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九十三章神魔战场,忘川无岸,奈何三生】

【第九十三章神魔战场,忘川无岸,奈何三生】

悟空驾船又走出了很远,幽冥越来越多的冥河支流汇聚在一起,船已经行到了冥河的主干上,河面宽阔的无边无际,像是大海一样,河中奔流的碧落黄泉呈黄色,仿佛一股浑浊的水流,这片浊海无边无际,河中偶尔可见巨大的神魔残躯。    这些神魔的残躯在河中露出些许残骸,宛如冥河中的小岛一样。    许多锈蚀的刀枪剑戟,插在神魔残躯上,已经黯淡呈现黑铁的色泽,早就没了昔日的锋寒,但偶尔流露的煞气,却令人凛然。    悟空操舟从这些破破烂烂,大部分锈的只剩一把残骨的神魔尸体中穿过。    白素贞仰视着这些露出河面,一个头颅就有山峰那么大的神魔之躯,还有他们不朽的身体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不禁有些失神,血屠更是凝重道:“冥河之水,碧落黄泉能净化一切,却化不去这些死去神魔的尸体,难以想象他们生前有多强大。”    悟空操船从一个半身都露在河面上,头颅被打碎,无头的身体保持着奋起的姿态,身躯高耸探入黑天的神魔身边划过。这尊神魔比其他的尸体都要高大,甚至比神荼郁垒都要高大的多,冥河的河水冲击着他的尸体,他宽阔的两肩臂膀垂下来,在冥河中间,掀起巨大的浪涌。    这一段河水最为汹涌……悟空随手将肩膀上的铁棍在船边插下,才稳定了小船,被小船的摇摆起伏搞的有点紧张的众人才平静下来。    他们回头去看那尊神魔……    那神魔的头颅被打碎了,所以只能看到他宽阔的肩膀,血屠站在船尾打量着那具神魔的尸体,虽然尸体是这战场上保存最为完好的,但依旧被碧落黄泉侵蚀了许多,血屠想象着这尊神魔死前的姿态,他忍不住摇头道:“这尊神魔面对着来敌,身体全部被调动起来,所有的手臂都护在胸前,他提着金刚杵,超对面的来敌发出怒吼!”    “神魔之躯血气勃发,直径还能影响冥河的运行,可惜碧落黄泉重刷了太多痕迹,连当年那一战的惊天战意都被洗刷了!”    “若非先天神魔之躯,继承了混沌神魔的几分神妙,碧落黄泉又是更加针对元神和灵魂。”    “这些神魔之尸早就被化干净了!”    血屠感叹道:“这尊神魔最后时刻,绝对是凛然不屈,他面对着是那一片神魔之尸最多的方向,我刚刚注意到,一路上看见的许多神魔残躯,都是被人用重武器轰杀的,有的半个身子都被打碎了!一定有一个手持重武器,许是大锤的神圣,一路上轰杀无数神魔。”    “多少先天神魔被他打的血肉崩碎,他一路杀到这尊神魔面前,这尊神魔是战场上最强大的,可能是这些死去的神魔的领袖,他对着屠杀自己部下的强敌怒吼,然后奋力一击,却在一击打出之前,被人暴力轰开了胸前的门路。”    “你看……他原本应该有八只手臂,各持武器,最强大的武器是一把双手重戟,还有铜环,金刚杵,圆盾,八臂面对四方,却都集中到了胸前,全身的血气和神力都被调动了起来,整个人的力量凝结成一个整体,欲要发出惊天的一击。”    “若是他的尸体还完整,观想他死前的形象,说不定还能炼成一门强大的神通。”    “在他力量完全凝聚,调动起来后,他的把只手臂仿若铜墙铁壁,下一瞬便是八手同击,这尊神魔的武艺,肉身都淬炼到了巅峰境界,他这一刻的气势和力量也打到了巅峰,携着狂怒后不甘,奋力一击……”    “但可惜,那个站在他对面的神圣,只用一击,都暴力的打碎了他凝聚起来的全部力量,他整个架子都被打散了,所以下一击到来的时候,这尊神魔根本无力反抗,被打碎了头颅。好强横的凶器……这尊神魔的头颅一定是他神魔之躯中最坚硬的地方。”    “在那凶器面前,却如同豆腐一样被彻底打得粉碎,就连最坚硬的头盖骨都没有残留下来!”    “这凶器的痕迹,一定是重型的钝器,用这等钝器的神圣不应该籍籍无名……是槊,还是锤?”血屠魔君低头思索道:“这一战似乎在我魔道中有隐隐约约的一些记载,但是极其模糊,好像是发生在冥河还未流经此处,轮回都未被开辟的古老岁月。”    “那是洪荒最古老的时代,估计是罗之劫不久后。”    “巫教妖族都还没有开始称霸洪荒的时代。”    “但打碎这尊神魔头颅的凶器,究竟是什么呢?”血屠魔君低头开始苦苦思索起来。    悟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注视着那死而不倒的神魔,白素贞察觉到他的目光有一种无法言述的感觉,就像穿越了时光一样。    悟空拎了拎手中的金箍棒,转头问血屠魔君道:“像不像一根铁棍?”    “一根铁棍……对,是棍……打碎这尊神魔脑袋的应该是一棍,棍首震开这神魔的招架,打散了他的架势,然后棍尾一甩,顺势砸碎了神魔的头颅。”血屠魔君得到了提示,豁然开朗,也记起了血魔一脉的某些极端隐晦的记载。    他颤声道:“我知道这尊神魔的身份了!”    “他是罗骞驮,大阿修罗!罗魔祖最善战的部下……这一处神魔战场,是当年冥河魔祖清洗血海中叛出的阿修罗一族的战场,这些神魔都是大阿修罗。当年罗带走血海孕育出来的阿修罗,掀起罗之灾。”    “罗之灾被挫败后,残余的罗旧部准备攻入血海,将血海占领下来,冥河老祖率领我天魔,血魔两部,在血海击败罗,那一战中罗麾下最勇猛的罗骞驮王带领最善战的大阿修罗军却没能赶来。传言他们被冥河老祖的一只伏兵,全歼在血海附近。”    “没想到居然是在幽都!”    “这一处战场的遗迹,后来被冥河的主干淹没,因为冥河宽广无比,没有渡船绝难以到达河道中央,所以这一处神魔战场遗迹,就难以被人发现。直到今日我们驾船经过。难怪我血魔道有着模糊的记载,也唯有我们能召唤冥河渡船的魔道嫡系,才能发现这个地方!”    白素贞望着已经渐渐远去的神魔战场,那尊无头的罗骞驮王残躯,还能隐约可见,高入幽都的黑暗天,宽阔的肩膀宛如山岳,冥河奔腾的巨大水声,宛如当日这位大阿修罗王最后的战吼。白素贞震撼道:“太古神魔之威,实在难以形容。”    “当年为冥河老祖击杀罗骞驮王的,是我魔道的哪一位前辈呢?”    无生教主也感慨道:“洪荒卧虎藏龙,上古之事更是迷雾重重,我等虽然因为出身的势力有些底蕴,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但要说能便知上古,却是妄言了!别说上古,就是如今,就是现在的天庭,我们又知道多少呢?”    “不久之后,更是……”    元育抬手打断了无生的感慨,他悄悄看了一眼悟空,心里有些嘀咕,但还是暂时放下疑虑,低声道:“魔道之中,隐秘无数,大家的作风都比较藏头露尾。玄门有名有姓,知道来历的大能数不甚数。魔道有多少?谁知道?”    “就不说其他,你们血魔,杀魔两道,杀魔道的祖师是冥河老祖的佩剑元屠,血魔道的祖师是冥河老祖的血海化身,镇教之宝是血海红莲。但若要你们说出几位大罗祖师……你们说得出来吗?”    无生教主和血屠魔君皆沉默了!    “不说其他……”元育负手道:“你无生教主的本名来历,魔道中的同道有多少知道的。还有你血屠魔君……你的跟脚也无人所知吧。教主你以前是无生教的教主,如今的无生教主是谁还不知道,但肯定轮不上你。”    无生教主微微一笑:“名字不过是一个称呼,正阳子道友如何看不破此节?”    元育知道他是在提醒自己,自己那复杂的隐藏身份。    大家都是大哥别笑二哥,人家太平道张角,就算承天盛会中的任意散修见过一面,哪怕没有见过面,也能传下名号,让大家知道太平道、乃至洪荒还有一个张角。而他们几人呢?除了梵无劫之外,就是跟他们同行过,甚至关系不错的帝子牧,白素贞之流,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无生教主,血屠魔君,还有他正阳子,就算做了惊天动地的大事,洪荒某年,散修善生、正阳子、庖屠闯入轮回,犯下滔天大罪……    这又和他们本身有什么关系?    阴阳魔主和正阳子有什么关系?和玄门元育天尊有什么关系?和姹女宗的某代掌门,人称三毒真人的有什么关系?    无生教历代多少教主……无生教主洪荒某年干了什么,和诸天时代的无生教主有关联吗?    还有他血屠魔君……    几人只能一起尴尬的感慨道:“我们魔道藏得真深啊!”    悟空在旁边啃着神虎送的鬼桃,暗自鄙视,明明是你们这几人藏头露尾,别什么都推到魔道头上。俺齐天大圣可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    当日袭杀罗骞驮,悟空确实并未改头换面,而且坦坦荡荡的自报家门……无量天尊门下,齐天大圣孙悟空!    之所以当年他在历史记载中没有留下名号,给后人留下了一个谜团。    当然是因为当日知道他名号的,都被他杀光了啊!就连罗骞驮也被擒下先天不灭灵光,被迫化为冥河手中的一件先天灵宝。    悟空驾驶小船渐渐进入幽冥的最繁华的所在。    “到了这里,无数冥河支流汇聚成幽冥最大的冥河主干,便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唤作……忘川!”    白素贞站起身来,看到远方一座影影绰绰,跨越了整个冥河主干,将偌大的冥河拦腰仿若截成小溪的桥梁。    便是那幽冥之中,乃至整个洪荒众生,甚至是过去未来,无人不知的名胜奈何桥!    奈何桥的一侧是通往洪荒的黄泉路,无数灵魂群鬼从黄泉路而来,穿越这奈何桥,前往对面的冥府所在,地府十殿,北阴六天宫,乃至十八层地狱,酆都古城,蒿里皆在那一处,群鬼从黄泉路而来,跨过奈何桥,前往地府接受审判。    奈何桥便是通往地府重地的第一重关。因为除了奈何桥之外,再无能跨过忘川的方法。    除非以冥河秘传,召唤摆渡船。    两个被抓来当炮灰的老魔头看着奈何桥上,那灵魂排成的队列,蔓延到尽头犹如长龙,兴奋的不停在搓手,跃跃欲试想要干上一票。血屠和元育却眉头紧皱,因为他们看见奈何桥跨入虚空中,冥河的主干忘川,已经不是一条流淌在幽冥大地上的河流了!    它是一个没有边际,或者说没有河岸的河流。    幽冥大地上的冥河支流,往忘川汇聚的过程中,就仿佛在往幽冥大地头顶的无尽黑暗中流淌,可以看做是一条汇聚大地上的冥河,往天上流去的一条垂直于幽冥的河流。它的此岸是整个幽冥大地,它的彼岸在无尽黑暗中。    它没有实际上的河岸,所以只有奈何桥才能跨越它,联系起幽冥和地府。    悟空摇头道:“若是飞跃忘川便能从幽冥潜入地府,那地府中关押的某些冥古神魔,乃至后土娘娘当年杀死的邪神魔鬼,那些代表着死亡的太古邪神,那些诞生于众生恐惧的魔物,某些无法描述的邪恶,幽都自开天辟地以来,镇压的无数邪恶和恐怖,不是很轻易就能逃出来了吗?”    “之前一路走来,不过是幽冥所在。乃是洪荒大地的阴面,大地倒影的阴土所在。”    “虽然阴森,却不是全然黑暗。”    “幽冥之上那完全黑暗的所在,才是幽都,是后土娘娘后来开辟轮回的地方。幽冥之上是幽都,幽冥之下是血海,幽冥阴土上流淌的冥河,从洪荒地底流淌而来……冥河一部分往下流入幽冥的地底,汇入幽冥地下,背面的血海中,一部分往上流入忘川,进入幽都。”    “洪荒中的众生死后,原本灵魂会被地底的冥河牵引,流淌进幽冥阴土,然后汇聚成忘川河,流入至暗的幽都,送入轮回之中。”    “所以幽冥地府,实际由三部分构成,幽冥阴土,血海冥河,幽都地府。”    “冥河将这三部分联系起来……”    “我们必须走过奈何桥,才能到达地府……顺着忘川河只能进入幽都的黑暗中。幽都的黑暗是没有方向的……其中还有不少从开天辟地时就藏在幽都黑暗中的恐怖存在,进去就是十死无生。”悟空解释道:“到时候忘川河上就是黑暗,河下就是轮回。”    “地府和冥河的存在,玄妙至极,绝非一时能参透的。幽都,幽冥,血海,冥河联系三者,超越寻常的时空。”    血屠等人对冥河也有了解,知道悟空所言不假,只好老老实实的准备下船,而白素贞和牧童君就有些摸不着其中的玄妙,但也知道,地府乃轮回重地,想要潜入本就不简单,走过奈何桥才能进入地府,也是常理。    悟空没说的是,渡船并非全然不能进入地府。    但冥河与后土有约,除非有摆渡人驾船,否则无法通过冥河进入地府。    悟空懒得叫唤摆渡人出来,便干脆走奈何桥这条路。    幽冥世界时间难辨,但在奈何桥上白素贞惊恐的看见了许多熟悉的面孔,一些草木妖灵懵懵懂懂的随着接引使者阴神过桥,在有些已经神志浑浑噩噩,有些却还能保持一丝清醒,一位苍老的鹿首妖灵,看到了白素贞。    突然清醒了一些,转头道:“是白娘娘吗?你也被天庭害了?”    “白娘娘……”一株草木妖灵的魂魄抬头呼唤她,却是童子摸样,他呼唤道:“银河水师杀了好多妖啊!百草山已经被天火焚毁了!连山神百草娘娘都保不住我们……他们都说天庭的一位帝子被你杀了!好多妖灵都死了!就连人族都有被牵连……”    “白娘娘!”一片呼喊声,无数影影绰绰的魂魄,都是各种妖兽和山间的精灵。    无数声呼喊让白素贞不能自已,她不知所措,难以为自己辩解。    “白素贞……你害死我们了!”    “白素贞,还我命来!”还有不少妖魂破口大骂。    奈何桥上无数妖灵魂魄躁动起来,长长的一段鬼魂排队的长龙一下子就乱了!    接引使者从前方飞来,狠狠呵斥道:“叫什么?喊什么?死了都死了……还想造反吗?给我老实一点……”他手中的鞭子一挥,就有数千只鬼魂同时被一道黑气鞭打得连连惨叫,神智陷入昏沉中,几位接引使者重新整顿好秩序,才回头处理白素贞一行人。    他看到白素贞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这位白衣女子已经泪流满面,黯然神伤。    其中一位接引使者凝神用法眼去看他们,皱眉道:“怎么是活的……生灵怎么混到奈何桥上的?”    “你们是怎么混进来的!”有阴神呵斥道。    白素贞连忙道:“神荼郁垒两位大神怜悯小妖,才放小妖过鬼门关,向地府的尊神陈情求救!”    “神荼大神放进来的!”接引使者吃了一惊,道:“莫非你就是阳间闹出好大的事来的白素贞?据说你和帝子牧相恋,被他欺骗,一怒之下刺杀了他,害的无数妖族被你连累而亡,天庭追拿你,没想到被你逃入地府。”    白素贞忙解释道:“并非如此,小妖这次就是情地府尊神,救回帝子牧,以解开我身上的冤情,拯救洪荒的妖灵。”说着她一推身前的牧童君,牧童君只好说:“我就是帝子牧,她说的都是真的。”    “明明是一位凡人,帝子是什么血脉……”有阴神刚准备骂开。    就被人拉住了,悄悄在他耳旁道:“你没听说过鬼门关那边的传言吗?据说神荼郁垒两位大神确认了帝子牧的魂魄,转世成了一个凡俗少年,还和白素贞相爱了!”    旁边另一位马面阴神也摇头道:“她说的好像也有道理,是有传言说,帝子牧是被人害死,白素贞下地府是为了救他,他们的恋情感动了神荼郁垒两位大神,才被网开一面,放他们进来。”    “不是说是魔道作乱,有两个魔头骗过了两位大神,潜入进来,准备闹事吗?”    一应阴神众说纷纭……有神无奈摊手道:“关键是这放不放这几人进去……对了!你是白素贞,他是帝子牧,那他们呢?“说罢朝元育,血屠,无生教主和悟空身上一指。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9314bq10578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