有想办法带着一批粮草物资回去,才有可能得到葛尔丹的宽恕。  所以,对于赵俊臣的计划,巴根也无法弃之不理。  当然,还有另一种方法可以破坏赵俊臣的计划,那就是巴根返回草原之后,就把赵俊臣的计划全盘告知于蒙古右翼,选择与蒙古右翼重新合作,让赵俊臣偷鸡不成蚀把米!  但这般选择也有三个很明显的问题。  首先,是准噶尔汗国与蒙古右翼之间的仇恨。  这一年以来,先是准噶尔汗国出兵攻入草原、迫使蒙古右翼俯首称臣,然后又是渭水决战期间蒙古右翼的临阵反水、让准噶尔骑兵损失惨重,双方已是彻底撕破了脸皮,可谓是仇恨不共戴天!  尤其是蒙古右翼的临阵反水,更是成为了巴根心中的一个疙瘩——相较于眼前的敌人,所有人都是更加仇视身边的叛徒!  也许就在巴根考虑这个问题的同时,蒙古右翼已是出兵围剿草原上那支准噶尔分兵了,双方的仇恨只会是越来越深!  所以,除非是遇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否则准噶尔汗国与蒙古右翼之间很难是放下仇恨再次合作!  其次,则是准噶尔汗国与蒙古右翼之间的信任问题。  准噶尔汗国并不信任蒙古右翼,一直都想要吞并他们;蒙古右翼也不信任准噶尔汗国,他们很清楚准噶尔汗国的野心,也一直都在暗暗防范着。  所以,就算是巴根把赵俊臣的计划尽数告知于蒙古右翼,蒙古右翼也未必就会马上相信;就算是蒙古右翼相信了巴根的说法,也不代表着蒙古右翼最终就会放过巴根与准噶尔军队。  尤其是准噶尔骑兵经过了数次折损之后,实力上相较于蒙古右翼已是处于弱势,一旦是巴根选择了与蒙古右翼再次合作之后,就必然是主强客弱的局面,说不定就会丧失自主权、被迫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比如说是作为先锋出战、与汉人军队相互消耗兵力,而蒙古右翼则是留在后方坐收渔翁之利。  到了那个时候,准噶尔军队就会再一次的损兵折将,究竟能保住多少元气也不好说。  再等到蒙古右翼与准噶尔汗国联手击退汉人大军,蒙古右翼见到准噶尔军队已是再无战力,只怕是就要再一次的翻脸无情了。  若是易地而处的话,巴根他一定会这样做,所以巴根认为蒙古右翼的盟主乞颜也一定会使用相同的手段。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则是战后的利益分配。  若是巴根选择与蒙古右翼再次合作的话,准噶尔汗国与蒙古右翼唯一可以收获的好处,就是那二十万石粮草。  二十万石粮草看起来很多,但也是一个很尴尬的数字,只是将将可以补上蒙古右翼今年过冬粮食缺口的一半数量。  对于蒙古右翼而言,获得了这批粮草之后,若是再咬牙宰杀一批尚未养膘的牛羊,并且是拿出往年的积蓄,今年寒冬说不定就能熬过去了。  所以,蒙古右翼绝不可能把这批粮草分给巴根与准噶尔汗国。  与此同时,准噶尔汗国的情况也是相似,获得了这批粮草之后还有希望熬过今年冬天,就算是少一点也不行,所以巴根也不希望与蒙古右翼分享这批粮草。  这样一来,就算是双方前期还可以密切合作,但战后也一定会因为这批粮草而翻脸。  永远都不要低估草原民族在天灾期间争夺粮食的疯狂!  简而言之,巴根若是选择与蒙古右翼再次合作的话,不仅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蒙古右翼,更还是吃力不讨好,说不定还要遭遇第二次背叛,绝不是一条生路。  就这样,思来想去之后,巴根发现自己唯有与赵俊臣合作这一条路可走!  按照赵俊臣的计划,只要是巴根抢到这批粮食之后可以及时远遁,蒙古右翼的军队想要追上他们也不容易;就算是蒙古右翼的军队追上了他们,只要是巴根坚持的时间足够长,等到河套平原生变的消息传来之后,所有危机也会迎刃而解。  只要是计划顺利,巴根不仅是可以保住准噶尔汗国的元气,更还可以独享这二十万石粮草,虽然也同样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却也要比其余几个选项好多了。  想到这里,巴根突然间狠狠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恶声道:“既然是蒙古右翼能与汉人合作,我准噶尔汗国又为何不能?草原上又有谁会顾念同族之情?只要是可以保住元气、得到粮草,与谁合作不是合作?是他们率先不义,如今也就别怪我无情了!”    另一边,赵俊臣与梁辅臣二人走出房间之后,梁辅臣问道:“俊臣,你说巴根会同意与咱们合作吗?”  赵俊臣点头,淡然道:“看他的反应,十有八九应该是不会抗拒了!他是一个懂得考量利弊的人,又是一个忠心耿耿、顾全大局之辈,这种人对付起来并不困难,可以轻易摸透他的底线与立场!”  顿了顿后,赵俊臣又说道:“这一次,针对蒙古右翼之际,我固然是使用了阴谋,但面对巴根的时候,我却是使用了阳谋……我已经把最好的道路摆在了他的面前,只要他认真考虑一下,就会发现与咱们合作是他唯一的选择,唯有如此他才可以保住元气、收获好处,风险也是最低,否则就只会损人不利己罢了。”  听到赵俊臣的说法,梁辅臣的表情有些别扭。  赵俊臣评价巴根的时候,梁辅臣总觉得是在隐射自己。  但梁辅臣并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只是说道:“既然如此的话,许多事情就需要尽快准备了……比如说战俘营里的那些准噶尔俘虏,就要尽快挑选出一部分,不能再让他们饿着,否则他们返回草原之后也无法发挥作用……还有那二十万石粮草,也需要尽快筹备。”  赵俊臣点头道:“这些事情我都已是提前准备好了,只要是巴根愿意与咱们合作,咱们马上就可以推进下一步计划。”  说到这里,赵俊臣却是面现钦佩之意,转头向梁辅臣说道:“说起来,梁阁老的担当与魄力皆是让晚辈感到钦佩,若非是梁阁老你愿意与我共同承担这项计划之中的诸般风险与责任,我一个人只怕是没有魄力推行此事。”  在赵俊臣的计划之中,为了尽快收复河套、减少折损与阻碍,不仅是要拿出了二十万石粮草送给蒙古人,更还要私自放走最重要的俘虏巴根,这些事情皆是没有事先与朝廷通气,也没有得到朝廷的认同。  这倒也不是赵俊臣刻意瞒着朝廷中枢,只是陕甘与京城之间路途遥远,若是想要征询朝廷的意见,就必然是耗时良久,朝廷中枢也未必会答应赵俊臣的提议,最终只会让赵俊臣错失良机。  但不论是把二十万石粮草送给蒙古人,还是私自放走俘虏巴根,这两件事情皆是非同小可,尤其是这项计划一旦是出现了意外,二十万石粮草与巴根说不定就要全部打水漂,赵俊臣自然是不敢独自承担这个责任,也不敢独自承担这个风险。  这也是赵俊臣愿意让梁辅臣与自己共同推行这项计划的原因之一,不仅是因为赵俊臣很快就要返回京城、无法长期主持这项计划,也是因为拥有了梁辅臣的共同承担之后,朝廷就不会过份追究赵俊臣的私自行事。  实际上,赵俊臣拥有了全歼蒙古联军的功绩之后,短时间内已是面临着赏无可赏、升无可升的局面,即使是再次拥有了收复河套的功绩,收益与好处也不会增加多少,可以说赵俊臣这次推动收复河套的计划,很大程度上就是出自于一片公心,所以赵俊臣也不愿意承担过多的风险与责任。  另一边,听到赵俊臣的钦佩称赞之后,梁辅臣却是表情严肃的说道:“这项计划固然是有些风险,但若是顺利实现的话,将士们今后出征河套之际,死伤与折损至少也可以降低六到七成,朝廷收复河套的时间也可以减少大半,相较而言只是付出了二十万石粮草与部分俘虏作为代价,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情,老夫自然是责无旁贷!”  梁辅臣似乎是不想要与赵俊臣相互恭维,很快就转回了正题,又说道:“这项计划一旦成功,咱们自然是收获了最大的好处,但准噶尔汗国也同样是保住了元气、得到了粮草,就可以撑过今年寒冬、逐步的恢复元气,以他们的狼子野心,迟早是会卷土重来!  与此同时,经过了你的这般计划之后,蒙古右翼必然是元气大损,也就再也无力抵抗准噶尔汗国的吞并了……准噶尔汗国的可汗噶尔丹是一个野心勃勃之辈,今后只怕是要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却是不得不防!”  说话之际,梁辅臣的表情间满是忧心忡忡。  赵俊臣这一次全歼蒙古联军,确实有着一定运气成分,很大程度上是源自于蒙古联军对汉人军队的轻视,但若是让准噶尔汗国恢复了元气、统一了蒙古草原,并且是再一次组成蒙古联军卷土重来的话,陕甘三边只怕是难以抵抗。  梁辅臣的眼光长远,想到这里自然是有些忧心。  赵俊臣却是毫不在意,笑道:“也是怪晚辈昨天没有把计划说清楚……事实上,针对准噶尔汗国,晚辈也埋伏了后手!”  梁辅臣微微一愣,连忙问道:“哦?是什么后手?”  赵俊臣缓缓说道:“这一次,晚辈拿出二十万石粮食交给蒙古人,这个数字并不是随意想出来的,而是经过了详尽的考虑!  对于蒙古右翼而言,这批粮食只是他们今年过冬粮食缺口的一半数量,所以他们必然会因为这批粮食的分配问题而暗生龌蹉;  与此同时,对于准噶尔汗国而言,这批粮食只够他们的本族百姓勉强填饱肚子,但他们统治下的西域、漠北各族百姓,只怕是一点粮食也分不到了!这样一来,准噶尔部落与西域、漠北各族的关系也就会进一步恶化,内部隐患也会进一步加深!”  见到梁辅臣面现思索之色,赵俊臣又是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并且,晚辈手里还有一枚棋子,很快就会派上用场了!也正好晚辈要与这枚棋子见上一面,梁阁老是否想要同去?”  赵俊臣这般故意卖关子的模样,让梁辅臣略有不喜,但他依然是没有表现情绪,只是点头道:“既然是这般重要的棋子,老夫自然是要亲眼一见。”  赵俊臣笑道:“梁阁老,这边请!”  说完,赵俊臣就领着梁辅臣向着总督府另一头走去。  到了总督府的另一边,梁辅臣发现有几名将士正在安静守备着一处房间,显然是这处房间里有重要人物的存在。  赵俊臣向着梁辅臣点头示意之后,就走到房间门前抬手轻轻敲门。  接着,梁辅臣听到房间内有人用蒙语说道:“进来吧!”  随着这道声音传来,赵俊臣与梁辅臣推门而入。  进入房间之后,梁辅臣见到房间里的圆桌旁坐着一位异族打扮的老者。  这名老者见到赵俊臣之后,连忙是起身相迎,脸上满是讨好笑容,用蒙语说了一大堆恭维的话语。  赵俊臣指着这名异族装扮的老者,向梁辅臣介绍道:“梁阁老,此人名叫苏合,乃是西域大族诸察合台部落的首领,诸察合台军队原本是准噶尔汗国的仆从军之一,跟随巴根一同入侵我朝疆土,但在渭水决战期间,他与齐格木一样是临阵反水了。”  听到赵俊臣的介绍,梁辅臣顿时是眼睛一亮,隐约明白了赵俊臣的想法。  然后,见到赵俊臣要与苏合谈话之后,梁辅臣再一次主动承担起了翻译工作。  赵俊臣依旧是一副人蓄无害的笑吟吟模样,与苏合进行了一番嘘寒问暖了之后,突然间话锋一转,说道:“苏合首领,阁下与诸察合台的勇士们在渭水战场上弃暗投明、与我汉族将士一同抵抗准噶尔汗国的入侵,这般深明大义,当真是让我感激不尽!”  苏合一向是能屈能伸,连忙赔笑道:“我们诸察合台部落不忿于准噶尔汗国的残暴已经许久了,也非常钦佩汉族军队的武勇,与汉族勇士们联手对付准噶尔汗国,乃是我们的荣幸!”  赵俊臣的笑意愈盛,说道:“依照当初的约定,诸察合台骑兵临阵反水之后,我们也会确保你们安然离开汉人疆土,但考虑到诸察合台部落曾经是准噶尔汗国的一员,在草原上也同样受到各部落的敌视,你们若想要顺利穿过草原返回西域,只怕是危机重重。”  听到赵俊臣的这般说法之后,苏合也是面现忧色。  自从投降了汉人军队之后,苏合就一直考虑着如何顺利返回西域的问题,却一直都没有找到办法。  见到苏合的忧色,赵俊臣则是继续说道:“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苏合首领,大约是半个月时间之后,我们汉人的军队将会出征草原、攻打鄂尔多斯部落、收复河套平原!到了那个时候,整个草原都会乱成一团,你们就可以趁着这次机会返回西域了!与此同时,为了表示我们汉人朝廷的诚意,我还会送给你们一批粮草,让你们不必操心在归途上分心后勤补给的事情!”  听到赵俊臣的这般说法,苏合顿时是面现狂喜之色,连连向赵俊臣道谢,只觉得赵俊臣信守承诺、尊重盟友,是一个厚道人。  然而,不等苏合进一步表达感谢之意,赵俊臣又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通知你一下,蒙古联军的主帅巴根被俘之后,已经表态愿意臣服,等到汉人军队出征蒙古之际,巴根也会率领那支草原上的准噶尔军队协助出阵……因为巴根的态度诚恳,所以我已经决定宽恕他的罪行,等到汉人军队收服了河套平原之后,我也同样会放归巴根自由、让他回到西域!”  随着赵俊臣的话声落下,苏合顿时是目瞪口呆、面色也顿时是变得煞白。  依照苏合的如意算盘,随着蒙古联军的全军覆灭,已是无人可以证明苏合曾经背叛的事情,所以苏合率领诸察合台军队返回西域之后,就依然还是准噶尔汗国的“顺民”,一切都会是相安无事。  但如今,若是让巴根也同样返回西域的话,苏合的背叛之事就再也无法遮掩,到时候整个诸察合台部落都要面对准噶尔汗国的猛烈报复,说不定就会演变成为灭族之祸。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做?诸察合台部落已经是你们汉人朝廷的盟友了!你们怎么可以背叛我们?一旦是让巴根回到西域,整个诸察合台部落都会遭到灭顶之灾!你们汉人就是这样对待盟友的吗?”  苏合伸手指着赵俊臣,情绪激动的指责道。  赵俊臣的笑容不变,说道:“按照当初的约定,你们诸察合台部落在渭水战场上临阵反水,而我们汉人朝廷则是放你们一条生路,让你们平安返回,如今我们已经履行了承诺,甚至还主动资助了你们一批粮草作为补给……至于我决定把巴根放回西域,这是我们与巴根之间的约定,却是与你们诸察合台部落无关了!如今提前通知于你消息,就已经是出于善意了,你应该心怀感激才对!”  顿了顿后,赵俊臣看到苏合的身体不住颤动着,显然已是愤怒到了极致,却又是意味深长的说道:“其实,你们诸察合台部落也算是西域大族了,又何必是要一心给准噶尔汗国当奴隶?经过渭水一战之后,准噶尔汗国也是元气大伤,若是你可以联系西域各族一同反抗,未必不能推翻准噶尔汗国的残暴统治!退一步来讲,就算是你不愿意反抗准噶尔汗国,但准噶尔汗国的大汗也不仅仅只有葛尔丹一人,如今正在天山脚下招兵买马的妄策不也同样是自称准噶尔大汗吗?若是诸察合台部落可以得到妄策的庇护,又何必再担心葛尔丹的报复?”  说完,赵俊臣就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苏合。  再次离开了苏合的房间之后,梁辅臣思及赵俊臣今日的种种手段,他虽然是向来不喜欢恭维客套之事,却还是忍不住赞叹道:“俊臣你这段时间以来,先是利用蒙古右翼对付准噶尔汗国,然后又是利用准噶尔汗国对付蒙古右翼,等到准噶尔汗国好不容易从草原上全身而退之后,却还有诸察合台部落的后手等着他们……这般合纵连横的手段,一环接一环,只怕是已经不逊色于春秋时期的苏秦张仪了!”  出口赞叹之际,梁辅臣的目光微微闪烁着,心中对赵俊臣的警惕与戒备却是更深了。  赵俊臣则是摇头笑道:“只是一点因势利导的小手段罢了,哪里敢与先贤作比。”  梁辅臣摇了摇头,肃容道:“这‘因势利导’四个字,看似来简简单单,但又有多少人能够看清‘势’、‘利’之趋向?俊臣就不必过谦了。”  就这样,两人相互恭维之际,关系似乎是热络了一些。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等到梁辅臣与赵俊臣返回总督府大堂之后,眼见到时间已是晌午,梁辅臣就邀请赵俊臣一同用餐,赵俊臣自然是欣然答应。  两人乃是陕甘三边的前两号人物,但他们的午饭依然是非常简单,不过是两荤两素一汤外加两份米饭罢了。  对此,梁辅臣与赵俊臣皆是不以为意,只是一边进食一边讨论着后续计划。  又过了一刻钟时间之后,两人皆是吃饱了肚子,赵俊臣就打算是起身告辞了。  但花马池营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赵俊臣刚是起身准备说话,就见到花马池营的代总兵郑余脚步匆匆的进入了总督府大堂,禀报道:“启禀两位钦差大人,关武元关指挥使已经率领着禁军援兵从阶州城返回到了花马池营范围,如今已经抵达了花马池营以南十里处,请问二位大人是否要亲自出面迎接禁军将士们回营?”  ……  16/20  ……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577bq10651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