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二十八章日月天河,星汉灿烂,太古战争】

【第一百二十八章日月天河,星汉灿烂,太古战争】

  龙车驶入建木之中,巍巍建木,其中广大无边,承载着不知多少个世界,在紫府洲外所见就已经是巍峨参天了。而龙车离建木越近,在时空尺度上更是开始缩小,就如同昔年在大自在天所见的那株建木幼苗一般,距离建木越近,时空尺度越大。    龙车轱辘骨碌碌的转动,似乎有难以想象的奇能,渐渐面前的天穹之上,无数起伏的巨大的山脉蜿蜒如龙,在天幕中交错,每一条山脉都巍峨的难以想象,其中有鹰飞鱼潜,无数生灵滋长生养……    “这就是建木?”血屠魔君神情恍惚了一刹,震撼道。    元育微微摇头:“这是建木的树皮,每一道起伏巍峨的山脉,只是建木树皮的褶皱。”    “要登上这东西,才能达到南天门!”无生教主咂舌道:“真的有人能爬上去吗?”    “建木之顶,托着九天,日月天河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它的树冠支撑着苍天,建木之顶的无数叶片,便是东方苍天的无数大陆。数以亿万计的星辰沉浮在天河之中,汇聚成银河,流淌在建木之冠。它的枝桠之间,星河萦绕,叶片上空,许多燃烧着火焰的星辰和通体玄冰凝结的星辰起起落落,那便是东方天界苍天那大大小小的仙洲的日月。”    “日月星辰,三光凝聚神水,流淌在银河之中,化为雨露滋养着建木。”    “也唯有从星辰天流淌而出的银河,才有这这般伟力,滋养出如此伟大的存在。东方苍天,可以说就是被建木树冠所托着的那一片天。”    他们所见的建木只是这尊伟大存在的一隅之地而已,但通过元育的描述,众人都能想象出这幅浩瀚的画卷,久久沉浸其中,难以言语。    龙车朝着建木飞去,飞到半途众人感觉到来自地下的牵引力消失了,或者说处于某种平衡的状态,龙车微微抬起,四条蛟龙开始调整姿势,向上飞去,龙车渐渐倾斜角度慢慢和地面垂直,这时候一股牵引力从与它平行的建木之上传来。    梵无劫回头去看,这时候建木扎根的紫府洲,却如同天幕一样从他们头顶垂下,挡在他们身后!    洪荒大陆,宛如一道展开在身后的,无边无际的幕墙!    恰如他们第一眼见到建木一样!    两个宽广无垠的大罗垂直交错,在他们面前形成一个相交的角度,梵无劫怔怔的看着这一幕,愣愣道:“你们说,洪荒大陆会不会也是一株巨大的建木?”    元育闻言也回头,注视着身后宏伟的紫府洲和更加广阔的蔚蓝海洋……沉默无言,洪荒的浩瀚,第一次在梵无劫脑海里有一个直观的印象时,怎能不会因为它而震撼?这片古老的土地,这个浩瀚苍茫的世界……名为洪荒!    龙车奔驰,开始进入虚空之中,建木之上乃是一处不逊于任何世界的所在,其中不知有多少生灵国度,沿着这条路虽然也能登上南天门,但其路途之长,旅程之艰难,就是乘着龙车,驾着蛟龙也令人望之生畏。    还需进入建木之中,那与洪荒时序隔绝的世界,失去时间概念,才能跨越这等可怖可畏的距离。    “传说东方苍天的人族,乃是至洪荒东海而来,登上建木,而进入天界,在东方苍天十二万仙洲之中,繁衍生息,祖先大部分是紫府洲的人族。这一株建木极为古老,据说在龙族称霸东海的时候,就有了此树。”    “妖族登不周山,寻找到了天界,建立了太古妖庭。他们自称为神!”    “但实际上是混沌神魔身陨后,遗泽诞生的先天神,登上了不周山,发现了天界!而后他们将自己的部族和后裔从洪荒大地迁入天界,这些先天神的后裔,于是自称为‘妖’!他们从不周山进入的那一片天域,便是中央钧天。”    “钧天极为广大,太古妖庭纵然繁衍到极为庞大的数量,也未能完全占据,天界太过富饶和美好,于是先天神将自己后裔的仆从,奴隶,统治的臣民都带上了天界,他们的统治核心完全转移到了钧天,不在理会洪荒大地。”    “即便如此,直到无量量劫后,钧天八方的其他界域才被妖族真正发现。”    “这时候四海的龙族,已经通过东海的建木登上了苍天;南方的飞禽在不死火山之上翱翔,凭借飞禽天生的翱翔之能,也进入了炎天,西方接引准提两位大能,也在灵山之上传下道统,化西方颢天为佛国净土;北方鲲鹏从北冥一跃而起,背负无数北方妖族进入玄天。”    “还有东北天,西北幽天,西南朱天,东南阳天……此九天界域,是为天之九野!”    “于是太古妖庭,东征龙族,南平羽族,西凌佛国,北讨鲲鹏,令北方妖族臣服,鲲鹏入朝为妖师。让西方佛国不敢东进一步,接引准提困于西方;更让龙族,羽族名义上臣服妖庭,为太古妖庭之下的强藩诸侯!”    “但就在妖族沉迷于天界的富饶美好之际,被它们抛弃的洪荒大地之上,一股新的势力正在崛起。盘古大神身陨之后,其精血与浊气结合,诞生了十二位大神通者,他们天生就有无穷神力,这些大神通者以盘古残余的精气,创造了许多生灵,他们便是十二祖巫。”    “他们创造的,就是巫族!”    “十二祖巫率领巫族,在妖族收缩力量,在天界扩张之时,渐渐占据了洪荒大地,他们的足迹开始慢慢扩展到整个洪荒大陆,也因此和妖族在洪荒的残余势力发生了冲突,巫妖矛盾也由此而起。收缩力量,只在洪荒大陆维持其最低的存在的妖族,并不是巫族的对手,很快,巫族统治了洪荒大罗。数以亿万计的部落,无数难以想象的神力,让巫族创造了并不逊于太古妖庭的辉煌文明。”    “在巫族入主不周山之时,太古妖庭便忍无可忍了!”    “骄傲的妖族自以为神,认为太古妖庭当统治整个宇宙……第一次巫妖大战,在不周山爆发……由此拉开了三次巫妖大战的浩瀚太古战争历史!”    元育缓缓诉说着通天彻地的不周山和建木的古老历史,它们早已和整个洪荒的命运,休戚相关:“在古老的传说中,登上天界,便可成神,龙族,凤凰,妖族,巫族的古老传说似乎也证实了这个传言,不知有多少部落和神国,多少种族为了举族,举国成神,他们跋山涉水,历经了千难万险,横渡东海,来到紫府洲。历经一代又一代人的牺牲和努力,开始攀登建木。”    “建木的高耸,又岂是这些凡俗能企及的?”    “所以他们一代人传一代人,子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尽的攀登着巍峨建木,期待着登上建木之冠的东方苍天,举族成神!”    “这些人的后代有的成功登天,成为东方苍天十二万仙洲的天人,有些还蹉跎在路上,生存在这浩瀚建木之中。这就是建木最为壮观的雄伟奇观……建木古路,登天之途!在建木古路之上,不知生存着多少古老的种族,多少太古时代的老怪物,多少煊赫一时的神朝国度……”    元育语气幽幽感慨道:“特别是不周山倾倒,断了钧天之路后,建木成为了这些攀登者的唯一希望,让建木之上的形式越发复杂。”    梵无劫接过话道:“据说当年的大夏、大商神朝,也曾派出过庞大的船队,出海攀登建木,妄图去钧天天庭中朝拜他们的先祖,觐见人族的古老帝君。”    “所以,外面这条道路不但难走,而且不知道藏了多少老怪物,这建木巍峨无比,本来就是凶兽神物最喜欢盘踞的所在,据说建木高处还有镇压四极的东方青龙盘踞,诸如巴蛇,相柳这样的更是数不甚数,当年四海龙族占据紫府洲,怕是它们自己都不知道建木之上趴着多少龙种。更何况建木通天,许多玄门的大能,也喜欢在此立教,人族巫族的部落神国,更是把攀登建木,当成了一种盛大的祭祀和仪式。”    “还是借着师姐的名头,借用这条天庭开辟的捷径,更加快捷安全。”    “可惜也因此错过了建木之上那奇异的世界……”梵无劫双手抱头,伸展在身后道:“若非时间紧迫,我还真想一步一步,攀登一回这通天建木,见识一番建木之上的奇异风景和无数种族。”    元育打断他,指着前方道:“南天门到了!”    众人抬头看过去,只见前方无数祥云仙光所在,一处巨大的门户敞开,无数星辰悬浮在虚空中,有近有远有厚有薄,近者如山如岳,远者如盆如盘,再远者便如下界一般所见的是无数光点汇聚成的星海星河,那无数星辰中,有通体都是金属的反射出幽幽冷光的金星,有都是真水汇聚而成的水星,还有宛如熔岩地核,以及由真火构成的恒星……    有些星辰上,甚至可以看见建筑和山川。    这无穷的星河散发的星光与那大的出奇的洪荒大日,大月散发的日月之光汇聚在一起,化为一道流淌着的光河,那河中无数九天清气化为一种轻的出奇的真水,托着无数星辰流转。    梵无劫知道,这便是天河……    天河蜿蜒九天,极为浩瀚,从至清至灵的九天之上落下的清气,化为九天弱水,构成了天河的主体,天河弱水至轻至灵,仿佛没有重量一般,等闲仙人陷入其中,却又会被溺死。天河极为广大,有不同的流域,在星辰天中,因为日月星光汇聚,便会凝聚成三光神水,使得无形无色的九天弱水掺杂三光神水,宛如无数彩光汇聚的光河。    星辰天的星辰被冲刷落入天河之中,构成了这一段天河,宛如无数星辰流淌的美丽景象。    这些星辰在弱水中运转,星辰自转的罡气排斥弱水,形成一个个包裹星辰的气泡,星辰的大气之中便是正常的元气,因此星辰之中可以生存,不会被九天弱水溺亡……    东方苍天这一段天河,还有建木伸展枝叶,汲取其中的三光神水和九天弱水滋养,建木的伸展的叶子之上有生气流转,元气不会被弱水化去,因此可以生存,这便是漂浮在天河之中的仙洲。偶有星辰被这些仙洲俘获……围绕建木的叶子,如同大陆之上日月起落。    便成就了苍天星河之中的洞天福地……    南天门就扼守在银河中段,坐落在星辰天和苍天的分野之处,高悬在建木的树冠东边的枝桠上,那无数彩光汇聚的河流流淌入门户之中,一位额头生有三只竖眼,额头两侧各有两只眼睛,加上脸上的两只眼睛,一共九目的神人,矗立在南天门关口,九只神目面视三方,检视着往来的仙人。    那些仙人或是推着巨大的星辰,或是乘着飞舟巨船,从南天门入关。    龙车渐渐接近了南天门关,元育连忙扯了扯梵无劫的袖子,低声道:“快打起仪仗来,能不能吓住那位九目神人,混入关中,就看这一遭了!”    “我师姐的面子,天庭还是要给的!”梵无劫自信道。    元育却摇头:“你师姐太过低调,无生老母固然是神道圣母,古神帝君,资格老,牌子硬,但你师姐化为骊山圣母之后,深居简出,在天庭常来常往已经是数个无量劫前天帝时代的事情了!那守门的神将未必认得!”    梵无劫闻言皱眉道:“把手地府鬼门关的,是神荼郁垒两位大神,南天门是天庭重地,看守神将怎么也不会用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吧?”    元育笑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看守大门,虽然不是什么显贵差事,却得是主人的心腹,不然开门揖盗,那还了得?如今天庭权争激烈,换过了不知多少任主事者,忠心重要,能力却在其次了!”    梵无劫还是觉得不对:“若是这般,十殿阎罗岂能容忍神荼郁垒?”    元育摊手道:“所以没看那两位提起十殿阎罗来,火气不小,而我等进去找十殿阎罗麻烦的时候,他们俩开门多痛快”我们闹起乱子来,砍死十殿阎罗的时候,他们更是帮着我们把风!十殿阎罗那哪是不想换他们,那是换不掉他们啊!“    梵无劫闻言只好展开仪仗,那前头的旗幡被祭起来,无数祥云攒聚,仙光大放,朵朵莲花在天河之上盛开了一片,莲花托起龙车,开出一条道路来,宝瓶之中,先天灵根飘起玄妙至香,仪仗之中无数天女鼓乐弹唱,刹那之间,传遍南天门。    南天门只是天庭最有名的天关,实际上这座位于东方苍天,建木之顶的应该是东天门才是。    那九目神人远远的就注意到龙车仪仗,他张开九只神眼仔细观察,也是他见多识广,并不像血屠无生两个土包子一样,见到仪仗就大惊小怪,天庭帝君多少次从此门进出,仪仗只更浩大豪华,绝不逊色,但这般仪仗虽然比不上天庭帝君,却也比下有余了。    九目神人思衬道:“这是下界哪一位神君的车架?若是下界神君,为何没有从神下属?而且这仪仗本质虽高,但场面太小?莫不是玄门的那位神君?比较低调,喜爱清净?”    “平常我放他过去,不去得罪也就罢了!但刚刚紫阳帝君那边传令,让我严加看守门户,不得放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进入天庭。”    想到这里,九目神人还是迎上去道:“不知是那位神君的车架,可否出示文牒?”    龙车内的梵无劫元育对视一眼,暗道一声:“果然来了!”梵无劫掀开帘子,踏出车门道:“我是骊山圣母的小师弟,受好友之邀,驾了师姐的龙车赶赴天庭的盛会。”    九目神人看到是一个不认识的仙人,眉头更加难展,他迟疑道:“原来是骊山圣母之弟……但神君似乎未来过天庭,哪里来的好友?请神君恕罪,我职责在身,不得不多问两句!”    梵无劫点头笑道:“应该的!”    他解释道:“我那好友是东华帝君幼子,帝子牧便是……我听闻他下界闯了祸,被帝君抓了上来,便想来解释劝和一番。”    “竟然是帝子牧!”那九目神人更是震惊。    帝子牧在洪荒闯下大祸之时,他也有所耳闻,而且前番紫阳帝君来传话的人,就暗示他,要拦下所有跟这件事有关的人……这时候他那里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就是紫阳帝君想要拦截的目标了?但此事关乎天庭倾轧,他又不是紫阳帝君的人,平时帝君办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事,他抬抬手,方便一下没有什么?    如今天庭党争,他哪里敢参合进去?    那九目神人一时间进退不得,却是两难……    心里正暗自叫苦,手下却愈发谨慎,言语间也迟疑了起来。    梵无劫和元育对视一眼,皆心有所心,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这时候,身边传来一声娇笑,却是另外一处声势浩大,仪仗煊赫的车架来到了南天门前,一名女子乘着凤车,掀开帘子,朝着梵无劫这边望了一眼,看到那威武雄壮的四条蛟龙,眼睛一亮,然后细看车架,突然笑道:“这不是骊山圣母的车架吗?”    “骊山圣母与娘娘素来亲近……怎么被守关的神人为难?”    “上去看看!”    凤车到了近前,她才开口道:“你这看门的粗货,遭殃的胚子,圣母的车架都敢阻拦,是圣母的面子不够大,还是我们娘娘的话没人听了?”    九目神人看到她上前,连忙下拜道:“小神不敢!”    “只是紫阳帝君那边传命下来,让我严守关门!这位小兄弟面生,故而有些迟疑,既然是姐姐担保,我便放他过去便是!”    那女子笑道:“我倒是谁那么大威风,原来是紫阳帝君……”    “你也不用跟我哭丧着脸,他怪罪下来,我帮你担着就是……有娘娘的面子在,紫阳帝君那边说不出什么怪话来!”    说罢,她转头对梵无劫一笑,凤车领着他们进了南天门关。    梵无劫心里百般疑惑:“师姐这边面子大是真,但能和师姐有交情,不卖紫阳帝君的面子,让守门的神将如此尊重,这女子究竟是何来历?她口中的娘娘,在天庭之中似乎权威极大,还要胜过紫阳帝君一筹的样子。不知和东华帝君比起来如何?”    “那位娘娘,又是什么来头?”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9314bq10579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