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北雄 > 【第1141章饮酒】

【第1141章饮酒】

屋中并不算暖和,但几个血气壮盛的汉子交杯换盏,让屋中的温度升高不少,一个山东大汉还敞开了衣襟,露出疤痕累累的健壮胸膛。

其中两个关西世族出身的家伙撇了两眼,心中先就道了一声粗鲁,然后迅速的移开目光,因为这些人虽然大多出身卑贱,可也不是没有来历。

人家大多都是当年山东讨捕大使张须陀的旧部,后来张须陀被李密所败,这些人脱围而出,随罗士信转战河北,又归入了杨义臣麾下作战。

接着就更让人羡慕了,他们从河北跑去了云内,算是终于攀上了高枝。

这些人南征北战十余载,一个个都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王,他们的头领像罗士信,张进等人,那就是真正的阎王,对于久居长安的世族子弟来说,震慑效果十足,在这些人面前,关西人的武勇之名就像是一个笑话,多数都拿不出手。

如今千牛备身府中的十六位千牛备身当中,十个都是出自皇帝的云内旧部,其中七个是山东人,剩下的有两个是河北人,一个是晋人。

而在六十个备身当中,他们占据的比例更大,足有四十三位。

按照这位总喜欢露(和谐)胸的仁兄的说法,咱这些伤疤都在前面,是冲阵时留下的,背上只有两处,给将军挡刀来的。

对于未曾经过战阵洗礼的人来说,那必须翘起大拇指赞上一声好汉,而对于那些身经百战的人而言,也得佩服的道上一声,老兄真是命大。

卢千牛出身河北琢郡卢氏,三十多岁年纪,在千牛备身府当中存在感不高,不然也不会让他过来这里驻守。

看管窦建德可不是什么美差……

这时大家喝着酒就在打趣上官,说卢千牛长的好啊,竟然能引得酒肆的刘小娘子大冷天的来送酒,看来卢千牛好事将近,又能讨得一房如花美眷?

卢千牛不是粗人,人家是卢植的后人,能书会画,身上没什么战功,却能得千牛备身之职,一看就知道走的不是跟人拼命厮杀的路子。

人家长的也好,别看三十多了,穿着一身戎装也掩不住丝丝缕缕冒出来的文气,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他代表的是涿郡卢氏在皇帝身边的脸面,和那些厮杀汉是不一样的。

卢千牛矜持的笑着,跟那个喝上一杯,又跟别人说笑几句,接人待物上倒是随和的紧,可他既不反驳,又不接受此等说辞的态度,让屋中气氛渐高。

男人嘛,聚在一处说的可不就是这点事,女人更是重中之重,尤其是刘小娘子现在在这些人当中人气很高。

麻利爽快的性情更合他们的胃口,也就是时间还短,不然争风吃醋的事情肯定要在他们当中上演。

如果李破在这里就一定会叨咕上两句,安保很成问题,一个小娘子就花了这些家伙的眼睛,还能干点正事不了?

……………………

窦线娘送来的酒只有一坛,味道嘛也是差强人意。

酒是新酒,还有点浑浊,酒性不浓,味道上也不纯正,但这些男人要求不高,喝的就是一个心意,这酒沾了女人的手,好像就是比旁的酒水香上几分。

可惜小娘子不能入府,不然陪着他们饮上几杯,那滋味就更别致了……

………………

屋中正热闹间,有人进来禀报,“奉安公往这边来了。”

众人不明所以,心说天气如此寒冷,这人乱溜达个什么?

心里都有些埋怨,可还是在卢千牛吩咐下略作收拾便出了屋子迎接。

窦建德夫妇溜达到这边,看一群人迎了上来,笑着道:“俺也未曾出府,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咱又没生出翅膀,飞不走的。”

卢千牛带领众人上前施礼,有些尴尬的笑回道:“咱们不敢在窦公面前失礼,看窦公兴致颇高,咱们陪窦公一道走走又有何妨?”

窦建德心不在焉的摆了摆手,不愿跟他们纠缠,鼻子抽动了一下,问道:“都喝酒了?一起走走就算了,可愿跟俺一起喝上几杯?”

那自然是不愿意的……窦建德的身份摆在那里,跟他喝酒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只过后向卫府那边报说就得费上不少唇舌。

窦建德见他为难,心情稍好,“能跟俺对饮的都可称上一声豪杰,你们几个都是旁人的爪牙,确实差了许多。”

卢千牛心说,您跟咱们用什么激将法嘛,有这能耐就去宫里跟皇帝说这么一句,看看会是怎么个结果,为难咱们又算什么豪杰?

卢千牛打了一声哈哈,“咱们自然不能跟窦公相比。”

他还想糊弄过去,后面却有人嘟囔了一句,“就怕窦公酒量不成,喝不过咱们岂不丢脸?”

卢千牛回头恶狠狠的瞪过去,可惜人家根本不怕,只不服气的看着窦建德,显然是窦建德的激将法起了效果。

当然了,人家在山东剿匪的时候把山东贼寇们追的哭爹叫娘,其中就有窦建德一个,确实是有这个底气顶嘴。

窦建德漫不经心的看过去,和这些人相处好几个月了,倒不虞不认识人。

山东老乡,没投到他的麾下却跑去了晋地,切,搁在早年那一定是吃里扒外,为虎作伥之辈,现在嘛,人家才是正统,他老窦则是落了难。

“能喝多少,试过方知,走,咱们去喝他娘的……”

旁边曹氏瞧着这个场面很是眼熟,心情虽然不是很好,却还是会心一笑。

卢千牛没辙,只能引着窦建德进了屋子,并命人赶紧再去搬几坛子酒过来,准备仗着人多把窦建德灌醉了事。

……………………

窦建德本来乐呵呵的,准备跟这些混账东西喝上一场,让他们知道知道当过皇帝的人岂是他们可以怠慢的?

但第一口酒入口,窦建德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瞅着那稍显浑浊,却又泛着些淡红的酒水就愣了神。

多熟悉的味道啊,齐郡小槽……顶尖的齐郡小槽色泽红润,入口干冽如火,只不过有人酿的不好,总是带着很多杂味,色泽也不纯正……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d58877bq39398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