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唐朝小闲人 > 【第二千零十五章权力下得亲情】

【第二千零十五章权力下得亲情】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这荣国夫人一直都是御医在照顾着,如果只是身体不适,武媚娘不可能派人来找卢师卦,这情况肯定是非常危机,是在御史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武媚娘才让人来请卢师卦。

但是卢师卦只是一个医术出众的郎中,并非是神仙,他可以帮助李弘调理身体,却不可能救活九十高龄荣国夫人。

三日之后,荣国夫人便去世了,享年九十。

这在古代已经算是非常非常高寿的。

这荣国夫人,虽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但她也算是一个传奇。

因为信佛的原因,她四十多岁才结婚,却还能够生养三个女儿,且不说她四十多岁还能让武士对她如此有激情,这四十多岁的产妇在二十一世纪那都是高龄产妇,难以生养,而且非常危险,但是她直接生三个,没有一点问题,轻轻松松,七八十岁的时候,还为武媚娘东奔西走,身体好的不得了,可见杨家的基因是有些变态的,而且有长寿基因在,可惜那李弘像李治,这就比较悲催。

两仪殿。

“张侍中,你去安排一下,命文武百官前去荣国夫人府吊祭,且罢朝七日,罢市七日。”

李治神态略显疲惫的吩咐道。

张文灌拱手道:“微臣遵命。”

“陛下。”

韩艺突然道:“这罢市七日,还请陛下酌情而定啊!”

李治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皇室中地位比较高的人去世,都得罢朝、罢市的,武媚娘如今的地位可是非常高,身份又非常特殊,荣国夫人地位自然不低,丈母娘去世,肯定得罢市呀。

韩艺道:“陛下,如今可不比以前,突然罢市七日,这商人、百姓都毫无准备,可能会令他们亏损许多钱财,甚至于引起大家的怨念,这反而对荣国夫人不太好,臣建议关闭大剧院、游乐园这些娱乐场所,尽量不要罢市。”

以前就东西两市,也没有几个人去逛,爱罢不罢,但是如今的话,长安一个这么大经济体,又有很多外商,突然罢市七日,那损失是巨大的,就还不如拿这钱去修墓。

李治也反应过来,今时不同往日,罢市不如罢农,点点头道:“就依你所言吧。”说着,他又看向张文灌。

张文灌点头道:“老臣知道了。”

出得两仪殿,张文灌小声向一旁的郝处俊道:“这荣国夫人膝下无子,谁来守孝?”

郝处俊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随后又沉吟少许,道:“皇后与荣国夫人母女感情非常好,而且皇后当初提倡要为母守孝,皇后会不会为荣国夫人守孝?”

张文灌道:“可若皇后守孝,谁来主持政务呀?”

郝处俊道:“如今太子身体好像好了不少。”

二人对了对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已经嫁出去的女人,在一般情况下,是不需要为父母守孝的,更何况对方还是皇后,且不说政务,这皇后要去守孝,后宫谁来管理。

他们说得其实不是守孝的问题,而是太子的问题,皇后出来主持政务,是一种特殊情况,朝中大臣没有说此乃长久之计,只是因为皇帝、太子身体都不行,武媚娘这才出来主持政务,情况是非常特殊。那场危机之前,武媚娘最为巅峰的时期,她也只是站在后面操纵,最多也就是提出一些政策,没有说直接主持政务,主要都是李义府、许敬宗去弄,这是两回事。

只不过之前武媚娘主持政务,朝中非常平稳,国家也比较安定,李治不开口,大臣们自然也不会蠢到向李治提议。

但是荣国夫人之死,武媚娘暂时不可能马上出来主持政务,张文灌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也该是时候回归到正统。

然而他们两个并不知道,韩艺一直在他们身后,默默的注视着他们,眉宇间透着一丝愁绪。

李治的诏令很快就下达,满朝文武都得去吊祭,罢朝七日,青楼等娱乐场所关闭七日。

文武大臣相继赶往荣国夫人府吊丧。

韩艺倒是没有急着去凑热闹,他白天还是在贤者六院与那些九品院士商讨有关于蒸汽机研发的项目,直到吃过晚饭之后,天都已经黑下来,他才去往荣国夫人府。

院中一群老秃驴正在做法,荣国夫人可是忠实的佛教徒,屋内还是哭声不断,清一色的都是俊男美女,这这荣国夫人非德馨功隆之人,但是她非常护短,尤其是对杨家、贺兰家、郭家的子弟,都是尽力保护,跪在这里的人,都是这三家的子弟,他们是深受荣国夫人的照顾,那真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悲伤。

其实按理来说,韩艺应该第一批,第二批到的,这个还是有礼数的,但是也没有人在乎他来的这么晚,毕竟他跟武媚娘曾经斗得你死我活,跟荣国夫人几乎没有交集,纯粹就是奉命过来祭拜。

韩艺确实不是带着什么真心来的,他是要来见武媚娘。

武媚娘当然不会跪在灵柩前,她是坐在后堂的。

“微臣见过皇后。”

“嗯。”

武媚娘只是轻轻回应了一声。

韩艺抬起头来,只见武媚娘身着麻衣,双目通红,面容憔悴,他是没有见过这种状态下的武媚娘,但是,没有让人觉得楚楚可怜,反而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皇后还请节哀顺变,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啊!”

韩艺又说道。

武媚娘这才看了他一眼,停顿便可,突然吩咐左右道:“你们先在外面候着。”

“遵命。”

两边的宫娥行得一礼,然后退了下来。

武媚娘伸手道:“请坐。”

“多谢。”

韩艺坐了下来,问道:“陛下回宫去呢?”

武媚娘点了下头,道:“你这么晚才来,应该不是来吊祭我母亲的吧。”语气中,夹带着一丝不爽。

靠!要说得这么直白么。韩艺道:“当然是的......。”

不等他说完,武媚娘便道:“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今日没心情与你猜谜。”

韩艺尴尬一笑,又道:“皇后可还记得,当初在皇后的新政中,有为母守孝一则规定。”

武媚娘皱眉看向韩艺。

韩艺道:“皇后难道不应该以身作则么?”

武媚娘稍一沉吟,道:“是不是张文灌他们有什么动作?”

真是好聪明的女人啊!韩艺道:“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的,皇后此时都应留在这里,守候着荣国夫人,抛下的一切的政务,等着陛下来请皇后时,再向陛下请求,放弃主持政务,要求为母守孝。”

武媚娘黛眉稍稍一皱,道:“为什么?”

韩艺道:“因为陛下当初让皇后出来主持政务,并不是真的想皇后掌权,这一切可都是为了太子,陛下如今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太子,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我相信陛下也希望皇后也是如此。而皇后你与荣国夫人的母女感情之深,陛下可是非常清楚的,如果皇后在失去如此至亲的情况下,还想着主持政务,就证明皇后你对于权力的渴望,已经超过对于至亲的感情,这是陛下所忌惮的,也是大臣所忌惮的。另外,张文灌他们也肯定会想着,让太子出来主持政务,他们心中也是要辅助储君,而非是辅助皇后,皇后你这时候提出来还政于陛下,或者太子,是既符合陛下的心思,也顺应大臣的想法。”

武媚娘美目眯了眯,道:“也就是说,你认为,我越这么做,陛下就越会对我放心,将政务交予我处理?”

韩艺摇摇头道:“我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如今太子身体情况恢复的非常不错,陛下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但是皇后要明白,这是理所当然的,陛下最终是要权力交予太子的。当然,陛下也有可能挽留住皇后,毕竟现在这种局势,是陛下非常满意的,没有人可以危及到陛下的皇权。”

武媚娘疑惑道:“那我就不明白了!”

韩艺低声道:“契丹那边进行的非常顺利,不久可能就会有大事发生,到时事情可就多了,太子难以承担起来这份重担,纵使陛下现在答应让皇后你守孝,但是很快陛下还是会重新启用皇后,然而,这能够令陛下和满朝文武对于皇后你放心,利是远远大于弊的。”

武媚娘沉默许久,突然冷笑了一声,道:“真是感谢你今日来此与我说这事。”

看来这事对她的打击,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一些。韩艺稍一沉吟,叹道:“我确实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来安慰皇后,可能是因为我没有机会尝试皇后此时的悲痛吧。”

武媚娘带着一丝疑惑的看向他。

韩艺叹了口气,道:“我母亲在生下我之后,就已经去世了,我至今都不知道母亲长得什么样子,而我父亲又在我成婚的当日不幸去世,我当时也深受重伤,当我醒来的时候,都来不及为父亲去世而感到悲伤,那债主就已经找上门来了,而那一场大雨又将我家农田给冲毁了,当时我几乎面临着绝境,在当时我甚至希望那道闪电将我也给劈死,一了百了。所以,我根本不可能想皇后这样,坐在这里,静静的回忆着与父亲相处的画面,我必须得努力赚钱,否则的话,我可能就会成为奴隶,而我夫人......。”

武媚娘道:“赚钱对于你而言,是很难的事么?”

“现在不是,但是在当时绝对是的,在那之前,我甚至连农活都没有干过,完全就是依靠父亲,等于是一个废物。”

顿了顿,韩艺突然问道:“皇后可知我是怎么赚得钱还债的么?”

武媚娘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

韩艺道:“利用一条狗,从飞雪手里骗得一贯钱,这才将债务还清,但是从那之后,我就四处跑买卖,坑蒙拐骗,什么都做过,我这一身本事也都是在当时锻炼出来的,所以我根本没有悲痛的时间,不过我相信这才是我父亲希望见到的,扛下这个家,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也不认为父母会希望儿女跪在他们的墓前,哭上三年,因为父母其实都是希望儿女好,一帆风顺。

我父亲是又当爹,又当娘,将我拉扯长大,我就是他的一切,如果他在天下看着我,你说他是希望我悲伤过度,被地主逼得自尽,或者我们夫妇去给人家当奴婢,还是像如今现在这样呢?不是我为自己找借口,而是我确实认为,当时我努力的挣钱,娶妻生子,就是对于我父亲最大的孝顺。”

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最后悔的是,在我父亲生前,我没有帮助到他,没有让他过上一天的好日子,这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我是多么的希望,能够像皇后一样,天天守护在母亲的身旁,尽自己一切的努力,让母亲过上好日子,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没事的时候还能够陪着父母聊聊天,在父母临终前,守护在父母身边,给予父母最大的安慰,虽然是痛苦的,但我想这一定也是一段非常好的回忆。可惜的是,我无法弥补这个遗憾,纵使我如今是宰相,纵使我家财万贯。”

武媚娘一直都在静静听着,同时又在回忆着与荣国夫人相处的画面,渐渐地,眼眶变得有些湿润,闪烁着泪光,过得一会儿,她看向韩艺,动容道:“谢谢你。”

韩艺耸耸肩道:“不用谢,其实我就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羡慕嫉妒恨,其实你说得很对,我不是带着真心来吊祭的,我更不想安慰你什么,因为你已经太幸福了,还有荣国夫人,我相信她此生是无憾的,毕竟她有幸见到自己的女儿当上皇后,作为一个母亲,这得多么的骄傲,荣国夫人一定会含笑九泉的,而我父亲却没有这个福气看到他的儿子当上宰相,让我这么一个悲惨的儿子,安慰你这么一个幸福的女儿,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武媚娘笑着摇了摇头,但是眼中却充满着感激。

韩艺说得一点也不错,相比起很多人而言,她已经算是非常幸福的,荣国夫人也是天底下最为幸福的母亲,她还怎能去奢求更多的呢?(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9909bq10557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