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北雄 > 【第1138章亲族】

【第1138章亲族】

两人随后又说起了李破刚刚参加的那场婚礼,自然也就免不了提到当年在云内城中种种。

李秀宁也已诞下了女儿,没那么多的顾忌,提到了自己那会躲在一旁听墙根的故事,顿时让李破黑脸脸。

这么多年过去他一直觉着自己的新婚之夜很别致,不想时隔多年之后竟然听说当初有人在旁听房,他娘的,真是一群混账东西。

他很想问问当年听墙根的都有谁,除了李二是不是还有没死的……

接着又听李秀宁说,由于被他们夫妇吓的不轻,于是她结亲的时候便拿匕首把柴绍那厮吓了个魂不附体,顿时大乐,也就忘了想要跟人找后账的事情。

李秀宁说这些也算是为往事做个结尾,省得男人心里存了疙瘩。

谈谈说说,天色渐晚。

李秀宁看他并无回宫之意,心中很是欢喜,令人传来酒菜。

一男一女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很是温馨的吃了顿饭,饭后又把两个女儿抱过来稀罕了一阵。

然后秉烛夜谈,一夜也就过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李破才起身和李秀宁一起用了早饭,吃着的时候,李秀宁道:“前些时我那二嫂来府上说话,想要到这里小住一段时日,我也不知合不合适,跟大兄讨个话。”

李破愣了愣,二嫂?想了想才明白她说的是谁。

李世民行二,李秀宁口中的二嫂定然就是长孙家的女儿了。

李秀宁小心的看着他的脸色,李世民显然不同于旁人,李二曾经亲自率兵偷袭过龙门,后来领兵在河边跟李破屡屡相拒,最后虽然大败亏输,但至今也没人知道其踪迹。

而李世民留下的孤儿寡母李秀宁一直没敢收留,旁人更是不敢沾边,日子现在过的都很凄惨。

长孙氏还算是好的,有家族收留,可作为秦王妃,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在李世民常年在外,回到长安又紧着跟李建成撕吧,没有广蓄后宅,这些年只是纳了两个侧妃,至于府中小妾有多少,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李氏父子精力旺盛,估计是少不了。

两个侧妃一个出身韦氏,一个则是弘农杨氏的女儿。

韦氏就不用说了,完全是长安门阀联姻的牺牲品,嫁了两个丈夫,一个死了,一个失踪,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你说那名声还能好的了?

回到家中就再没了消息,有人说她已经出家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杨氏就更惨,李杨两家的仇怨是由杨氏子孙的鲜血浇灌而成,当初杨氏嫁给李世民,自然是弘农杨氏存了委曲求全的意思。

如今李渊父子不在了,弘农杨氏重新在朝堂上站稳了脚跟,后账必定要算上一算。

李世民的侧妃回到族中境遇可想而知,没几天她给李世民生的女儿就出了意外,估计过上些日子她自己也是自身难保。

三兄弟里面李元吉私生活最乱,他在晋阳的时候就曾霸占过晋阳王氏的女儿,弄的非常之不堪,回到长安就更是如此。

李秀宁恶其为人,对他那边的事情不闻不问,所以当年齐王府中的女人们死的死,散的散,现在去找找,估计谁也不敢说是齐王府中旧人,他的子女们也纷纷改姓,没了踪影。

这个上面李破就比较满意,谁让那厮在晋阳的时候那般傲慢来着,断子绝孙正是应该。

……………………

长孙……李破琢磨了一下,心中暗恼,长孙无忌才刚刚晋为大理寺少卿,这就要把妹妹赶出家门了?

他娘的,有宇文士及在前,他就不动脑子想想,并引以为鉴?真他娘的是一群狼心狗肺之辈。

看他眉头皱了起来,李秀宁会错了意,语气温婉的道:“她无儿无女,只孤身一人,来到我这还哭了一场,看着着实可怜。

我这里能给她们的也就是个立足之地,大兄心胸向来宽广,又何必跟个妇人计较?”

其实真要说起来,长孙氏也确实可怜,本来他在武德年间应该诞下一子一女,儿子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李承乾,女儿则是长乐公主。

这都是唐初鼎鼎大名的人物,可现在却连影子都看不到了,都是李破造的孽,他那如潮般的攻势让李渊父子焦头烂额,连幸福生活都被搅合的一塌糊涂。

而以李破那点可怜巴巴的历史知识,自然对此无知无觉,还在恼于长孙无忌如何如何,你说可笑不可笑?

此时李破摆了摆手,心里给长孙无忌记了一笔大帐,嘴上却道:“既然求到你门上,收留了便是。

长孙氏也是越活越回去了,连个女儿都容不下,做的还不如一个外人,真是岂有此理。”

一听这话,李秀宁算是松了一口气,一边给他夹菜一边道着,“这事大兄可是想的差了,虽然她上门时语焉不详,可我却听得出来,应该是长孙氏那边想让她改嫁他人……”

说到这里,李秀宁的眼睛眯了眯,估计心里面也有些恼火,她这二嫂是秦王正妃,可不是其他什么人,若是就这么改嫁了,简直就是朝他们李氏脸上狠狠抽上一巴掌,她自然不能无动于衷。

不然她也不会跟李破说起这事。

李破对这些贵族间的恩怨八卦不很感兴趣,只是涉及到长孙无忌,他执政日久,对臣下们的人品,德行,名望等越来越是看重,于是便问了一句,“是长孙无忌要把妹妹嫁于旁人?”

李秀宁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是长孙顺德那边作妖,长孙无忌这个兄长为人还不错,没有他出主意,我那嫂嫂也不会来登我的门。”

随后又把长孙氏的糟烂事跟李破说了一遍,算是让李破吃了一个大瓜,豪门恩怨,果然很是精彩。

只是结局差强人意,没有发生莫欺少年穷的段子,当然如果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长孙氏内讧的日子好像也不远了。

见李破对此不甚在意,倒是对长孙无忌颇为关注,李秀宁暗自欣喜,看来这个人情做的不冤。

等过些日子消停一下,她还打算把长嫂郑氏,也就是李建成的太子妃给接过来,那边过的也不好。

不管她那两个兄长当初怎么争斗,可明媒正娶的妻子为人处世都很不错,不得不承认的是,李氏父子在娶妻之上眼光都很独到。

李建成的妻子郑观音出身荥阳郑氏,大业十年二十多岁的时候嫁的李建成,比李建成大了不少,还是二婚,标准的政治联姻。

结亲多年,给李建成生了四个女儿,荥阳郑氏离着远,照顾不到她们,若非李秀宁时常接济,估计现在连吃饭都成问题。

大家族就是这点好处,即便家业败了,只要有一个顾念情义的人过的好,那就能得到照抚,无有流落街头之忧。

…………………………

李破离开楚国夫人府,回头想想,李秀宁生了两个女儿,要求明显多了起来,零零碎碎的却都是在为亲族着想,也难为她了。

李破自诩还算是个有情有义之人,自然也就不喜欢别人冷漠绝情,所以李秀宁所求便都尽量答应了下来。

最近一年事情又多又杂,对李氏那边放松了关注,回去之后要让人查一下了,看看李渊的子孙们都在做什么,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一行人回去皇城的路上,正巧路过鸿胪寺左近,窦建德的府邸就在这里。

窦建德的饮食起居以及出行,都要在鸿胪寺备案,由鸿胪寺和礼部一起安排,府中的护卫则由兵部的军情司和千牛备身府一起掌握。

窦建德自从归于府邸之后,便处于全面监控起居的软禁状态。

河北降人以曹旦,裴矩,崔君肃等人为首,分散在河北,河南,以及长安各处,像裴矩和崔君肃都被留用在洛阳,曹旦等人则被解来长安,一直处于闲置状态,几乎没有叙用的可能了。

还有如高雅贤,苏定方等阵前降唐的河北将领,大多留用在河北军中,一些颇具反抗精神的家伙则都掉了脑袋。

比如说民怨极大的段达等人,都被枭首示众。

……………………

大冷天的,李破自然没兴趣去调戏窦建德,带着人转过窦建德的府邸,街边拐角处竟然还有一家酒肆。

酒幡在北风中飘摇,看着挺新,应该是新开的酒家。

现在长安城中放开了对商家的管制,这倒也没什么,就是开在了这里让李破不由多瞧了几眼。

这时酒家的门一开,一个小娘子拎着个酒坛子行了出来,小娘子长相清秀,皮肤有点黑,身形矫健,看着很有活力。

看着一行人行过,她也不害羞,还好奇的巴望了一下,有人瞅过来她就鼓着眼睛瞪回去,很是泼辣。

李破瞧了两眼也没在意,卓文君当垆卖酒的故事他倒是知道,只是当世已不稀奇,男丁大量亡于战乱,女子为了生计躬耕掌家的比比皆是,卖个酒算什么?马邑那边还有女子巡街呢。

……………………

人马匆匆而过,窦线娘仰头看着一行队伍过去,才嘀咕了一声,“这地界该死的人真多……”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d58877bq39397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