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北雄 > 【第1140章千牛】

【第1140章千牛】

“去年过年的时候还在魏城,今年就来了长安,这世上的事情还真没有定数,其他也就算了,还少了线娘……”

曹氏幽幽叹了口气,也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有点贪恋在河北时的富贵生活,又牵挂着不知去到了什么地方的女儿,之外呢,前途也是一片渺茫,这日子过的反正是糟心的很。

窦建德没那么忧愁,拿起水来咕嘟嘟一顿灌,完了还用袖子摸了摸嘴巴,却是将在河北时让人教的那些礼仪抛了个干净,恢复了本来的粗豪模样。

然后嘴里就开始嘟囔,“这些年咱们也没好好过个年关,今年不用想那么多,也没什么人来做客,就咱们两个反而能图个清净。

俺算是想明白了,什么狗屁的英雄豪杰,临到了来都怕死的很……俺也是当过皇帝的人,到了人家的地方,腿也是软的……

好了,别想那么多,过一天咱们赚一天,线娘不在也好,跟咱们困在一处,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嫁人呢。

要是觉着寂寞……咱们再努努力?生个儿子出来?”

曹氏憋了半天,瞅着他那有今日没明日的样子,有点心酸,可嘴上却只道了一个字,“滚。”

实际上老窦也没辙,进了长安他有再大的本事也施展不来。

这可不是别的什么地方,当年他也不是没被官府捉住过,旧部们还能想着法子把他给救出去。

他现在连个河北旧人都见不到,就更别提什么出逃了。

也就是老窦还算心宽,不然他一个当过皇帝的人,被这么圈禁于方寸之地,早就想不开,自我了断了。

古来诸侯败亡大多下场凄惨,一个是遭人忌惮,一个就是自己过不了那个坎,郁郁寡欢间,不是很快就病死了,便是沉溺于酒色之中成了废人。

老窦适应能力还不错,这会知道锻炼身体,不让自己想的太多,时不时的再出去放放风,不论身体上还是心情上都要比初来之时强上许多,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主要其实还是生命力顽强,他到底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当初率人一路从山东的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白手起家坐上皇帝的位子,活的还如此长久,满世界琢磨一下,也就杜伏威能和他比上一比。

当然了,如果让老窦知道现在杜伏威过的是怎样一个日子,一定羡慕的眼睛发蓝,暴起杀人的心思估计都能生出来。

看着闷闷不乐的妻子,窦建德心中苦笑,他到底是当过皇帝的人,几个月来渐渐对自己的处境有了清晰的认知。

情形看上去不好不坏。

好的地方在于,李定安无心杀他,这应该跟他的出身有关,出身卑贱,风云际会间才脱颖而出,平日里并无聚众之能,所以李渊,萧铣都死了,他和杜伏威却还能活着。

坏处也在于此,有时候活着还不如干脆挨上一刀,以他的身份关上几年,旧部也就烟消云散了,很可能会被一辈子困在府中不得离开,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囚禁生涯,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每次思及于此,他都在回想在殿堂之上见到李定安的那一刻,当时他确实是被吓的魂飞魄散,体软如酥。

所谓千古艰难惟一死,老窦就是其中之一,能够从容就义者,那都是有着坚定的信仰之人,凭着一腔血气很难办的到,窦建德显然不在此列。

所以他很羞愧,如果当时他能站的稳些,骨头硬上一些,也许就可以慷慨赴死,不用再受其他困扰了。

可惜的是,当时他丑态毕露,还不如妻子勇敢……

……………………

窦建德稍稍安慰了妻子一下,还弄的自己心情低落了不少,索性披衣而起道:“走,咱们出去转转。”

曹氏不愿意动弹,“外面天寒,出去转个什么?也出不去府门。”

窦建德不管那么多,把懒婆娘硬拽起来,“咱们钻林子的时候也没见你喊冷,怎么的?现在老了不成?”

古今女子都一个模样,听不得一个老字,曹氏恨恨拍开丈夫的手,“你倒不老,还想着生儿子呢……”

夫妻两个叽叽咯咯的说着话,现在他们也没旁的事情可干,相互斗嘴就成了他们唯一的娱乐。

……………………

离着窦建德居处不远的地方,几个没有轮值的家伙正在屋中饮酒谈笑,话题自然离不开给他们送酒的刘小娘子(窦线娘化名刘娴)。

窦建德归唐之后被封为奉安公,从爵号上看就和杜伏威差了老远,一听就是杂号。

如今整个奉安公府都由军情司和千牛备身府掌握,大概的分工是军情司的人负责府中杂务,千牛备身府的人负责护卫府中安全。

他们织就了一个严密的牢笼,把老窦关在了里面。

还有几位顶着奉安公府幕僚的身份,其实是礼部和鸿胪寺派到这里常驻的官员,窦建德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和他们说,然后报到鸿胪寺和礼部,然后酌情应答。

此时在屋中饮酒的都是千牛备身府的人,他们在府中过的要自在一些,不需理会其他杂事,只要别让窦建德跑了或者和他的旧部们安通消息即可。

嗯,还要防止有人想杀了老窦,甚或是老窦寻了短见什么的,活计也不算轻省,就算老窦睡觉的时候,他们也得派人在室外把守,一有动静就要做出反应。

……………………

千牛备身府一直的皇家近卫,同时也是羽林卫士的核心组成部分,历来都是以外戚和贵族子弟充任。

它的人数并不多,一般有五百人所有,人们常称千牛备身府的人为千牛备身,其实不然,千牛备身府中真正的千牛备身只有十余人,还有六十位备身,其余皆为仪兵护卫。

能进入千牛备身府象征着当世军人的至高荣誉,这个没什么话说,而按照常例,皇帝一般都会作为赏赐勋旧子弟的手段,并不以军功作为进入千牛备身府的标准。

在大业年间,它的权力有所收缩,骠骑府渐渐权重,后来杨广还建立了左右雄武府,又可称之为鹰扬府,以其为羽林卫士的主体,开始大规模进入宫禁驻守,也就是当时人们常说的骁果。

羽林卫士一下膨胀了起来,人数最多的时候高达三万余众,当时江都之乱指的其实就是雄武军的叛乱。

雄武军来历驳杂,很多军中的官职都是地方上的豪族或者商人花钱买来的,军纪和忠诚度由此可见一斑,可以说是杨广自己挖了大坑把自己给埋了。

等到李破掌握了关西政权,统领天下卫府的骠骑府一直处于虚设状态,按照李破的意思,就是以兵部代其权,先看看情况,如果可行的话,再废骠骑府不迟。

而雄武府和通守官等杨广的即兴之作,根本不用李破发话就早早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当中,这种没有办法时的临时举措弊端大的让人难以忍受,完全可以归入隋末乱相中的一种。

就像杨广在辽东城外建四方城,或者是令天下百姓建立坞堡自守等都属于杨广的异想天开之举。

于是,在大唐立国之后,千牛备身府重新确立了自己的地位,规模上也随之扩张了不少,很多李破在晋地时的卫士充入进来,让千牛备身府的人数来到了两三千人上下。

这无疑是千牛备身府最为辉煌的时刻,其中有不少权贵子弟,却也有很多身经百战的将士,以千牛备身府如今的战斗力,即便是左右屯卫俱叛,也能生生平定下来。

对皇帝的忠诚度也来到了新的高度,阿史那容真以及罗士信等人牢牢的把控着千牛备身府兵权。

而他们的权力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权责从宫廷延伸到了皇城,之外杜伏威府上,楚国夫人府,成国夫人府,李靖府上,以及窦建德这里值守的人都是千牛备身府的官兵。

他们渐渐已经成为了驻守京师的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不再只是皇帝的近卫和仪仗兵了。

驻守在窦建德府中,领头的其实就是两个千牛备身,四个备身,其余都是千牛备身府的府兵,因为这个卫府比较特殊,所以外人总把他们单拿出来,并统称他们为千牛备身。

卢千牛近来值守于府中,和另外一位轮换,一人一个月,吃住都不能离开这里,窦建德要是出了什么事,就看他们两人谁倒霉的碰上了。

这样的一个月无疑是比较枯燥乏味的,就像是在盯着一个牢笼里的囚徒,坐牢的是别人,但自己其实也跟着进了牢中。

千牛备身们在这里能找到的乐子就只有那么几样,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相互角力,以大家的薪俸作为赌注,形式上和长安的搏场差不多。

按照军规,值守期间他们肯定不能饮酒,可驻守在长安各个府中的千牛备身就不用太遵守这个规矩。

像是跟着杜伏威的那些人就常常陪着杜伏威去彩玉坊耍乐,也没人会跟他们较真。

而这边的人们每次说起话来,也少不了羡慕那边的幸福生活,私下里都在诅咒那边的同僚生儿子没屁(和谐)眼……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d58877bq39398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