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3章见贤思齐-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儒道至圣 > 【第2393章见贤思齐】

【第2393章见贤思齐】

“龙圣呼吸生潮,圣化海水,形成龙潮。龙潮之中若有听天螺群,则会分泌出一种奇物,附着在海草之上,如同透明的胶水包裹海草,名为听天螺浆。年常日久,那些听天螺浆会进入海草之中。那些海草在死后,会沉积在海底,经过不知多少年的孕育,便化为听天浆,从海底提炼,便是此物。”

方运在解说的过程中,先拿出两只茶杯,不是普通差距,正是酿光具的八碗之二。

方运摘了两条茶鱼,各放置在一只酿光碗中,手持玉瓶,向碗中倒水沏茶。

听天浆水初出瓶口时,还是微凉,中途方运调用星火浑天鉴的力量,让其在半空沸腾。

滚沸的水落入酿光碗中,惊得两条茶鱼在水中不得不游动,却始终离不开茶杯。

最后,两条茶鱼的鳞片张开,如同两只绿叶雕刻的小鱼一样,静静伏在茶杯之中,慢慢变小。

方运拿起一杯茶,道:“此刻茶水浅绿,其味淡雅。待变草绿,则醇香浓郁。若是最后茶鱼消失,茶水墨绿,则苦后甜,经久不散。待饮尽茶水后,再送入一杯白水,则甘甜可口,甚是奇特。”

宗圣也不说话,按照方运所言,分别在浅绿、草绿和墨绿时饮茶,最后又喝光白水。

饮尽之后,宗圣竟然闭目养神,似是在味茶韵。

宗明四人心中啧啧称奇,没想到这茶水如此神奇,竟然值得堂堂半圣如此郑重对待,甚至还在味,隐约猜到,此茶或许对半圣的修为也有所帮助。

随后四人看到,方运面色明暗变化,体内竟然生出潮起潮落之声,与之前玉瓶中听天浆水的声音呼应。

一道道澎湃的气息自他周身散发,冲得亭子吱吱作响,但那力量临近宗圣后,便被无形的力量压方运体内。

方运体内,如海波翻腾。

不多时,方运长长呼出一口气,就见一只白烟小鱼儿从他口中飞出,落在那茶鱼树中。

方运收起各种茶具,望向宗圣。

眼前所视,宗圣依旧只露侧面。

方运沉思片刻,开门见山道:“今日学生来此,欲求一法,欲取借出之物。”

“求何法?”宗圣已经闭目养神,似乎沉迷在茶韵之中无法自拔。

“天常分神法。”

“哦?”

宗圣缓缓睁开眼睛,方运顿如直视旭日东升,眼前一片光明,却又并不刺眼,只是心神为之震撼。

刹那后,异象消散,只看到宗圣的侧脸,无法看清宗圣的眼神。

方运隐隐有种感觉,不是宗圣故意不直视自己,是宗圣的力量太强,或者在修炼什么术法,有强大的力量在影响自己的感知。

“取何物?”

宗圣再度询问。

“当日学生不在总督府,先生怕神物丢失,代为保管,学生甚为感谢。学生既已返,特来索取此物,并以一枚品相最好的圣体果做谢礼。”方运道。

虽然宗圣强夺文曲星碎片是因私心,但若是宗圣不出手,景国其他世家或者其他大族,极可能会强行出手抢夺。最后,方运要么撕破脸皮抢来,要么隐忍,都是自己不想看到的。

至少从这方面来看,方运的确要谢谢宗圣。

“你在葬圣谷所得,本圣略有耳闻。”宗圣道。

方运自然知道这些事瞒不过宗圣,毕竟他是现任的东圣,主管人族内部事务。

在被救醒后,经过短暂的调养,方运先与王惊龙进入血芒界,做完应做之事,便到蛟圣宫休养。

现在方运是长江之主,整座长江都在温养自己。

至今,方运还没有将宝物上交给圣院,圣院也一直没有催促,各方已经知道方运在葬圣谷的经历,对方运甚为佩服,只等方运主动前去圣院。

方运本想在昨日去圣院,但衣知世来访,只能改天。

宗圣说出这话,那自然是认为一颗圣体果不够。

方运缓缓伸出右手,看着自己的掌心,缓缓道:“这里,曾有一道细细的伤疤,可惜,我吃的圣体果太过,未能留住。”

宗圣面色不变。

宗明等人却暗中思忖,不知道方运突然说这话有何意,似乎只有方运与宗圣两人才能听懂。

过了许久,宗圣问道:“你既治经有成,专攻何经?”

“四。”方运道。

“何为四?”宗圣的声音高远通透,给人以极重的距离感,像是一位学问高深的老先生在考校弟子。

“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合为四。”方运道。

宗圣沉吟许久,道:“善。”

随后,方运感到宗圣似是轻叹一声,却又仿佛是错觉。

片刻之后,宗圣又问:“四主何经?”

“论语。”方运道。

方运看到,宗圣稍稍抬头,虽然还是侧脸,但给人的感觉不同,好像终于开始稍稍正视自己。

宗圣又问:“论语万言,字字珠玑。若取其一,你当如何?”

方运挺直身躯,正身正容正色道:“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在说完的一刹那,方运好像看到宗圣的身体竟然稍稍转向自己,第一次能看到他的眼神,其中似有惊讶之色。

但是,一眨眼后,一切恢复正常。

这句话的原意很寻常,见到贤能之人,向他学习,努力达到他的境界;看到不够贤能的人,也不应该视而不见,而是要反省自己有没有和他同样的不贤之处。

“为何非‘三人行’?”宗圣问。

方运知道,宗圣是指那句流传很广的孔圣名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这句话比见贤思齐更容易理解,三人是虚指,这句话是说哪怕随便遇到路人,也必然有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选择他们好的方面学习,发现他们的缺点,再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若有,便要改正。

这两句话的意思非常相近,而子贡也说过,孔子无常师,他认为孔圣可以从任何人、任何事学到东西,非是寻常。

方运却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转瞬间便道:“贤不与善同,省不与改同。”

“大善。吾道不孤,始可与言论语已矣。”

宗圣说完,天地震动,桃山附近似有瑞气升起,万花绽放,方圆百里的人只觉心旷神怡,如同吃了人参果一样,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一不舒服。

圣心大悦,天下同喜。(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敖煌一边跟着方运,一边低声道:“你们人族的事好麻烦。我们龙族要是处理水妖之间的纠纷。不废话,打!谁打赢就是谁对!”等那些官员走了,在场的秀才顿时炸了锅,议论纷纷。“六艺皆通。”方运道。这,就是一些读书人曾经说过的,运气。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903bq10608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