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摄政大明 > 【第九百六十五章回京】

【第九百六十五章回京】

……    ……    这一天的晚上,赵俊臣设宴摆下了一桌酒席。    这场酒宴很是简单低调,除了赵俊臣之外,被邀请的宾客只有李勋一人,作陪也只有许庆彦与莫小林两人。    酒宴开场之后,赵俊臣就直入主题,提出了许庆彦与莫小林二人拜认李勋为义父的事情。    李勋也是一个聪明人,很快就猜到了赵俊臣的意图,自然是痛快答应了赵俊臣的提议。    李勋如今也算是看出来了,赵俊臣颇是想要与安南伯郑家搭上关系,若不是因为安南伯郑家的缘故,赵俊臣也绝不会过多理会李勋。    赵俊臣原本是想要招纳一名李家族人收为己用,然后再利用这名李家族人作为自己的代表、与安南伯郑家进行接触。    只可惜,李家的后辈族人所表现出来的性格与能力,显然是不符合赵俊臣的要求,或是性格不讨喜、或是不善于接人待物,又或是欠缺了一些机变与口才。    于是,赵俊臣就索性从自己的亲信之中挑选了两名合适人选,让他们拜认李勋为义父,也算是勉强与郑家有了一些关系,然后就可以利用这层关系与郑家进行接触了。    想明白了赵俊臣的想法之后,李勋的心中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李勋固然不是一名好官,但他毕竟是科举出身,脑子里依旧是忠君爱国、朝廷大义那一套,总是觉得安南伯郑家与朝廷的隔阂太深,往后必定是下场不妙,所以他一直都不希望自己的家族与安南伯郑家的联系太过紧密,担心安南伯郑家倒霉的时候会牵累到李家。    所以,赵俊臣的这般决定,李勋也是正中下怀。        “孩儿拜见义父!”    随着李勋的痛快答应,赵俊臣当即就让许庆彦与莫小林二人向李勋奉茶拜礼。    李勋则是笑容可掬,表情间满是欣慰,就好似自己的这两位义子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饮尽了两人奉来的茶水之后,李勋拿出了一块上等玉佩、以及一块翡翠佛像挂坠,分别送给许庆彦与莫小林二人作为见面礼。    “从今往后,两位小兄弟就是老夫的义子了!你们皆是赵大人的亲信,今后必将是前途无量……只可惜老夫的情况有些不妙,也给不了你们太多东西!但这两件饰物却是伴随老夫多年,倒也值一些银子,如今就送给两位小兄弟作为见面礼!两位小兄弟今后若是飞黄腾达了,还望是稍稍照顾一下李家的族人。”    说话间,李勋就已是把两件礼物分别塞进了许庆彦与莫小林的手中。    听到李勋的请求之后,莫小林向来是重视情义,他认为自己拜认李勋为义父之后,也就有了一段香火情,今后出面照拂李家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所以他很快就表情郑重的答应了下来;许庆彦则是有些不情愿,只觉得有些麻烦,但他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翡翠挂坠,心中稍稍估算了一下价格之后,也是勉为其难的点头同意了。    见到许庆彦与莫小林二人同意了自己的请求之后,李勋的老脸上也就多了一丝宽心。    李勋很清楚,自己眼看着就要垮台了,就算是赵俊臣信守承诺、出手庇护,保全了李家族人,但失去了李勋这样一位顶梁柱之后,李家也必然是无依无靠、迅速没落。    而许庆彦与莫小林二人虽说是白丁之身,但他们身为赵俊臣的心腹,即使是一位五品知府见了他们也要小心翼翼、不敢怠慢。    更何况,这两人即将要代表赵俊臣与安南伯郑家进行接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独当一面、成为举世瞩目的大人物了。    到时候,只要是他们二人依然还记着这段香火情,稍稍是出手照拂一二,就足以是庇护李家的周全了。    一番礼节与流程之后,许庆彦与莫小林二人拜认李勋为义父的事情,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然后,众人纷纷是坐回到了酒席之上,开始了下一个话题。    赵俊臣的目光转向了李勋,说道:“我明天就会离开山西府城,但许庆彦与莫小林二人则是留在这里,他们将会一路护送李巡抚的族人返回福建老家,然后再去台湾与郑芝龙见面……本阁的计划很紧,还望是李巡抚早日安排自家族人的行程,不要让他们二人耽搁太久!    此外,本阁还希望李巡抚能够向郑芝龙写一封书信,郑重介绍一下他们两人,让郑芝龙不可心生轻视……但暂且不要多提他们与本阁的关系。”    听到赵俊臣的吩咐之后,李勋连连点头道:“还望赵阁臣放心,这段时间以来,下官已是遍卖了族产,族人们也早就已经有了准备,最多只需要一两日的时间,下官的族人就可以跟随这两位小兄弟一同赶往福建了……至于下官写给郑芝龙的书信,也会在今晚之前写好,并且是交给赵阁臣过目审阅。”    赵俊臣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目光转向了莫小林。    此时,莫小林的表情依旧是有些茫然,显然还不明白自己今后的命运将会走向何方。    小川河战事期间,莫小林假扮成赵俊臣的模样,亲自奔赴战场、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并且是亲手击杀了好些敌人,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赵俊臣的传奇事迹之一,许多禁军官兵与边军将士皆是亲眼所见,到处宣传赵俊臣的武力惊人、作战勇猛,却是深藏不露。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莫小林显然是不能返回禁军了,而且赵俊臣也不能把他安排到陕甘边军之中任职,否则赵俊臣当初使用替身的事情就有泄露的风险,这件事情一旦泄露就会极大的打击赵俊臣的军中声望。    所以,莫小林表面上已是战死沙场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是隐藏在赵俊臣的侍卫之中,一直都没有抛头露面的机会。    注意到莫小林表情间的迷茫之后,赵俊臣的目光在莫小林右脸颊的狰狞伤痕之上稍稍停留了一下。    莫小林的相貌与赵俊臣有六七成相似,倒也称得上是相貌清秀,甚至还有一些小白脸的嫌疑,但他的脸颊上多了这么一道狰狞伤痕之后,整个人的气质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会给人一种狰狞与坚韧的感觉。    这样的形象气质,显然是很符合赵俊臣的要求,于是赵俊臣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你脸上的伤势可是痊愈了?”    莫小林连忙点头道:“已经完全复原了!”    自从参军入伍之后,莫小林就因为自己过于“娘炮”的相貌吃尽了苦头,所以他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相貌被毁,答复赵俊臣的询问之际,表情间甚至还有一丝满意之色。    赵俊臣再次点头,说道:“本阁很清楚你的志向,你想要出人头地、万众瞩目,本阁也曾经答应过你,今后一定会给你一份前程,至少让你成为一名千户……然而,是本阁毕竟是一个文臣,抛开京城禁军与陕甘边军的选择之外,在军队之中也没有多少人脉,但你的情况有些特殊,显然是不能留在京城禁军与陕甘边军之中了,所以本阁一时间还真不好安排你!”    顿了顿后,赵俊臣又说道:“但这一次,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你想要出人头地,也不是只有当兵这一条路!你的武勇与心性,最是容易得到安南伯的欢心与信任,只要是你能帮着本阁促成与安南伯郑家的合作,你就会变成本阁与安南伯郑家之间不可或缺的枢纽!    本阁的地位如何?安南伯郑家又拥有怎样的权势?我想你皆是心里明白!一旦是你成为了双方之枢纽,就算是你不想出人头地、万众瞩目,只怕也是一件难事了!到了那个时候,不论你是想当官、还是想经商,又或者是依旧想要当兵,皆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听到赵俊臣的分析之后,莫小林沉思了片刻,终于是明白了自己的未来方向。    就像是赵俊臣所说的那样,他只想要出人头地、万众瞩目,但也不是非要选择当兵的道路。    实际上,在这个时代,军伍之人相较于官员商贾,天生就要低人一等。    于是,莫小林的表情间也就不再有迷茫之态,郑重点头道:“多谢赵阁老的提点,小人明白了!一定会尽心尽力的为赵阁老办事,尽力讨取安南伯的信任与欢心,全力促成您与安南伯的合作!”    赵俊臣再次点了点头,然后又转头向许庆彦吩咐道:“等到李家族人收拾妥当之后,你与莫小林二人一定要尽心帮着他们返回福建老家,切不可心生怠慢!郑芝龙并不仅仅只是台湾王,同时也是福建总兵与督抚同知,他的船队每天都会出入福建港口,生意与眼线遍布福建各地,我让你与莫小林二人亲自护送李家族人返回福建老乡,就是故意让郑芝龙看到你们二人的诚心,李家族人也是郑芝龙义父李旦的族人,这项消息传到郑芝龙的耳中之后,也会高看你们一眼,也会对你们多一分信任!”    顿了顿后,赵俊臣又说道:“等你们前往台湾见到郑芝龙之后,不必刻意隐瞒你们与我的关系,但最开始也不要提及我想要与郑芝龙合作之事,等到你们初步赢得了郑芝龙的信任与欢心之后,再与郑芝龙谈及此事!    与此同时,我也会写给郑芝龙一封书信,并且是准备了一批礼物,等你们赢得了郑芝龙的信任之后,就可以把我的书信与礼物交给他……    恩,等我返回了京城之后,就会尽快开办一家‘四海商行’,这家商行将会专门负责远洋生意,也将会在福建境内活动,郑芝龙若是答应了合作之事,你们就前往厦门寻找这家商行的掌柜。”    说话之际,赵俊臣心中已是决定了这家“四海商行”的掌柜人选。    许庆彦与莫小林二人见到赵俊臣郑重其事的吩咐之后,皆是连忙点头答应。    然后,许庆彦忍不住问道:“若是郑芝龙不答应合作的事情呢?”    赵俊臣却是笑着说道:“那你们就留在郑芝龙的身边,一直缠着他、设法讨好他,一直等到他答应为止!”    听到赵俊臣的说法,许庆彦顿时是面色一苦。    赵俊臣看到许庆彦的表情之后,却是摇头失笑道:“放心吧,郑芝龙只要是没有老糊涂,他就一定会答应合作的!我派你们二人去见郑芝龙,只是为了减少前期的麻烦罢了!……我给了郑芝龙一个很优厚的条件!”    另一边,李勋有些坐立不安,他不知道赵俊臣为何要在自己面前谈及这些机密之事。    虽然赵俊臣并没有泄露太多东西,但李勋却是认为自己还是假装没有听到为妙。    于是,李勋故意时岔开了话题,问道:“赵大人,朝廷对于安南伯郑家的忌惮与防范,你也是心中清楚的,你若是与安南伯郑家达成了合作,难道就不怕引来朝廷的猜忌?”    赵俊臣看了李勋一眼,却是反问道:“你以为,朝廷对我的猜忌与防范就少了?也正是因为我与郑芝龙皆是遭到了朝廷的猜忌与防范,所以才应该是携手合作一番……    李巡抚,也不是我说你,你与安南伯郑家之间,一直都是若即若离,生怕是走得太近会引来朝廷的顾忌,但实际上,若是你与安南伯郑家的关系更加紧密一些,也不会沦落到今日这般地步……当然,若是你与郑芝龙的关系太过紧密,也不可能坐到二品巡抚的位置上,一切就是取舍了。”    听到赵俊臣的这一番话之后,李勋顿时是面色一变。    朝廷对待安南伯郑家的态度,颇是有些视为敌寇的意思,而赵俊臣的这般态度,却也颇是有些挟寇自重的意思。    但渐渐的,李勋的表情已是若有所思。    等到这场酒宴结束之后,李勋的心中已是暗暗做出了一项决定。        赵俊臣这天晚上设宴招待李勋、让许庆彦与莫小林拜认李勋为义父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    到了第二天,赵俊臣在山西官员与商贾们的恭送之下,也就再次离开了太原城,继续向着京城方向赶去。    经过了太原城的一天休息之后,赵俊臣的队伍众人皆是恢复了一些体力,行路速度也是加快了一些。    又过了三天之后,赵俊臣终于是赶到了京城十里之外。    在那里,在快马的提前通报之下,代表朝廷迎接赵俊臣的七皇子朱和坚,却已是恭候多时了。    ……    最近这几天,虫子正在梳理后续剧情,章节字数有些少,情节进度也有些慢。    到了本月十号,就可以恢复正常更新,请大家稍稍耐心等待。    ……    :。: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577bq10653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