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北雄 > 【第1136章封赐】

【第1136章封赐】

“辛苦三娘了。”李破口吐人言。

李秀宁顺手递给李破一个,毫不在意的道:“我这府中看来真成了女儿之国了,唉,本想生个儿子,以后老了也好有个依靠,不想却得了一双女儿……”

说到这里,转了转眼珠接着道:“你说我要是想再生个儿子,会不会有些贪心?”

李破嘴角微抽,心说你那不叫贪心,而是给别人和自己添麻烦。

“生儿生女都是命中注定,哪里由得咱们?这两个小东西命好,生在富贵之家,还有个知人冷暖的母亲,哪像她们的父亲,生来就孤身一人。

你可要待她们好些,莫让她们觉得你只想要个儿子,不然大了也就不会念你的好。”

李秀宁细长的眼睛眯了眯,老李家的人做出这样的表情,说明心里有点不高兴了,正在动歪心眼。

哼哼,我偏要生个儿子出来……

李破则有些心不在焉,他正在记忆中搜索着那些模糊的片段。

平阳公主和柴绍的故事在后来传播的极广,但关于他们的记载却不多。

柴绍不用提了,那不是他关注的重点。

平阳公主李秀宁的事迹不多,应该是后人掩盖的缘故,对于李破来说,追寻其中的蛛丝马迹有些难为他了。

他只记得平阳公主长安脱险,建立娘子军的故事,这在野史当中屡屡被人提及,正史……嗯,李破从没读过正史。

只听人说过,平阳公主是唯一一位死后以军礼葬之的女中豪杰,这应该源于她是李渊的女儿,再有就是身有军功的缘故。

后来有一座娘子关,李破倒也知道,应该是后来人所建,平阳公主驻守过的娘子关应该在晋地而不是在河北,估计是云内的关城。

这些他都不很在意,主要想的是李秀宁有没有后代,搜肠刮肚了一圈,他承认自己见识浅薄,从来没有认真研究过历史,对这些事真的是不甚了了。

最好是没有……当然这不是一种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而是如果李秀宁有子嗣的记载的话,他心里会很不舒服。

其实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平阳公主自李渊攻取成安之后便没了记载,直到武德六年殁时,才突然又出现在了史册当中。

那时的平阳公主还很年轻,足以称之为早亡。

而在那个时间点上发生了些什么呢,李建成,李世民兄弟正在争位,且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试想一下,如果李秀宁站在了太子李建成一边,那么李世民修史的时候会不会将其隐藏起来,不为外人所知呢?

如果她的死再蹊跷一些的话,那是不是更为合理一些?

……………………

好吧,这些都是无聊的猜测,有李破搅局,现在的李秀宁活的好好的,历史的车轮偏移开来,有的本应活着的人死了,那些本该死去的人却还活着。

当年那只小小的蝴蝶已然卷起飓风,整个中原大地,甚至是外邦都在改变当中,何况是单个的人的命运了。

………………

李秀宁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的生平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脑海之中,她现在就是觉得女儿没有儿子好。

也是府中的女人们常在她耳边说这说那,让她觉得自己府中应该有个能够支撑门户之人,算是落下了点执念。

但她自小生出世族,男男女女的事情见的多了,父兄又都是那个样子,她就更懂得其中的分寸。

当年他们初遇于云内的时候,因为身份所在,自然是他哄着她,只要她稍稍回以善意,便成攀附之局,即便他后来派人到长安相护,也逃不脱此类范畴。

后来再相见时他已成一方之诸侯,大家便是平等相交,甚至隐有敌对。

等到大局已定,情势彻底逆转,反过来就得是她来陪笑脸了,对于他们两人来说,也终于有了个结局。

想想两人多年交往的故事,精彩的都能编成话本了,也不知道后来人会怎么评说,现在关于他们的言语在外间便已传的沸沸扬扬,等到他们百年之后,估计人们会更无顾忌。

只是现在他们都还年轻,故事还得演绎下去……

………………

一个孩子不堪其扰,哼唧了起来,另外一个却还睡的很香,丝毫没有双胞胎的那种神奇感应。

这对心思灵透的父母讨论了一下孩子的眉眼,父亲在心里念叨着孩子最好别长的像他一样普普通通,母亲则正好相反,想让孩子更像父亲一些,那无疑会得到父亲的更多宠爱。

过了一段时间,李秀宁便招来婢女,把孩子送去乳母那里喂养,双胞胎还处于吃了睡睡了吃的阶段,没那么好玩。

等到孩子被人抱走,李破便道:“你府中的人越来越多,城外的几座田庄拿回来吧,还有陇西老家那边你挑一些,我会让户部发还给你。

再就是洛阳那里,你若是有意的话,我可以封些田土,你寻些信得过的人照看一下就成。”

李秀宁笑了起来,她前些时哭了一次穷,看来是被他记在了心里。

说起来她对这些其实并不太在意。

李渊败亡之后,李氏亲族拥有的田土大多充公,李破即便没杀什么人,可李渊父子的财产必定要有所清算,再加上李氏亲族们很多人都被李渊封为王公,爵位撒的到处都是。

李破在斟酌一番之后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削爵,但李氏亲族的爵位都被剥夺一空,在这一点上基本上是题中应有之义。

不管是李氏亲族还是他们的亲朋故旧,谁也不敢说什么,因为李破还是给他们留下了很大的余地,没有做的太绝。

如果这样有人还敢说三道四,那就都是些蠢人,杀之无碍。

在这当中李秀宁自然是其中特例,她名下的财产只要李破不出声,也就没人敢动,算是遵守了他当年在绛郡许下的承诺,只要李破得了天下,在他的治下,定然有李秀宁一席之地。

而作为李渊的女儿,财产状况还是不错的,李渊除了临到了来把私库都挪到了女儿府中之外,倒也没做其他什么。

可养活她府中上下人等其实已经足够,只要不养军队,丰衣足食几十年那是轻而易举。

还有就是李秀宁府中的这些女人们,名下其实或多或少都有点什么,她们身后的家族不管是出于情谊,还是面子都要拿出些东西来作为她们在李秀宁府中安养的费用。

和保护费差不多,暗戳戳的都移到了楚国夫人府名下,既算人情也算实惠,所以真说起来,府中这一大家子吃喝不愁,过的很是不错呢。

而李破现在给予的其实是李氏充公的家族财产,不然也不会有发回这样的字眼,其实代表的象征意义更让李秀宁看重。

说明她可以出去抛头露面了,并收纳一些人来为她管理田土庄园,这无疑也会加重她在陇西李氏一族的地位。

当然了,这同样也可以看做是皇帝对她的封赏,毕竟给他生下了一对女儿嘛。

“多谢大兄,她们两个今后即便不得公主之号,将来也能一生衣食无忧了。”

李破笑笑,不理她话中抖的小机灵,“她们生来富贵,衣食无忧算什么?我不常在她们跟前,你要好好教导她们,莫要让她们以为什么都是自己应得的,最好习文练武,将来做个有用之人。

养的好了,不比男儿差上多少。”

李秀宁做听训装,也就有了那么点夫唱妇随的样子,其实心里则又在叨咕,不管你说的多好听,我就要生个儿子……

接着她便岔开了话题,“洛阳那边的田土就算了吧,离的太远,听说那边也没什么人了,唉,当年少时还去洛阳暂居过两年……”

说到这里猛的停住,想打自己一个嘴巴,说的好好的怎么就提起这事了呢?正是那会李氏和洛阳柴氏结了亲家,二兄也看上了长孙氏的女儿。

其实都要怪杨广迁都,好好的不在长安待着,非要去洛阳常住,于是像陇西李氏这样的关西大阀不由自主的便和洛阳世族勾连了起来。

到了现在回首再看,真是一地鸡毛。

李破多聪明的人,听个话音就已心知肚明,看了李秀宁一眼,对方立马送上笑脸,心说有了孩儿的女人倒是温柔很多,就是心眼却缺了不少,看来后来一孕傻三年之说还真的不无道理。

他只做未觉的顺着她的话头道:“杨玄感之乱前,洛阳有口十余万户,比长安还要多上一些,去年丘和以城降顺的时候,除去驻扎在城里的军兵,洛阳城中只剩下了老弱两万余人,几如空城一般。

不过到底是中原腹心之地,将来还是能恢复过来的,你不要学那些短视之人,想让他们迁居回去,总是推三阻四,哼,等那边治理的好了,他们再想回去……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洛阳遭受了灭顶之灾,其实这里面有李破的一份功劳,洛阳最残酷的两个冬天正是他跟李渊较劲的关键时刻……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d58877bq39395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