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纯阳武神 > 【二百二十九章问情郎】

【二百二十九章问情郎】

许易微微一惊,适才这小厮让凤九进入光门时,可没有说话,此刻,竟连他是谁都认出来了。

念头一动,许易掌中多了两枚中品灵石,朝青衣小厮递去。

后者面露惊惶,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若如此,先生非是谢我,实乃害我。”

见青衣小厮不似作伪,许易便收了灵石,暗道,还真有不沾腥的猫,正待跨入光门,却听那小厮悄声道,“先生等等。”

许易见那小厮欲言又止,笑道,“兄台有话直说。”

青衣小厮面色微红,压低声道,“先生文名惊天下,在下冒死请先生赐字,惶恐,惶恐……”

许易绝没想到这人竟会提这般要求,哈哈一笑,取出纸笺,瞬息落下一篇《秋江雪夜》,并提了名,递给青衣小厮。

青衣小厮激动地浑身颤抖,如捧至宝,小心收了,心中激动实在难言。

青衣小厮的本意,是许易能留下“许易”两个字,他就万分满意了。

要知道,如今许大名士的名头,早就随着那一篇篇华美之作,播于整个东海妖域,更向其余三海妖域飞速扩张。

许易当初和凤九等赌斗时,留下的亲笔之作,无一不成了贵重宝物,已被炒到了极为惊人的价格,市面上却始终无有流通。

而那篇《秋江雪夜》,因文采华美,滋滋流光,兼之篇幅又长,最最重要的是,这篇《秋江雪夜》却是将玉玑子那篇传世之作,生生压了下去,更是极具意义。

市面上也尤以此篇最为贵重,最受追捧。

青衣小厮万万想不到,这重宝转瞬落入自己手中,此刻,他激动已去,简直惶恐了。

许易道,“兄台不必惊慌,不过片纸文字,算不得什么。许某有一事不明,还请兄台指教,不知缘何将我和先前那位仁兄分开,这其中有什么讲究,另外这次宴会,到底是什么主题?”

青衣小厮收了许易的贵重礼物,心中正大为惶恐,闻听许易提问,一股脑儿地全部告知了。

原来,许易被带到这座房间,是有贵人特意交待的,为此,还特意给了青衣小厮许易的影像。

青衣小厮在那处,不为接引别人,只为接引他许易。

按青衣小厮的说法,能进这座门的,都是贵人中的名流。

至于这次宴会的主题,说是迎春,但规格出奇的高,不仅东海妖域的全部高层都到了,其它三大妖域也有人员到来。

青衣小厮地位低微,所知也是有限,许易冲他一抱拳,跨进了光门。

眼前一花,到了一间轩敞大厅,大厅布置得极为奢华,流光溢彩,呈玫瑰色的主色调,一入眼,便让人倍觉温暖。

若非得了青衣小厮的提醒,知晓这座光门只是供道贺的访客暂时歇息之用,许易几要以为晚宴已经开始了。

姿容艳丽的乐队,在一旁演奏着舒缓的音乐,约莫七八十名各色盛装的妖男艳女散落各处,把酒言欢,气氛极为热烈。

他正打量着整个厅堂,在他左侧十余步的一位身着宝蓝色盛装的美艳妇人,忽的花容失色,死死盯住他,尖声叫了起来,“啊啊,问情郎来了,问情郎来了。”

场面顿时爆掉了,二十余道身影皆朝这边挤来,皆是一位位美艳的女妖,人人面色潮红,兴奋不已。

一时间,满场无不侧目。

许易连忙四下抱拳,口中连呼“惭愧”。

适才和青衣小厮的片刻接触,他就惊叹自己如今的名声,可绝没料到会有如此轰动。

“问情郎”的雅号,他也听青衣小厮提及过,取自后来在散社总部会友时,为应付诸散社会员的考核,随笔写出了那篇“问世间情为何物”。

听青衣小厮的意思,这篇的传唱度甚至超过了“秋江雪夜”,妖族本就性情热烈而奔放,那篇“问世间情为何物”,最容易入妖族肺腑。

一时间,他就被好事者冠以“问情郎”的雅号。

此事,青衣小厮提及,许易不过一笑。

可眼下闹出的轰动,满场皆呼“问情郎”,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问情郎,好大的名头,只是不知是名副其实,还是欺世盗名。”

场间正嘈切,一道声音响彻全场。

循声看去,却是位黄袍高冠青年,面容柔美,神色冷峻。

见许易投来视线,黄袍高冠青年抱拳道,“某乃三爻山孟天长,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头,《闲潭诗话》正是孟某的大作。”

“抱歉,我没听过阁下的大名,也不知晓什么《闲潭诗话》,孟兄千万别怪我耿直。”

许易微笑说道。

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孟天长是要干什么。

文人从来相轻,天下第一自古难当。

这位摆明了又要上演挑衅继而挑战的把戏,他真没心思玩这些套路。

“哈哈哈,可笑,什么孟天长,能和问情郎相比,你报什么大名,人家听都没听过。”

“就是,什么人都想和问情郎比,见人家名头旺,就想拉人家下场。”

“这种人的心思,谁看不明白?比输了也能抬身价,若是侥幸比赢了,恐怕要一朝宣扬的满世界皆知了……”

“…………”

许易才一表态,他这群热情的女妖粉丝们纷纷发言鼓噪,怼得孟天长一张脸好似开了大染坊。

便在这时,一声道,“不知者不罪,孟兄何必生气,那本《闲潭诗话》诚为当世论诗之佳作,某远在北海便已听闻,其中一篇《诗源》写得极好,文中论述的诗词文章皆为心声,实在是有理有据,鞭辟入里,深得我心。根据孟兄这篇《试源》中的理论,许兄的那些作品的来历,恐怕就出了问题,毕竟一个人的诗词文章,皆为一个人心声,而心声是有迹可循的。可某观许兄的那些作品,风格之多变,根本就不像是一人所作,不知许兄何以解释。”

话至此处,说话的白面青年冲许易一抱拳,“忘了介绍,在下乃北海文斌。”

“三步成诗的文斌!”

“四海无人对夕阳的文斌!”

“传闻这人是北海文坛第一人。”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9568bq10556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