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北雄 > 【第777章大势四】

【第777章大势四】

想来长安城中,摇尾巴的人不会少了。

李破在万年整理了一下情绪……实际上他不但不会跟人分享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连表现都不会表现出来。

作为大军统帅,尊贵的汉王殿下,他可以稳重的像一座山峰,可以喜悦的仰天大笑,也可以杀气腾腾的告诉部下们他要李渊父子的人头等等等等,他都可以,但他不可以露出哪怕一丝的怯懦,一点恐慌。

所以这一晚他的所思所想,都会深深的埋进记忆里,不会让任何人知晓,就像他的来历,身世,就都已经葬在了草原的风雪之中,再也无人能够去探究了。

实际上根本不用进到长安城中,摇尾巴的人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万年县是有大贵族的,只是兵荒马乱,很多都跑进了长安城,有的则要聪明一些,在外面留上些耳目,除了观望一下形势以外,另外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比如说像现在,长安城内外断绝,不久恐就有围城之祸,那么为了未雨绸缪,就只能靠外面的族人想办法了。

而万年县就是京兆韦氏逍遥公房的故乡。

韦姓也是一个源远流长的古姓,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足可以追溯到上古皇族身上去,而比较可靠的记载则是春秋战国时有韦姓流传。

直到汉时这一族才稍有起色,等到南北朝的时候,一发不可收拾,渐渐人多势众了起来。

而韦氏各房也大多出于此时,到了前隋时候,关西韦氏已成关西汉姓首族,足可以与王郑等汉姓门阀比肩。

只是韦氏与关西门阀联络有亲,总被其他位居中原的汉姓门阀排斥在外而已。

要说韦氏有多繁茂……好吧,举个例子,像李世民前些年杀了独孤怀恩,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差点让秦王府一系弄的土崩瓦解。

能够度过那一劫,除了李渊稍稍松了松手之外,当时李世民娶了韦氏的二嫁女也居功甚伟。

而嫁给李世民的韦珪就是京兆韦氏长房韦圆成之女,韦氏人多势众,即便无心为秦王效力,也只是给秦王借了借力,一场风波的声势也就弱了不少。

这就是关西韦氏,一个能让皇子娶其二嫁女的汉人家族。

当然了,李氏父子在这方面牙口向来不错,倒也不算什么丑闻。

当汉王李破驻足万年,看着西京长安这块大馅饼,琢磨着怎么下刀的时候,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穿过了层层军营的阻隔,姿态从容的来到了李破面前。

“小人韦待价,拜见汉王殿下。”

少年的声音还很稚嫩? 长的唇红齿白的? 让李破一下就想起了曾经见过的那位韦叔父,据说和李靖交好? 也不知真假。

虽说李碧不在跟前,可他身边也有牢记关西英雄谱的人物? 再加上带到李破这之前都盘问的差不多了。

韦待价? 名字别看挺“别致”? 可人家却是正经的京兆韦氏嫡出? 曾祖韦夐,也就是韦氏万年县这一支的源头? 一位北周隐士? 后封逍遥公。

他父亲是韦挺,职位很特殊,太子左卫骠骑,检校左卫率,地道的李建成一党? 更为有缘的是,当时还曾率军出潼关,却被徐世绩,张士贵两人率兵按在地上一顿摩擦,韦挺侥幸生还。

当然了,就算是韦挺死了,一旦汉王殿下驾临万年县,估计韦氏小儿还是要出现在他面前的,事关宗族兴衰存亡,一条人命根本不算什么。

这样顶级门阀出身的人物,即便年纪不大,无论言谈举止,还是穿着打扮,都让人挑不出多少毛病。

对于李破而言,开始时新鲜,甚至是有些羡慕,可见的多了,也就觉着分外无趣了。

何况他现在满脑门的官司,并无多少心思应付一个早熟的孩子,韦氏那么多人,怎么让一个孩子过来跟自己说话,是瞧不起他李破,还是都成了缩头乌龟,只让个孩子出来冒险。

当然他也明白,韦氏估计都缩进长安城了,应该是剩了些妇孺没来得及走……照这么说的话,这孩子过来,是自作主张?胆子倒是不小……

“据传韦氏千年之族,贤达者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便是一小儿,在我面前依旧能如此从容说话,不错不错。”

毕竟是第一个来摇尾巴的关西族类,即便只来了个孩子,总归要给些优待的……再说长夜漫漫,他也没什么睡意,跟人说说话也好,以免胡思乱想。

当然了,以他的性格,总是喜欢在话里藏着些话,你要是听不出来……一个蠢货而已,不值得废话什么。

韦待价无疑很聪明,又是一个大礼,腰弯的很深,袖子不止遮住了脸,连他的脑袋都埋了进去。

“殿下贤名,传于天下久矣,韦氏敬慕亦深矣,今大驾临于万年,韦氏本应焚香沐浴,迎殿下于道左,怎奈仓促之间,不及来聚,唯小人有幸,正逢盛事,遂急来拜见殿下,绝无任何轻视之意,还请殿下恕罪。”

呵,别看年纪不大,说话还挺有逻辑,也真没被外面如狼似虎的兵戈之气吓着,不容易。

“关西人物,确实不凡,来,坐下说话吧。”

“多谢大王,听闻大王也乃关西人氏,小人又怎敢弱了关西之名?”施施然坐下的时候,依旧没忘了拍马屁。

李破稍稍扬了扬眉毛,这孩子很妖啊,难道韦氏是靠拍马屁成就事业的吗?若真是那般,家传本事可不得了。

只是聪明有些外露,等再年长些估计就能晓得沉默是金的道理了。

韦待价轻轻落座,双手置于腹下,身姿微侧,以示恭敬,按照礼仪,目不斜视,如对大宾。

拿出架子来的大贵族,一般都让人有赏心悦目,却又不容人轻视。

只是借着飘扬的灯光,他还是用余光不停的打量着这位听闻已久的汉王殿下,当然了,受到关西舆论的影响,汉王李定安在他心目中确实属于品行低劣,且性情暴虐,专断独行的暴君行列。

而贵族教育又明确的告诉了他百闻不如一见,不能人云亦云的道理,当然乡间那些什么李定安长着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之类的愚言蠢语,他是不信的,今日一见,果然没让他失望,汉王的模样看上去还是很正常的,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其实只是方才一对一答间,他就已经确定,此行不虚也,汉王气度不凡,有容人之量,对他这样一个少年,也能耐心说话,可不是雅量不浅吗?

至于那些传闻,大部分做不得数,可汉王性情为人到底如何,可不是见一面,说几句话就能知晓的了。

他这些评价要是让李破晓得,定然要笑上一笑的,黄口小儿,语气倒是不小,还想评价一下天下英雄怎得?

“你来见我,家中长辈可曾知晓?若是不知,见我又有何用?难道说,你还敢应承,韦氏能如何如何不成?”

直接开门见山,说明李破并不准备跟这个很是聪明的孩子长篇大论,时间不对,场合也不对,而且从明日里开始,就要进军长安城,他有很多大事要做,即便睡不太着,也需要尽可能的休息一下。

韦待价还是不慌不忙,他自小聪慧,能言善辩之外,遇事从不慌张,尝被家中长辈喻为吾家麒麟儿,算是万年县韦氏一房他这一代的标志性人物。

“大王有所不知,小人家中诗书有一些,却不沾多少兵戈,如今大兵临于四野,杀气慑于城郭,吾家众人只得退避以全首尾,此人之常情,还请大王莫要责怪。”

“小人年纪尚幼,于国家无益,于百姓无忧,于家族无助,遂留于此,以待大王驾临,稍尽言语,既能让大王知晓韦氏心意,也望大兵入城之时能手下留情。”

真的是不比不知道,长安地界,果然人杰地灵,只这样一个人,这样这一番说话,流露出来的风采便将晋阳王氏给比下去不少,就是不知韦氏其他人等皆如此人乎?

李破听的很满意,关西人大多都是粗鲁武夫的印象一下就被扭转了不少。

“长安城虽还没过,可想来城墙很高,护城河也不会浅了,我又非李渊,能得众人拥戴,进不进得去,我都说不准,你怎就确定,我能入得此城呢?”

“大王说笑了,吾从未闻大兵临于西京城下却空手而还者。”

听了这话,李破也不由笑容上脸,真的很动听,就算是马屁,李破也生受了,“借你吉言,若真入得城去,韦氏尽可放心矣……好了,天色已晚,你也去吧,是留在我大军当中,还是回家中去,尽凭自愿,无人相强。”

成了……韦待价面上看没什么,可心里有个小人一下就蹦了起来,差点没冲破他的天灵盖。

起身施礼辞出间,声音终于出现了颤抖,“多谢大王,小人愿留于此,若能稍益于事,万幸也。”

李破摆了摆手,见其就要离开,又作不经意状道:“韦节韦元贞你可识得?又怎么称呼?”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d58877bq38711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