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北雄 > 【第1145章伴虎】

【第1145章伴虎】

大唐元贞三年年关,辞旧迎新,比起元贞二年来就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不再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消息在坊间传播,长安城中的人们过的都很安心,到了年节,焚香而告的人愈发的多了起来。

不独长安如此,大江南北,黄河两岸的人家其实都在庆祝战乱的结束,所谓民心所向,大势所趋就是这么个样子了。

隋末战乱不如汉末战乱持续的时间那么长,可对中原的破坏却是有目共睹,不论官民几乎都在期盼天下一统的时节的到来。

在今年终于成为了现实,各地不管是出于安民还是表忠心,或多或少都要欢庆一番。

至于那些不甘心的人,躲在山林草莽或者夹杂在官员,百姓队伍当中,或瑟瑟发抖,或冷眼旁观,可再不甘心,也无法阻挡滔滔大势。

诸侯们既然已陆续败亡,再想割裂疆土也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只是年关在当世不很受到重视,因为佛教的影响,人们渐渐开始愈发看重上元佳节。

今年长安城中,李破已经下达了诏令,将在皇城之中举行一场上元灯会,有那么点与民同欢的意思,更多的其实还是表示太平已至,以后大家可以放心过活。

去年年关时,李破召朝臣到甘露殿宴饮,今年照例如此,李破也不知道,破坏了朝臣们跟家人团圆会不会让朝臣有所怨言,反正一切照旧,年关到了便跟群臣聚在一起乐呵乐呵。

就算有人埋怨,量他们也不敢当面跟自己说,就当他们都很高兴了。

跟群臣聚饮之后,他便溜达回了内廷,还要安抚一下自己的后宫,人都还没认全呢,皇帝当的有点不称职。

来年还要进行一次选秀,宫中的人就更多了,像他这样勤政的帝王,注定不可能像后来那位宝爷一样,整天腻在脂粉堆里。

芙蓉帐暖日高起,君王从此不早朝。

李破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容颜老去,雄心渐消,于是沉浸于温柔乡中不可自拔。

但现在他还年富力强,心中野心澎湃,有多少大事要做,可不会想着法子哄女儿家高兴。

……………………

一边往清宁宫方向走着,他一边想着白天门下侍郎长孙顺德跟他说的那些话。

他饮的有些多,脑袋有点晕,但并不妨碍他的判断。

长孙叔侄内讧了……

从李秀宁那里听说长孙无忌要把妹妹送到李秀宁府上安养时,他就有了这种感觉。

今日长孙顺德借禀报政事的机会进言,荐戴胄为大理寺正卿……嗯,老狐狸鼻子灵,看的倒是挺准。

理由和温彦博说的差不多,还以长辈的口吻说长孙无忌太过年轻,无法承担重任,骤然升任大理寺少卿有所不妥云云。

别看和温彦博说的相仿,甚至没多少新意,可内里蕴含的意味则截然不同。

这让李破心里有些腻歪,他使封德彝,长孙顺德两人掌门下省,初衷很简单,两人为官多年,会说话也会做事。

像他们这样的聪明人,自然能够体会到自己的心意,有些事让他们办起来就比让温彦博来办强上许多。

门下省嘛,本就是皇帝侍从,要是选出几个方正之臣来任职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封德彝,长孙顺德这样的人正合适。

如果不是裴矩年迈,李破也不会将其留在洛阳,召入朝中入职门下才是才尽其用嘛。

另外的一层意思则是让他们两人相互牵制,别让谁钻了空子。

现在看来封德彝比长孙顺德要懂事的多,就算有私心也不会表现的像长孙顺德这么明显,竟然因为家族私怨,想要影响大理寺卿这样朝中高官的任免。

看来长孙顺德真是有点飘了,宇文士及去职的事情根本没有给他一点警示,难道非得挨上当头一棒才能老实下来不成?

思索当中,李破的目光不知不觉间便锐利了起来。

长孙顺德现在是洛阳门阀的代表人物,很多人都以其马首是瞻,像是已殁的皇莆无逸,独孤修德等人就都跟长孙顺德交好。

活着的也有宇文儒童,薛德音,虞世南,杨汪等人跟长孙顺德有所牵连。

以前长孙顺德还跟关西世阀的人交往密切,尤其是秦王李世民一党,比如说窦轨,窦琮兄弟……

只不过这厮第一个打开了长安城的城门,算是大大得罪了关西众人,很多人不屑他的为人,与他渐行渐远,不再搭理他了。

据说王世恽等人来到长安,也屡次拜访于长孙顺德,前些时丘和以年纪老迈不堪重任上请辞官之由,回到了长安,第一个去拜访的也是长孙顺德。

想到这些,李破心里暗道了一声不知进退,如此交游往来,肆无忌惮,还真是让人闹心啊。

按理说,长孙顺德也为官多年,不应如此不懂分寸的乱来……可转念间他就想到了王世充。

洛阳沦为匪巢,什么糟烂事都发生过,当初杨广迁都洛阳,那里的人们勾心斗角惯了,最后还出了那么多的权臣。

洛阳七贵……就是洛阳朝中政争的产物,对此李破屡有耳闻,如今把控朝堂的洛阳七贵都已作古,最后一个死的就是段达。

长孙顺德莫不是沾染了那会的风气,也想贵上一贵吧?

不知不觉就想到了凶险之处,帝王一旦如此疑忌于臣下,那么离着臣下倒霉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今夜月明星稀,宫中的灯火比以往多了不少,烟火气息飘荡在空气之中。

李破缓步行在路上,宫人们围在他的身边左右,几个灯笼将他周围照的很是亮堂。

可他的思绪却已飘出了老远,他在琢磨着长孙顺德的为人和经历,此时是防患于未然,还是推波助澜,等人自彰其罪?

显然今日长孙顺德的进言十分不合他的心意,不满很快就演变成了猜忌,而猜疑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来。

长孙顺德办事不力的地方在他思索之间也就多了起来,比如说李破想让洛阳贵族回迁洛阳,长孙顺德就一直在敷衍。

再比如说长孙顺德荐了宇文士及,却不能胜任……

以前他都尽可包容,现在想起来则变成了失望,甚至是罪过。

好吧,伴君如伴虎,无过于此。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d58877bq39401197/