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走进修仙 > 【第二百零五章前知者的使用方法上】

【第二百零五章前知者的使用方法上】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王崎眨了眨眼睛,楞了楞神。

尽管他无数次的提醒过自己,神州的修士与地球上的学者并不相同。

但是,到头来,他好像真的还是没有接受这一点。

太一天尊终究不是生命停止在1955年4月18日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算君也不是1912年7月17日就去世的亨利·庞加莱。

太一天尊和算君有更长的寿命,也活到了更靠后的未来。

就算多余的物质自由度“灵力维度”使得实验的干扰更大,要求更高,这样的岁月,也足够他们接触到更加靠后的理论,知晓更多的现象。

而且,他们还见识过地球科学家没有见识过的诸多宇宙奇迹。

地球的科学家一度以为自己的孤独的。整个宇宙里,都找不到智慧生物干涉自然环境的证据。

但是在这个宇宙,宏伟的人造景观贯穿了整个可观测宇宙。甚至天体的分布都有智慧生命干涉的迹象。

实际上,在确认到这一事实之后,这个世界就自然而然的走向了与地球截然不同的历史。

对于太一天尊来说,定域性在更大或更小尺度上的失效,几乎已经是必然了。区别就在于,它到底是在什么程度上失效的。

倒是人族已经接触到了定域性会失效的阶段,还是定域性失效的“层次”,对于人族来说还处于迷雾之中。

太一天尊现在也仅仅是觉得,人族接触的尺度之下——比如量子尺度下,还不至于存在这样的问题,一定存在一个更平凡的解释。

仅此而已。

他知道必然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觉得这一天会来得更晚一些,而不是现在、马上。

这是他唯一没有料到的事情。

“对,算君也觉得,你虽然做算学很厉害,但是观念有些问题。”太一天尊说道:“虽然这个物质世界可能不大符合算君最开始的预期,但对于算君来说,他所需要构架的东西,已经超越其上了——当然,这是他说的话,不是我的观点。他根本就不在乎。对他来说,永远都会有适合他家算理去处理的现象。”

王崎点了点头。

“终归是我有些太过自大。”王崎叹了口气。

“你确实有些不大好的习惯。”太一天尊说道:“虽然你能够跳出旧有的框架之中,用飘逸的思维来构建学问。但你自己太容易被自己的东西绊住了。”

“尤其是上一次……你抛出‘灵维论’的时候。”太一天尊笑了笑:“那动静,真的,大得吓人。我都有几分不理解了。”

王崎咧嘴:“一生之耻……”

太一天尊点了点头:“你确实应该引以为戒啊。”他看了看自己,笑道:“就这几百年了,我一直都在做无用功。做万有之理,做统一之功……当然,你这个层次,也能知晓吧。我每隔几年……后来是每隔十多年,就会抛出一个全新的模型。然后被人指出错处,然后重新来。”

“我想要将自己看到的那些超越理论的现象也思考进去,给他们在理论之中留下余地——但是,这尝试也很不成功。”

“我一直在和自己的理论搏斗。”

他看了看王崎,道:“你看看,若是我真的如你上次那般,得有几条命才够花的?”

王崎赧然:“实在是……耻辱……这个……”

他确实是很少这样找不到话说的。

“万法门弟子很适合在天物流转之道的领域里发挥,但也总有什么东西约束他们的发挥。”太一天尊说道:“你们或许已经习惯了脱离物质世界,相信自己‘美感’所指向的方向。”

连宗离宗的根本分歧在于,由于世界观而导致对公理接受的不同,进而导致对研究方向的预期、部分技巧是否合理而造成的。

换句话说,数学家确实有和其他科学家不同的工作方法。

不管是探索数学实体,还是构建数学体系,都只能靠自己的思维工作。

这与要求实验的物理学,在思维方式上有着本质的不同。

在地球的历史上,希尔伯特和哥德尔都曾帮助爱因斯坦处理相对论的数学问题。但是,他们都没有将相对论推到新的高度。

王崎再次沉默了。

是单纯前世记忆产生的知见障吗?

是自己一身万法门功法导致的思维方式转变吗?

是对弦景观的盲目信心导致的吗?弦论元神法是否加剧了这个过程?

“心持真的很重要。”王崎再次闭上眼睛。

他可以肯定,自己对自己说“初心不易”的时候,自己肯定没想很多。但是,他现在却觉得,那个逻辑闭环送到他面前的初心不易,也是一道新的警醒。

或许自己仍旧在一个新的逻辑闭环之中,也犹未可知。

王崎对着太一天尊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警醒。”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太一天尊一惊,扯住了他:“话都还没说完啊?”

王崎一愣:“难道前辈不是专门在这里提醒我的吗?”

太一天尊哭笑不得:“这……我初入仙道的时候是还是很流行这种段子的,可我真的不是食古不化的那种老头啊。刚才那一段话也只是恰逢其会,顺口一提罢了。我不说,月寒也会寻个时机说与你听的。”

“……前辈还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不敢说。”太一天尊道:“我只是等待缥缈宫修士做那实证的时候,有些受不得那氛围,又想着确实没有正式的与你谈过,所以就下来,算是与你道喜——说到底,我也很好奇。可以将我与薄耳之间恩怨一次算清的英才,到底是什么模样。”

王崎摇头:“不过是运气太好,捡到了一篇正好描述了诸多现象的绝世奇功罢了。我自己没有做太多的事情。”

贝尔不等式用的数学部分特别简单,非常不像是万法门风格。所以王崎也不打算接下这个荣誉了。

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已经不需要这种成就继续锦上添花了。有固然好,但是没有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接下来,他还是打算借助整个万法门的力量,继续完善自己的理论。

太一天尊长叹:“到此,归一盟与缥缈宫常年的争斗,便算是落下帷幕了。双方也没有什么需要争个你死我活的了。若是以后还有争斗,那便是……比谁先融毁了宏观与微观的两重境界吧。”

王崎点头:“如此甚好。”

“虽然你说,救济天魔王的功法起到了关键作用,但你能想到这一重,也是很了不起的。”太一天尊说道:“这绝对是最近二百年来,天物流转之道领域最重要的新进展。或许它的根基是由那位陌生的前知者贡献,但终究是借助你的手完成的。”

王崎道:“相形之道依旧是最精准而优美的。缥缈之道依旧是实用性最高的,我们面对的世界没有变化……”

“但我们眼中的世界变了。”太一天尊道:“这真的很了不得。”

王崎再次强调:“但若是没有救济天魔王的帮助,这也是无法实现的。”

太一天尊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那位救济天魔王,到底是怎么看待这些问题的了。”

王崎还没有来得及提交自己的任务报告。

他摇了摇头:“若是我说的话……她很有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前知者自己根本不必懂自己前知出来的东西。只要构建了一个逻辑闭环,那么就算没有任何素养,也可以写出超越一切文豪的千古名篇。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前知者没有脑子都能活得像个智者。

王崎将自己在龙皇那里得到的消息,连同自己在救济天魔界的所见,以及自己与救济天魔王的战斗,一起跟太一天尊说了。

他最终问道:“方才天尊说我爱预设立场,但若是有了前知之能,先验的感觉可以是正确的,那么预设立场,可会有什么妨碍?”

王崎态度谦逊,倒是没有一丝“回击”的意味。这并不是反驳太一天尊方才“你爱预设立场”的批评,而是他刚才真的思考过的问题。

对于天物流转之道来说,预设立场便是缺陷,是一种“原罪”。

狭义相对论要预设闵可夫斯基时空作为舞台。

广义相对论几乎没有先验的观念。时空只是引力场的结果。

而弦论的诸多谱系必须有一个“先验”的立场——它们必须先预言“宇宙是什么样的”。

圈量子论就没有这种劣势。

因此,尽管弦论模型远比圈论优美,但目前二者地位也只是相提并论。

但是前知者却可以打破这种逻辑。

如果前知者预设宇宙是什么样的,那么宇宙就真的会符合他的这个描述。

靠着不断预设先验的“助力”,就可以很简单的得到一个能够用数学描述的模型。

这并不困难。

这或许也是前知者在“研究”上的最大帮助了?

太一天尊也陷入了沉思,琴弓在弦上无意识的摩擦了两下。

“这个题目倒是很有意思……”太一天尊怀抱着二胡,道:“救济天魔王的事情,能再与我说说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9677bq10569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