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章倒逼-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纯阳武神 > 【二百三十章倒逼】

【二百三十章倒逼】

文斌的名头非同小可,孟天长只是在东海妖域小有名气,文斌的名头却传遍Wwん.la

这下,连许易那群女粉丝也停止了鼓噪。

“文兄此言大大有理,某此番前来东海,正为一会许兄,许兄的大作,在下都拜读过,恕在下心直口快,那些作品诚然俱是精品、上品,文章肌理间的架构,根本就不是一人所出,众所周知,一个人的作品,或许风格可以多变,或婉约,或豪放,或清新,或妍丽,但文章的肌理是不会变的。就像一个人说话,不会一会儿称老子,一会儿称我,总是固定的。”

说话那人剑眉星目,却是位老帅哥,冲许易一抱拳,“在下西海樊星云,还请许兄解惑。”

“请许兄解惑!”

“到底是文名惊天,还是欺世盗名,不如比上一比。”

“许兄不会不敢吧?”

“…………”

场中一众文士皆出声鼓噪。

这下,许易的一众女妖粉丝也彻底熄声了。

一时间,众目再度在许易面上汇聚。

许易微微一笑,“解惑云云,就不必了,许某没这个闲心,更无这个雅兴,诸位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愿意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许某总不能因为这个生疑,那个有惑,就一天到晚,到处忙着解释吧。今日是主上迎春盛宴,诸位尽歌尽舞,不必在意许某,失陪失陪。”

说罢,许易行到左近堆满美酒鲜果的长桌边,摘过一串香冰雪葡萄,朝口中丢了一颗。

他是真懒得和这帮人纠缠,真真假假,旁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他的名头是有了,至多毁誉参半,对他没多大影响。

许易话音落定,一干文士死死盯着他,恍若见鬼。

从不曾有文士如此不在乎自己的名声,眼前这位是独一份。

“看来许兄是辨无可辨了,可惜,可惜那些绝美文章,还寄在许兄名下,真替先贤不值,做下这等名篇,名声却被埋葬。”

文斌悠悠叹道。

“果然是欺世盗名,孟某真以与此辈同在东海为耻。”

不管许易真洒脱,还是胆怯,反正机会难得,扬名要紧,孟长天自然不敢甘居人后,忙着赶着前来打落水狗。

“文兄和孟兄言重了,窃以为许兄还是有功的,至少让这些诗作,传于天下了,把绝美的意境,带到了世间,单此一点,便足能功过相抵。”

樊星云微笑说道,好似一位仁厚长者。

场间的气氛瞬息低沉,一众女妖粉丝看向许易的目光也变了。

“哈哈哈……”

许易忽地仰天笑了起来。

“许兄可是惭愧而笑?”

文斌冷笑道。

许易依旧吃着他的葡萄,毫不介意这帮人三言两语便要给自己定性。

却听一声喝道,“真是大言不惭,尔等不过邀名而已,何必中伤他人。”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说话的是位白袍公子,容貌极为明艳,洁白无瑕的白袍,衬托他宛若明月,身姿略显窈窕,稍稍用心,便能看出女扮男装。

和白袍女郎并肩行来的是位紫衣美妇,容貌绝美,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四下打完招呼,便凝在了许易身上。

“见过大小姐,七小姐。”

场中有相熟之人,开始向二人行礼。

许易认得白袍女郎,正是龙景绣。

“原来是龙七小姐,文某有礼。不过,龙七小姐之言,恕文某不敢苟同。我等文人,讨论文学方面的问题,龙七小姐似乎没有太多插言的余地吧。”

文斌虽未见过龙景绣,但从旁人的招呼中,已猜到她的身份,却并不以为意,他这等名士风流,傲王侯,慢公卿,本是常事。

龙景绣也不恼怒,微笑道,“文先生言之有理,龙某的确算不得文人,也自问不够资格与文先生谈文论道,只是当日许先生做雄篇时,龙某恰好在场,龙某恰好知晓许先生有一习惯,而这习惯,正是诸位邀请许先生下场而不得的关键。而诸位不知许先生的习惯,而以为许先生不敢应战,实在是荒谬,做为知情者,龙某不得不替许先生澄清。”

“什么习惯,七小姐言明便是,其实,某人是真是假,大家都心知肚明,否则哪有人被如此质疑,而不澄清自己的,不过,既然七小姐说了,我等便给他一个澄清的机会。”

孟天长摇头晃脑说道。

此刻,他基本已确定许易是假。

他自己才华有限,怀疑许易的出发点,本就是为自抬身价,但文斌和樊星云,却是此道大家,二人列举的证据,也极为有力,最重要的是,许易受了如此侮辱,并不澄清。

哪有这样的。

要知风流名士,要混迹于这等高端世界,最紧要的便是名声,名声一烂,一切全完。

如此事关己身的核心利益,哪怕是硬撑也要撑下去,岂能无动于衷。

龙景绣道,“许先生的习惯却是,质疑者真想挑战他,也不是不可以,必须以赌斗的方式进行。否则,以许先生的文名,那些为自抬身价的阿猫阿狗,终日都会质疑来质疑去,为的就是拉许先生下水。长此以往,许先生恐怕不胜其扰,烦不胜烦,只能是避而不应了。”

“有道理,正该如此。”

“是呀,换我是问情郎,整日里被吵得烦了,定也懒得理会这些阿猫阿狗。”

“…………”

得了龙景绣的一番分析,许易的那帮女妖粉丝,渐渐又替他声援起来。

樊星云笑道,“这个简单,赌斗一番便是,我等正想见问情郎神技。”

龙景绣道,“说来容易,只怕这位先生不敢应战。”

“鄙人樊星云,也算薄有声名,向来也惜名如命,若是这位问情郎真的下场,樊某愿倾尽所有,一赌为快!”

樊星云风轻云淡说道。

“樊先生好气魄。”

龙景绣轻轻拍掌,“前番,龙某亲历,有人要向许先生比斗,纠缠不休,许先生只好道,要赌斗可以,便以性命为注,胜者生,败者死,那人闻声,立时遁走无踪。所以,此辈多为邀名。想来樊先生定不是这种人,按照许先生的习惯,要比,就以性命为注,不知樊先生应是不应,许先生应该没问题吧。”(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半柱香后,何彬基传法已定,许易顾不得咀嚼内容,只用神念映照,将何彬基传与的文字牢牢记死。方掌事心头巨震,懦懦无言。  熊奎纠结得真想狠狠一拳将自己干晕。乃是一如许易、无名氏那般的无名散修,至少表面上如此。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9568bq10556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