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摄政大明 > 【第九百六十七章相同的想法】

【第九百六十七章相同的想法】

……    ……    迎接队伍苦苦等待了赵俊臣一个多时辰,也确实有赵俊臣故意拖延的原因。    实际上,赵俊臣进入北直隶境内之前,为了抓紧时间尽快返回京城,一直是乘马而行,即使是左兰山也跟着赵俊臣弃轿换马,自然是速度很快。    但自从进入北直隶境内之后,赵俊臣就突然表示自己体力不支、身体不适,却是弃马换轿而行,前进速度也就减慢了许多。    此时,轿子旁的赵大力也很快就发现了朱和坚等人的迎接队伍,向赵俊臣禀报道:“赵大人,前面有队伍迎来了,队伍为首之人是一位身穿皮弁服的年轻人,看样子似乎是一位皇家子弟,还有许多品级不低的官员,应该是朝廷派来迎接您的队伍。    还有,小人看了一眼,再往前面的官道,还有大量的官兵维持秩序,官道上的百姓皆是被驱赶到了两旁,除了迎接队伍之外,却是一个行人也看不到,这显然也是为了迎接您的凯旋回京……嘿嘿,朝廷果然是重视赵大人,竟是这般的声势隆重浩大。”    听到赵大力的禀报,轿子中正在闭目暗思的赵俊臣,不由是微微一愣。    赵俊臣没有想到,朝廷这一次为了迎接自己返京,竟是这般的声势隆重!还不等自己抵达京城,就派来了一支规模不小的迎接队伍,甚至还驱走了官道上的所有行人百姓!    要知道,赵俊臣这一次返回京城,身边只跟着少数幕僚与侍卫,而非是率领军队凯旋而归。    若是赵俊臣率领军队凯旋回京的话,朝廷的迎接手段再是隆重浩大也是理所应当的,因为这份殊荣并不仅仅是给予赵俊臣一个人,也同样是给予那些血战沙场、连战连捷的全军将士。    但赵俊臣这一次几乎是孤身返京,朝廷依然是这般大动干戈的隆重相迎,殊荣也就相当于赐予了赵俊臣一个人,这里面所蕴含的意义自然是截然不同。    不同于赵大力的心中兴奋、与有荣焉,赵俊臣的表情却是闪过了一丝凝重。    庙堂里的明争暗斗,危险之处更甚于战场上的两军厮杀,所以赵俊臣自从启程返京之后,就一直是暗暗戒备着,见到朝廷这一次出乎意料的隆重迎接之后,赵俊臣的心情反而是有些不安,心里马上就闪过了“捧杀”二字。    “捧杀”也算是一种很常见的政治手段,正所谓“树大招风”、“物极必反”,这段时间以来,赵俊臣身上的荣耀与光环已经足够多了,再多就未必是一件好事了。    这一切固然是风光无限、荣耀至极,但也让自己成为了众矢之的,只怕是庙堂里的衮衮诸公之中,已经有许多人心生嫉妒了。    想到这里,赵俊臣嘴角闪过了一丝冷笑。    也不知道这般手段出自何人,幸好自己还有后手,即将要称病请辞了,否则这个哑巴亏还真要生咽下去。        诸般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赵俊臣的表情在下一瞬间就已是恢复了正常,吩咐道:“既然有皇室子弟与庙堂同僚相迎,却也不可怠慢……停下队伍,本阁要下轿见一见他们。”    随着赵俊臣的一声令下,队伍很快就停了下来,而赵俊臣也迈步走出了轿子。    出了轿子之后,赵俊臣当即是向着赵大力打了一个眼色。    赵大人原本也是一个粗豪之辈,但这段时间以来跟着赵俊臣办事,却也渐渐机灵了许多,见到赵俊臣的眼色之后,马上就走到赵俊臣的身边、伸手搀扶着赵俊臣的胳膊,就好似赵俊臣已经无力走路一般。    见到赵大力的表情之后,赵俊臣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转目向着迎接队伍看去。    接着,赵俊臣的表情不由是再次一愣。    此时,迎接队伍已经赶到了赵俊臣面前的五十米处,所以赵俊臣也就清楚看到了迎接队伍为首之人的身份!    竟然是七皇子朱和坚!    最开始的时候,赵大力表示迎接队伍为首之人是一位身穿皮弁服的皇室子弟的时候,赵俊臣还以为这个人是太子朱和堉。    毕竟,明朝的皇太子、皇子、亲王、世子等人的皮弁服,所用绛纱袍、红裳、佩绶等等,款式基本相同,唯有中单领部的黻纹数量有些差异,赵大力一时间无法分辨来人身份也是正常事情。    但赵俊臣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率领众官员迎接自己的人,竟然是七皇子朱和坚!    这样的场合与时机,七皇子朱和坚作为朝廷中枢与德庆皇帝的代表,出面迎接战功赫赫、新晋内阁的赵俊臣,这件事情所代表的意义极为重大,自然是引人深思。    “早就收到消息,说是太子朱和堉这段时间的处境不妙,屡次被德庆皇帝降罪禁足,可谓是威望大损,却没想到事情已是发展到了这般地步!德庆皇帝让朱和坚代表自己与朝廷出面迎接于我,显然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废黜换储了!    ……可惜了,前段时间收到茹儿的密信,说是太子朱和堉终于是扭转了固执与偏见,想要与我达成合作,我还曾一度认真考虑过这种可能……但若是德庆皇帝心意已决的话,却也就无可挽回了……”    暗思之际,赵俊臣在赵大力的搀扶之下,迈步向着朱和坚迎去。    与此同时,朱和坚也勒马停在了赵俊臣面前十米之处,然后就翻身下马、向着赵俊臣快步走来。    两人相互走近之际,皆是心情凝重、内心警惕,也皆是一副善意温和的笑脸,又皆是趁着这次机会认真观察着对方。    说起来,赵俊臣与朱和坚也算是“神交已久”了,暗中也有几次配合,但因为朱和坚的身份有些尴尬,又一直是躲在自己府里“养病不出”,所以两人的见面机会却是少之又少,即使是偶有见面与谈话的机会,也是浅尝辄止、匆匆而散。    时至今日,两人终于是可以正大光明的见面谈话了,自然是忍不住想要详细观察对方。    然而,赵俊臣与朱和坚两人皆不知道,他们这个时候不仅是心情相似、举止相似,就连内心想法,也是极为相近。        “时隔三月未见,这个朱和坚的变化倒是极大,从前他躲在暗处、身份敏感,也一直都不敢展现自己的真实心性,言谈举止之间明显是有些拘谨与小心,但如今也许是他即将要走向台前的缘故,举手抬足之间却是多了一些意气风发的自信与张扬,这恐怕是因为他已是渐渐无法按耐野心了……这一点,今后或许可以利用。”    赵俊臣暗暗想道。    “三个多月时间没见,这个赵俊臣的气质变化,却是极为明显!从前他声名狼藉、权势不彰,总是刻意压制着自己的锐气与骄傲,但眼下或许是因为有了军功的缘故,他的神态举止之间,明显是多了一股从容不迫的坦然与自信,已是不屑于隐藏自己的真实秉性……这也许会成为他身上的一处破绽,必须要暗中留意一下!”    朱和坚暗暗想道。    “失算了!没想到德庆皇帝这般轻易就下定了废黜换储的决心,也怪自己当初的手段太急、眼光太短,一直是迫不急的想要扳倒太子朱和堉!目前看似是计划成功了,但新任储君却是变成了更加棘手的朱和坚!    此人的性格隐忍、手段狠辣,无疑是一个真正的大敌!唉,早知如此的话,我当初对付朱和堉的时候,就应该手段稍轻一些,再留他一段时间,朱和坚也就不会这般容易走向台前……”    暗思之际,赵俊臣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懊恼。    “太可惜了!我当初完全没有想到,扳倒三哥竟是这般容易,还以为自己想要夺得储君之位的话,一定会耗费许多时间与精力,所以才会是主动向赵俊臣示好、向他暗示了自己的野心与底细,想要与他联手对付三哥!    也是自己太心急了!赵俊臣知道了我的底细与手段之后,必然是心生忌惮、暗中防范!唉,若是早知今日的话,当初就不应该主动向赵俊臣展现自己的底细,若是赵俊臣不知道我的底细,也就毫无防范之心,今后对付他的时候自然是要容易得多!”    想到这里,朱和坚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后悔。    “当初,我以为他只是一个多病的皇子,哪怕是手段狠辣、心机深沉,也不会是一个心腹大患,所以也就没有刻意压制于他,这显然是我小觑他了!此人若是成为敌人的话,威胁不逊于德庆皇帝与周尚景!不过,他的性格极端,成为敌人也是迟早的事,今后必然是绝对容不下我的!幸好我早已经准备了后手,目前暂且先稳住他吧!”    思及此处,赵俊臣的表情愈加是亲切友善。    “我从前也是小看赵俊臣了,以为他只是一个擅长理财与蝇营狗苟的寻常奸臣,即使是城府很深、手段不俗,也终究不会是大敌,所以也就没有刻意针对于他!但如今再看他这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显然是我轻视于他了!不论是出于何种考虑,赵俊臣今后必然是一个心腹大患!幸好我藏了一招杀手锏可以对付他,但眼下还不能让他发现我的敌意。”    暗思之际,朱和坚的脸上笑容也是愈发的诚意十足。    从某方面而言,赵俊臣与朱和坚也算是一丘之貉,就连经历也有相似之处,所以两人的心中想法相近,也就不算是一件特别奇怪的事情了。    就这样,两人各怀鬼胎、心思百转之际,脚步却是毫无停顿,很快就已是走到了彼此面前。        “和坚领父皇之命,前来此处恭迎赵阁臣的凯旋回京!和坚听闻了赵阁臣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丰功伟绩,可谓是拜倒辕门、心向往之,恨不得飞奔到陕甘境内、追随在赵阁臣的帐下,亲眼见证赵阁臣的赫赫功绩!这一次和坚可以亲自迎接赵阁臣返回京城,更是荣幸之至!”    两人走到彼此面前之后,朱和坚抢先开口、主动拱手行礼,态度可谓是谦逊至极,甚至是以“和坚”自称,主动把自己的位置摆在赵俊臣之下,丝毫没有即将要成为储君太子的傲慢之态。    见到朱和坚的这般态度之后,赵俊臣表情间的亲切与善意也是毫不逊色,拱手还礼之余,也是说道:“七皇子殿下实在是过誉了,不过是运气而已、运气而已!本想是低调回京向陛下复命,没想到七皇子竟是亲自相迎,当真是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说话间,赵俊臣抬头向着周围看去,又问道:“不过,这般阵仗也太大了吧?劳驾了七皇子殿下与诸位同僚,就已经是让我愧不敢当了,更还有禁军将士维持秩序、清空官道,未免是太过于兴师动众了,若是惊扰了百姓又该如何是好?”    朱和坚却是笑道:“以赵阁臣如今的功绩与声望,朝廷为了表示重视,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赵阁臣大可不必过于在意。”    赵俊臣深深打量了朱和坚一眼,问道:“这么说,这一切都是七皇子殿下的主意了?”    朱和坚却是笑而不语,既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只是目光转向了赵大力搀扶赵俊臣的手臂,却是面现关切之色,问道:“赵大人可是身体不适?竟还要下人搀扶行走?”    赵俊臣也没有追问,只是摇头叹道:“陕甘三边的生活清苦,诸般军政事宜又是异常繁重,尤其是迎战蒙古联军期间,我更是日夜不休、耗尽了心力与精神,所以一切事情尘埃落定之后,也很快就大病了一场,至今也没有恢复。”    听到赵俊臣的说法之后,朱和坚表情郑重的向着赵俊臣躬身一礼,就好似他当真是内心钦佩赵俊臣的所作所为,缓缓说道:“当真是幸苦赵阁臣了!若不是有赵阁臣的幸苦,陕甘三边也没有今日的大胜,更不会有收复河套的可能,百姓与朝廷皆是受益匪浅,和坚在这里拜谢赵阁臣了。”    赵俊臣连忙是闪身避开,说道:“七皇子殿下实在是太客气了,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与此同时,周围的众位官员见到这一幕之后,皆是赞叹不已,认为朱和坚主动放下架子向赵俊臣躬身相谢,无疑是贤明赤诚的表现,即使是旁边的左兰山也向朱和坚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见到这一幕之后,赵俊臣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快。    朱和坚的这般做法,显然是利用自己来提升百官的好感。    但赵俊臣另有算计,也不打算在这件事情上与朱和坚计较。    朱和坚想要捧杀赵俊臣,赵俊臣又何尝不想要捧杀朱和坚?    越是性格隐忍之辈,得势之后就越是肆无忌惮!若是一个伪君子,就绝无可能伪装一辈子!若是可以伪装一辈子,那就是真君子了!    朱和坚显然不是一个真君子,所以他迟早都会暴露真实面目!    朱和坚目前的表现越好、百官对他的好感越强,等到今后他暴露了真实面目之后,也就愈发会被百官所厌恶与排斥,到了那个时候,一旦是他摔到地上,就再也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了!    所以,赵俊臣不仅是没有计较朱和坚利用自己作态的事情,反而是大肆夸赞了朱和坚几句,简直就要把朱和坚描述成一个完人了。    就这样,不论是真实想法如何,赵俊臣与朱和坚的这一次接触,可谓是气氛融洽、相处甚欢,相互间恭维不断。    但因为德庆皇帝与百官们还在太和殿等待赵俊臣觐见复命,赵俊臣本身也是“身体不适”、“难以坚持”,所以两人的客套也没有持续太久。    很快的,赵俊臣已经回到轿中,两支队伍也合并到了一处,向着京城方向而去。    ……    虫子终于整理好了思路。    所以,从今天开始,将会恢复正常更新,章节字数变多,情节节奏也会加快。    ……    :。: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577bq10653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