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摄政大明 > 【第1181章辽东百态二】

【第1181章辽东百态二】

……

上一章中,虫子记错了前文设定,吴应熊是蓟辽总督,山海关总兵则是吴应熊之子吴世霖,现已修改,大家见谅!

……

“王世臻、方振山、令狐光、宋大禾、吴世霖、吴应熊……”

喃喃念着这几个名字,何宇的表情有些凝重,不由是陷入了思索。

德庆皇帝登基之后第三年,就借口辽东边镇专注于防备建州女真,无暇顾及境内治安、剿灭匪患等等事宜,于是就在宁远境内另设了辽东团练一军,还把辽东团练的主将任命为辽东团练总兵。

要知道,在明朝九边军镇,唯有九大边镇与花马池营、山海关这类重要关隘的最高将领才有资格担任总兵之职,乃是京军之外的最高军职。

这般做法,显然是德庆皇帝的制衡手段,想要削弱辽东边镇的影响力与重要性。

只可惜,当时的辽东镇就已是尾大不掉,并不是这种制衡手段就能扭转局面的。

更何况,在辽东镇的全体将领看来,区区一个辽东团练也能出一位总兵、只论官阶甚至能与辽东镇总兵平起平坐,更还死死压了辽东边镇内部的众位参将、镇守官一头,自然是大为不满。

于是,辽东团练自从成军之后,就受到了辽东镇的极力打压,不仅是设法争抢兵源、钱粮,还严格限制了辽东团练的活动范围。

时至今日,辽东团练成军已有二十年之久,但军队规模依然只有八千人左右,影响力更是局限于宁远一地。

眼看着辽东团练不争气无法发挥制衡作用,德庆皇帝又在八年前再设了辽东分练一军,驻地位于前屯,也同样把辽东分练的主将任命为辽东分练总兵。

但辽东分练成军之后,情况就更惨了。

德庆皇帝为了制衡辽东镇,先是把辽东团练设在宁远,位于辽东镇总部锦州大营的西侧,这里背靠北直隶、与山东隔海相望,还能收到朝廷中枢的一定支援,但辽东分练则是设在前屯,位于锦州大营的东侧,相当于在辽东镇的核心势力范围插进了一根钉子。

简而言之,德庆皇帝的如意算盘,就是让辽东团练与辽东分练一东一西钳制锦州大营。

然而,前屯地区与大明腹地交流不便,不仅要面对辽东镇的种种打压,还要与辽东团练争夺资源,自然是举步维艰、境遇惨淡,情况还远远不如辽东团练,军队规模至今也只有三千余人,若是没有辽东镇的默许,甚至都无法随意离开前屯大营。

但无论如何,辽东团练与辽东分练的主将皆是朝廷总兵,理论上与辽东镇总兵平级,这两支军队的设置更是为了制衡辽东镇,所以也不会受到辽东镇的调度,而是归于辽东巡抚节制。

现在的辽东团练总兵是令狐光,辽东分练总兵是宋大禾,辽东巡抚则是王世臻。

在辽东镇守总兵何宇的眼里,这三人的存在固然极为碍眼,但根本不足为惧。

然而,新任的辽东督抚同知方振山,就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了。

方振山曾经是固原镇守总兵,是一个真正与何宇平起平坐的军中大将,随后还在陕甘三边的战事之中多次立功,虽然因为他与赵俊臣关系过于紧密的缘故,战后论功行赏之际被德庆皇帝明升暗降、架空为辽东督抚同知,但方振山的见识手段却皆是极为高明。

自从来到辽东境内之后,方振山就频频活动,首先是交好于辽东巡抚王世臻,全权接管了王世臻手中的军务事宜;然后又利用他与赵俊臣的关系,从户部与工部拿到了一批物资,利用这批物资逐渐收复了令狐光与宋大禾二人,得到了辽东团练与辽东分练二军的全力支持;最后还与山海关吴家频繁接触、相互配合。

就这样,不过是短短数月时间,方振山在辽东境内已是逐渐形成声势,也已经有资格被何宇视为是一个威胁!

但在何宇眼中,更大的威胁还是山海关的吴家父子。

前文说过,辽东境内拢共有三个半总兵,前三个总兵分别是辽东镇守总兵何宇、辽东团练总兵令狐光、辽东分练总兵宋大禾。

剩下那半个,则是山海关总兵吴世霖。

而吴世霖的父亲,更还是蓟辽总督吴应熊!

山海关作为明朝最重要的关隘之一,还是明朝与建州女真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主将被任命为总兵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之所以是把山海关总兵视为半个辽东境内的总兵,是因为山海关位于蓟镇与辽东镇之间,原本是蓟镇的超编卫所,但随着建州女真的威胁越来越大,山海关就把主要精力投放在辽东防线上,每当遇到战时,更还会成为蓟辽总督的行营总部。

所以,山海关名义上并不属于辽东,但对于辽东地区的种种事情都能插上话,影响力不容小觑,自然也要算作半个辽东地区的总兵。

而吴家,却是世代镇守山海关的武将世家,每一代都有子弟担任山海关总兵,现任的蓟辽总督更是吴家家主吴应熊,可谓是根深蒂固,自然是让何宇心中忌惮。

最重要的是,吴家手中还掌握着一支强军,也就是战功赫赫的“关宁铁骑”!

辽东镇这些年来之所以是敢对朝廷中枢阳奉阴违、养寇自重,最大依仗就是辽东镇精心培养的那支“辽东铁骑”。

而“关宁铁骑”则是与“辽东铁骑”齐名并价,两军经常是并肩作战、合力抵抗建州女真,战场表现也是不相上下。

作为一名军中将领,何宇只信任自己手里的军队实力,也只重视对手的军队实力。

所以,哪怕吴家家主吴应熊并不是蓟辽总督,哪怕吴家并不是根深蒂固的世代将门,即使是只考虑到那支关宁铁骑的存在,就值得何宇高度重视了。

就这样,沉思片刻后,何宇缓缓道:“王世臻,守成之辈,不足为惧;令狐光,目光短浅,不足为惧;宋大禾,性情懦弱,不足为惧;方振山,虽有手段、也有后援,但根基尚浅,同样不足畏惧……但吴家……让我有些担心!

赵俊臣的这场重病,明显是刻意挑事,我可不信他就连陕甘三边的场场血战都能从容应对,现在竟是会被几具尸体吓出病来……

若只是一个赵俊臣,倒也罢了,他就算是大权臣、大英雄,也只是过江龙罢了!在辽东境内,他还翻不了天!但……吴家也许会趁机跟着赵俊臣一同兴风作浪。”

听到何宇的这般说法,史城也同样是表情凝重,点头道:“总兵大人的顾虑很有道理!依卑职的想法,吴家绝对会趁机搞事!卑职听到黄参将的禀报之后,就一直都在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黄参将虽然一向不算是特别精明,但也不会疏忽职守,为何赵俊臣进入辽东防区之后,黄参将竟是无法及时收到消息?

若是卑职所料不差,这其中必然是有山海关那边的搞鬼!毕竟,赵俊臣若要前来辽东,就一定会途径山海关,但吴家至始至终都没有向咱们通报相关消息,显然是希望赵俊臣巡察辽东之际能打咱们一个措手不及!”

何宇冷笑道:“用中枢以压辽东,倒像是吴家的惯用手段!”

史城目光一转,却又突然靠近到何宇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但与此同时,卑职还一直都在思索另一件事……总兵大人您觉得,咱们的陛下虽然是忌惮咱们辽东军镇尾大不掉,但他难道就不忌惮世代镇守山海关的吴家根深蒂固了?”

何宇听到此言,一双细目之中迅速闪过了一丝赞赏之色,但表情依然是不见喜怒,只是缓缓道:“你详细说说。”

史城继续轻声道:“这些年来,吴家子弟的升迁之路几乎是固定的,先是积攒军功,然后担任山海关总兵,再等到资历功绩皆是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会被陛下晋升为蓟辽总督……这般晋升之路,看似是格外顺畅,圣眷优渥,但实际上,陛下必然也暗中防范着吴家!(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577bq3584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