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霸皇纪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神威】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神威】

徐征突然闯进来,直接对着高正阳大骂,让宴会的气氛陡然将入冰点。顶点X23US    作为主人的燕羽,也是脸上火辣辣的,徐征这么骂高正阳,也是在打她的脸。    问题是徐征资格够老,实力够强。不论是从哪方面说,她都没资格和徐征硬磕。除非她老爹能突然冒出来。    燕羽心里怒极了,她斗不过徐征却也不怎么怕他。徐征也不敢真把她如何。    她一拍桌子冷笑说:“徐胖子,花魁舫什么时候成你家了?金盏梅什么时候成你的女人了?你问过燕元、问过燕凌霄么?”    燕元和燕凌霄可是九阶强者,这两位几百岁了,却喜欢流连花丛。他们俩个都喜欢来找金盏梅玩。    但这两位也很有意思,他们只是喜欢玩,却不会把人带走。金盏梅和这两位关系不错,这才能在南湖吃的开,没人敢玩硬的。    只是面对徐征这样豪客,金盏梅显然不可能为客人出头。    金盏梅心里也很清楚,徐征故意生事,就是想找茬打架。这种事情涉及到各方面的斗争,不是她能掺和的。    燕羽却不管这个,有燕元和燕凌霄两位做背书,金盏梅就是没主的。小小徐征想装逼,差的还远。    徐征被问的一楞,他只是随口一说借故生事,到没想那么多。更让他意外的是,高正阳坐在那从容淡定,似乎一切都和他无关,就像个看热闹的路人。    “这家伙到是挺阴险……”    徐征本想激怒高正阳先动手,他就有理由出手了。没想到高正阳年纪不大,人却沉稳的很。到是燕羽嘴巴很毒,问的他说不出话来。    燕羽继续讥讽说:“就凭你也想收金盏梅当女人,凭你一肚子肥油么?我说你出门不照镜子?那你撒泡狗尿照照自己也行啊!”    燕羽也是被气坏了,说的话刻薄之极。恨不能几句话把徐征怼死。    徐征虽然是借故生事,但被燕羽当众这么骂,脸上也挂不住了。    他沉声说:“燕羽,你有点太放肆了?”    燕羽冷笑说:“我举行宴会,你跑过来说我太放肆了?你他么的是谁啊,这是燕城,你不过是燕家一条狗,有点数没有?”    这一下,不但徐征脸色难看,何步云和曾晖脸色也都有点不好看。燕羽这一句话打击面太广了,把外姓人都骂了。    当然,燕城姓燕的占一半,的确是燕家人牛逼。外姓人想在燕城出头,就必须攀附燕家人。    所有外姓人也都清楚这一点,但当众说出来就太难听了。虽然燕羽骂的是徐征,可作为外姓人的何步云和曾晖,都是心有戚戚。    徐征却笑了:“燕城是燕家的燕城,你却不是燕家,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老子叫嚣!”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徐征身上气势暴涨,每一个字都如千钧重锤,轰在燕羽身上。    作为七阶武者,徐征虽然只用了三分力,催发强大音波却如同实质一般,不是燕羽能禁受的住的。    燕羽双耳嗡嗡轰鸣,心血下沉,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她甚至控制不知自己身体,双膝一软就坐在圆凳上。    高正阳伸手在燕羽身后轻轻一扶,一股纯正元力从燕羽背心涌入,帮她迅速理顺了体内混乱元力,压住体内种种异常反应。    高正阳对徐征说:“不管你想干什么,你都想错了。现在跪下道歉赔礼,我可以不追究此事。”    “嗯?”    徐征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他不能置信的看着高正阳,猜测对方到底是疯子,还是个傻子?    “你再说一遍?”    高正阳好笑的说:“你不用怀疑自己耳朵,你没听错。”    “我要承认,你胆子很大。”    徐征慢慢握紧拳头:“我最厌恶把无知当做勇气的家伙。”    徐征本想找个理由逼迫高正阳动手,但被燕羽一挑衅,他怒气已经无法控制。高正阳摆出那种居高临下姿态,更让他无比愤怒。    一个不知哪来的小子,也敢对他这么说话!    徐征不想忍耐了,主动出手又能如何。就凭燕羽这几个货色,还没资格和他讲理。    发现徐征准备动手,燕羽真急了:“徐征你敢!”    燕羽见过高正阳的本事,那柄火龙拂尘的确强大。但是,那是法器本身的强大。这等法器对于迟钝的妖物,自然是好用。    对上徐征这样的七阶武者,燕羽不看好高正阳。    法师是比武者强大,但是,在狭小空间内正面战斗,同阶法师肯定要吃亏。而且,按照燕羽估计,高正阳应该是六阶法师。    六阶法师没有阳神,运转法术上就比武者差太多了。面对七阶武者,对方可能一剑就把他解决了。    燕羽自然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出现,她急忙出声拦阻。    徐达哪会在意燕羽,直接拔剑出鞘,剑指高正阳就要动手。    “我在外面等你。”    高正阳起身一摆拂尘,飘然后退。他这一式身法如流风飞云,自然而舒展,飘逸而灵动。而且正是徐达拔剑的空隙,徐达还没等积蓄剑气,高正阳已经离开了船舱。    徐征持剑追出来,就看到高正阳站在湖心水面上,凌波而立,在周围湖光彩灯照耀下,衣襟飘然,若临风仙人。    “卖相不错,却比那些兔相公还好看!”    徐征恶毒的夸了一句,持剑缓缓御风而起,高高站在空中。    七阶武者的优势,就在于能驾驭元力飞天。徐征高高站在空中,只是这一点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徐征剑上银光灿然,剑气吞吐不定,发出凌厉的呜呜剑啸。    七阶高手全力以赴的威势,也惊动了南湖上众多花船。能到南湖游玩的人,都不是普通人。都感应到了徐征释放的森然剑气。    不知有多少人推开窗户,远远看着空中的徐征。    其中不乏目光锐利之辈,认出了徐征。有人低声说:“那不是斩江剑徐征么?”    徐征这个斩江剑,是说他能挥剑断江。当然有很多吹嘘的成分。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反应出了他剑势威猛凌厉。    作为燕城大粮商,七阶高手,徐征在燕城还是非常有名的。看到是徐征出手战斗,很多人都生出了浓厚兴趣。    也不知道是谁,招惹了这个脾气暴烈的徐征。这一下怕是不能善了!    众人也都看到了湖心的高正阳。凌波而立当然潇洒,但比起御风凌空的徐征就差多了。就算是五阶武者,都能踩水不沉。这其实不算什么。    只是高正阳姿态潇洒,虽然屈居下风,却并不显得狼狈。    高正阳才来燕城没几天,又深居简出,也没人认识高正阳。到是不少眼光锐利的高手,看到高正阳年纪轻轻,气度超卓,到是有些为他可惜。    这种事情却不会有人乱出头。大家都是老江湖,看热闹都要靠边,以免被波及到。    不过,也是有人认识高正阳的。燕达就躲在不远处一条花船上,脸上都是得意微笑。    牵牛城一战他输的很惨,伤的也不清。现在全身上下还裹着绷带,涂满了药膏。坐在那里,散发着浓郁刺鼻的药味。    燕达这个样子,自然没有玩乐的心情。他特意跑到南湖来,就是要看看高正阳是怎么死的。    徐征为什么突然找上高正阳,也是燕达给徐征通风报信,说高正阳身上有一件强器。    如果只是这一点,当然不足以让徐征出手。但是,高正阳和燕羽关系密切,以后肯定就是燕羽的一党,这就不行了。    执掌燕城的燕家,内部分成诸多派系。燕羽她父亲虽是家主,同辈还有几个兄弟也非常强大。    大家都对燕羽父亲很不服气,内斗的厉害。家主十年重选一次。    当然,这可不是民主选举。而是有几位九阶、八阶强者坐在一起商量,根据过去十年每个人的表现,最终选出一个最有能力的人担任家主。    也正是这种家主选举,让家族内部竞争的特别激烈。    就像燕羽名义上管理的牵牛城,虽然不大,却是家主才能享受的福利。如果牵牛城经营不善,却也是家主的责任。    燕羽请了高正阳,诛杀巨蛙,牵牛城因此受益。这对家主来说就是加分,就是能力的表现。    徐征其实不是很在意一件法器,但防微杜渐。一个有着强器的法师加入燕羽阵营,能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所以,趁着高正阳还没真正加入燕家,徐征就准备动手强夺法器,顺便击杀高正阳。这也是对其他人的一种警告,警告他们不要乱站队。    燕达人缘不行,但对燕城派系斗争却很清楚。不过,作为燕家自己人,燕达却又和外人不同。    哪怕他选择燕羽,徐征等人也不敢对他做什么。    燕达原本看上燕羽,却发现燕羽对高正阳青眼有加,他自然不能容忍。他又不方便出头,就把消息传给了徐征。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徐征果然选择了在今晚动手。    燕达热切的瞪大眼睛,就等着看高正阳怎么死!    站在湖心的高正阳,感应到了燕达热切目光,对着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燕达吓一跳,他躲在窗后面,怎么高正阳好像看到了他一样?而且,那笑容有股子说不出的危险。让他有种深深的不安。    空中的徐征却没想那么多,他剑气积蓄到极点,一声厉喝,举剑就斩。    剑刃上吞吐的银色剑气暴涨十余丈,化作一柄巨大银色长剑斩落。    银色剑气所指,高正阳就显得异常渺小。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高正阳完蛋了。    作为一个法师,高正阳连基本的防身法术都没准备。站在那到是云淡风轻,显得特别洒脱。    但是,面对一个七阶武者,这样几乎的等死啊。    燕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恨不能替高正阳催发法器。    何步云和曾晖、燕达等人也都瞪大了眼睛,想看看高正阳到底要如何应对。当然,几个人绝对没有帮忙的想法。    何步云甚至还有几分幸灾乐祸,高正阳刚才姿态摆的那么高,现在要完蛋了吧?    众人注目下,强横银色森然剑气斩落,眼看着要把高正阳斩成两片,高正阳才举起拂尘一摆,一条火龙由从虚空中直飞出来。    十余丈长的火龙,大嘴一张就把银色剑气尽数吞掉。    徐征只觉手上一热,火龙吞吐的炽烈火焰源力,把他剑刃都烧的一片暗红。    一只火龙居然有如此威势,大大超乎徐征的预料。但他不惊反喜,这样强器很快就是他的了。    高正阳明显没什么实战经验,当着七阶武者的面还慢条斯理准备法术,摆着潇洒出尘的造型。    这等小法师,除了法器不值一提。    徐征剑气一震,发出凌厉剑啸,同时也把身体周围火焰元力震散。他才想举剑攻击,巨大火龙却咆哮而至。    火焰组成的火龙,鳞角俱全,赤金双眸中灵光闪动,如同活物。    探爪攻击的时候,更有种势在必得的威势。龙爪更是笼罩四面八方,不容徐征退避。    这等变化,却似乎有着极高妙的武道奥妙。徐征脸色大变,急忙把斩江剑法全力施展出来。    斩江剑最终气势,剑招简洁直接,但剑势凌厉。只是火龙却似乎精通武道变化,每一次攻击都能抓住徐征的破绽。    火龙运转的元力更为强盛,攻击时火系元力凝炼,完全没有一般法术那种大而无当。    徐征力量不及火龙,武道变化又没有火龙精妙。被火龙打的喘不过气来,只能在天上不断乱蹿游走。    只是几招的功夫,已经身上已经黑一片黄一片,被烧的极其狼狈。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堂堂七阶剑客徐征,被一件法器逼得仓惶乱跑。不少人都对徐征生出了怀疑。    其实很简单啊,只要一剑杀了高正阳,火龙没有了人驾驭,自然就没威胁了。    而且,高正阳就站在那不动。只是偶尔挥舞拂尘,但看起来和战斗关系也不大。更像是在那装模作样。    几乎所有围观者,都觉得高正阳其实和火龙没什么关系。他大概只是负责催发出来,后面就全凭这只有灵性火龙自己发挥。    一时间,众人都是特别艳羡。这等法器堪称神器啊,什么都不用干,遇到敌人催发出来就行了。    就是燕羽都忍不住这么想,火龙拂尘要在她手里,能发挥出更强的威力。至少,她不会像高正阳那样装模作样。    何步云和曾晖更是嫉妒的眼睛发红,高正阳这算什么本事!太气人……    这些人的眼光,自然看不出火龙的所有精妙变化,全由高正阳催发而来。    借助火龙来施展龙皇九变,也只是高正阳小小试验。虽然只能施展出那么一点点威力,对付徐征这种却足够了。    当然,高正阳知道他还不能太瑟,引来九阶高手就是个麻烦。所以,他把风头都让给了火龙。    杀了大妖巨蛙,其实妖核就被火龙吞掉了。包括巨蛙的神魂精血,都被血神旗吸收。    巨蛙的神通气吞天地,高正阳也掌握了。不过,这等神通却不适合他用,只能用在火龙身上。    掌握了气吞天地的火龙,身躯能瞬间膨胀十倍,运转元力也成正比提升。不过,这种单纯的爆发力量,对于真正高手意义不太大。    就像巨蛙在如何爆发,遇到高正阳也没用。    在高正阳手里却不一样,他只是缺少力量,缺少对此界法则的理解。火龙爆发的十倍力量,比起九阶来也毫不逊色。    以他对于法器的精妙掌控,和九阶强者也有一拼。不过这等外力,不足为恃。高正阳也不需要存粹的力量,他要的力量本质,力量法则。    高正阳重新祭炼了火龙,今天也是牛刀小试。不过,周围高手的气息正在迅速增加,再拖延下去,很容易生变。    高正阳既然动手了,自然不容对方活着离开。对方不讲规矩,他也不需要讲规矩。    天上咆哮火龙突然扬首长啸,龙吟声似乎直传九天,搅动的天上云气动荡,湖水都荡起阵阵波涛。    被火龙追到处跑的徐征,被龙吟声直贯神魂,体内气血翻腾,整个人不禁一呆。    火龙一对巨大龙爪同时抓落,呆立在空中的徐征当即在龙爪下断裂爆碎。炽烈的火焰元力,把碎裂的血肉都化成一团团烈焰。    转眼之间,徐征就化作一缕缕青烟消散无踪。    只有他手里的斩江剑,在火焰中扭曲变形,带着炽烈高温坠入湖水。    火龙在空中炫耀般转一圈,才在低吟声中回归拂尘。    事发突然,谁也没想到堂堂七阶剑客徐征这么容易就死了。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很懵,没人相信自己眼睛。所有人都保持一种诡异的安静状态。    高正阳一摆拂尘,重新回到画舫。他回到自己座位,举起酒杯对燕羽说:“那扫兴的家伙已去,我等可以尽情畅饮。燕兄,请……”    燕羽呆了下才强笑举杯:“高兄神威无敌,佩服佩服……”    (感谢御龙天涯的万赏和其他筒子的打赏,谢谢大家~)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8910bq10573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