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北雄 > 【第778章大势五】

【第778章大势五】

韦待价一下僵住。

韦节他又怎么会不知道,韦节乃勋国公韦孝宽幼子。

韦孝宽又是哪位?说起韦孝宽那就……

韦孝宽其实才是关西韦氏如此繁盛的奠基人之一,从西魏宇文泰到北周年间,韦孝宽南征北战,不但为西魏以及北周在关西站稳脚跟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也为关西贵族们的善战之名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这是一位典型的出将入相的人物,得封大司空,上柱国,勋国公,更是后人口中南北朝时的第一名将。

在那个乱纷纷的时节,力压群雄,连比肩宇文泰的东魏宰相,北齐的奠基人高欢在战场上都拿他没有任何办法,当年玉壁一战,让韦孝宽之名传于天下。

而韦孝宽作为韦氏最坚硬的那根支柱,性情上却与关西贵族们有很大的不同,他对待朋友谦逊而守礼,温润有若君子。

对下宽严相济,如严父慈母,对上恪守本分,绝不逾越,更无当时将军大臣们给人的那种狂妄悖逆的感觉。

所以韦孝宽的朋友很多,士卒拥戴,即便是皇帝和权臣们对他也无半点提防,不管怎么改朝换代,韦孝宽都是节节高升。

这无疑是个传奇般的人物,即便是诸如高熲,苏威,杨素之类的文帝年间的名臣们,甚或是宇文泰年间的八柱国等,比之都稍有逊色。

而他也是当时汉人贵族中间最亮眼的那杆旗帜。

同时,他还有位兄长,淡泊名利,一生不曾为官,最后被封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逍遥公,那就是韦夐。

韦夐是韦待价的曾祖,那你想想韦待价认不认得韦节呢?那是他的叔祖。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韦节名声可不小,是韦氏族中乃至于整个长安或是关西有名的美男子。

因为从韦孝宽那传下来的良好家风,韦氏勋国公房的人很受上位者信任,像是韦节就能常年在宫中任职,皇帝也不怕他给自己戴上几顶绿油油的帽子……

像这种名人,韦氏虽然族群很大? 亲戚很多,有时候难免认不全,可到韦节这里? 都不成立。

韦待价最怕的不是别的,是怕汉王从哪个不当人子的家伙口中得知叔祖美名? 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念头,这些年来韦氏可没少因此受了困扰。

像韦待价他们这一辈的年轻人提起这位叔祖来? 既有些羡慕,却又有点难以启齿,很是纠结呢。

韦待价别看表现的很妖? 其实见识还少? 心念电转? 总算是隐约想起叔祖好像前些年出使过晋地一次……至于那会是结下了交情还是得罪了人,就不得而知了。

可汉王殿下最后一个问题? 轻飘飘的扔了出来,这个问题选项有点多,本能的觉着好像还挺重要? 让他不敢不答。

勉强做出个吃惊的模样,有点不到位,看着就僵硬的很,“大王怎识得小人叔祖?叔祖在宫中任职黄门侍郎有些年了,小人幼时入京? 只拜见过一次……不知大王垂问? 是……”

李破笑笑,心说这孩子是真机灵……韦待价不晓得,他算是给汉王殿下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去吧……不需胡思乱想,你叔祖与我有旧……”

语焉不详的嘟囔了一句,挥手逐客,却是让韦待价心里咯噔一下,着实被吓了一跳,有旧?有什么旧呢?

韦待价揣着狐疑走了,他不知道汉王殿下的性情有多恶劣,总看不得人太过得意,只留下一句话,就让人忐忑上些日子。

只是李破不晓得的是,人家惴惴不安的是哪一方面,如果知道了,脸黑的恐怕就得换人了呢。

李破清净下来,稍稍休息了两个时辰,起身洗漱,又吃了点东西,正想召集众将,准备起兵前至长安。

可又有人来了,跟他还有点亲戚。

霸城王氏的人适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比韦氏晚了些,却比韦氏要正式的多,起码人家胡子都半白了,而且最见分寸的地方是有人引荐。

不用说了,天下王氏是一家,晋阳王氏的阀主王泽就在此间,给霸城王氏搭个梯子是题中应有之义。

霸城王氏和韦氏没法相比,韦氏如今已经成为关西顶级阀门中的一员,霸城王氏差的多,虽说子弟都在做官,却无多大名声。

可笑的是,霸城王氏最有名的一位竟是一个异家子,也就是拖油瓶王世充兄弟。

因为王世充的缘故,霸城王氏倍感焦虑,好在这种异家子也上不得族谱,王氏中人也从未承认王世充兄弟出身霸城王氏一族。

可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和汉王李定安套近乎还就得靠王世充,因为王世充虽然已经死了,可却将王氏的女儿嫁给了汉王殿下。

从这儿算起来,可不就是亲戚嘛。

于是王氏的人来了,也留在了大军当中,勉强算是有了点投名状的意思,一旦事有不偕,定都人头落地。

既然有了开头,一发便不可收,高名大姓陆续出现在了万年县当中。

李破驻军万年县,没有立即向长安进发的主意竟然在这会显出了几分英明的味道,就像是在特意等待门阀中人到来输诚一般。

这就有点像李渊当年南下的时候的景象了,那会儿关西子弟可不就蜂起而从,络绎于道途之上吗?

看到这样的情势,以王泽,裴世清为首的人就劝李破在万年县多待上几日,好给关西大族们点考虑的时间。

李破从谏如流,在万年县又待了一天,却也没有过多的停留,考量的是李氏在关西根深蒂固,时间拖的长了,反而让他们有了更多的准备。

只这一天的时间,就让李破意识到了关西世阀的能量,和他们比起来,晋阳族群真的像是一群乡下人。

人多势众,盘根错节,乱七八糟的关系网三绕两绕就能绕到他的身边,要知道他李破家中也就那么几口人,也从来没有到过关西地界……

而且如此短的时间内,又是兵荒马乱的时节,关西众人却还能跟他拉上关系,真的是让人想不忌惮都不成。

跟李靖家中有关系的就不老少,元氏来的快些,顺带还弄来了陈氏,韩氏子弟,算是给了个人情,可当即也就还上了,毕竟陈氏,韩氏才是李靖正经的姻亲之族。

反而是李靖的家族没什么动静,估计都关在了长安里面出不来,也变相的说明李氏在关西门阀当中着实排不上号。

当然了,别看关西贵族开始扎堆的来到万年县拜见汉王殿下,可真正有分量的大贵族却一个也没有出现。

所以说这既算是示好,也只能说是试探之举,李破算是略窥关西门阀之面貌,其实人家也想瞅一瞅汉王李定安到底如何如何,是不是值得倾家投靠?

这年头的贵族们和后来可不一样,汉末战乱至今,大家早没了什么忠君报国的念头,你若不成,便让俺来的思想才是主流。

即便是李破已经率军到得长安城下,想要让关西人彻底驯服,却还是任重道远。

没看杨氏父子早已作古,可关西门阀依旧是关西门阀,可以说,朝代或有更迭,门阀世族却永远都在,只是人世如潮,有涨有落罢了。

而稍作试探,大家得出的结论基本相似。

见着汉王殿下的,都说汉王殿下并不如传闻中那么可怕,没见着的,也说颇受礼遇,总体来说给他们的印象都还不错。

毕竟大兵压境之时,还能笑脸迎人的王者,真的很稀有,也是关西人占上风的年头多了,也就有了些臭毛病,一些人g我就觉着汉王过于温和,少了许多威严……

而众人有志一同的都在夸赞晋军的威武敢战,这个真不用夸,百战之军,早已名传天下,关西军旅在兵精粮足,士气饱满的晋军面前,已是黯然失色。

…………………………………………

长安城那如同巨兽般的身姿终于出现在了李破眼前,阳光照在城墙上,让那厚重的城墙好像蒙上了一层异样的光晕。

这可以说是一座崭新的城池,但在李破心目中,却好像已经存在了很久很久,历经无数风云变幻,满身斑驳,却还屹立不倒。

后来人心目中的长安,可不就是如此,因为长安那时已经不是一座城,而是一个符号,一个文明的印记,它所承载的东西,已经远远超出一座城池的范畴。

大军渐渐逼近……

说实话,七八万人在这样一座城池面前,真得不太够看,远不如数万骑军去到晋阳城下时所表现出来的威势。

可也没办法,骑军都被派出去追赶李二了,剩下一些大多都在京兆附近转悠,以免有人脱走,或趁机作乱。

还有数万人在外,一边防备潼关守军,一边在各处攻城略地,尽可能的完善着大军的防御圈。

李破随即命人扎营,同时心里一直在纠结,是强攻一下试试,还是等城门自己打开?要知道,不说城中的那些领兵将领,或者是贵族们会不会窝里反,就说他自己,多年之前可也布下了不止一手棋子呢。

再说了,他老丈人还在城中,好像也没在城头看风景,那是不是该出点力呢?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d58877bq38715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