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3327章龙柱散人】

【第3327章龙柱散人】

红杏夫人丧事当日,天罗剑派外门首尊闻震,带着左护法秦明、右护法卢天扬轻装简行,没有带任何一个随从,从灵洲啸月宗管辖的一座山中洞府走了出来,并全速朝着啸月山飞去,他们从外门带出来的六万弟子,全部被安排在了这座山中洞府附近,用来修养生息。

在前往啸月宗的路上,闻震有些气急败坏的冲着秦明说道:“秦明,你太糊涂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没有提前说?”

右护法卢天扬也是埋怨道:“就是,咱们现在不比以前了,自打咱们撤出鱼龙山,逃到灵洲之后,叛徒这个罪名就算坐实了,幸亏啸月宗给咱们安排了一个休养生息的地方,要不然,咱们都是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咱们现在需要人家帮忙,出了这么大的事,就应该尽早出现,否则,啸月宗怎么看待我们。”

左护法秦明,棱着眼珠子道:“你们就知道怪我,这事儿怪我吗?谁能想到红杏夫人居然死了?你们知道什么,我当时太生气了,好好的一场仗,明明势均力敌,啸月宗说撤就撤了,要是没有他们,咱们至于像丧家之犬一样被人赶出来吗?”

秦明扯着脖子露出青筋吼道,一时间,闻震和卢天扬顿时没了脾气。

过了一会儿,卢天扬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没有啸月宗,我们不至于败的这么惨,这些家伙吹的天花乱坠的,没想到到了关键时刻,一个个的一点种都不带,真是看错他们了。”

“还说呢,要不是你给管铭传讯,咱们也用不着知道,就更不用过去了。”秦明一脸丧气的模样。

闻震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道:“行了,别说了,无论如何,啸月宗也算帮过我们,现在不还给我们找了个安身之所吗?虽然跟顾柏泽之间的交锋,咱们让啸月宗摆了一道,但如今咱们三个毕竟是寄人篱下,有些话,最好还是憋在肚子里别说出来,有些事,该办也得办。”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受到帮助的一方,把这种接受帮助的恩德当作了理所应当,而当帮忙的一方觉得事不可为撤出的时候,反而会落下受助一方的口实。

就好比现在的闻震、秦明、卢天扬,他们一开始的时候无计可施,求爷爷告奶奶才搭上啸月宗的线,并利用了啸月宗和圣龙山的私怨,说服了红杏夫人挥兵进入奇洲,帮他们夺取天罗剑派的宗主大位。

其实不管啸月宗出于什么目的帮帮忙,对于闻震三人来说,都是一份恩情,毕竟在当时的情况,圣龙山已经决定帮助顾柏泽拿下天罗剑派了,如果没有啸月宗,别说三年,恐怕一天,他们都撑不下来,到时,顾柏泽会放着眼前一个跟他争过宗主的人活着离开吗?

闻震知道自己的结局,秦明知道、卢天扬也知道,所以他们红杏夫人看作是悲天悯人的活菩萨,恨不得把整个啸月宗当作祖宗供起来。

然而当红杏夫人死讯传出之后,啸月宗自觉不能再跟圣龙山纠缠下去而撤兵的时候,哪怕他们选择给闻震三人一条路,将三人带回到了灵洲收留,闻震三人也没有半点感激之心,哪怕是红杏夫人大丧之期,秦明连过来吊唁的想法都没有,因为他们很生气,气啸月宗中途鸣金收兵,让他们无法夺回天罗剑派,并且,他们为自己的举动找了无数个理由,每一个都非常理直气壮。

不过碍于啸月宗在灵洲的能量,闻震还是决定带着秦明和卢天扬去一趟啸月宗,最起码露个脸也是好的,况且他们也知道,红杏夫人的死跟段飞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也许天罗剑派的事还没有结束,他们还有翻盘的机会。

于是乎,三人没带任何亲随,一路绝尘,赶往啸月宗奔丧。

可就在他们离开的两个时辰之后,顾柏泽带着大队人马,分作十股,浩浩荡荡的挺进了灵洲,并直奔天罗剑派外门弟子的暂时驻留洞府杀了过去,与此同时,另一股势力,正在赶往霸空城的路上……

……

七霞界,奇洲某地,一个公子哥扮相的中年从小城的传送阵中走了出来,没走出多远,只见不远处喧闹的坊市中,走过来三名打扮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男子,迎面站在了公子哥的面前。

三名男子为首一人仔细端详了公子哥两眼问道:“阁下可是姓风?”

“没错。”公子哥平静的点了点头,但是脸上却有着难以掩饰的杀气流露而出,公子哥应完,反问道:“付老的人?”

“小的马超,奉付老之命在此恭候公子。”

“明白了,人找到了吗?”公子哥指了指前面,随即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马超带着两个随行的修士紧随其后跟上,边走边说道:“找到了,人如今就在号角山,付老的命令,可以动用他身边的眼线,这条线埋了很多年了,不久前启用过一次,但我们的人还无法套出有价值的消息,公子,你有什么安排可以吩咐小的。”

公子哥闻言几乎没怎么犹豫道:“段家的人不是白痴,他们之所以把人都藏起来,就是怕咱们从背后下手,你们的人虽然作用很大,但能套出的消息肯定不多,别的不用你们管了,告诉你们的人,想办法把人给我带出来就是,只要他出来,我就有办法让他说话。”

“是。”

马超说着,不久之后,众人便出了小城,随后马超想了想道:“回公子,根据我们手中掌握到的情况,那小子原本是不应该来的,因为上次的事和从那之前的事,把两大宗门推向对立面,那小子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段飞凰过来的时候,那小子在圣龙山联系上一个在奇洲鼎鼎有名的炼丹宗师,据说能治他的病,就这样,这小子才不远万里找到了奇洲。”

“哦?你说的那个炼丹宗师叫什么?人在哪?他们之前见过面了吗?”公子哥问道。

马超笑了笑,回道:“这个炼丹宗师,就住在奇洲的白虹山上,那里有个道观,也叫这个名字,白虹观,白虹观的观主是一个顶级的炼丹宗师,名为“龙柱散人”据说他最擅长的就是恢复男子的雄性能力,呵呵,那小子听到这个消息后,就迫不急待的赶过来了,不过他到白虹观的时候,龙柱散人去参加了一个丹会,所以二人并没有见过面,那小子扑了空后也就没走,跟着段家人留在了号角山上,不过他可没闲着,他身边的几个亲随正等着白虹观的消息呢。”

马超介绍着,又说道:“只不过据在下所知,这个龙柱散人可不是什么轻易招惹之辈,此人的修为不低,早在数十年前就突破了乾坤境的门槛,目前已经接近乾坤中期了,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由于此人行事谨慎,素来没有得罪人的习惯,再加之药到病除的能力,不仅在奇洲、七霞,乃至九界山好几个地方,都结交过了一群修为不俗的友人,这些人与龙柱散人素来交好,又因为其人的炼丹能力,倍受高手追捧,正因为如此,那小子也得低三下四的求人,而没有敢在白虹山乱来。”

公子哥听完,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如果通过这个龙柱散人,就可以把他带过来了,并且还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对吗?”

马超颔首道:“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不过公子要是觉得难以把握,在下会让自家的眼线再找找其它的机会。”

公子哥摇了摇头:“我可以等,灵洲那边等不了,这样,你随我去白虹观,路上把这个龙柱散人的资料跟我说一遍,是否可行,你听我消息。”

“全听公子吩咐。”

公子哥点了点头,随即一声不吭的从怀里掏出整整数块寒跋玉,接连不断的往里面祭入自己的神识,而这些寒跋玉每一块里面存留下来的消息都只有四个字——按兵不动。

但唯独有一块祭入的消息是——你快点。

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公子哥方才对马超道:“走,白虹山走一趟。”

话音落,一行几人绝尘而去……

……

另一边,霸空城。

灯火辉煌的霸空城从无昼夜之分,此地自从被啸月宗打下来并清除了当地的所有势力之后,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啸月宗第二个大本营,面积超大的坊市,东南西北四大城区热闹非凡,灵洲境几乎所有具备一定实力的天宗抑或者南来北往的散修都会在霸空城驻留盘桓。

子夜时分,霸空城城主府的传送阵密室里面,王莽站在一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法器的密室里,不断的将密室里的法器装在百宝袋当中,密室里两个精壮的青年看着王莽的样子紧紧皱着眉毛。

其中一个青年看了一会儿说道:“王老,差不多可以了,我爹不是说了吗?这些东西不重要的,咱保命要紧好不好?”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656bq10635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