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王时代 > 【第二十八章我相信你】

【第二十八章我相信你】

TeRRY带着几个手下,从人群那边挤了过来。

关于TeRRY和地下游戏界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的传闻杨海早就听过了,甚至有些人说TeRRY和教父白枭是拜把子兄弟,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以前杨海都是听听就算,但是当白枭脸色不善地说:“TeRRY老弟,我知道你对这个小子偏爱有加,但今天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的时候,杨海明白了,自己的这个邪气的老板恐怕确实和克洛托党有着密切的联系。

但是TeRRY当然不可能真的不管。虽然杨海也希望TeRRY不要插手。

“老板,今天的事情你就当看不见好了。”杨海扶着脖子,微微转动着,发出一阵爆豆子一样的声音,“我和这个老家伙的事情也该做个了解了。我倒要看看他有几只走狗给我砍。”

“砍你需要用狗这种对你来说无比高贵的动物?”白枭反唇相讥,重新把墨镜带了上去。

两个带着墨镜的男人彼此毫不相让地相互对视着。

“但今天是游戏节。”TeRRY微微一笑:“游戏节的这一天,wga和地下游戏界的人都要心平气和,放下往昔的成见——”

“我还不是wga的人。”

“我已经不是地下游戏界的人了。”

“别曲解我的意思。”TeRRY拔高了声音:“游戏节里面是禁止发生剧烈冲突的!规矩就是规矩。”

规矩就是规矩,显然这句话起到了作用。

杨海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TeRRY犹豫了一下,然后跟了上去。

白枭气得腮帮子鼓起,看起来像是青蛙吹泡一样,很是滑稽。杨海一转身,他也立刻转身离开,两个人就好像是两只骄傲的孔雀一样,走路的姿势虽然不同,却都带着那么一丝同样的不可一世的味道。

TeRRY被逗乐了。

对于杨海和白枭之间的成见,TeRRY也略知一二。很难说那件事情是谁对谁错,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双方又是这样的一种性格,那也没奈何。不用指望谁会向谁低头。

白枭是他多年的合作伙伴,杨海是他最欣赏的职业玩家,TeRRY知道自己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尽量缓和双方的冲突了。

“PoseIDon!”白术突然高喊出声。

白枭的脸色顿时一僵,杨海到底有没有搞过他的女儿,这一直是他的心病。

杨海闻言也是一咧嘴,他不过是在星云水榭的时候口花花了一下,这个小女人不会这么记仇吧?

“白术小姐有何吩咐?”杨海转身看着白术那张绝美的面庞。

好在他天生对女人免疫。

“你的小女朋友怎么样啦?”白术似笑非笑地问,言语间竟透出一抹幽怨和慵懒,真是我见犹怜,让这朵本来就娇媚欲滴的玫瑰一下子绽放出无人能挡得光彩。最要命的是白术又在后面问了一句:“你和你的小女朋友还像原来一样么?”

杨海一下子目瞪口呆,白术这是要干什么?你关心我的私生活算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但随即杨海就知道白术是要干什么了,因为随着白术轻飘飘的一句话,杨海立刻感觉到了无数道可以杀人的目光如同手术台上的探照灯一样打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些刚才还在赞叹自己技术出众的克洛托党的支持者们的情绪全部由惊叹转化成了敌意。

白术是白爷的女儿,也是整个克洛托党的小公主,显然在党内和克洛托党的支持者们当中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杨海抽了口冷气,我了个去,可怕的小女人。话说……白术,我错了还不行么?

但是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澄清,就连VIVa和TeRRY看他的眼神都非常非常地不对劲儿了。这个时候他无论说什么,恐怕都会被人当作痴情女子负心汉的。

周围人的目光就像是刀子一样,感觉自己非常无辜的杨海头皮发麻,连连摆手:“这和你无关吧?”

“无关?”

白术的演技真是精湛,杨海认为已经达到了奥斯卡提名的标准。她的眼角竟然微微湿润起来,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花容黯然,贝齿咬着嘴唇转身跑开了。

杨海张大了嘴巴,愣在原地。

白枭气得心脏一阵疼痛,平静了一下,狠狠地瞪了杨海一眼,然后就慌忙带着人去追自己的女儿去了。

“你等什么哪?”TeRRY猛地一拍杨海的后背,怪叫道:“还不赶快追上去?你要是什么行动都没有,我会鄙视你一辈子的。”

就连刚认识的VIVa都凑到旁边说了一句:“去安慰她啊。”

“我……”杨海有一种泪流满面地冲动:“我,我是有女朋友的人啊。”

“脚踩两条船不就行了!”

“有了守门员就不能进球了吗?”

VIVa和TeRRY不分先后地说。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微微一笑。

“两个禽兽!”杨海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狼狈地往夜莺巷外走去。VIVa和TeRRY都忍不住笑起来,然后跟了上去。

另外一边,白枭追上了白术,看着一脸平静的女儿,脸因为过度的愤怒和惊恐涨成了辣椒一样的颜色。

“你……到底……和那个……咳咳……”白枭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有没有?有没有?”

“哪儿有当爹的动不动就问自己的女儿有没有和别的男人上床的?”白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有火,直接对着自己的父亲发了出来:“我还不是为了你?”

白枭顿时茫然:“为了……我?”

“要不是为了你,我用得着挑拨别人去找那个家伙的麻烦么?”白术没好气地说:“切,不理你了。”

看着女儿走远的背影,白枭头痛地揉着脑袋。

“真是……都这么大了,还是个疯丫头……”白枭头痛欲裂:“该给她找个好男人嫁了。”

只是虽然这么想,但是白枭却明白自己女儿的性子,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能制服的。而且白术的游戏水平如何,没有人比他这个当爹的更清楚了,曾经白术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发誓将来一定要嫁给一个大高手,至少水平不能比她低,可是这个世界上游戏比白术玩得好的男人大概也就是十个左右,除去诺天王这样年龄不合适的还有杨海这种绝对不会去考虑的,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了。

可是无论哪一个看上去都绝非良配……

生个女儿真是麻烦……如果白术是个儿子,随便他怎么在外面鬼混,自己才不会管呢。但女儿就不一样了。

一时之间,白枭头痛欲裂,再也没有找杨海麻烦的心情,有气无力地打道回府了。

“军师,不是我说你,你今天实在是太莽撞了。”

走在夜莺巷外面,杨海瞬间就觉得阳光好像是一种久违的东西一样,沐浴在一片金色里面倍感温暖。因为季风被山脉改道的原因,圣塔菲虽然在亚平宁半岛,但是气候却和半岛的其他地方不一样,四季清爽温凉,阳光明媚,只有夜莺巷那样的地方才会见不到阳光。

杨海无奈地听着TeRRY的训话。

“我说的是真的,你别听不进去,夜莺巷是意大利南方克洛托党最大的据点之一,”TeRRY认真地道:“这样的地方怎么能随便乱闯呢?虽然游戏节的时候,双方的仇恨是放下的,但是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是有不守规矩的人……发生激烈冲突的可能还是有的。”

TeRRY说着,若有若无地瞥了VIVa一眼。

显然,TeRRY对于VIVa的感观也不太好。游戏界多年以来盛传VIVa贪得无厌,人品恶劣。三人尚且成虎,况且所有人都这么说必然不是空穴来风。

或许TeRRY并不在意VIVa贪婪,但是一个会参加赌博,并且赌自己输来赚钱的游戏者显然并不在TeRRY能够容忍的范围之内。只不过TeRRY深谙做人的原则,有些话没有当面说出来而已。

但是VIVa这么多年来历尽人情冷暖,又怎么看不懂TeRRY那细微的眼神?如果是平常,或许VIVa根本就不屑一顾,世界上看不起他的人多了,难道他要一个又一个地去理论么?他可没有哦这样的时间。

但是现在VIVa却做不到不屑一顾。

因为杨海就在身边。

他怕因为自己的沉默,让杨海认为他真的做过那些事情。

可是TeRRY又没有明着说什么,VIVa就算想要辩驳却也无法。

“我还有几个老朋友要见面。”TeRRY笑着对杨海说:“船长在帝国酒店筹备了一场晚宴,我们晚上在那里见面吧。”

说着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

VIVa突然开口道:“我不是故意要在游戏界里惹麻烦的。”

“啊?”杨海没听明白。

VIVa气恼地说:“我知道,刚才你的那个老板是在提醒你,不要和我这个麻烦人物走在一起。”

“呃……”杨海没想到VIVa这么敏感,平心而论,他出手相助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太多东西,只是纯粹的路见不平而已。经过刚才那一段合作,杨海却觉得传言有误,VIVa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冷酷贪婪无耻的小人。

VIVa的游戏风格凶猛而刚烈,充满着一往无前的气势,颇有勇士陷阵之志,有死无生的风范。杨海无法理解,一个贪婪自私的人,怎么能打出这样精彩的大气的创造奇迹的游戏。

“你别多想,或许老板他没有别的意思。”杨海劝慰道。

“我没多想!”VIVa有些激动地说,琥珀色的眼睛凝视着杨海:“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一个无耻的人?”

“这……”杨海皱了皱眉头,他不想说谎,事实就是在此之前他确实讨厌VIVa,这是身为一个游戏者的原则问题。不过今天的游戏让杨海对这个挪威男人的印象有所改观。

他觉得人们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或许VIVa有什么难言之隐。

看到杨海的犹豫,VIVa的表情开始结冰。

果然还是这样么……或许今天所经历的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他们两个人站在街角,冬日晌午的阳光越来越强烈,但是VIVa的心却渐渐一片冰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个救命的浮木,却又瞬间折断一般。浓浓的,无法言喻的失落回荡在VIVa的心头,他背过身去。

“VIVa,我不像欺骗你。”杨海诚恳地说:“我觉得你肯定不会是那些人所说的那样,但是我不敢肯定……”

VIVa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光亮,他猛然回头看着杨海,把杨海吓了一跳。

但是杨海能够看出来,VIVa那张不用化妆都能去演黑帮头号打手的脸上没有任何恶意。

“不能肯定什么?”VIVa沉声问:“那些人又说了什么?”

“他们说你去参加地下赌博,然后赌自己输,借此爆冷赚钱。”杨海认真地说:“我不能肯定你是不是做过那么恶劣的事情,但是我觉得你没做过。”

VIVa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杨海在上面看到了如释重负和一种解脱。

VIVa闭上了眼睛。

“谢谢,谢谢你……”VIVa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咳嗽了两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好像是在仔细品味空气的味道一样:“这是我几年来听到过的最好的话。”

“VIVa……”杨海愕然。

“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认为我没做过这些事情吗?”VIVa的眼神清澈无比,他看着杨海,想要看杨海是不是只是说说而已。

“我刚才和你一起搭档的时候,觉得能够打出这样刚烈的游戏,你怎么可能是一个无耻小人呢?”杨海坦然与VIVa对视着,然后低声说:“而且我觉得,能打出精彩的游戏来的所有人,他们都一定不是一个坏人。以前我没有见过你,说你不好的人又很多,所以……”

“我……呵呵。”VIVa揉了揉眼角:“听说你19号那天会外援出战打Tc俱乐部?听说DaKaLa那个胆小鬼请到了IceLoRD当外援?”

杨海点了点头,对于VIVa所说的教皇DaKaLa是个胆小鬼这种论调,杨海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赞同。敝国显然,如果和VIVa比胆量的话,DaKaLa可能确实是一个胆小鬼。

VIVa郑重地说:“我会去gc竞技场给你加油的。”

“谢谢你,VIVa。”杨海哈哈笑道:“我会给你弄一张第一排的票的,这个是我的天讯号码,我过几天把票给你寄过去。”

“好!”VIVa神清气爽地说,杨海没有察觉到VIVa的这些细腻的神态,他只是觉得自己新认识的这个朋友真是有点喜怒无常,变脸比女人还快……

VIVa小声对杨海说:“其实,不用害怕IceLoRD,那个家伙绝对不会是你的对手的。”

“哦?”杨海露出了询问的神色。

如果是林泊在这里或许会感到非常吃惊,因为诺天王说过相同的话。

“他打一打普通人还可以,但绝对不是顶级高手的对手。”VIVa无比确定地说。“我说的是顶级高手,就是goDLIKe,维斯康蒂,TonY和你我这样的人。”

“为什么?”杨海忍不住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VIVa耸了耸肩:“可能是IceLoRD不够努力吧。”

杨海摇摇头表示自己没听明白。

“就是……你以后会明白的。”VIVa一时间也说不清楚:“IceLoRD是一个很散漫的人,就算是在比赛的时候也是随心所欲的,他从来都没有认真过。所以只要你拼尽全力,你就一定能够打赢他的。”

杨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VIVa忽然神秘地笑道:“有个赚钱的事情,你来不来?”

“啊!”杨海心中有所猜测:“你该不会是说……那个插件吧?”

“唔?”VIVa想了想,恍然道:“TIgeR那个老东西和你关系不浅,这种好事他肯定是把你拉进来了。我刚才还想带你进去分一份蛋糕呢。”

“这个……”杨海汗了一下:“不能只拿好处不干活儿啊,你的代码程式写好了没有?”

“写了。”VIVa说道:“我也是被遗忘的大陆的。在兽人那边做独行侠,当初他们商量这件事情的时候,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为了保证插件的权威性和完整性,还是不得不把我算了进来。”

杨海点点头,VIVa这不是吹牛,职业玩家们或许可以看不起VIVa,他们也可以肆意辱骂这个声名狼藉的人,但是有一点毫无疑问,提到游戏,提到实力,任何人都必须尊重他。

“我的也写完了。”杨海居然有点小小的紧张,想到马上就要和一大群世界上最好的职业玩家齐聚,紧张之余更多的是兴奋。

“这次插件已经不是克洛托党和wga的人一起写的了。”VIVa说:“这一次双方各写各的,到时候肯定要共同瓜分市场。如果输给了克洛托党,那我们这些之作人的脸可就丢大了。已经两点半了,半个小时之后就是聚会,我们边走边说吧。”

“已经两点半了?”杨海愕然:“不行,我得回去拿一下移动储存器。”

“为什么要用储存器?”VIVa不解地说:“直接存在联邦中心的个人硬盘里面不久行了?”

杨海该怎么跟VIVa解释呢?他总不能实话实说:“我的联邦中心的个人硬盘里面塞满了师父强行塞进去的极品‘文艺片’还有一些更佳变态的小游戏,已经没有空间了。”

所以他只能耸了耸肩:“我的私人虚拟硬盘已经装满了别的东西了。”

“啊?”VIVa大吃一惊:“个人中心能存一万部两个小时片长的电影,这……好吧,个人,我还是不打探了。那好吧,我们一会儿见。”

“拜拜”

VIVa走了几步,突然转过了头。

“PoseIDon!”VIVa大声说道:“我从来都没有赌过自己输!从来都没有!”

“我相信你!”杨海也大声回答。

VIVa转过了头去。

脸上已经笑容满面。(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695bq2971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