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王时代 > 【第三百零八章如火如荼七四大喷子】

【第三百零八章如火如荼七四大喷子】

这两天写联赛章节。节奏上比我想象地要慢很多。

对于联赛中的这些人物,几乎是他们每一个人,我都有一个完整的故事要写,结果就是,要写的东西太多了,写了半天,还是没写到比赛本身,看起来反而更像是在写八卦……

这样的章节,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书评区里也没人吭声。如果可以,希望大家说一下自己的感受。

------

he"A--V"en和野人本来也是死敌,在sK不行了的年月里面,就是野人和he"A--V"en轮流拿里昂杯,他们是直接竞争对手,再加上双方核心玩家与Iec的扇阴风点鬼火,从选手通道里面出来的时候双方差点打起来。

XILo一直都是这个游戏界鼎鼎大名的刺头。穿着和打扮很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如果一个人打扮得很剽悍,一副“你敢来惹我我就剁了你”的样子,那么这个人的真实性子多半比较软弱,以至于他需要用着装来凸显自己的强悍。

但是XILo不是这样的,XILo穿得很嚣张,人也很嚣张,选手通道双方打了个照面,XILo就抢一步走到了队伍前面,搓手成刀,对林泊行了一个刎颈礼。

今天XILo穿得是一个纯黑色的贴身有氧运动背心,戴着骸骨与尖牙的项链,纳粹标志的耳环,破破烂烂的牛仔短裤,简直可以直接拉去片场扮演人渣了,连化妆的步骤都可以省略。这一个刎颈礼不知道谋杀了多少镜头。

第七杯酒平日在华夏国内作威作福惯了,除了PoseIDon谁敢给他这种气受,咆哮一声就要冲过去干架,被TITan给拉住了。

专职的四号位被称为蓝领工人是有原因的,他们干得是最脏最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活计,能在四号位上成明星的都不简单。王子那是个人魅力无可匹敌,XILo能够成为明星四号位。就是因为性格极度嚣张,很擅长激怒对方选手。其实这个家伙很精明。

如果真的打起来,在全世界面前,先动手的那个人肯定要被全球禁赛,因为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林泊虽然可以发挥自己的能量,但是一直虎视眈眈准备坑野人一把的瓦格纳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瓦格纳现在也就是经验上还略有欠缺才让林泊给压制住了。可是说起投机钻营,也是一把不逊色于林泊的好手,要是这小辫子给瓦格纳抓住了不伤筋动骨是不用想着熬过去的。

至于XILo,顶多就是因为挑衅对手罚款若干,禁赛一场,然后就不能继续罚了——wga对于挑衅对手的惩罚是非常轻的。因为挑衅对手是联赛的重大看点之一,要是不许挑衅这个联盟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钱。

TITan看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死死地拉着第七杯酒。虽然第七杯酒是一个彪形大汉而TITan是个小孩子,但是他毕竟不是练举重的而是一个职业玩家,身上挂着一个东西行动也不便利,因此被TITan这么一耽搁,这架就没能打起来。

XILo见挑衅不成。眼睛一转,对林泊说道:“恭喜啊,联赛十连胜,你很牛逼嘛。”

林泊阴着脸,不去理会。XILo这个家伙是个疯狗、人渣,除了威廉谁也制不住他,林泊不欲和这种人说话,没来由堕了自己的身份。

“别以为这里是客场。我们就不敢动手。”阎王面无表情地说道:“野人的替补多得是,你又离我们这么近,现在我们动手,你跑也跑不掉。快点滚,我们懒得理你这个卑鄙小人。”

XILo不屑地说:“要是别的俱乐部骂我是卑鄙小人,我XILo还真得捏着鼻子认,老子确实不是好人。可是什么时候轮到你们野人来说这两个字了?你们野人俱乐部的人说起‘卑鄙’这俩字来的时候。难道自己都没觉着脸红?”

XILo跑到客队众人面前指手画脚,唾沫一阵乱喷:“就比如说你吧,林泊。谁不知道你林泊是wga裁判的干爹,这些年。我们he"A--V"en还有韩国sK,哪一个不是连续地在密集赛事月遇到魔鬼赛程,野人从来都没有过吧?难道就该你林泊运气好,从来遇不到这样的赛程?”

“我运气好,你又能怎么着?”林泊淡淡地说。

“唉,真可惜,一遇到瓦格纳,你的运气又不灵了吧。”XILo开始揭短:“可见运气这种事情啊,还真是很难说的,你们华夏人不是总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你干了一辈子的亏心事,现在恶报该来了,咱们走着瞧吧。”

林泊再也无法保持淡定,愤怒地涨红了脸。

作为一个传统的华夏人,林泊是相信报应这回事的。除了那占据人口总数8%的反社会人格的那些人,人总是有信仰的。欧洲和美洲的人大多数信基督教,西亚的人信伊斯兰教和佛教,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教派。在以前民族未融合,世界还充斥着种族偏见的时候,很多人认为东亚人是可怕的,因为他们没有任何信仰,就连邪教都不信,连信仰都没有的人不配称之为人,他们不值得信任,不值得合作。

可是这是一种偏见,以华夏为首的东亚文化圈,信的是祖宗,他们相信祖先在死去之后会凝视着自己,相信头顶青天,脚踩大地,举头三尺有神明,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相信只有遵守规则,将来在踏上黄泉路的时候才不会令先人蒙羞,这就是东亚人当时不为人所理解的信仰。

林泊就相信报应。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没怎么干好事,身在wga,作为这个世界上权力最大的几个人之一,他所扮演的却一直是一个操纵规则、破坏规则、重建规则的角色。林泊相信报应,他也从来没有指望自己将来会有什么好下场,或者善终。

他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一个叫做诺的男人,他相信自己所牺牲的一切是值得的,只要能够看着这个男人踏上巅峰,就算将来遭什么报应。林泊也闷头认了。

总要有人给诺天王来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他的手可以脏,诺天王的手却必须是干净的。

所以林泊无怨无悔,也无所畏惧。

但是这不代表这片逆鳞可以被人随意触碰。

XILo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毫不在意林泊冰冷的目光:“怎么,不爱听了?有本事你就别靠这些手段拿下胜利啊。学学人家e-TYPe,虽然我们输给了e-TYPe。可是我XILo服气,人家比我们厉害。至于输给你们这些——”XILo伸出手指,一个一个指过来,从林泊的鼻子一直指到TITan的鼻子:“输给你们这些作弊狗,是永远也洗刷不掉的耻辱,所以我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的。”

XILo嘴角带着冷笑。眯着眼睛转过身,优哉游哉地回到了自己的队列中。

“这个……”aL有些担忧地问:“XILo,这样说,会不会……太过分了?”

“有什么过分的。”XILo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消失:“林泊那鸟人什么都敢玩,难道还不许人说?别人害怕他,我可不怕他。我就是要说,不但要说。还要把所有的遮掩都撕掉,大家摆在桌面上来说。身正不怕影子斜,野人那些傻逼自己也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我这么数落他们,你看他们敢放一个屁吗?”

几个队友都下意识地看向另外一边,野人队伍里面几个气性大的玩家,比如帝武烈这个老将已经气得打摆子了,但还是强自忍住了。

goDLIKe叹了一声:“XILo。我知道你讨厌这些东西。可是你要知道,诺天王离开之后,野人已经不是之前那个野人了。以前在诺天王在的时候,为了压住野人俱乐部,wga给了野人很多不公平待遇,林泊站出来只是为了保护诺天王,他在那个时候坏规矩钻空子。不是为了作弊,只是为了让诺天王能够得到真正的公平,如此而已。诺天王退了之后,事情就开始变了……算了。不说那些。”

杨海坐在特别包厢里面,看到了这劲爆的一幕,吹了声口哨。

尽管已经非常疲惫,可是杨海还是选择了来现场观看这一场比赛。虽然他也可以选择看转播或者看ReP来分析,但是现场和ReP有着很大的不同,看过现场的人都知道这一点,有些东西是必须亲自来看才能看到的。

野人和he"A--V"en都是他们的夺冠对手,必须要提高警惕,仔细研究。

亚当斯缠着杨海,跑到了希腊和他一起看这场比赛。看到XILo跑过去挑衅,亚当斯非常兴奋,攥紧了拳头,大声道:“开打!快打啊!快打!踹他的屁股!”

“不会打起来的,”杨海淡定地说:“XILo的那张嘴是很贱,但是林泊是老狐狸了,不会在这里动手。打架要禁赛,XILo换掉任何主力队员都是吃亏的。只要goDLIKe还在,他带着四根木桩子一样很厉害;可是野人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任何一个人的缺阵都会导致这个体系出现漏洞,林泊就算短于战术,这笔账也不会算不清楚的。”

“真没意思……”亚当斯切了一声:“看起来XILo水准一般啊,游戏界四大喷子,名不副实。”

“什么四大喷子?”杨海愣了一下。

“你真是一个工作狂,从来都不关心八卦的吗?”亚当斯翻着白眼说。

“你都说那是八卦了,我关心它干什么?”杨海踢了亚当斯一脚。

“东维尼,西K神,南XILo,北天天,合称游戏界四大喷子。”亚当斯解释道。

杨海听得好笑,哈哈笑起来,不防亚当斯继续说道:“不过四大喷子是老黄历,现在是五大喷子,加上一个中神通PoseIDon。”

杨海顿时就被噎住了。他有一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不能接受地大叫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和我有蛋的关系。”

“你一定是很久都不上论坛了吧。”亚当斯叹着气摇了摇头:“这些喷子都是喷林泊出名的。前些年国际比赛,林泊买通工作人员偷听意大利队的更衣室战术布置的事情你知道吗?”

“知道。”杨海点了点头。

那件事情的最终结果是证据不足,林泊无罪释放了,可是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由心证都是被动技能了。林泊是不是真的干出了这样的事情,圈内人那是门儿清的。

愤怒的维斯康蒂喷了林泊三个月,在报纸上喷完不过瘾上电视喷,电视上喷完不过瘾去广播里喷,广播里喷完不过瘾去Fc平台上喷,Fc平台喷完不过瘾写了一首歌来喷,最后那首歌成为了非主流乐队的第一张专辑,在克洛托还脱销了,从此维斯康蒂奠定了自己游戏界超级大嘴喷子的地位。

帝释天天就不用说了。其实帝释天天原本是一个很低调的问题少年,没怎么惹过事,也没怎么黑过人,帝释天天位列四大喷子之一属于一战成名的典范。帝家族满门都是林泊的忠实小弟——除了帝释天天这个问题少年之外。去年华夏又在世界大赛中铩羽而归,并且是在TonY缺阵的情况下,被维斯康蒂带着一群猛于虎的克洛托人给血洗了,帝释天天一怒之下把作为Iec的林泊给喷了个狗血淋头。有传言说当时帝释天天喷得太狠,林泊差点就退役了。因此,帝释天天一战成名,凝聚了神格。

至于XILo,他一直都不喜欢林泊,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好也算是人尽皆知。XILo的嘴贱也是世所公认。

K的情况要特殊一些。

K出道的时候就是一枚大嘴喷子,被K黑过的wga人和克洛托人不计其数。如果说帝释天天、维斯康蒂和XILo的喷人都是有目的的,那么K的喷人就毫无道理的,他有一种叫做地图炮的被动技能,常常在不经意之间就完成了毒液轰炸,比如说:

和he"A--V"en的比赛之前,sunRIse的首席大将K接受记者的采访:

记者:“这一次sunRIse俱乐部该怎么对付goDLIKe呢?”

K:“事实上,我们并没有特别准备针对goDLIKe的战术。goDLIKe又不是万人斩之后的诺天王,我们也不是沈明辉那样的胆小鬼,为什么要针对goDLIKe?”

一黑黑仨……

最妙的是,K说完这话之后完全没觉得自己是在黑别人,因此K才是喷子的最高境界,飞花采叶皆可伤人。

杨海怎么都没想到,温文儒雅,睿智英武如自己,在公众的眼中竟然和这四个脑残的家伙为伍,杨海这可就不干了。(触摸书城微信公众号vipstory,欢迎关注,免费下载书城实时更新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4695bq297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